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511章:仙界番外
    葉千星雙目無神,那極致的愉悅感,讓她整個身子都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她無力的蜷縮著身體。

    但是卻又被熟悉的靈魂氣息給驚醒。

    “紀寒霄?”

    仙尊也先停頓了一下,隨后……

    看著葉千星的眼神開始變化,從一開始的深沉,到后來的愉悅,隨后是刺目的耀眼。

    整個人身上那冰清玉潔,高冷如謫仙的氣質,開始漸漸消融,竟然多了兩分大狗狗的意味。

    他把頭埋在葉千星的肩膀處。

    滾燙的氣息噴灑,讓葉千星簡直是無法思考。

    “星星。”

    “星星~~”

    “星星~”

    這熟悉的語調,這熟悉的撒嬌方式。

    “小崽子。”

    “我回來了,我終于回來了。”

    葉千星仿佛是被雷劈了一般的,看向面前的身影。

    “你……”

    她覺得這一刻,自己所有的語言系統都失效了。

    “到底是誰?”

    葉千星點住仙尊的額頭,讓他離自己遠一點。

    “我是紀寒霄,也是辰星。”

    “寶寶,快讓我抱抱,想死你了。”

    “差點我就回不來了。”

    “寶貝。”

    “親親。”

    “快點。”

    葉千星仰著臉,無力承受紀寒霄的熱情,整個人羞恥的腳趾都要蜷縮起來了。

    但是也徹底相信了,這是紀寒霄。

    只有紀寒霄才這么無賴。

    這么不要臉。

    仙尊,仙尊是斷然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停……”

    “停一下……”

    葉千星氣喘吁吁的推開紀寒霄。

    “你……”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跟我說清楚。”

    “仙尊呢?”

    葉千星現在還迷糊著,紀寒霄頂著仙尊的臉做出這種表情,這種動作,語調,讓葉千星有一種一言難盡的感覺。

    就好像是老公在旁邊看著自己出軌。

    紀寒霄都快想死葉千星了,恨不得趕緊撲上去吃掉。

    哪里還有什么心情解釋。

    但是葉千星又不依,連滾帶爬的爬到仙玉床最里面。

    “你別過來,你先跟我說清楚。”

    紀寒霄無奈,只好在旁邊坐下。

    理了一下衣袖,清冷的臉上,表情恢復正經,倒也確實跟仙尊一樣。

    “小星兒,你連本尊都不認識了。”

    “你可能還不知道,本尊叫什么。”

    “本尊的本名便是“紀寒霄。”

    “只是成名已久,大家習慣了叫道號,這個俗家的名字,倒是很少人記得了。”

    “你去星海的時候,我不放心,便分出一縷神識……”

    仙尊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把自己之前為什么拒絕葉千星,是因為測算到兩個人在一起后,會一死一傷,有劫。

    才萬般不舍。

    現在劫已破,紀寒霄已經死了一次,葉千星也受傷嚴重。

    但是索性結果是好的。

    “我方才又掐指一次,我們從今往后便是天作之合。”

    “一帆風順,可廝守萬萬年。”

    事情解釋清楚,葉千星還沉浸在,自己的前暗戀對象,一直喜歡自己。

    而自己為了現任對象,拋棄了前任暗戀對象之后,發現自己現任就是前任。

    等等!

    這劇情好魔幻!

    神仙都不敢這么寫!

    但是偏偏卻這么發生了。

    葉千星鬼使神差的突然想起來,以前紀寒霄……

    總是吃醋。

    “你……”

    “吃自己醋的感覺怎么樣?”

    紀寒霄挑眉:“還不錯。”

    最起碼都是一個人,吃死也是自己的。

    自產自銷。

    絕不假手他人。

    倘若換個人才要真的慪火。

    “你曾經三番兩次拒絕紀寒霄的時候,說自己喜歡仙尊……”

    “我好想還沒聽你親口說過。”

    葉千星瞬間鬧了個大紅臉。

    當著本人的面說不喜歡本人。

    哦不,是當著本人的面,說喜歡本人,又要拒絕本人。

    葉千星有些無力的直接癱在床上。

    服!

    大寫的服!

