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終章
    一槍刺入了道祖后心,無邊魔氣,剎那間包裹了道祖的整副殘軀,道祖不可置信的轉頭,這一瞬間里,他的眼睛竟首度現出赫然之色。

    不為了攻擊,不為了恢復。

    只是為了看看,究竟,是誰!

    是不是,那個人?

    他的身子顯現出不斷融化的跡象,只是這一次的融化,卻是化作細碎的星星點點……在虛空中點滴消散。

    他拼命的轉頭,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身后的人。

    “是你!?”

    魔祖羅睺手持弒神槍,默默道:“是我。”

    “為何?”

    “是左小多給了我一個承諾,他應承我可以去他的空間里,繼續心魔大道。經歷此役,那已經是一方完整的世界,比這塊祖地大陸還要完整的世界。”

    “就算我不想去,也可以安然離開這里,去星空中另謀發展。”

    “最關鍵的事,他還應承幫我參悟心魔,他這樣的氣運之子,難得主動生成因果,若你是我,如何選擇?!”

    “而我所要付出的,只不過是不要在這片空間里作亂,至于我去別的地方會怎么做,不關他的事。”

    道祖不可置信道:“可我許你的條件,比這個……好。”

    魔祖羅睺淡淡道:“只可惜,我不相信你,自古道魔難得兩立,三族頂峰盡滅,你會放過我嗎?”

    “那你就相信他?”

    “是,我相信他。”

    “呵呵……”

    “當初盤古神,你們也曾約定過。但是盤古神早就沒了……”

    “難道左小多……就真的值得相信??”

    “左小多雖然為人賤格,但他在這個世界掛念太多,而且他都放不下,就憑這份人情味……我相信他。”

    魔祖羅睺淡淡的道:“道友,都這么多年了,你當真不累么?何妨寂滅一段時間呢?祖地大陸的天道,因為重歸完好而回復完整,大可自主運行了,有你沒你,有甚差別?”

    道祖呵呵笑了笑:“好好好,我便寂滅一段時間又何妨,道魔互為表里……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不管你在哪里……你知道,你躲不開的。”

    魔祖羅睺淡淡道:“或許到了那時……你已經不再是我的對手。”

    道祖淡淡笑了笑,僅余身體化作的發光粉末,已經融化到了頭顱。

    他閉上眼睛,突然有開口道:“左小多!”

    左小多咬牙切齒的上前:“干什么?”

    道祖淡淡道:“這次是我輸了,但你們想要令我真正完全寂滅……卻不可能。”

    左小多悲憤的地方正在這里。

    道祖是……不死的!

    這一點,在他自愿融入天道后,便成了定數,即便付出再多的犧牲,也只能讓他寂滅一段時間,骨子里不過是以變數影響定數,歸根到底,并不可能當真毀滅他。

    大道不斷,道祖便是不滅!

    只要這片星魂大陸世界還在,誰都定不了道祖的生死!

    最多可以做到的,便是通過現在這種手段,讓道祖寂滅一段時間,僅此而已!

    彼時,他終究會歸來的!

    “天地有盡,未來無窮,未來未必沒有可以徹底隕滅你的方法。”左小多紅著眼睛。

    “呵呵……”

    道祖的身上,化作的星星點點之中,飄出來一個如同虛幻也似的玉牌,而玉牌隨著顯現,越來越見清晰,漸漸凝成實物。

    正是造化玉碟。

    “你一直在找這個?”道祖淡淡的笑聲:“拿去吧,湊個完整……等我未來醒來,再去找你拿回來。”

    左小多一把抓在手里,淡淡道:“倒要看看未來的你,是否有這個本事!”

    道祖淡淡的笑了笑,眼珠最后轉了轉,看了看在遠方傻呵呵愣著的朱厭,淡淡道:“遇到這東西……果然沒……”

    一句話沒說完,終于在空中完全消散。

    至此,這場世紀大戰終告了結。

    驀地,空間一陣莫名震動,卻是破爛不堪的太極圖從空中掉落了下來。

    太極圖的能量,幾乎耗盡了,至多只余一發之毫。

    畢竟距離大戰結束,就只是殘留了不足十秒的時間!

    這一戰之險,端的是去到了極處!

    眾人雖然大獲全勝,卻全無歡顏,盡皆痛徹心扉!

    這一戰,折損得實在是太大了。

    巫族足足有六位祖巫、兩位大巫戰死。

    人族方面則是摘星帝君淚長天隕落。

    妖族亦有鯤鵬妖師入滅。

    此外還有最先赴死的蟾圣!

