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結局
    夏婉清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當觸及到他清明的眸子的時候,微微彎了彎唇角,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我當時在山里出了一些事情,碰巧遇到了身受重傷的那個人,他告訴我他被自己的弟弟下了毒……”

    聽完夏婉清的話,屋子里的人神色都變得有些難看,看著丘南云的眼神恨不得將他抽筋扒皮。

    本來他們就有些懷疑這件事情是丘南云的手法,只不過找不到證據罷了,現在聽到有人說出來這件事情的真相,他們對丘南云自然不是一般的厭惡。

    為了繼承丘南府,居然不惜對自己的親兄弟下手,這樣的人要是真的讓他掌權得勢,只怕下一個死的就是他們自己。

    這個認知讓在座的幾個人臉上有些難看。

    還是為首的那個長老反應的快,看著丘南云的目光有些冰冷,聲音中也含著些許的威壓:“丘南云,這件事情你怎么說?”

    早在聽著夏婉清的話的時候,丘南云就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于是在腦海里快速的想著應對的法子。

    此時聽到長老的話,丘南云低著頭默不作聲,良久,才微微的抬起頭,最近露出來一抹邪笑:“就算我承認是我做的又如何?”

    說完之后轉過頭看著夏婉清繼續開口說道:“沒想到到了這個關鍵時刻你居然給我開了這么一出反水的戲,你可別忘了你跟紀白山可是喝下了我的毒酒。”

    話落,夏婉清微微搖了搖頭,和紀白山對視了一眼以后,這才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我既然敢站在這里跟你說這樣的話,你就應該知道你的毒藥懟我起不了半分的作用,再說了,就算我這次乖乖的幫你得到了丘南府,只怕你下一個他要處理的就是賈人我們吧,畢竟你可不會容許這么一個心頭大患時時威脅著你。”

    聞言,也許是夏婉清的話戳中了他心里的想法,丘南云的神色微變,他自然知道自己給夏婉清下的毒她十有八九能解開,要不然她不會這么做,只不過心里還抱著一絲希望想要試探一下罷了。

    然而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不容許他再退步了,抬起頭看了一眼周遭那些看著他的眼神有些怒其不爭的長老們,嘴角卻詭異的勾起來一個弧度。

    “我這樣做有什么錯,同樣都是丘南府的的嫡系血脈,憑什么他就能繼承丘南府,而我就不能,就算我設計將他給除去,你們也不愿意讓我接管丘南府,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說完之后,不等對面的幾個人回答,他突然的將手里的杯子往地上一甩,清脆的碎裂聲在屋子里響起來,讓眾人的心頭浮現出來一抹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丘南云抬起頭,眼里帶著一抹狂熱,聲音也染上了些許的瘋狂:“既然這樣,你們都去死吧,只要你們死了,就再也沒人會阻攔我了。”

    這樣的話讓長老們的臉上都帶上了一抹凝重的神情,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在了,而丘南府總是要找一個能夠繼承的人,再加上長老們也有意磨煉一下丘南云,想讓他收斂一下性子,可是沒想到這么久過去,丘南云反而變本加厲。

    且不說他暗地里又發展了多少的勢力,就是丘南府里被他收服的這些人,想要處理干凈也不容易。

    現在丘南云明顯就是一副魚死網破的模樣,讓他們不禁也覺得有些頭大,只怕這件事情不是這么好收場。

    幾番思量之下,為首的那個長老看了一眼夏婉清之后,這才轉頭對丘南云開口說道:“你又何必如此,只要你今天將丘南府的權利交出來,不管怎么說,你也是丘南府的血脈,我等定會放你一條姓名,相信夏夫人也不是趕盡殺絕的人。”

    長老說著,正準備再去勸說夏婉清松口的時候,丘南云冷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現在知道讓步了?你們不是一直想著將丘南府從我手里奪回去嗎?我告訴你們,不可能!今天這群人的命我要,丘南府我也要!”

    這猖狂的話讓眾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沒想到丘南云居然真的這么狠辣想要將他們斬草除根。

    想到夏婉清的身上還有那個人的內力,幾個人正想著要不要拖住丘南云好讓夏婉清他們離開,沒想到還沒開口,夏婉清居然拍著手開口說道:“你這想法當真不錯,如果我不是摻和在這件事情中的話,就連我也忍不住為你的魄力而折服了。”

    說完之后,不等丘南云反應過來,又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只是可惜了,你這樣的人在亂世中可能是一個梟雄,但是在這里,你的心性還是太過于殘暴了。”

    看在面前這個人是老乞丐的弟弟的份上,夏婉清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只希望他能夠看清楚迷途知返,到時候自己載放他一條生路,也不算是給丘南府絕后。

    沒想到聽到夏婉清的話,丘南云只是微微的冷哼了一聲,有些不屑的開口說道:“這青天白日的你在說什么夢話?一個婦道人家果然沒有什么見識,現在整個丘南府的人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你們今天就算是長了翅膀也不可能會逃的出去,只要將你們殺了,我看以后誰還敢阻攔我。”

    看著丘南云不肯回頭的模樣,夏婉清有些惋惜的輕嘆了一口氣,看著他的目光有些悲憫:“你當真不肯放手?”

