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天目的一天
    一縷金色晨光灑入室內之際,天目自舒適柔軟的窩里起身。大鳥扇了扇翅膀,任由那道金色日光照在身上,以襯顯自己雍容華貴的氣質。

    由此,便開始了它光鮮亮麗的一天。

    眾所周知,唯有一家之主醒來,家里才會允許開始用朝食。

    然而天目一睜眼,便發現自己的媳婦兒又不見了蹤影——它這媳婦是個閑不住的,它本一心想將自己混吃等餓的本領絕學傳授給對方,誰知對方學到一半便退了學,成日不著家,沉迷外出捕獵。

    嫁給了它,還用得著自己捕獵嗎?

    偏還不能管,說兩句不愛聽了,便要啄它腦袋。

    哎,怎么就攤上了這么一個拋夫棄子的女人……

    說到底,都怪京中這股女子當家做主的歪風使然,讓它夫綱難振。

    也罷,并非每只鳥都能擁有它的頭腦和天賦。

    好在媳婦雖然不肯學,還有幾個孩子可以培養成它的繼承人。

    帶著三個孩子用罷由廚房精心配制過的朝食,天目便領著它們在太子府中巡邏。

    大鳥帶頭走在前面,后面跟著仨小的。

    府中人等對這一幕早已習以為常,瞧見大鳥一家,便都很主動地讓路——畢竟也不能指望天目大公子來給他們讓道兒不是。

    天目一路挺胸抬頭,偶爾伸出大翅膀指向某處——看,這就是爹為你們打下的江山。

    三只小禿鷲渾身上下寫滿了崇拜與自豪。

    直到它們的爹爹示意它們獨自去玩,自己則走向整座太子府中最大的一處居院。

    于小禿鷲們而言,那座院子里住著最尊貴、最有能耐的人。

    而它們的爹爹,每日都要在那座院中呆至天黑,做著極了不起的事情。

    看吧,爹爹的背影是多么地高大威風,多么地不可一世!

    不可一世的大鳥剛進了院中,廊下便有一個娃娃搖搖晃晃地朝它撲來。

    娃娃剛滿兩歲,走路尚且不算十分穩當,下石階時幾名宮人亦步亦趨地護在一旁,卻仍叫天目緊張至極。

    大鳥也晃著身子快步跑向那娃娃。

    一人一鳥幾乎差不多高矮,然而天目一經展開翅膀,便仿佛立時成為了龐然大物——

    這龐然大物拿兩只翅膀將撲向自己的娃娃抱在懷中扶穩,一面不忘向跟上來的宮人咕咕叫著,仿佛在責怪她們仍不夠盡職。

    宮人們沉默著沒有爭辯。

    畢竟天目一貫很嚴格。

    想當初,小皇孫剛出生不久,備好的乳娘便被天目換掉了三個——它從不離開小皇孫半步,時時刻刻監視著乳娘們的一舉一動,不可謂不嚴苛。

    乳娘們哪里知道總跟在身邊的大鳥還管這個,到走都不明白自己是被一只鳥給辭退的。

    而他們身為太子妃身邊的人,自然是清楚的。

    那時,她們曾一致認為——如若天目也能下奶的話,在喂養小皇孫這件事上,它必然要義不容辭親自上陣。

    而雖說天目不管喂奶,但就日常看護小皇孫來說,卻也已同貼身乳娘無異了。

    院子里,大鳥寸步不離地跟在小皇孫身側。

    兩歲大的娃娃,正是對一切都充滿好奇之時,天目的差事也因此變得十分忙碌——

    娃娃抓了只翅膀沾了露水的秋蝴蝶,天目嚇得跳腳驚叫,忙上前拿翅膀揮掉,生怕娃娃放嘴里就給吃了——它經驗豐富,深知娃娃拿到什么都要用嘴巴嘗一下的可怕手段。

    娃娃跑到薔薇花架前,想要揪下一朵薔薇花,它又趕忙制止——這玩意兒可是有刺的!

    大鳥拿長喙扯下一朵,送到娃娃手中。

    娃娃很高興,舉著花就要往回跑:“…發發送給阿涼!”

    天目叫起來——慢點慢點!

