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573章 大結局
    當她將手槍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來的時候,古七眼疾手快的一腳踢飛。

    她所謂的希望變成了她的催命符。

    季司澄看著躺在地面上的手槍,說道:“私藏槍支是犯法的,尹若寧。”

    “古七,送她去警察局。”

    “是。”

    季司澄抱著林杳杳離開,將后面的事情都交給古七處理,未回頭看過尹若寧一眼。

    尹若寧攤坐在又臟又亂的地面上,雙目無神地盯著那把手槍,嘴里喃喃著: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的,是我爸爸給我的,要怪就怪他,不能怪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古七將尹若寧交給了警察局,接下來的事情法律自會審判。

    夜里,季司澄將林杳杳送到醫院進行包扎,又做了全身檢查,在確定身體沒有受到損害后,季司澄才松了一口氣。

    他坐在病床前守了林杳杳一整夜,沉浸在自責和擔憂中,一夜都沒有合眼。

    第二天林杳杳睜開眼睛后,季司澄忽然鼻子一酸,紅了眼眶。

    “杳杳,我以為你要丟下我和孩子。”

    這是林杳杳第一次看見季司澄掉眼淚,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個家伙怎么就不知道?

    林杳杳抬手摸著季司澄的臉,虛弱地笑著說:“季澄,你都長胡子了,好扎手。”

    “噗……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能說笑。”季司澄破涕為笑,看著躺在病床上苦中作樂的林杳杳,伸手抹了抹眼淚。

    季司澄起來給她提了提被子,又將枕頭墊在她身后,扶著她坐起來,一邊說:

    “你一定餓了,我讓古七買了早餐。”

    林杳杳覺得腦袋有些疼,卻又不想季司澄擔心,于是一臉委屈地說:

    “真的好餓,你買多一點,待會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好。”季司澄看著林杳杳澄澈的眼睛,根本沒法拒絕。

    “那你待會上來和我一起睡好不好?你不在旁邊,我都睡不好。”林杳杳眨著眼睛看向他,似乎真的在求他棒棒自己。

    季司澄又怎么會不知道她是擔心自己一夜沒睡,才會這么說。

    他伸手摸著林杳杳的臉頰,湊過唇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吻了一下,寵溺地說:“好。”

    兩人吃完早餐后,林杳杳立馬揭開被子,將自己的身子往旁邊挪了挪,拍著分出來的床,甜甜地說:

    “快點快點,我好困。”

    “好。”季司澄脫下鞋子后就躺了進去,小心翼翼地護著林杳杳受傷的額頭,兩人相擁而眠。

    古七站在病房外面守著,無人敢來打擾。

    季司澄這一覺睡得有些不安穩,睡夢中都在叫著林杳杳的名字。

    “杳杳,杳杳……”

    “我在呢,我在呢!”林杳杳小聲地回答著季司澄的夢中囈語,靜靜地看著他睡覺。

    經過尹若寧這件事后,林杳杳和季司澄的關系可謂是突飛猛漲,時不時秀個恩愛,撒點糧。

    即使身在醫院,也沒能阻止他們兩交流感情的步伐,但也是點到為止。

    他已經遺憾過一次,這一次,不能再遺憾,等到結婚的時候,再討回來。

    林杳杳在醫院里待了三天就囔囔著要出院,季司澄堅決不準。

    最后在林杳杳的柔情攻勢之下,季司澄很沒有原則同意了,這臉打得啪啪直響。

    古七在一旁看著,都想問他臉疼不疼。

    “二爺,夫人,醫生說可以出院了。”

    “好的,走吧走吧。”林杳杳迫不及待地拉著季司澄離開醫院。

    “季澄,今天是中秋節,你要不要和我回家過節?”林杳杳側頭望著季司澄,心里有些期待。

    “嗯。”季司澄簡單的應了一聲,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實際上他在心里興奮得一頭小鹿亂撞。

    嗯是什么意思?去還不去?