    僅存的共工祖巫與玄冥祖巫渾身顫抖著,跪在地上,淚流滿面。

    八大祖巫,僅余兩人。

    洪水大巫烈火大巫冰冥大巫臉色沉重的走過來。

    “前輩們……值得尊敬!”洪水大巫喉頭動了幾下,道:“但……為什么……”

    共工祖巫明白他的意思,吸著氣道:“我們是祖巫,被你們救出來,本身就欠了你們。又有戰斗中錯誤決策,令到巫族氣數殘損……最后更犯了枉信道祖的這個巨大錯誤……”

    “若是要赴死的話,自然是我們先來。”

    共工祖巫臉上淚水靜靜流淌:“還有,我們號稱祖巫,然而本身修途也就只能走到這里,再進無力。但是你……卻還有更進一步的機會,還有更大的可能,登臨高峰……所以,無論平常如何的不愉快,我們都絕對不會讓你們去死!”

    “有我們擋在前面,若是還要小輩們去赴死,我們哪里丟得起這個人。”

    洪水等沉默了一下,道:“前輩們……值得我們尊敬!”

    左右人都在沉默的尋找,亦有低低的哽咽聲傳來,卻是吳雨婷和左小念……

    左小多只感覺一顆心如同壓了鉛。

    戰斗結束了。

    但是……左小多卻是一點都沒輕松起來的感覺。

    委實是此役打的太過慘烈了!

    魔祖羅睺來到左小多身邊。

    “希望你,信守承諾。”

    左小多點頭,沉聲道:“這一次,道祖會寂滅多久?”

    魔祖可說在場眾人中最了解道祖的存在,更是最后出手送道祖一程之人,自然最有發言權。

    魔祖羅睺淡淡道:“最起碼……幾千萬年,是醒不過來的。”

    “幾千萬年啊……”

    左小多算了算,道:“那應該足夠了。”

    魔祖點點頭:“如此,我這便告辭了。”

    話音未落,身形一閃不見。

    所有人,都在徒勞的尋找著亡故戰友兄弟們的血肉遺物,但尋遍了整個空間,除了鯤鵬妖師還有些殘碎血肉殘留之外,其他人……竟是什么都沒有留下!

    “各位!”

    左長路紅著眼圈,竭力的壓抑著自己情緒,道:“先各自回去……我們,將兄弟們的后事處理完畢……一個月之后,咱們再見,共商大事,如何?”

    “好。”

    “好。”

    眾人都是一臉悲戚,心事沉重異常,而且上下所有人盡皆重傷,急需療復。

    勝利了。

    但是這一場勝利,卻是那么的沉重。

    甚至,大家都沒有任何心情慶祝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委實是太慘烈了……

    那是一種,哪怕自己死去,也要比現在的滋味,好受得多的感覺……

    左小念靠在左小多懷里,哭得天昏地暗。

    眾人一個個回去了。

    甚至彼此之間,都沒打招呼。

    妖族先走,走的悄無聲息。

    巫族隨后離開,卻也是連個招呼也沒打……

    此后的一個月時間里,整片大陸,盡都陷入了空前壓抑的氛圍。

    上上下下所有人等,都沒有一個敢大聲說話的。

    帝君與天王游氏兩父子相繼離去,還有魔祖淚長天大人,也在這一戰中隕滅,星魂人族這邊的氣氛,更是直接降到了冰點以下。

    縱使一個月的緩沖時間過去,還是沒有從這壓抑之中走出來。

    轉眼間,約定時間,到了!

    三族高層聚會,頂峰聚合,大家這一次聚在一起,并沒有什么懸念,也不再有什么爭執。

    此次戰役,左小多乃是此戰關鍵,不禁以一人之力逼平了道祖,甚至還占據了上風,本身實力有目共睹。

    別的不說,就這份實力,巫妖兩族想要擊敗人類獲得主宰者地位而掀起戰爭的話,那根本就是愚蠢了。

    巫族和妖族,從洪荒太古之時便戰天斗地,最是知道硬實力的重要性,所以早早的就熄滅了和人族戰爭的意思。

    這一次,非止是三族高層,而是大陸所有族群高層會盟。

    魔祖羅睺也來了。

    靈族,靈皇與萬民生也到了;之前他們被道祖游說,勸說其于大戰中出戰,一爭天地主角!

    事實上,靈族才是道祖最中意的清天劫最后贏家!

    左小多氣運滔天,并世無雙不假,但他所收聚的造化盤卻是道祖未來破局的關鍵,必得之物!

    也正因為于此,道祖才明知血海空間內會有最終決戰,仍是與會。

    一方面,道祖對于自身實力頗為自信,另一方面卻也忌憚左小多的氣數實在太過旺盛,再給他寬裕的晉升時間,沒準哪天就晉升到與自己齊平的水準,即便只是手中的一方世界圓滿,道祖也接受不了。

    因為一方世界圓滿,道祖就是沒有了滅殺左小多的可能性!

    所以說,最終之戰,固然是三族籌謀,齊心剿滅道祖之役,同時也是道祖逆向操作的反殺之局!

