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遲來的愛意
    裴慶元看著像個小鳥一樣跳動的身影,只好笑著對她喊“慢點。”抱著手中的包裹去找她。

    兩人滿載而歸,裴慶元手中的多數是顏詩薇一時興起買來的小物件,還有幾件具有江南當地特色的服飾。

    付落歸站在二樓看著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回來,聲音柔柔地對樓下的兩人問:“裴哥哥和顏姐姐這是去那里了,怎么沒帶我?”

    聽到這句話,顏詩薇臉上的笑就慢慢消失了,裴慶元看在眼里,對著二樓的付落歸說:“出去逛了逛,江南是你的老家,你從小在這邊生活,有什么有趣的你不清楚?”

    付落歸臉上的笑凝固了,“也是,顏姐姐沒來過江南,那裴哥哥一定要帶顏姐姐好好逛一逛,特別是我們小時候經常去的地方。”說完回了自己的屋子。

    在樓下的兩個人對付落歸的話沒有過多的在意,裴慶元抱著東西,跟在顏詩薇的后面。

    兩個人一起回到了房間,放下東西,裴慶元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

    “怎么,累到你了,將軍?”顏詩薇打趣。

    “怎么會呢,”裴慶元反擊,“倒是夫人你可要好好休息,走了這么久,我一直在放慢腳步,怕你跟不上我呢。”

    “你覺得呢?”顏詩薇向裴慶元舉了舉自己的拳頭,比劃了兩下,裴慶元只好笑著認輸,“我的錯,我去找三皇子一趟,問問他什么時候回京。”

    裴慶元起身離開,三皇子那邊也正想派人去找他。正好,兩人不謀而合,聚到了一起。

    “不知道將軍這幾天過得怎么樣,我每天看你們兩個出門游玩,真是羨慕呢。”三皇子的語氣中略帶酸澀。

    “陪她出門閑逛罷了,”裴慶元莫不在意,“不知殿下手中的事情處理好了嗎,我們這邊打算想要收拾一下回京了。”

    “我剛才也想找你商量這件事,”三皇子看著裴慶元。

    “江南這邊皇上派我處理的事大多我都要處理好了,還剩下些尾巴,我把這些事情交代好,就可回京,估計就是這幾天的事。”

    “好,那我也收拾收拾自己的東西。”裴慶元廢話不多說,“那殿下,臣先告退。”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裴慶元叫來了自己的親信,派他去召集在外的其他人。

    讓他們交接一下手中的工作,留下一部分人在江南繼續盯著,有什么消息就立刻傳回京城,剩下的人跟他過幾天回京。

    時間過得飛快,三皇子交接完手中的事情,在江南也不做過多的停留,派人安排好馬車,收拾妥當后,四人又從江南回到了京城。

    可是在路上的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在他們剛離開江南的幾天后,江南突然發生了一件大事……

    北風呼呼的刮著,今天的夜晚格外的冷,顏詩薇的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她兩手僵硬擱在腿邊,整個人僵硬的坐在馬車里,一言不發。

    “詩薇,你怎么了?”盯了她許久的裴慶元,終是疑惑的問出口。

    這一聲把馬車一角的付落歸也拉回了現實,這幾天的付落歸也跟著不知怎么了,機警得很。

    三人坐在不大的馬車里,付落歸同裴慶元一齊盯著顏詩薇,良久,她也只是輕輕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不知道為什么,她的心里總是很不安,總感覺有什么事會發生一樣。

    “吁吁!”

    突然,馬車急剎,連帶著里面的人一晃,裴慶元一驚,扶穩旁邊差點摔倒的顏詩薇,抬手往外一看,正到了一個漆黑的小樹林里,可馬車為什么會突然急剎?

    下一秒,一陣慌亂聲涌來,對于裴慶元這種久經沙場的人來說他一聽便知道是什么,裴慶元立馬跳下馬車,果然,一群人舉著火把,已經把整個馬車都圍起來了。

    他們被包圍了!

    付落歸和顏詩薇隨即下車,看清后也是臉色一變。顏詩薇認得,那是京城里的禁衛軍,可為什么會在這里包圍他們?

    為首的那人固然便是禁軍大統領,裴慶元直盯著他不說話,良久還是他走上來,對裴慶元直言:“裴將軍,今夜凌晨,急報送進京城,昨夜江南知府和城中四位富商一齊身亡,正是將軍幾人出發的那晚,皇帝派末將來接將軍進京。”

    這話說完,裴慶元算是明白了,這哪是接?這就差拿刀架在他脖子上押送回京了。

    裴慶元抬頭,對上那人的眼神,冷冷的問道:“三殿下呢?”

    三皇子是跟他們一起的來,可是昨夜出發,三皇子便先走了,想來,他應該已經到京城了吧?

    果然,首領給出的回答果然是這樣。一行軍隊押著前面這三人回京,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這三人犯了什么罪大惡極的事呢!

