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447章 大叔,抱抱我
    蘇靜妮別開了雙眼,不忍心看她受傷的眼神。

    這時候,安心走了過來,恰巧看見了這一幕,將手里的蛋糕一丟,三兩步上前,扶起了蘇洛妮,指著蘇靜妮罵道:

    “賤女人,你為什么又來騷擾我們家洛洛?她招你惹你了嗎?”

    “她當然招我惹我了。我的丈夫,現在天天陪著她,還不是因為我現在懷孕了,閆厲想找個替身而已,蘇洛妮,只配做我的替身,只不過是個替身。”蘇靜妮一邊說一邊朝蘇洛妮那邊看去。

    “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蘇洛妮不停地搖頭,腦子里面很混亂。

    她不過是替身,替身而已,這句話,她聽到過,到底在哪里聽到過?在哪里?

    安心放下蘇洛妮,過去就給了蘇靜妮一巴掌,打得她連連后退。

    “安心,不要,她肚子里,有孩子,有孩子。”蘇洛妮忍受著腦袋的疼痛,立馬拉住了她。

    “洛洛!”安心咬牙切齒地說著,很不甘愿。

    “小靜,你沒事吧?”陳永才趕過來,正好看見蘇靜妮被打了,卻沒有擋住,很是自責。

    “沒事,我們走吧,這,沒我們什么事了。”

    “陳永才,帶著這個女人,趕緊給我滾。”安心指著陳永才的鼻子,大聲地吼著。

    陳永才看著蘇洛妮,頭疼欲裂,嘴里一直說著胡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出了門以后,陳永才說道,“你又何苦,她們不會感激你,反而會恨你。”

    “這是我欠她的。”蘇靜妮說著,“如今,我什么都沒有了,只有這個孩子,你還跟著我做什么。”

    “小靜,你別擔心,你有我。”陳永才誠懇地說著。

    蘇靜妮看著他真摯的眼神,想起了這些年來的好,只是點了點頭。

    里面,蘇洛妮現在是頭疼欲裂,總感覺很多東西正在往她的大腦不斷地擠進去,爭先恐后的,讓她難受到呼吸困難。

    “洛洛,洛洛,你怎么了?”安心覺得很不對勁,立馬打電話告訴了閆厲。

    閆厲趕過來的時候,正看見她的小妻子疼得眼淚直掉,還不讓任何人靠近,直到暈了過去。

    閆厲立馬抱起她,叫了阮璉惜到他的別墅。

    蘇洛妮只覺得做了好長好長的一個夢,夢到了一個男人,那個在大街上就將她哄走的男人,那個曾經讓她傷透心的男人,那個愛極了她的男人。

    所有的誤會,所有的痛苦,她都再次感受了一遍,可最后,她居然覺得自己是幸福多于痛苦的,因為她有一個愛的人,而那個人,愛的也是自己。

    閆厲坐在床前,握著她的手,連續守了三個日夜,不敢睡去,生怕她醒來了,第一個看到的不是他。

    有時候,他看到了她流下來的淚水,卻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夢,只能夠吻掉她所有的淚水。

    蘇洛妮夢到了在飛機上的那個吻,甜甜地笑了,然后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她稍微轉動了一天眼珠子,她發現自己身處在她和大叔的臥室,這里面都是他們以前的回憶。

    她側頭往左邊一看,看到了大叔的背影,桌上有一碗水,她正在往水里倒著糖。她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棉簽,原來自己在夢里嘗到的甘甜,竟是他每天用棉簽沾了糖水,潤唇用的。

    她伸手扯了扯閆厲的衣角,想說話,卻發現嗓子十分干疼,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閆厲的手一怔,整個身子僵住,轉頭便看見了她微笑的模樣。

    “你醒了,你醒了!”閆厲蹲了下來,激動得眼淚都出來了。

    蘇洛妮伸手替他擦了眼淚,卻被他的胡渣扎到了,心里想著,該是日日夜夜守著,沒好好洗漱了吧。

    她忍著嗓子的疼痛,沙啞著問,“我睡多久了?”

    “五天,整整五天沒醒了。”閆厲激動地握著她的手,吻著她的手指。

    “你守了五天五夜?”

    蘇洛妮慢慢地坐起來,閆厲立馬幫著她靠在了床上,才點了點頭。

    他用心地給她在背上墊著枕頭,兩人的距離十分地近。

    蘇洛妮側頭看著他刀削般的側臉,溫柔地說:

    “大叔,抱抱我。”

    聽到大叔這兩個字,閆厲一個用力,將枕頭按了下去,蘇洛妮的身子也滑了下去。

    閆厲眼疾手快地用手掌護住了她的后腦勺,幸好沒事,才松了一口氣。

    蘇洛妮就這樣看著他,臉上被他溫熱的氣息包圍著,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伸開雙手,再次說道:

    “大叔,抱抱我。”

    “你剛剛,叫我,什么?”閆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久了,好久沒有聽到她的小妻子叫她大叔了。

    “我叫你大叔呀,你不愿意承認嗎?你都這么老了,剛剛胡渣還扎到我來著。”蘇洛妮調皮地伸出雙手去環住閆厲的脖子,那雙眼睛明亮得像夜空里的星星。

    那夜空里的繁星,一下子就照亮了閆厲的內心。

    閆厲立馬抱住了她,腦袋在她的脖頸處蹭了蹭,有些哽咽地說:

    “你終于,終于記起來了!”

    蘇洛妮緊緊地抱著面前這個三十多歲了,此刻卻像個小孩子似的男人,眼睛看著天花板,說:

    “大叔,我記起來了。”

    說著說著,她自己都忍不住眼淚落了下來。

    “老婆,我愛你!”

    “我也愛你,大叔。”

    兩人所有的話語都濃縮成了一句我愛你,雖然他們相差九歲,可是他們卻很了解對方,哪怕一個眼神一個動作。

    “大叔,我好渴。”蘇洛妮咽了一下口水,發現嗓子實在有些難受,于是拍了拍閆厲的后背。

    閆厲立馬起身,轉身就拿起了糖水,自己嘗了一口,不燙了,才扶起蘇洛妮,慢慢地喂給她喝。

    喝完以后,覺得嗓子舒服了許多。

    她依偎在閆厲的懷里,吧嗒了兩下嘴巴,笑著說:“真甜。”

    “嗯,是很甜。”閆厲將她擁得更緊了,生怕她再次離開似的。

    蘇洛妮忽然覺得很安心,于是又睡了過于。

    均勻的呼吸灑落在他的胸前,他才小心翼翼地將她放下,給她蓋好了被子。

    閆厲走進了浴室,將近日來的疲憊都洗去,穿著睡衣,輕輕地躺在她的旁邊。

    蘇洛妮覺得身邊的一處地方凹陷了下去,便習慣性地伸出手,抱緊了閆厲。

    閆厲起身,伸出手臂,讓她的腦袋枕在他的手臂上,在她的眉眼落下輕輕的一個吻。

    終于,他們兩的愛情,都化作了身旁均勻的呼吸。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