    只可惜這最終戰局之中變故叢生,不獨有空間大巫丹空的自我犧牲,換取了左小多所有之小世界圓滿,更有祖巫后土再現,以無量功德掣肘道祖,以及魔祖的最后反水,這才令道祖一敗涂地,歸于寂滅!

    當日形勢比人強,靈皇應承了道祖的好意,卻也借調撥軍隊的理由,將入戰期限拖延了十天。

    十天之后,情勢再變,一切皆以塵埃落定,所謂入戰爭霸,已成昨日黃花。

    但也因為于此,此次清天量劫中,竟是以靈族受損最小,幾乎就是從頭至尾,全程沒有參戰。

    對于靈族的完整,妖族和巫族都表示由衷的羨慕。

    這運氣也太好了。

    靈皇更多的卻是滿含感激的眼神注目于身邊的萬民生,若不是萬民生極力阻止,靈族無論基于何種考量,都避免不了涉身這場浩劫。

    而只要有一隊人馬進入戰場,只要造成任何死傷,憑靈族的小身板,隨之而來的便是滅族之禍。

    看看吧,人族,妖族,巫族,魔族……

    這四個族群,即便是損兵折將的當下,咱們仍舊是哪一個也惹不起啊!

    “我們妖族將在三天后,離開這個世界,所有在飛天之上的所有妖族,都將帶走。”

    妖皇帝俊很是爽快,道:“不過飛天之下的,仍舊會留在這個世界,作為這個世界的土著。”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縱然有河圖洛書可以承載妖族,但也萬萬帶不走所有的妖族,自然只能撿修為去到一定程度的妖族帶走。

    “可以。”左長路點頭。

    “此外,我希望一部分妖族,攜帶妖族傳承,進入小多的那方世界。這一部分,以青龍,玄武,朱雀,白虎四方麾下傳承高手率領,這一部分妖族數量,大約有三千萬之數,不知可否?”

    東皇看著左小多。

    “沒問題,完全沒問題。”左小多思忖了一下。

    關于妖族入駐小世界這事,他早早就跟氣運小龍還有小小/雅瓊溝通過,新生天地圓滿,正是地廣人稀,欠缺生氣的時候,有這許多的妖族入駐,有百利而無一弊,縱有后續,自有小小負責協調,無需左小多勞心費神。

    “嗯,這些妖族子民進入新世界之后,未來如何,端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妖皇嘆了口氣。

    “我們巫族七天后離開。”洪水道:“我們這邊也同樣有三千萬巫族子民進入新世界,為首者是海魂山,雷能貓,沙雕他們那些個。這些,還是你的兄弟們呢。”

    “這個……沒的說。”

    妖皇瞅了洪水一眼,不禁苦笑一聲。

    巫族果然任何時候,都要與妖族別別苗頭。

    原本還以為有小小這層關系,入駐那方世界,自有根基情面,沒想到巫族更狠,不光拉出了老子,還弄出來這么多兄弟,當真了得!

    “不過有件事我是要說明的,新世界,我們星魂人族是不進入的;我會制造一部分土著;而且但我也是不參與新世界管理的,大家在里面混到什么樣兒,都是各憑本事。不會有任何偏袒。”

    左小多道。

    “那是當然的,創世神怎么能親自下場搏殺。”

    眾人表示理解。本應如此。

    魔祖羅睺淡淡道:“吾意欲將一部分無形心魔投入新世界,至于外面的這些個魔族……就都盡數泯滅吧,本座實在是懶得帶著他們再打天下……太丑,太臟,太臭了……百萬年發展不出一個屁,連半點文明的影子都創造不出來……這樣的族群,殤之何傷?”

    魔祖決斷明快,但面色卻是空前低落。

    眾人一陣錯愕之余,卻又都忍不住想笑。

    魔祖羅睺嘆著氣,真沒辦法不沮喪。

    同樣是從遠古一直發展過來的族群,看看人家妖族,起碼形成了規模,也有相當的發明創造,自成體系。

    巫族更加不必說,現代化早已經普及。

    最牛的還是人族,甚至已經的發展到了只要人有錢就可以躺在床上搞定一切的地步……

    當然這種行徑是不提倡的。

    但魔祖羅睺進入人類世界生活了幾天之后,竟是一刻比一刻感覺魔族族群實在是不可救藥,不可救藥,不堪為用。

    不說別的,光是那一個個身上腥臭腥臭的,連點香水都發明不出來……

    嗯,簡直就是不可想象!

