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 靈魂的代價
    恍恍惚惚間,徐佑文的靈魂飄到了擺渡人的渡船上,他睜開眼,只見一個老者在船頭撐著船。

    “船家,我們要去哪里?”

    “帶你去靈魂調度員那里給你稱靈魂的重量。”

    “靈魂也有重量嗎?”徐佑文不解的問。

    “有啊!看你的靈魂是輕還是重,要是你的靈魂很輕說明你前世做了很多好事,一定會上天堂的,但是若你做了太多壞事,那么你的靈魂一定很重,則說明你一定會下地獄。”擺渡人解釋道。

    徐佑文嗤笑“我已經做了那么多壞事,注定要去地獄。”

    船行駛的并不久,半日就到了靈魂調度員的辦公處。

    “名字?”年紀較大的調度員看著徐佑文面無表情的問。

    “徐佑文。”

    調度員在電腦里查詢著徐佑文的名字,看到他的名字下顯示了一堆資料。

    “你……前世竟然做了那么多壞事?”調度員驚訝。

    “嗯,我犯了錯。”徐佑文老實回答。

    “但是你又得到了救贖。”調度員將資料漸漸往下拉,看到了最后一欄里的獎勵機制。

    “……”徐佑文不說話,等待著調度員最后的安排。

    “你立功了,雖然結果還是要去地獄,但是可以給你一個獎勵,你說說看你想要什么吧!”調度員嚴肅的看著徐佑文。

    “有什么選項嗎?”徐佑文問。

    調度員從自己的抽屜拿出了一份菜單樣的東西放在徐佑文面前。

    “你自己看吧!地獄獎勵大套餐選項。”調度員指了指菜單。

    徐佑文仔細瀏覽上面的選項,最終選擇了一個“回凡間一日游。”。

    “我要這個。”徐佑文指著菜單上的這個選項對調度員說。

    調度員皺起了眉頭,最終嘆了口氣抱怨“好,這個選擇怎么那么多人選?看來下次要升值了。”自言自語過后抬起頭看著徐佑文問道“那你想要回到什么時候?”

    “什么時候都可以嗎?”徐佑文好奇的問。

    “可以,只是你只能看著那時候發生的事,卻不能改變任何事。”調度員說明道。

    “這樣啊……可以的,我想回到高中的時候,可以嗎?”徐佑文笑著說自己的決定。

    “可以。”調度員說,“那時候是有段美好的回憶吧?”

    “嗯。”徐佑文點頭。

    “很多做這個選擇的人都是這么想的。”調度員一邊在電腦上敲擊一邊說。

    擺渡辦事處的辦事效率很快,不過一個小時,徐佑文就被送上了“凡間一日游”的行程。

    徐佑文坐上了回凡間的電梯,被送到了自己選擇的時間節點。

    走前,辦事員還跟徐佑文說了很多注意事項,包括什么時候回來,哪些事不能做,以及一些注意事項,徐佑文最后在合同上簽了字,他才被放回去。

    一想到可以回到美好的高中時期,他就覺得快樂。

    不過眨眼的瞬間,他就回到了凡間,他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高中的那個樓梯上,正是下課的時候,顧燃正從樓梯上走下來,那時候的自己痞痞的站在拐角處叫住了顧燃。

    “嘿!你叫什么名字?”青澀的徐佑文站在樓梯的轉角攔住了顧燃的去路。

    顧燃冷漠的看了徐佑文一眼,想要繼續往下走,可是徐佑文抬起腳踩在欄桿上,咧嘴壞笑著顧燃“你叫什么名字?”

    “你要干嘛?”這時候的顧燃對徐佑文說了第一句話。

    “我要追你。”徐佑文不正經說。

    “神經病!”顧燃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后推開他往下走。

    徐佑文看著眼前的一幕,一切回憶全部回到了他的腦子里。

    那時候的自己被顧燃吸引,一開始只是因為自己的新奇,不可抑制的愛上了顧燃這個轉學生。

    那時候喜歡她,只是因為她漂亮。

    徐佑文的靈魂呆呆的站在路口,低聲喃喃“要是你拒絕了他,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呢?”