    這里離京還稍有些距離,他一個大男人倒是不怕什么,可身后還跟著兩個女人,還在裴慶元身為一國大將軍,即使到這個時候,他的話還是有些份量的。

    裴慶元跟首領提出來,讓身后的兩個女人繼續坐馬車,首領同意了,只是派人守在馬車周圍,三人都心照不宣,但同時也明白現在是怎么回事。

    付落歸的心里更是害怕急了,她現在算是知道了,為什么二皇子要求她們一行人下江南,恐怕就是要借此機會鏟除裴慶元了。

    付落歸拽緊的手心里都是汗,一抬頭剛好對上顏詩薇無意間投來的眼神,付落歸心里一咯噔,立馬閃開,整個人都在躲閃。

    顏詩薇也機警,立馬問道:“落歸,你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說嗎?”

    “沒,沒……”付落歸猛的搖頭,支支吾吾的開口,隨便扯了一個理由,“顏姐姐,我害怕……”

    顏詩薇溫柔的笑了小,坐得離她近些,輕輕拍下她的肩頭,一字未說,就當是安慰。

    一行人干了一天的路,終于趕在太陽快落山之前到了京城。

    “咻!”

    一支利箭刺來,剛好劃過首領的身側刺到裴慶元的耳邊,城門里涌入一群士兵,門外禁衛軍大驚,立馬拉開一戰。

    裴慶元徹底愣了神,但定睛一看對面的軍隊時,他心里就明白了大概。

    為首那人是五皇子,雖然現在還搞不清楚為什么兩撥人會在城門口打起來了,但裴慶元敢肯定,五皇子一定是來給他解圍的。

    果然,兩撥人撕打激烈,可對面為首的五皇子并不戀戰,一個勁的往這邊闖,兩邊的士兵糾纏撕扯在一起,似乎并沒有人注意到頭領在干什么,也沒人能攔住他們。

    顏詩薇和付落歸早就跳下馬車看到這一幕愣在原地了,裴慶元一回頭,不行!還有兩個女人在這里。

    裴慶元拔出劍,想指引她倆進城,裴慶元過去本想拉顏詩薇,可顏詩薇也明白他的心思,已經默默拉著付落歸跟在他身后了。

    很好!裴慶元只需要在前面開路就可以了。

    兩個女人趁著混亂沿著墻根終于逃出來了,那些士兵的重心也不在她倆身上,付落歸看著一旁還在與人廝殺的裴慶元,忍不住大喊,“裴哥哥!”

    “來不及了!快走!”顏詩薇死死拉著付落歸,兩人一路狂奔,跑進了城。無論到底發生了什么,她都相信裴慶元有能力自保,更何況,剛下馬車是讓,顏詩薇也看到了對面那位人高馬大的,便是五皇子,想來那就沒事了。

    顏詩薇拉著付落歸一路狂奔,跑過熱鬧的街市,一路跑回將軍府,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萬一真的是京城里出了什么變故,她們也能回府收拾東西馬上走。

    跑進將軍府的大門,顏詩薇氣喘吁吁的拍著胸口,并安慰著身后的任,“好了好了,我們回來了,沒事了。”

    可沒想到,她剛說完,付落歸趴在墻根,掩面哭了起來,立馬把顏詩薇給嚇壞了。

    還沒問出口,付落歸終于開口說話了,“顏姐姐,對不起,是,是我不好,其實,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我!是我讓你們去江南的,你母親,也不是裴哥哥殺的。”

    “什么?”顏詩薇瞳孔一震,無論她前面說了什么,顏詩薇都只在乎最后一句。

    付落歸終于鼓起勇氣,把一切的真相都告訴了顏詩薇,以前都是她太傻了,居然聽信楚秋的鬼話。這一下子,付落歸把她和楚秋之間的勾當都捅出來了,包括京城那間絲綢鋪子,還有付落歸知道的丁點楚秋和當年何青青之間的事。

    其實也沒什么事,只不過楚秋甩得一手好鍋,把這事栽贓嫁禍到了裴慶元身上。

    顏詩薇站在將軍府門口,一直等到了天黑,才終于等來了熟悉的身影。

    裴慶元剛進門,迎面就來了一個擁抱,熟悉的味道,顏詩薇緊緊抱住了他。

    良久顏詩薇才肯松開,他的臉上還有一絲血痕,顏詩薇抬手一抹,喜極而泣,“你的臉,都花了!”

    “你怎么了?”裴慶元拉下她的手,反問道,今天這女人實在是太反常了。

    顏詩薇一笑,把頭埋進他的肩頭,才緩緩道:“我知道了,這是楚秋在搞的鬼,今天也是他派人去截擬的吧,還有當年,我母親的事情……對不起。”

    說了這么多,終是濃縮成了一句“對不起”,顏詩薇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裴慶元一怔,隨即也是一笑,終于明白這女人在說什么了。

    “沒事,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詩薇。”裴慶元雙手捧著她的蓮兒,十二分的溫柔。

    身后的門“嘎吱”一聲,便關上了,借著月光,裴慶元勉強看清了她那張梨花帶淚的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隨即對著那粉嫩的櫻桃唇瓣,便深深的吻了上去……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