    魔祖羅睺本身便是無情之人,自然也就沒什么不可割舍的,更何況他本身就那么厭惡,魔族的被放棄,就順理成章之事。

    而對于魔族這個族群,左小多亦是沒有半點心軟,萬民生橫亙無數歲月,意欲教化魔靈深林的魔眾,始終全無收獲,甚至還險險遭到反噬,當初如果不是戰雪君的意外入局,魔靈眾長老所選擇的祭品,就得是萬老。

    他們有沒有實力拿下萬老是一回事,但萬老有資格作為引渡魔族大陸歸來,卻是毋庸置疑的。

    “可否在臨走之前,幫我剿滅魔眾?”

    本著“反正你們要走了,不用白不用”的原則,向來憊懶的左小多有問于妖皇帝俊與共工祖巫。

    “這個……沒問題。”

    兩位族群領袖對此都樂于幫手,人類即將成為主宰者,很明顯不想讓自己手上再多沾染生靈血腥了。

    于是就想著讓自己兩個族群帶著‘屠戮一個族群’的罪孽離開。

    但這對于兩個有著數千萬年從業經驗的資深劊子手來說,這還真就不是問題,更別說他們本身也對魔族深惡痛絕,看見就想動殺……

    “進入新世界的妖族與巫族,可以先聚居在一個單獨的城市之中;畢竟新世界徹底成型還只是初初,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之后就可以正常生活日常了。”

    左小多估量了一下滅空塔內的時間流速。

    嗯,現在的滅空塔,左小多已經將之正式更名為‘天左星系’。

    是的,就是星系。

    在造化盤得成完整,重復舊觀之后,氣運小龍就興奮萬分的告訴左小多,現在的滅空塔世界,已經不是一個單獨的小世界了。

    現在是一個發展中世界,而且還是有無限可能的大千世界雛形,隨著這片空間的人杰輩出,氣運將會持續增強,及至奪天之運后,將會慢慢發展壯大得超乎想象……

    所以左小多干脆將自己的這個小世界取了星系的名字。

    萬一將來真發展到了大千世界呢?

    那我左大創世神,豈不是牛逼大發了?

    人,有些夢還是可以做一做滴!

    作為一個一無所有的時候就能幻想自己是巡天御座孫子的左小多來說,這點幻想不過是毛毛雨,畢竟已經有成功的先例了不是么。

    雖然現在天左星系只能叫做天左大陸……的即將成型。

    但是不妨礙左小多展望無限未來。

    對于左小多說的半年時間,妖皇與祖巫都沒有什么異議。

    半年就半年,這點時間算得什么?

    對于左小多的承諾,他們還是相信的。

    甚至,他們心下都有幾分羨慕即將進入天左世界的那些后輩們,因為左小多透露的東西,讓他們看到了天左世界的無限可能!

    那是比當前這個本土世界還要有前途得多,發展上限底蘊,也要高得多。

    但是一來他們拉不下臉面,二來……大家也都是心高氣傲的人物,此去無所羈絆的闖蕩星空,難道……自己就不能成為另一位世界之主了?

    說不定那天自己就達到左小多的同等成就呢?

    自己開辟一個新世界,親自當創世神……多好啊?

    共工玄冥洪水,帝俊太一等,都存下了這等心思,甚至是魔祖羅睺,也是這方面的打算。

    開辟世界!

    當創世神!

    這就是咱們今后的路,之后很長很長時間的奮斗目標!

    萬民生心下頗有幾分忐忑的看著左小多:“左小友,我們靈族……”

    左小多很爽快道:“靈族少染殺孽,可以效法道盟一般舉族融入星魂人族,也可以全數攜帶傳承進入新世界,怎么都行。”

    對于靈族左小多還是很大方的。

    靈皇與萬民生苦笑一聲。

    全族進入新世界?

    這肯定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但靈族真沒那么厚的臉皮。

    “我們愿意除了高層之外,舉族打散融入星魂人族,相助人族重建祖地大陸,至于新世界那邊,就進入個……五千萬吧。”靈皇言語間盡是不好意思。

    畢竟這數目字已經比巫族和妖族多出去了兩千萬人,很有點占便宜的意思了。

    但是妖皇與祖巫對此卻是全無芥蒂。

    靈族戰斗力差得遠,即便多進入兩千萬也就是自保而已;以后世界發展起來,靈族這多出來的兩千萬人能否活下來,還是個未知數……

    其實就左小多而言,靈族無論全數融入星魂人族還是進入新世界,都是天大的好事,以當前態勢,人族強靈族弱,靈族成為人族附庸,今后可以想見勢必會出現靈族生物作為人族修士休戚相關的修行伙伴,光是這點,就是妖族跟巫族無法比擬的,至于進入新世界的五千萬靈族,左小多都覺得有點少,新世界初立,正是需要大千生靈的時候,靈族多以花草樹木為主,對于環境的適應性遠比巫妖兩族更強。

    至于高層還是要破空而去離開這個世界,那也是必然的。

    接下來。

    一切事情商定;便開始了各族大聯歡,慶祝即將到來的長久和平。

    這大聯歡魔祖羅睺并沒有參與,只是將初代的心魔散了一部分交給了左小多;也不管左小多是否真的會履行承諾什么的,就徑自橫渡星空離開了。

    魔祖心里有數,沒人會當真歡迎他。

    包括左小多在內,若不是當初的情勢太過于危急,也根本就不會選擇與他合作的。

    魔祖羅睺還是很知趣。

    再加上他對絕大部分人也不屑與之為伍,自是瀟灑離去更是愜意。

    至于以后……魔族如何,心魔后續如何,盡都不在考慮之內!