    林杳杳忽然覺得他的想法有點難以捉摸,這人一會一個樣,時靜時動,到底哪個是他?

    當林杳杳還在糾結這個事的時候,車子已經緩緩地往她家鄉下的方向開去。

    不僅如此,后面還跟著幾輛車子。

    林杳杳一邊驚訝古七怎么知道她家在哪,又一邊驚訝這個陣仗太大。

    她在心里吐槽,不是說已經離開季家,和她門當戶對了嗎?

    這么高調是怎么回事?

    還有,后面車子里竟然裝的是東西,而且還是提親的東西。

    林杳杳看著季司澄和他爸聊得熱火朝天,一邊討論結婚辦酒相關事宜的時候,林杳杳風中凌亂了。

    原來她一直被蒙在鼓里,這只老狐貍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帶著她一起往坑里跳。

    她不知道季司澄和她爸說了什么,這親事就成了,連結婚的日子一塊定下來了。

    而且就在一個月后。

    這個速度太快就像龍卷風,林杳杳一時承受不住差點暈了,回到帝都上班都沒有緩過來。

    林杳杳糊里糊涂的讓季司澄哄著把證扯了,更是糊里糊涂的把結婚請柬發了出去。

    直到大婚當日,林杳杳看著鏡中的自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云初在一旁問:“結婚了不應該高興嗎?干嘛嘆氣?”

    林杳杳抬起頭,轉身拉著云初的手坐下,滿臉委屈地說:

    “云初,我覺得我是被季澄給騙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這頭紗,這婚紗,這項鏈,這耳環,這婚禮……”

    她是直接被騙著來結婚了。

    連人帶心一起給騙了。

    云初捂著嘴偷笑,打趣道:“你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只是太緊張了而已。你看這婚紗多好,季司澄親自給你設計的,獨一無二,這些首飾多好,尤其是你面前的這條鉆石項鏈,無價之寶,更是他母親留給兒媳婦的禮物。”

    “還有這個婚禮,這婚禮的設計都是他親力親為,哪里不好了?”

    林杳杳噘了噘嘴,不得不承認這一切都像是做夢一樣,他圓了她少女時的夢。

    云初挑了挑眉,從一旁拿出自己的新婚賀禮放在林杳杳的手上,說道:

    “今晚和你老公好好享受享受,兩個孩子我保證給你帶好,不去搗亂。”

    林杳杳一聽,面色緋紅,瞪了云初一眼,快速地將東西藏了起來。

    隨著音樂的響起,林杳杳由自己的父親送到了季司澄的面前,鄭重地把自己交給了他。

    她就這樣和季司澄結婚了。

    夜里,林杳杳果然穿上了云初贈給她的新婚禮物,坐在婚房里等他回來。

    無意間,林杳杳在床頭的小書架上發現了一本書,拿出來一看,是她曾經不翼而飛的課本。

    原來不是她不小心弄丟了,而是一直被季司澄收起來了。

    當她翻開第一頁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

    林杳杳轉身,就看見帶著點醉意的季司澄朝著自己走過來,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掃了兩下,頓時就起火了。

    “杳杳,你真美!”季司澄一步步地朝著林杳杳走過去。

    林杳杳舉起手中的書,笑著說道:“偷書賊,你有什么話說?”

    季司澄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書,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她,將那書放在一旁,在她耳邊吐氣如蘭。

    “無話可說,但有事可做。”

    “杳杳,春宵一夜值千金。”季司澄邪魅一笑,抱著林杳杳放在柔軟的大床上。

    兩人順著自己的本心,把自己交給對方。

    季司澄知道,從此以后,林杳杳真的屬于他一個人了。

    “杳杳,以后沒有季司澄,只有季澄,你的季澄。”

    林杳杳大汗淋漓地窩在季澄的懷里,帶著笑容沉沉地睡去。

    她知道,世間唯有季澄獨愛她林杳杳一人。

    [全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