    忙就快步跟上,走在孩子前面。

    路上遇得小石子,也要拿爪子幫娃娃拋開。

    娃娃的臉,六月的天,說變說變。

    方才還說要把花花送給阿娘,跑到一半就忘了個干凈,丟了手中花朵就朝池塘邊跑去,要去看小魚。

    天目更是嚇得肝顫——有娃娃的地方怎么能有水呢!

    見它操心的模樣,緊跟著小皇子的宮人們掩嘴笑起來。

    這池塘同天目實有一段不解之仇。

    天目不準小皇子玩水,偏又攔不住,于是總是趁夜叼來石子兒往池塘里扔——直到一夜,被太子殿下抓了個正著,一人一鳥在池邊吵得不可開交。

    太子妃為此很是費了些力氣從中調解。

    天目這廂忙得焦頭爛額之際,有宮人笑著過來傳話:“……東陽王府的人到了!都要見小皇孫呢!”

    小皇孫聽得這句,眼睛一亮,就跑在前頭:“丟丟來啦!太公來啦!”

    天目再次晃著翅膀追上去。

    許明意帶人等在院外,見得娃娃被大鳥領了過來,便笑著彎下身:“昱兒,來阿娘這兒。”

    娃娃伸著雙手朝她跑來。

    她一只手便輕松將圓乎乎的孩子抱起,帶著宮人們往前廳去,裙角下踩著淺藕色繡鞋的腳步從容而輕盈。

    廳中,許家爺孫三人正等在那里。

    天目朝著許明時跑了過去。

    已年滿十八的少年人身形如青竹般挺拔頎長,且當下已經占下了京城第一美男子之位。

    許明意為此感慨過一句——看來這京城第一美的位置,于她許家而言,不單是繼承制的,更是包攬制的。

    至于能不能延續家族榮光,她則是拍了拍小堂弟阿粥的肩膀:看你了的。

    阿粥今天也來了。

    剛過了六歲生辰的男孩子,無論是身量兒還是長相,都有了其父許昀的影子——但性子么,則更像老爺子一些。

    天目看著這位小舅爺,便有些發愁。

    這位小祖宗性子不算差,但實在太淘神,淘神到何等地步呢?

    就說前幾年吧,小皇子還未出生時,它時常會回東陽王府蹭飯小住,就因這位祖宗太過淘氣,它終日看得膽戰心驚,鳥毛豎起,只能選擇眼不見為凈。

    如今才不過六歲而已,已經熟練地掌握了掏鳥窩的技能。

    東陽王府里的老鼠窩也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如今整座王府怕都再找不見一只老鼠了。

    許老爺子卻很高興,說這娃娃如此淘神,是聰慧勤奮的表現,大約是想將他爹許昀的那一份兒也給活回來。

    說到許昀,已于國子監內做起了先生。

    媳婦終日沉迷馬吊冷落自己,他總要找點事情做才行——畢竟侄女說了,男人要獨立,才會被媳婦重視。

    他聽了,也照辦了。

    只是無痛起床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

    于是,因他不愿起早,而選擇偶爾歇在國子監內過夜之時,多是翌日清早學生前來拍門喊他起床上課……

    “先生,該起床了!”

    “先生,我們幫您打了洗漱水來!”

    “先生,這是您愛吃的趙記包子。”

    “先生,咱們若再不抓緊一些,月考前的課便要上不完了……”

    “就有勞先生再辛勞兩日……”

    “……”

    時長日久之下,眾學生喊許先生起床,已成了國子監內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饒是如此,許昀所授之班課仍是無數學生擠破了頭也想要進的存在。