    愛咋咋地。

    便是道祖之前曾言,道魔不兩立,卻又是一體兩面,互為表里,道祖不滅,魔祖也自不滅,道統恒久遠,魔源亦是如此,心魔魔心,魔由心自生,如何不久?

    倒是離開的時候,弒神槍將煙十四叫了過去。

    然后命令煙十四化身人形立正站好。

    啪啪啪啪的抽了十幾個耳光子。

    煙十四被抽的連連轉陀螺。

    但是卻是興奮的要死,一記耳光子就是一記傳承,弒神槍用這種泄憤的方式,留下了自己的傳承,給了煙十四。

    叛徒!

    好好干!

    叛徒!

    強大起來!

    叛徒!

    爽不爽!?

    爽!

    ………………

    整個大陸戰火之后,百廢待舉,各族人口,十不存一;處處荒涼。

    隨著大戰的告一段落,不禁白幡遍地,近乎每一家都在披麻戴孝。

    一座座紀念碑,拔地而起。

    紀念在這數年間,犧牲的英雄先烈。

    而在前線,則又是另一番景象。

    一時間,巫族中人成為了香餑餑,妖族的高手邀約他們喝酒,人族也要邀約他們喝酒;都是打生打死這么多年的老對手,如今卻要永遠的離開了,于情于理,都應該相送一程。

    這一頓離別酒,卻是說什么都要喝的。

    星魂人類雖然心念亡故的戰友,但在當前這個時刻,總要將這幫家伙應付走了再說。

    畢竟這波走了,便是徹徹底底的一勞永逸了。

    倒也愿意特意的空出來這段時間,留下一段回憶。

    左小多在這段時間里,幾乎天天都要拉著洪水大巫陪練。不斷的切磋,不斷的交手,不斷的……交換彼此的感悟。

    洪水大巫感慨萬分。

    “想不到我這一生最大的機緣,居然是在化生紅塵的時候,被硬塞了一個干兒子!”

    左小念與左小多現在仍舊如原來一般,將洪水的氣運一個灌進去,一個抽出來。

    但隨著左小多成為新的創世神明,氣運暴增空前,左小念那邊的氣運抽取,可說是微不足道了。

    得益于此,洪水大巫進境可謂飛快,不過短短幾天,就已經突飛猛進到了祖巫境界的巔峰境界,距離突破之時,也就是半步之遙。

    “余下的時日無多,剩下的留待星空感悟吧,我現在只想喝酒。”

    洪水大巫滿心盡是不舍:“我和你爸爸,須得再多喝幾頓酒吧,此番一別,以后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面了。”

    另一邊,共工與玄冥還有后土坐在一起。

    “妹子,跟我們一起走吧,清天劫終,此世舊有秩序法則十去八九,六道輪回傾頹泰半;再維系下去,不過徒勞……再說了,道祖在未來肯定還是會復蘇的……你于前次之役,與之結下因果,彼時……”

    “沒事。”

    后土很平靜:“當年六道輪回建立,后土便不復巫,唯有執掌六道之平心,之前祖地分裂,天道紊亂空前,六道輪回才變成混沌消失狀態,如今,隨著世界恢復,祖地重光,六道輪回也在恢復……”

    “六道輪回是我,我就是六道輪回;早已經不可分割,初心如是,而今亦如是。”

    “至于道祖的因果,反而不必擔心,他一世修行,秉承順天而行之道,然此最后一戰,所行卻為逆天,我的入戰,實為順天而行,他怪我何來……放心吧。”

    后土靜靜的道:“我愿意守護這片土地的生靈,塵歸塵,土歸土,魂魄歸于后土,豈止說說而已,看護他們的亡魂,生生不息,轉世輪轉……愿我世人,此生來世,富貴貧賤,都能保有一個希望與幻想。”

    “愿此世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今生來世,果報不爽。”

    “此外……便是守著兄長們的安息之所,若是我們都走了……我怕,兄長們會孤單。”

    共工與玄冥仰天長嘆。

    “也好。”

    香飄萬里。

    酒溢九州。

    這一天。

    幾大陸高層人人衣著整齊,盡皆集中在最后一戰之中犧牲的英雄們墓前。

    “兄弟們……”

    共工祖巫洪水大巫等幾乎泣不成聲。

    “我們這就要走了。”