    這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想想兩個人因為這所謂的現任,前任,搞出過多少事,葉千星就恨不得挖個地縫下去。

    “你走開,我要靜靜。”

    葉千星想要安靜一下。

    但是紀寒霄已經握住了葉千星白嫩的腳踝,輕輕摩挲。

    “安靜容易胡思亂想,運動使人身心健康。”

    葉千星瞬間瞪大眼睛,想逃已經晚了。

    紀寒霄用力一拉,直接拖著葉千星的腳踝,將整個人都拉在了懷里。

    狠狠的吻了上去。

    “我想這么做,已經很久了。”

    葉千星卻稍微有點害怕,她……

    但是紀寒霄卻微微的撫摸著她的后背,安撫:“別怕,把一切都交給我。”

    “我不會傷害你的。”

    紀寒霄拉著葉千星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讓她感受自己跳的多快的心跳。

    漸漸的,葉千星也安靜了下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兩個人的窗邊,緩緩的延展出了兩株花朵。

    一朵藍色,一朵紅色。

    這兩株花朵的根部交纏在一起,不可分割。

    而且他們為了搶占靈氣,都彼此往最高的位置爬去。

    紅色的花朵想逃,但是卻被藍色的花朵直接纏住了。

    紅色繼續掙扎,藍色卻纏的更緊。

    連根部都插到它的花蕊里面。

    隨后這紅色的花朵,便像是被打敗了一般的,變得軟綿綿的。

    藍色的花朵勝利了,耀武揚威的舒展著枝葉,一點點的將紅色花朵吞入腹中。

    突然,仙玉床上傳來了一些響動,藍色的花朵探頭去看。

    就看到一雙纖細修長的手,指尖瑩潤,粉嫩。

    一看就是個極美女子的手。

    只是這手似乎是在顫抖,在動。

    隨后無意識的在空中抓了兩下,卻什么都不曾抓到。

    沒一會,一只大手出現了,骨節分明,那分明是個男子的手。

    大手緊緊的握住小手,十指相扣。

    突然,小手似乎不再動了,猛地攥緊大手。

    動作大的藍色花朵都受到了驚嚇,它的根莖,直接鎖緊了紅色花朵的花蕊。

    兩朵花一起慢悠悠的往下滑落。

    但是沒多大一會,藍色花朵似乎聽到了一些人類的聲音。

    一個好聽的女音在哭泣,在求饒。

    但是對方卻不曾放過她。

    “寶貝,我最想跟你做的一件事,就是一日三餐。”

    “嗚嗚嗚,禽獸……”

    那聲音凄慘而破碎,嚇的藍色花朵再也不敢探頭。

    不知道什么時候,太陽下山了,月亮升起。

    隨后月亮又下山,太陽再升起。

    日復一日。

    藍色的花朵,聽到了越來越沙啞的哭泣聲。

    還有對方誘哄的聲音。

    “小虎崽真的很好看,香香的,軟軟的,很可愛。”

    “寶貝,這里肯定有很多小虎崽了。”

    藍色花朵抖抖身子,那女人又在哭著罵他禽獸了。

    這日子啊,一日一日的過。

    藍色花朵聽到的秘密越來越多。

    它還聽到那女孩念詩:

    你曾打馬過銀河,倒影一百光年長。

    夢醒人間看微雨,江山還似舊溫柔。

    星海橫流,唯愛成碑。

    藍色花朵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覺得很好聽。

    而這房子卻越來越熱鬧了。

    *

    “你們聽說了嗎?玄天宗的辰星仙尊,要和那位千星仙子,大婚了!”

    “你的消息也太落伍了了吧,明天就是他們的喜宴,玄天宗廣宴整個修仙界,看看,這才是大宗門的氣派。”

    “你們消息才落伍了呢,據我二姑父家的二表姨的姑奶奶的孫子的朋友的兒子說。”

    “千星仙子已經懷孕了呢。”

    “是靈胎!少不得以后我們的修仙界又要出現一名仙童了。”

    “太羨慕了。”

    “要我說啊,千星仙子也是人美實力高,聽說這次歷練回來,都飛升大乘了呢,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覬覦著呢。”

    “也就是辰星仙尊實在是雞賊,以前就把人攏在身邊,說什么收徒。”

    “結果竟然是為了養媳婦!不要臉!”

    “對呀!我當年也在納悶呢,千星仙子的靈根資質多好啊,萬萬年難得一遇,看辰星仙尊對她也挺好的,為什么一直卻不給她個徒弟名分。”

    “現在可算是找到原因了。”

    “辰星仙尊真是不要臉!”

    “對!不要臉!”

    葉千星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噗嗤一下子笑出聲了。

    看著身側的紀寒霄,不禁拿手肘懟了一下他:“哎,大家都說你不要臉,搞陰謀詭計。”

    紀寒霄滿不在乎:“能找到媳婦就行,光棍沒有發言權。”

    要臉干什么?

    要臉能有媳婦嗎?

    “那你當年到底是不是真的故意不收我為徒的?”

    “傻丫頭,你說呢?”

    “其實,我們認識的比你想象中的更早。”

    葉千星猛然間抬頭。

    想起來……自己之前昏迷中覺醒的記憶。

    她之前一直沒敢問,就是怕紀寒霄吃醋。

    但是……

    紀寒霄刮了一下葉千星的鼻尖。

    “傻不傻?”

