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二百四十六章 家人
    心里沒有了負擔,王晞和陳珞高高興興地吃了頓飯,飯后還拉陳珞一起在花園里散步。

    陳珞說起了他們的婚事:“我想把婚期提前,你覺得九月底怎么樣?”

    王晞愕然,想了想,道:“是不是皇上的情況不太好?”

    陳珞心里隱隱涌現股自豪來。

    他就知道,不管他和王晞說什么,王晞都能立馬就明白他的用心。

    這也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吧?

    陳珞笑了起來,低聲道:“皇上昨天又發病了,這次連早朝也免了。太子呢,我從前有點小瞧了他,沒想到皇上病了之后,他說動了皇后娘娘,讓寧嬪在乾清宮侍疾。”

    并沒有勝利者的驕矜,頗為大度。

    王晞反而擔心起來,叮囑陳珞:“太子是個寬宏大量的,可再怎么寬宏大量,皇上在時,那是你舅舅,是嫡親的長輩,皇上不在了,新帝就是表兄弟了,人家還有嫡親的弟妹,還有幫了大忙的舅舅、表弟,該遠的還是得遠著。

    “不是有老話說什么,遠的香,近的臭嗎?我覺得還挺有道理的。”

    這是怕他驕縱惹事?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的勸他。

    但這感覺還不錯!

    陳珞笑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反復的提醒我。”

    王晞卻道:“其他的事我可以不反復的提醒你,這件事可得反復的提醒你。有時候我也會忘乎所以。”

    她舉例子說像我總覺得我是家里最小的,在祖父、祖母那里撒嬌,在父母那里撒嬌,可實際上我已經有了侄兒,比我年紀小,比我輩份低。

    “我要是在家這樣沒事,要是出了還這樣,我嫂嫂看著我長大沒什么事,可到了侄兒媳婦這一輩就不同了。人家也沒有和我接觸過,也沒有受過我的恩惠,憑什么就因為我的輩份在那里忍著我。

    “這件事上,你也要提醒我才是。

    “我們永遠才最該互相提醒。”

    王晞笑盈盈地望著陳珞,陳珞也跟著笑了起來。

    身邊有個清醒的人,總會少走很多彎路,這也是別人說的“妻好一半福”吧?

    陳珞還沒有成親呢,就已覺得成親是件非常好的事了。

    他道:“你要是同意了,我這就去和大舅兄商量商量。”

    王晞覺得都行,反正不管是陳珞還是他大哥,都不可能讓她吃虧。

    兩人又說起了宮里宮外的事:“太子覺得既然皇上身體不好,七皇子就不用那么快的離京,就在京城呆一段時間,等皇上的病好一點了再去就藩好了。

    “有很多臣子都覺得太子孝順愛悌,可幾位老卻覺得太子這是想在事情沒有完全落定之前,把七皇子放在眼前。反而對二皇子更滿意了。

    “我覺得幾位老猜得還挺對的。

    “慶云伯府的人都放了出來,抄沒的東西也都完完整整地還了回去。

    “就是五城兵馬司的人不好辦。

    “有些是慶云伯府老關系,有些是糊里糊涂跟著去的,還有一些是被慶云伯提前就給殺了的。我尋思著這也不是件什么好事,何況我還沒準備和慶云伯府坐在一條船上,我就慫恿著把薄明月給拉進來了,讓他協辦,我就一心一意地應付那些上門說情求情的人。”

    說到這里,他特意道:“薄明月的婚期定在了十月,你可知道?”

    王晞搖頭,奇道:“他們家又沒給我們家送帖子,我怎么知道?”

    而且就算薄明月成親,以兩家的門第,薄家也不會給王家送帖子。

    陳珞聽到這樣的回答卻很滿意,繼續道:“說情的人倒好打發,就是我這樣天天辦這種事也覺得煩,沒事的時候就去大皇子那邊走走。

    “寧郡王也挺機敏,據說以他年事已高為由,推薦大皇子去宗人府任宗令。皇上沒有答應。但寧郡王私底下卻屢次和大皇子說什么這個位置遲遲早早是你的。

    “太子就想讓大皇子先去宗人府再說。

    “結果也被皇上駁了回來。

    “看樣子,他是記恨上大皇子了。

    “但大皇子也說了,他之前不也一直閑賦在家,就算繼續閑賦又有什么關系,總比丟了性命好。

    “看樣子也記恨上了。

    “太子現在就怕皇上任性起來,把大皇子丟一個偏遠貧窮的縣州,讓他去就藩。只好一直勸慰著皇上。”

    王晞就問他:“你呢?還繼續兼金吾四衛的都指揮使嗎?”

    “二皇子只是做了太子,又不是登基做了皇上。”陳珞不以為然地道,“我當然還是繼續做我的都指揮使。”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句話說了沒兩天,皇帝突然駕崩了。

    王晨暗暗著急。

    之前陳珞來商量他和王晞的婚期時,他就有點猶豫,覺得嫁得太急,怕別人說閑話。現在可好了,國喪要守孝,怎么也得一年吧?