    再說此時緊盯著許昀家這位小魔王的天目,見小皇子已同這位表兄抱在了一起,更是立時戒備起來。

    果不其然,小魔王阿粥拉起小表弟的手,就要將人帶出去玩兒。

    想到這位小舅爺的要命手段,天目也顧不得坐在那里同明時敘舊了,當即就跳下椅子,跟著跑了出去。

    廳內,許明意坐著同自家祖父說話。

    祖父去了東陽沒兩年,就將王位丟給了父親,自己又跑回了京城來。

    二叔二嬸長住京城,而母親與二嬸又實在不可離分……

    于是,如今只父親一人呆在東陽……

    每每想到此處,許明意便莫名有些愧疚。

    好在父親的來信中依舊可見豁達樂觀,且已然迷戀上了東陽城的諸多美食。

    這一整個上午,天目陪著倆孩子在園中玩得筋疲力竭,攤著翅膀,露著圓滾滾的肚子,生無可戀地癱坐在假山邊。

    直到有內監來傳話,說是開飯了,大鳥耷拉著的眼皮才忽地睜開,頓時又盛滿了神采。

    許大姥爺說過的——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

    過分積極的大鳥一只翅膀推著一個孩子往前走,朝飯廳趕去。

    用罷了飯,將許家人送出了太子府后,天目帶著小皇孫跟著許明意回了院子。

    小皇孫躺在小床上,阿葵捧著本畫冊在旁說起了故事。

    天目對這個環節一貫十分滿意。

    這是它最放松的時刻。

    這些小故事皆是阿葵的夫君壽明專為小皇子所寫所畫,內容易懂,且頗具有教育意義。

    天目也睡在小皇子的床邊聽著,直到娃娃睡了去,它又細致地替娃娃掖了掖被角,才臥下安心閉上眼睛。

    睡到一半時,室內有腳步聲響起。

    那腳步聲很輕,就像它去廚房偷吃東西時那樣——

    但它還是聽到了。

    掀了眼皮子看了一眼,見是男主子,便又重新閉上。

    床榻邊,傳來輕輕的窸窣聲響。

    許明意坐起身,聲音很輕:“回來了……”

    “嗯,可是吵醒你了?再睡會兒?”

    “不了,睡飽了。”

    謝無恙便從一旁的檀木架上取過一件外披,替她披在身上。

    邊與她說道:“今日本是要趕回來用飯的,內閣有些緊要事需要處理,便未能脫得了身……改日還需同太岳父賠個不是。”

    “無妨,祖父知道你事忙的。”

    天目將頭往翅膀里又埋了埋——老將軍才不會介意男主子在不在,畢竟也沒人是來看他的。

    且,要么怎么說男主人討人嫌呢?

    媳婦不睡了,難道它和小皇子也不睡了嗎?就不能去一邊兒說去?

    “……今日父皇提起昱兒,說皇祖母常念叨著,要我明日入宮時將他一并抱去。”

    “不如咱們回福隆宮住一段時日吧?近來宮中之事繁雜,你也省得成日來回跑了……”

    “不必。你終日也無閑時,回宮中住著,反倒不便。”謝無恙看向小床的方向,笑著道:“就讓昱兒去皇祖母那里住幾日吧。”

    “也好,叫天目陪著。”

    “……”

    說了好一會兒,夫妻二人終于良心發現,才想起“不能吵著孩子”這一茬,于是許明意起身更衣,二人轉而去了園中散步。

    今日許明意得閑,實是少有的。

    她亦有許多事情要做,近來便在忙于建女子學堂之事。

    二人在園中慢慢走著,從政事談到家事趣事。

    又隨口說起了玉風郡主之事。

    確切來說,是玉風郡主與小聶將軍之事。

    提到這二人,許明意也實在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其中揪揪扯扯的過程實在太過繁雜,只能簡而言之——皎皎見色起意,想將小聶將軍收入府中,然而糾纏了一年之久后,這位小聶將軍反倒想要娶皎皎過門。

    誰嫁,誰娶,便成了個難題。

    二人互不讓步,又皆是賊心不死。

    一個放出話去“小聶將軍是本郡主看中的人”,使得對方無親事可提。

    另一個也不肯示弱——

    早幾年間,皎皎去逛小倌館時,今日才點了哪個小倌陪吃酒,轉眼那名小倌便會收拾了包袱連夜離開京師。

    如此之下,皎皎足足已有兩年余,都未再能撈得著一個新面首進門。

    而就在兩月前,這位郡主趁著那尊黑面神不在京中,悄悄跑去了小倌館吃酒,吃到一半時,忽聽外間人聲鼎沸——

    再待片刻,室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正要呵斥一聲“何人敢攪擾本郡主清凈”時,只見走進來的是一位年輕的將軍——小聶將軍盔甲還未下身,腰間掛著長刀,掃一眼她左右的男子,面無表情地說了句:“都退下,由我來伺候郡主。”