    接下來本有想要說什么告別的話,卻感覺喉嚨已然哽咽住了,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縱橫星空無敵天下的強者們,此刻,說一個字,都是那么的艱難。

    一個個刀砍斧剁不皺眉的強者,此刻卻是淚流滿面,悲愴綿綿。

    香燭氣息,鋪天蓋地。

    眾位強者紛紛鞠躬致意,神情肅穆。

    妖后羲和緊緊的抱著小小,淚如雨下。

    “雅瓊,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母后……您和父皇……多多保重……”

    河圖洛書展開,妖皇與東皇妖后三人飄飄而起,帶著滿載妖族子民的河圖洛書,緩緩沖天而去。

    三人猶自不斷招手。

    妖后羲和一雙妙目緊緊的鎖定在小小臉上,淚水如同斷線珠子,不斷地灑落。

    “皇兒……一定要好好的……”

    “母后……”小小跪在地上,淚流滿面的仰頭看著,母親的淚水從天空灑落,滴落在他臉上,他珍惜的用手輕輕撫摸,塞進嘴里……

    那樣的酸澀,卻又是那樣的甘甜,滋味莫名,永銘心底。

    “母后!”小小放聲大哭。

    空中,帝俊一聲長嘆,將羲和攬在懷中,一揮手,兩人雙雙化作天際流星,急速消失在天際!

    妖族走了。

    然后是巫族。

    洪水大巫站在左小多和左小念面前,微笑著:“本想等吃了你倆的孩子滿月酒再走……結果你這小子實在是不爭氣……”

    左小念臉頓時紅了,跺腳:“干爹!”

    洪水哈哈大笑:“走了走了,可不惹人煩了!”

    灑脫的一揮手。

    已然與兩位祖巫,烈火冰冥等人沖天而起,疾馳遠天。

    巫族走得極是灑脫,不到十息的時間,盡皆消失不見了。

    “洪水這廝,倒真是爽快……”左長路一股子隱然遺憾之感點滴滋生,道:“竟然連滴眼淚也沒有流下來……”

    饒是心情沉重,眾人聽聞此說竟也忍不住一樂。

    …………

    云中虎與白云朵依偎著站在一邊。

    所有人之中,或許就只有他們兩口子的心情最是放松,甚至還有點幸福滿滿的意味——白云朵懷孕了。

    兩人專門去游東天墓前稟告。

    沒有小魚兒哥,自己夫婦恐怕早已經化作灰燼,至于孩子更加不可能的事。

    云中虎與白云朵兩人干脆就在游東天墓前蓋了一棟房子,在這里住了下來,長久的陪著小魚兒哥。

    或許,距離近了,他在那個未知的世界惹了禍,還能托夢甩鍋給我呢?

    這是云中虎近來心中最殷切的愿望。

    ……

    不夠大隊的所有人等則是在努力修煉,勇猛精進,比之之前備戰道祖之時,猶自不遑多讓。

    “現在老大又比咱們跨前了好大一步,咱們必須得努力了!”

    “咱們接下來的前路,就是超脫這番世界!”

    “和老大一起遨游星空!”

    “成為創世之主!創造自己的世界!”

    “不能讓老大專美于前!”

    除了一個人,李成龍在作另一方向的努力。

    當年在太子學宮得到的英招洞府,也被他當做了世界雛形來培養。

    李成龍始終都沒有忘記,當年的誓言。

    “若我修煉有成,定然讓世間普通草木,也都有化靈之能!”

    這是李成龍的承諾,他也在向著這個方向努力!

    他要讓這個愿望,在自己新世界內實現。

    但是大家心里都已經清楚。

    “在當前這個世界,想要得到足夠的機緣,創立新世界,已是絕無可能,左老大的經歷沒可能復制,縱有機緣,亦是在星空之地,需得咱們去爭取,去獲取。”

    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前往星空的準備。

    同樣為更進一步努力的還有左長路夫婦,而今星魂人族一家獨大,護佑人族的重任終于可以卸下,相比較于滯留于此,哪里能夠比得上跟和兒子女兒在一起超脫此世,遨游星空來得愜意,吳雨婷心心念念的就是要幫左小多兩口子哄孩子呢……

    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人事物駐留,一點點的消逝。

    九個月之后。

    云中虎夫婦大擺宴席。

    兒子出生了。

    所有人都是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

    云中虎抱著孩子,恭敬地讓左長路給取個名兒。

    左長路和吳雨婷斜著眼看著左小多和左小念,眼中意味深長。

    “讓小多和小念取名吧。”吳雨婷哼哼一聲,道:“你倆看看,小孩兒多可愛。”

    左小念紅著臉看著,忍不住心中喜愛,歡呼一聲,抱在懷里,笑道:“真好玩……”

    吳雨婷一頭黑線:“那你自己生一個玩玩啊?”