    “做夢!”這樣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丘南云那顆驕傲的心,讓他心里對夏婉清又恨了兩分。

    目光環視了一眼此時正站在屋子里有些沉默的眾人,嘴角勾起來一個詭異的弧度,緩緩的開口說道:“你們也別怪我心狠手辣,想要阻止我的人今天都得死在這兒,放心吧,等你們死了之后我就讓人將你們的家人帶去陪你們,并且對外宣稱你們是為了保護丘南府才殉職的。”

    這話說完,轉過頭沖著門外開口吩咐道:“來人!”

    然而話音落下之后,外邊卻詭異的毫無聲響,仿佛外邊連一個人也沒有,這樣的安靜讓丘南云的心里有也心慌。

    皺了皺眉頭正準備繼續開口說話的時候,夏婉清輕笑一聲開口道:“你不用在白費心機了,他們不會再出現了。”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丘南云直覺的覺得有些不對勁,轉過頭看著夏婉清的神色帶著一些陰冷。

    看著丘南云這一副執迷不悟的模樣,夏婉清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轉過頭沖著賈人點了點頭,賈人會意,往前走了兩步,沖著門外吩咐了一聲。

    話落,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一身血腥味的從外邊走了進來,將手里一個黑色的東西往地上一扔,拱了拱手開口道:“大人,亂臣賊子的人頭在這里。”

    聽到來人的話,丘南云定睛一眼,只見地上的那個人頭正是自己得意心腹的人頭,此時正睜著眼睛有些死不瞑目的看著前邊,樣子看起來有些驚悚。

    “從我回來的這一段時間一直在聯系主子以前的舊部,因為你為人心狠手辣,早已經讓丘南府上下有諸多不滿,只不過礙于以為你是丘南府的繼承人而敢怒不敢言罷了,現如今有夏夫人在這里,以夫人的身份和威望,想要將你手里的人處理了自然是輕而易舉。”

    賈人不急不緩的開口解釋道,然而說出來的話卻讓丘南云如墜冰窟。

    怪不得,怪不得,如果這樣的話,這么久以來的事情就都說得通了……

    “哈哈哈,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丘南云冷笑一聲,朝著四周的人看了一圈,想他謀劃了這么長的時間,沒想到居然就這么毀于一旦……

    這么想著,他的眼里露出了一抹陰狠,手上運起內力,直接朝著自己的天靈蓋上拍去,自我了斷了性命。

    “將這里收拾一下吧,我們去處理剩下的事情。”看著已經沒了生機的人,夏婉清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轉頭沖著賈人開口吩咐道。

    她本來想留丘南云一條性命的,只是……

    這件事情就這么算是告了一段段落,丘南云既然已經死了,丘南府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夏婉清的身上。

    夏婉清以她的聲望和能力,很快的就接手了丘南山,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將丘南山治理的井井有條,并且還抽空將老賴給整治了一番。

    這三年中,夏婉清帶著丘南府做了不少的事情,最后甚至連朝廷也驚動了,讓身邊的內侍來給夏婉清封了一個女戰神的稱號。

    三年后,丘南府的后院中,紀白山抱著紀辰看著躺在躺椅上的有些疲憊的夏婉清,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聽到聲音,夏婉清抬起頭看著面前的人,微微一笑開口說道:“你怎么來了?”

    “辰兒說想你了。”紀白山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滿的將懷里的孩子遞給夏婉清。

    “辰兒想娘親了?”聞言,夏婉清微微一笑,將紀辰從紀白山的懷里接過來,看著他逐漸長開的小臉,忍不住逗弄他。

    紀白山站在一邊看著兩個人玩耍的場景,盡管知道這是他的孩子,可是心里卻還是有些不對勁。

    沒過多久,紀白山就走上前,將紀辰抱回來遞給一旁的奶娘,神色正經的開口說到:“好了,辰兒已經是個大孩子了,這么膩著你娘算什么。”

    夏婉清只覺得自己手中一空,就看到奶娘抱著紀辰朝著外邊走了過去,微微愣了一下,看著紀白山的神色,心里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

    她哪里看不出來紀白山這是吃醋了,看看如今的紀白山,再想想自己當年見到的那個憨厚的漢子,夏婉清心里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樣的滋味……

    推薦:詩書傳家的傅氏最出名的不是恩封太子太保和狀元及第,而是門口那三座貞節牌坊。傅家被稱為福慧雙全的九小姐傅庭筠怎麼也沒有想到,表哥居然信誓旦旦地說和她有私情,逼得她幾乎走投無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原來,只要堅強地活下去,在紅塵喧囂中,她就能如花綻放,一路錦繡。吱吱女生言情小說《花開錦繡》,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