    剛從戰場回來的人一身煞氣,小倌們逃也似地退下了。

    那一晚,也無人清楚具體發生了什么……

    而二人這場博弈,最終鹿死誰手,也實在極叫人期待——為此,京中百姓甚至暗中下注賭輸贏。

    許明意覺得,誰輸誰贏都不好說,但縱然分不出個輸贏來,這倆人也大約是要糾纏一輩子了。

    說罷這段大戲,謝無恙笑著問:“晚間想吃什么?”

    “讓小七下廚炒幾道吧……”

    倒也想嘗嘗裘伯父的手藝了,但裘伯父也早將自己的絕學傳授給了女婿小七。

    裘神醫的女婿,小七——近來總有些忍不住懷疑媳婦嫁給自己的真正目的。

    睡前醒后,望著身側之人,總要于心中自問一句:自己是不是被利用了?

    裘神醫也未想到自己會長留京城。

    起初,女兒總有用不完的理由來拖延他。

    后來眼看著能找的理由都找完了,結果從外面游歷歸來的太子妃有孕了——

    這下女兒可是發了,理由更是用不完了!

    太子妃有孕,父親不陪在一旁能放心么?

    小皇子月數還小,少不得要父親照看。

    他等啊等,終于等到小皇子滿了周歲——看這丫頭還有什么理由不走!

    結果女兒卻告訴他,自己有了中意的人,想要就地嫁人了……

    莫非這就是傳聞中一勞永逸的法子?

    這事兒還真是叫她給玩透了!

    但婚姻之事豈可兒戲?

    做父親的少不得要細細考慮一番。

    直到他聽到一個消息——繼許將軍之后,定南王也要來京城陪定南王妃養老了……

    這時,再看向小七,裘神醫不禁目露滿意之色……嗯,這個女婿他認定了。

    所以,小七婚后的自我懷疑,乃是雙重的——雙重利用的那個雙重。

    這不,他剛忙完廚房之事,媳婦就拉著他要去看花燈——

    今日是乞巧節。

    媳婦真的是單純想同他一起看花燈嗎?

    罷了,反正愿意給他當媳婦就行。

    畢竟他這把年紀才成親,多番婉拒了殿下和太子妃的好意,也是有原因的。

    夜色中,小七由媳婦拉著,看著拉著他的這個“原因”,臉上露出認命又慶幸的笑。

    許明意和謝無恙換了常服,備了帷帽,正也要出門去。

    小皇子瞧見了要跟去,抓著阿娘的衣角不肯放,他那阿娘狠心地將他的小手拿掉,并神秘兮兮地道:“阿娘和阿爹去抓大年獸,聽著外頭的煙火聲了么?那正是在驅趕年獸呢。”

    “年獸不是除夕時才有的嗎?”娃娃雖才兩歲,卻已經不好糊弄。

    “……誰知道呢,許是忘了日子,提早出來搗亂了呢?”許明意面不改色。

    “好叭……”小皇子眨著天真的大眼睛,指著一旁墻壁上掛著的弓箭:“阿涼要用這個么?”

    “啊……當然!”許明意只得取過長弓握在手中。

    謝無恙也很鄭重地拍了拍兒子的腦袋:“乖乖聽話,等我和你阿娘回來。”

    “嗯!昱兒聽話!”小娃娃攥著圓圓的拳頭,像是在給爹娘鼓勁。

    于是,夫妻二人便挽著手,并帶著把長弓出了門。

    待回來時,天目已將娃娃哄睡了去。

    一臉怨念的大鳥看著二人,眼中寫滿了“下不為例”。

    直到許明意從背后拿出了一只大肉串兒。

    天目的神態登時矜持起來——舉手之勞,分內之事。

    吃罷了肉串的天目離開了此處。

    待回到自己那遍植草木,猶如深林之處的院子里,迎接它的依舊是小禿鷲們崇拜的眼神。

    大鳥再次昂首挺胸。

    嘿,光鮮亮麗的一天又結束了。

    ……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