    左小念臉一紅,跺腳道:“媽!這您得問您女婿!”

    左小多翻著白眼,裝作什么都沒聽到,與李成龍拼酒。

    不過取名字這事兒還是被找到了頭上。

    左小多于是絞盡腦汁,謙虛的道:“叫……云小虎怎么樣?”

    “滾!”云中虎破口大罵。

    “云中狼?”

    “滾!”眾人異口同聲。

    “云中……”

    “滾!別云中!”

    “云上游,怎么樣?”

    云中虎沉吟片刻,點頭:“云上游吧。”

    左長路嘆了口氣。哎,小魚兒啊……

    ……

    在幾個月之后,游小胖的媳婦墨玄衣也生了。

    眾人再次大喝一頓。

    小胖子喝醉了,抱著左小多不知道說了多少話。

    “皇室來找我們……說是想要立游家為皇族,皇帝禪位給我游家……我沒同意。”

    “老祖宗為了人類大戰,卻不是為了游家能當皇帝!”

    “我要是同意了,游家也就玷污了兩位老祖的威名了……”

    “再說現在比皇族過得舒服多了……”

    “老大……給孩子取個名兒吧。”

    這次左小多沉吟了良久,沒開玩笑。

    因為他明白,自己只要說出口,小胖子就認。這已經不是開玩笑的事兒,而是言出法隨。

    “什么輩兒了?”

    “下一輩,是平字輩。”

    “那就叫,游平生吧。”

    “好。”

    ……

    又是時隔一年時間之后,左小多再展神威,拎著九九貓貓錘,將自己的不夠大隊集體都打了出去!

    “都滾!”

    “全都給我滾!”

    “你們一個個的滯留在這個世界干嘛?能走了還不走?天天賴在這里吃我的喝我的……欠的債啥時候能還?”

    “每個人的欠債都已經太多太多了,最少的都欠了我一百三十六萬個大陸的財富,不出去拼命,怎么還債?真當此生必還就是萬金油了?”

    左小多掄起九九貓貓錘將這幫不要臉的全趕走了。

    “別想著兜一圈再回來!我已經在你們身上留下了靈魂印記!想確認你們的當前位置,分分鐘的事!”

    左小多威脅:“趕緊都給老子出去打工還債!”

    眾人盡都頂著一張鼻青臉腫的臉,訕訕離開了。

    離開前,李成龍龍雨生等,集體去秦方陽墓前磕頭辭別。

    其實他們也都知道,不離開是真不行了,這么多盡數超過圣人級數修為的大修者集中在這大陸上,即便是重光的祖地大陸,仍舊負荷不了。

    不僅李成龍等人被滾蛋了,連左小多自己,稍后也要滾蛋了。

    “爸媽,咱們要到哪里去?”

    “你們要到哪里去我不管,我和你媽要出去玩玩去了……”

    左長路哼了一聲,道:“反正有靈魂印記,你倆一天不生,我倆就一天不回來了!這事就看你們到底有多惦念我們老兩口子!”

    左小多臉成苦瓜色。

    左小念臉成了西紅柿,熟透的那種。

    想要孩子,那還真是分分鐘的事兒……

    但是左小多感覺自己還沒有做好當爹的準備,相比較之下,他還是更想要多過幾年二人世界……

    一旦有了孩子,媳婦就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

    左小多對這一點認識是很清楚的。

    無數的話本小說傳奇神話,無不在在說明這點……

    “那您倆走吧……等我啥時候想你們了……就生個娃叫你們,惦念這回事,常在心間才是真掛念。”左小多沒心沒肺的說。

    以左爸左媽今時今日的修為級數,哪怕是再遇道祖,也能一戰,而且還勝算不小了,所以左小多是真正不擔心老兩口子的安全,更別說自己還散布出去整整一個不夠大隊,彼此之間都有靈魂聯系。

    就算真遇到啥事兒,一個靈魂傳音,就能組織群毆。

    左小多感覺這個浩瀚星空,能夠禁得起自己群毆的,貌似沒幾個……

    于是乎,左長路夫婦也走了。

    又是一段時間后,左小多將自己那個已經完全成型,再沒有任何瑕疵的小世界,放牧星空,任由其自有發展,就此撒手不管。

    “小龍,小小你們看著辦去吧,看著玩去吧。”

    “平常沒啥事兒就不要找我了,如果有什么事兒就更加不要找我了,我老了,心態蒼老……經不起事兒了……”

    “還有海魂山,大能貓,沙雕你們這幫家伙,我已經完成對你們的承諾,等你們擁有遨游星空的實力,再來找我,我承諾,真有那么一天,讓你們也加入不夠大隊!”

    左小多如是說道。

    小龍與小小媧皇劍等一臉懵逼。

    你老了?