    “不過想不起來就算了。”

    “畢竟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鄰哥哥?”

    葉千星突然吐出了三個字。

    紀寒霄身子一震。

    “我想起來了。”

    “嗯。”紀寒霄低下腦袋,嘴角弧度勾起,這一聲鄰哥哥跨越了萬年。

    讓他覺得心尖發燙。

    紀寒霄猛地一把將葉千星打橫抱起。

    “啊?你干什么?”

    紀寒霄一個隱身,直接帶著葉千星回到寢宮。

    “你。”

    葉千星一時沒懂,后來連起來讀……

    頓時臉色通紅,狠狠的看著紀寒霄:“你這個禽獸!”

    “明天就是大婚了!”

    “我肚子里還有寶寶,紀寒霄?”

    “你要不要臉!”

    葉千星真是服了這個禽獸,毫無節制可言。

    紀寒霄才不管,沒一會就葉千星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不要臉。”

    “寶寶沒事,他很堅強。”

    “專心點小星兒!”

    “不然我就罰你!”

    葉千星頓時氣的一口咬在紀寒霄的肩膀上。

    紀寒霄頓時一個激靈,聲音沙啞:“乖,再用力點咬,咬出血都行。”

    ……

    翌日,紀寒霄早早來到房間外面,等著葉千星。

    他一襲紅衣,玉樹臨風已經不足以形容他的風姿。

    只是不停的踱步,和緊握的拳頭能看出來,他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靜。

    “仙尊,今日我們可不認你是我們師伯了,你要是想娶走我們小星兒,可得拿出真本事來。”

    “對呀,對呀。”

    “快點,先給我我們家小星兒唱個歌,表達個愛意。”

    “再來背一下十條家規。”

    “還有還有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突然間門開了。

    紅衣,如火一般。

    膚白如雪。

    在場所有人的都靜默了,呼吸都停了一瞬間、

    美。

    美的不似真人。

    還是紀寒霄率先反應過來,一把上前將葉千星攔腰抱起。

    直接御劍飛到了主臺上。

    這時候大家才回過神:“哎??”

    “哎?仙尊!!你怎么不按套路來!”

    “仙尊!!”

    大家趕緊御劍追,但是誰能追得上?

    自然是追不上的。

    “仙尊果然不要臉!”

    但是紀寒霄卻已經抱著葉千星吻了好幾下了。

    葉千星臉色陀紅:“別!”

    “別親了。”

    “等下妝都花了。”

    “你已經夠美了,寶貝,我后悔舉行大典了,因為這么美的你,我不舍給任何一個人看。”

    “只能我看。”

    “我們回去吧,直接入洞房,好不好?”

    葉千星頓時心里咯噔一聲,還真怕紀寒霄胡鬧,于是錘了一下他:“你別給我出幺蛾子,今天修仙界有頭有臉的都來了,你要是胡鬧,等下宗門的都下不來臺。”

    紀寒霄被捶了一拳,頓時老實了。

    “這些人就是單身太久,沒事湊什么熱鬧,別人老婆有什么好看的?不要臉!”

    紀寒霄嘟嘟噥噥的。

    葉千星翻個白眼。

    也不知道是誰,一說大婚,那請帖發的整個修仙界人手一張,現在又說人家不要臉……

    “好了好了,很快的。”

    最后兩個人站在主臺上的時候,兩個人先祭拜祖師,宗門長輩,隨后便是同心結契。

    天道為證。

    兩人手印翻飛,屬于兩個人的生命線連接到一起。

    天道轟隆一聲,地面出現了一個玄奧的印記。

    葉千星和紀寒霄對視一眼,兩個人同時啟唇,聲音嚴肅而帶著法則的壓力:“天道在上,以契為證,今,紀寒霄,葉千星。”

    “自愿結為道侶,谷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自此,普天之下,萬物如塵,唯汝是吾心頭之珠。滲吾之骨,融吾之血,永不割舍!”

    金光大盛,契約已成。

    隨后讓大家措手不及的是,天道竟然灑下靈雨慶祝。

    這是對葉千星拯救世界之樹的嘉獎。

    接下來的應酬,紀寒霄已經無心了。

    他在葉千星跟她一起念完誓言的那一秒,便直接將人擄走了。

    回去的路上,紀寒霄貼在葉千星耳邊:“乖寶,再說一遍。”

    “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紀寒霄只覺得自己心口燙的要發瘋!

    沒有什么比兩情相悅更讓人欣喜的了。

    紀寒霄直接吻住了葉千星的唇。

    “崽子,我愛你。”

    葉千星回應:“我也愛你。”

    遇到你是我的幸運。

    我的生命因你而絢爛多彩,因你而無限光明。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