    “阿燃,你要是沒有愛上我,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呢?這樣的你是不是能少吃點苦,少受點罪?”徐佑文問。

    回憶如走馬燈般出現在徐佑文的面前,他點取了一段自己與顧燃的回憶。

    那時候的自己自卑,覺得什么都沒有的自己配不上顧燃這么優秀的人,就開始作天作地想跟顧燃分手。

    顧燃同他站在藥店里幫他涂著藥水。”剛才你不要命了嗎?”顧燃詰問。

    “你都不理我了,我還要命干嘛!”徐佑文說著。

    靈魂徐佑文站在藥店的窗前看著里面的徐佑文的顧燃,嘴唇蠕動“要是你真的不理他就好了?這樣也好過你以后為他受苦……明明知道跟他不會有結果,為何你還要堅持下去?”

    “徐佑文,我真的喜歡他啊!”顧燃坐在自己臥室的書桌前自言自語著,“他就像是這個世界另一個自己,看著他,就像是看著另一個殘破不堪的自己。”靈魂徐佑文站在顧燃的身旁聽著她說的話,心里不禁一痛。

    “這就是你愛著他的理由?要是我告訴你以后你跟他在一起只有痛苦和絕望你還會跟他在一起嗎?”徐佑文好想阻止以后的一切,可是如今的他只是靈魂,什么也做不到。

    他與顧燃的緣分是上天注定的孽緣。

    “無論開始多少次,我都依舊會愛他,愛一個人,我從來不會后悔。”顧燃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這幾個字。

    “他有什么好?值得你這樣?”靈魂徐佑文埋怨道。

    可是如今的他只能看著事態一點點發展下去,他也知道顧燃曾經是有多么愛自己。

    “明明他一無所有,你為何要為他付出一切?”徐佑文不由得哽咽。

    “徐佑文,這個世界懂我的人只有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一切,我愛著你,就猶如愛著自己,只要你可以愛我,那么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聽著顧燃的自言自語,靈魂徐佑文的心如刀絞。

    “終究還是我負了你。”徐佑文歉疚道,“這個世界也就只有你這樣的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放學的時候,徐佑文和顧燃互相牽著雙手走在林蔭道上,兩個人是那么的甜蜜美好,而自己卻毀了一切。

    “要幸福啊!即使只有一點點也要珍惜……”徐佑文哀傷道。

    徐佑文在凡間呆了一天,看到了很多很多顧燃同徐佑文曾經美好的回憶,回憶越美好,他就越痛苦。

    “該回去了,徐佑文。”身后的調度員在勸解他。

    “好。”徐佑文應聲。

    即使他想要改變什么,如今已沒有任何辦法。

    在擺渡人的辦公室。

    “去凡間一趟你發現了什么?”調度員做著記錄。

    “愛我的人我沒有珍惜。”徐佑文哽咽著。

    “所以你以后打算怎么辦?”調度員問。

    “還有什么選擇嗎?”徐佑文好奇的問。

    “當然有,你看看我們的投胎套餐。”調度員把一張菜單的樣紙放在徐佑文的面前。

    徐佑文看了看菜單上的東西,最終指定了一款“就這個吧……”

    “這個?”調度員伸長了脖子似乎要確認。

    “是的,就是這個。”徐佑文堅決道。

    “選了這個你就沒有來世了啊……”調度員有些惋惜。

    “我愿意。”徐佑文道。

    調度員最終無奈的點點頭,隨后又長嘆了口氣。

    在地獄呆了那么久他最見不得下了地獄還保持善意的人,因為活著不做好事,死了也無法得到救贖。

    “真的決定了?”在調度員執行最后的命令時再次問了徐佑文一遍決定。

    “嗯,決定了。”徐佑文回答的斬釘截鐵。

    最終調度員按下了按鈕,徐佑文進入“福運池”。

    “只要她的來世可以獲得幸福,我什么都愿意。”徐佑文蜷縮在火焰中等待被處刑。

    火焰在一瞬間吞噬了他,他忍受八十道真火烈焰愿用自己最后的魂魄成為他人的福運,只是代價太大,永世不能再投胎轉世為凡人。

    人間自有真情,何況地獄?

    “又是一枚癡情的魂魄。”執行的調度員長嘆。

    “這是他的選擇……”另一個調度員惋惜道,“或許這樣他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贖……”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