    您分明就是懶,啥事兒都不想干了……

    “看啥?我啥時候想你們了自然就會過來看你們的。”左小多信手一揮,早已將新世界遠遠投入了銀河外面,然后就和左小念施施然的歸去來了。

    過自己的二人世界。

    兩人又回到了鳳凰城,住在自己家的老房子里,一如當年化生紅塵的左氏夫婦。

    閑來無事,時不時的去胡若云家串串門子,偶爾在鳳凰城二中溜達溜達。

    如此半年后,終于感覺氛圍實在太平靜,太安逸了,尤其是星空中,似乎有什么聲音在召喚。

    氣機因果牽引之下,雙雙破空而去。

    在遙遠九重天的彼端……

    幾個人正在討論。

    “這小子歸誰那一邊?”

    “我不要,忒懶了,咸魚都比他勤快……”

    “我也不要,忒賤了,他未來的名聲可以想見……”

    “要不還是讓他自己自成一家吧……哎,君邪,你可以考慮與他結盟。”

    “得,饒了我吧,老子可不愿意天天被他賤出一臉血……”

    “楚陽,你……恩,你那邊已經人夠多了。”

    “恩,不夠多我也不要他。他是親兒子,咱們不是,老子吃醋了。”

    “哈哈哈……”

    “葉笑,你……”

    “別叫我,我固然勢單力孤,但這小子……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眾人一陣靜默。

    良久,嗖的一聲,又有人來,頓時眾人都是面呈苦瓜色。

    一個聲音擠眉弄眼道:“呀,你們都在啊。快來看看,我今天是不是比之前帥了?”

    眾人紛紛捂住了臉。

    突然,中間那貨眼睛一亮:“談曇,你來得正好,你不是老是抱怨沒有盟友?如今,你的盟友來了,跟你正是天作之合,再默契不過了。”

    新來的家伙很興奮:“真的,我有盟友了?這么多年,被你們推過來推過去的,終于有伴兒了,天作之合是什么鬼,難道是美女,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想什么呢,我們的意思是,你這個伴兒很非常的牛逼,足堪跟你并駕齊驅,無論是修為實力還是其他方面……”

    “太棒了,他在哪里?我去找他!以后我們星空雙劍客,并行星河!”

    “噗……”

    “不錯,以后你們星空雙賤的名頭,報出就是天地無敵,星河噤聲……”

    “嘎嘎嘎嘎嘎……承蒙夸獎,我心甚慰,頓時感覺自己又帥了幾分……”

    “吼吼吼……”

    “哈哈哈……”

    左小多自然不知道,一幫無恥的家伙在前面給自己安排了一個巨坑。

    他正帶著媳婦東游西逛,瀟灑的不得了……同時也在努力的練功。

    左小念很奇怪,你天天在忙活什么?

    “我在還原一個東西,好難的。”

    “什么東西?”

    “一朵花。”

    ……

    星空中。

    “這倆小東西竟然還沒有要孩子?這是真不惦念咱們倆老的啊!”

    “氣死老娘了……”

    “再過半年沒消息咱們就回去進行男女雙打!”

    “好……”

    ……

    星魂大陸上。

    胡若云看著已經長成大姑娘的女兒,眉頭緊皺:“你說你,這么大了,也該考慮考慮個人的事情了。”

    李清月嘆氣:“我現在可是二中的校長,重任在肩,終身大事不急,武者壽命悠長,你們急個什么勁。”

    “你現在都是老姑娘了知道不,難道一輩子呆在家里啊!”

    “我自己有工資,又不啃老……”

    “……”

    八月中秋。

    李清月悄然坐在房頂,看著天空的明月。

    “明月,真圓啊。”

    她美麗的眼睛癡癡的看著當空明月,一眨不眨。

    “白天的太陽,也很圓呢……”

    “為什么白天的太陽,永遠遇不到當空的圓月呢?”

    她靜靜地坐著,癡癡的看著,發絲在夜風中飄蕩,兩眼竟現迷離之色。

    似乎是在回憶著什么。

    在自己小時候,有一雙溫暖的大手,有一個人,長久的陪伴著自己。

    即便是到現在,手心里,似乎還能感受到那人的溫度。

    嗒嗒……

    兩滴眼淚落在衣襟上。

    “我不喜歡圓的太陽,我喜歡方的。”

    “但是方的太陽,什么時候才能出現呢?”

    “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呢?”

    她抱著膝,靜靜的坐在樓頂。

    看著明月。

    臉色沉靜。

    良久……似乎有什么東西,從天空中墜落了下來?

    那是什么?

    她瞪大著眼睛,看著天空,忍不住伸出手……

    飄啊飄啊……

    這是一朵花?

    晶瑩剔透,如夢如幻。

    花瓣上,似乎有微微的光芒閃爍……

    “彼岸花!”

    ………………

    【全書完!】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