    偏生蜀中的長輩和親戚們已經動身了。

    最糟糕的事發生了。

    “這有什么好急的。”王晞知道后笑吟吟地對大哥道,“正好在京城住段時間。還可以商討一下我們家要是真的出蜀往哪里去的事?何況山川物美,若是愿意,大可坐船南下,看看南邊的風景,再送我出也不遲。”

    金氏聽著怦然心動。

    她在女子中算是見識廣的,可要說走了什么地方,也就是那幾個州縣,如果能去趟江南,領略一下江南水鄉的柔情,她覺得此生足矣!

    她就慫恿著王晨應下,還道:“就當是我們家出來玩了一趟的。你不也常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孩子年紀還小,正是出去見識的時候。”

    王晨心里有點拿不定主意,決定等祖父和父親來了再說。

    但京城已經開始白茫茫一片,給皇上戴孝了。

    大掌柜卻忙得腳不沾地。

    他之前聽說皇帝的身體不太好,得了心悸,就專程去了趟真武廟,請教了逍遙子,然后開始在家里收集白布。可惜他收得不夠多皇上就駕崩了,就算這樣,他也大大的賺了一筆。

    大家的心情都還挺不錯的。

    常珂因為宮變的時候得了王家的庇護,特意送了些時令的瓜果和養生的藥材過來,也和王晞說起了永城侯府:“大、小時雍坊那邊都沒怎么亂,但常妍家里破了些財,好在人沒事。我回去碰到她,她有些灰頭土臉的,聽那意思,不應該嫁到黃家去的。說是嫁人要不就嫁個好家世的,能得到家族庇護,要不就嫁個有本事的,能在關鍵的時候支應得住。黃姐夫屬于兩不著實。”

    又道:“可當初這門親事不是她自己搶的嗎?照我說,就算是跪著,也得走下去。”

    王晞笑道:“說來說去,還是什么都不要靠別人,還是盡量地靠自己好。”

    常珂一聽這話,說起了大伙兒一起做生意的事:“不如我來管鋪子吧!我們家那位,現在調去了五城兵馬司,說是那兒缺人缺得厲害。我家相公打聽了,說是你們家那位幫的忙。我們姐妹,多的我就不說了,你代我向陳珞道個謝。”

    還開玩笑地道:“看那謝禮是送到你這里來還是送到長公主府去。我就怕我一片感激之意,被鎮國公府截了胡。”

    王晞聽著哈哈大笑。

    外面的事她還真不懂。

    不過,五城兵馬司一下子除去了那么多人,就算是不清算,也不可能繼續留下來,肯定會想辦法抽調京城的親衛補充到五城兵馬司里去的。

    常珂走后,陳珞來了一趟,對王晞道:“你那個乳兄是不是叫王喜的?我這邊有個機會,你不如趁機放了他的籍,我想辦法把他塞到五城兵馬司里去。若是有人問起,就說是你們家的族親。家里鋪子有什么事,也有個人手。”

    五城兵馬司有巡街的普通衙役,偶爾也會收些功勛權貴之家的關系,這個時候就太看重出身了。

    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的事。

    她忙去找王晨商量。

    王晨喜出望外,讓大掌柜去衙門給王喜放籍,自己則喊了王喜過來叮囑了半天。

    王嬤嬤被這喜訊都砸懵了,半晌才低頭哭了起來,要不是白果幾個在旁邊勸,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去給王晞謝恩。

    只是鎮國公府和慶云伯府在朝堂的地位都有些微妙起來。

    當初去慶云伯抄家的是鎮國公,雖說是奉皇命而為,但也看得出鎮國公的立場,這也無可厚非。如今皇上去了,新帝登基,他的優勢蕩然無存。而慶云伯府呢,按理說,在新帝被立為儲君上幫了不少的忙,如今大事已定,新帝怎么也要恢復慶云伯府的爵位吧?

    可二十七天的孝期過后,新帝舉行了登基儀式,皇后升了太后,大皇子做了宗人府宗令,陳珞除了繼續做他金吾四衛的都指揮使之外,還加封了一個驃騎大將軍的封號,慶云伯卻依舊是慶云伯。

    薄六小姐氣得不行。

    她始終記得被抄家時的驚恐,不免有些抱怨之詞。

    她的母親嘆氣,低聲道:“出了兩個皇后,還想怎樣?不搏就是個死,搏了也未必就能好。”

    家里也可能會慢慢的沉寂下去。

    只要不再奪爵抄家,慢慢地沉寂下去也未必不好。

    慶云伯府并沒有如大家猜想的那樣重新煊赫起來,反而國喪剛過,他們府里的太夫人因抄家的時候受了驚嚇去世了。慶云伯趁機丁憂,慶云伯府也在一段時間內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倒是王晞和陳珞,秋高氣爽的日子在通州碼頭迎來王晞的族人。

    藍天碧水,沒等船靠岸,王晞已經興奮地揮著手朝碼頭奔去。

    陳珞先前還矜持地跟在她身后,看著她小跑起來,不放心的追了過去。

    雀躍的身影,像歡快的鳥兒,讓他看著不由慢下了腳步。

    他的婚事延后,以后的日子或者還有其他的波折,可他覺得那都不要緊。

    要緊的是這個人始終在自己的身邊,會用驚艷的目光看著他劍舞,也會用愉悅的聲音在他身邊叨念著今天吃什么……

    余生還長,有人相暖,已是最好。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