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大結局(下)
    三年后。

    星武世界,帝都星武大學中。

    一個教師辦公室中,誘餌江曉正坐在電腦桌前,盯著眼前的電腦屏幕,雙手在鍵盤上噼里啪啦的敲打著,反復修改著自己的畢業論文。

    此刻,江曉將誘餌們都已經收回了,世界上,也只剩下了兩個。

    其中一個在帝都星武大學,當方星云的學生,經歷了三年不間斷的論文發表、對星學、星獸、星技的研究,他和方星云,已經成為名譽全球的“研究員”。

    廢話,江曉都??是創世神了,研究的能不透徹么?

    嗯……這話還真不好說,星武世界有太多的秘密了,焦土星武者留給了江曉大量的遺產,這些都是江曉要去參破、研究的。

    事實上,在不斷與世界學者交流的過程中,江曉也在一次次的深入了解星武世界。

    焦土星武者對江曉的教誨,他還銘記于心。

    目前,江曉依舊處于“化我者生”的狀態,至于什么時候能摸到“破我者進”,就需要他對自身的能力、以及這個星武世界更加深入的研究。

    江曉最不愿意走上焦土星武者的老路,再不濟,怎么也不能走到“似我者死”的這一步吧?

    有了奮斗目標的江曉,當然更愿意與星武世界的頂尖研究員、學者、導師們深入的交流互動,借著發表星學論文、探討課題的引子,群策群力,讓世人幫著他一起了解這個神奇的星學世界。

    這個誘餌江曉,馬上就要讀方星云的博士生了,嗯……此時的方星云,身份地位也是水漲船高,事業上也是平步青云,僅僅帶了一個碩士生的她,在江曉畢業的這一年,也獲得了帶博士生的資格……

    而在這星武世界中,還有另外一個誘餌江曉,卻是不對外示人的。

    那個誘餌江曉,改頭換面,被二尾招進了星臨軍,當了她的警衛員。

    嗯…那個誘餌江曉,更多充當的卻是“陪練”的角色,什么時候二尾想戰斗了、想發泄了,就會找上誘餌江曉。

    在一次次的訓練之中,江曉的弓箭技藝、匕首技藝、拳腳技藝也在不斷的提升著。

    曾經的內視星圖已經破碎了,但是,此時的江曉…嗯,已經有了自己制作內視星圖的能力。

    但是江曉也發現了一個問題。

    之前,內視星圖中那些戰斗技藝的上限,其實是焦土星武者的上限!

    理論上來說,學無止境,起碼在戰斗技藝上,星辰品質絕對不是終點。

    現在,這個星武世界的最高掌控者,已經換成了江曉,如果他再把內視星圖給予別人的話,那么其內視星圖對戰斗技藝的評判標準,是以江曉為準則的。

    如此一來,江曉那黃金品質的“拳腳”,反而是封頂了……那怎么能行呢?

    沒有了焦土星武者的內視星圖,江曉得需要自己努力去探索戰斗技藝的制高點,不過沒關系,他有著漫長的生命……他不認為自己比任何人差。

    不過他現在自己制作的內視星圖,卻是有點拿不出手,比如說現在,他把內視星圖給二尾,然后她剛剛開啟,就發現自己的拳腳功夫已經封頂了?

    技巧等級都滿到溢出來了?

    這不開玩笑呢么?

    焦土星武者的傳承還真是詭異,給了江曉大量的知識、能量,卻還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需要江曉去自行探索,自行創造。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破我者進”吧?

    江曉需要在各個角度、各個層面上,突破原有的桎梏,他得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

    除了這兩個一明一暗的誘餌之外,再沒有其他誘餌存在了。

    曾經,作為華夏·星臨軍·副司令員的江曉,在三軍總指揮的特批之下,光榮退役。

    也在明面上,加入了帝都星武大學,進行深造。

    也就是說,在方星云麾下,馬上就要讀博的誘餌江曉,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江曉。

    對于這個世界,江曉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了。

    他懂個屁的星武世界?他不過是個創世神而已(狗頭)……

    至于本體江曉……

    ……

    禍影世界(異球)中,大藏·石質別墅區。

    江曉正位于森林湖畔,曾經設想過的畫面,已經成真!

    他躺在湖畔草地上,枕著毛茸茸、圓滾滾的嚶嚶熊。

    一旁,黑白燭火正在撒歡兒似的玩耍,偌大的湖區中,兩只大魚在深湖中游蕩嬉戲。

    噬海衣軟趴趴的浮在湖面上,而在石質別墅的三層房頂,嗷嗷龍盤著身軀,靜靜的酣睡著。

    藍天白云,鳥語花香,湖畔森林一片靜謐。

    禍影世界,作為異球,當然會投放到下層維度異次元空間。

    之前,是不可控的,而現在,擁有了夢龍的江曉,卻是可以控制異次元空間的投放區域。

    起碼他所在的別墅區,不會向地球投放任何異次元空間。

    “這個好,我們把它捏出來吧?”江曉枕著呼呼大睡的嚶嚶熊,他手里拿著筆和本,在上面不斷的書畫著。

    大功告成!

    “喏,你看看,這個怎么樣?”江曉將畫好的圖畫亮了起來,對著一旁的夢龍擺了擺。

    “嚶?”夢龍飄在江曉的身側,好奇的歪著腦袋,看著江曉畫出來的奇怪家伙。

    這是一只小狗。

    一只小小的哈士奇。

    足以見得江曉的想象力有多么匱乏……

    江曉興奮的開口道:“我想想,賦予它什么樣的星技好呢…

    一技能·多動!黃銅品質,被動技,除了睡覺之外,絕對閑不下來,永遠在騷動。

    二技能·拆家!黃銅品質,被動技,目光所及之處,皆為撕扯之物!

    三技能·血統純粹!白銀品質,被動技,調皮、貪玩、敵我不分……”

    “嚶?”夢龍歪了歪腦袋,總覺得江曉不太聰明的樣子。

    江曉越說越興奮,道:“我把它捏出來,放在異球的帝都城區域,你給地球上的帝都城投個影…看看這群哈士奇能把這個世界禍害成什么樣……”

    “呵。”身側,突然傳來了一道冷哼聲。

    “誒?”江曉轉過頭,卻是看到了夏妍閃爍而來的身影。

    夏妍看著江曉手中的圖畫,開口道:“在做狗這方面,它的確是不如你。”

    江曉:???

    “走,該吃飯了,你姐讓我過來叫你。”夏妍微微屈膝,伸手摸了摸小夢龍的腦袋。

    “嚶~”小夢龍開心的回應著,一旁,小燭火飛快的跑了過來,一個起落,扎進了夏妍那柔軟的懷中。

    “那是我姐?那是我老婆。”江曉枕著嚶嚶熊,一臉嘲諷的看著夏妍。

    “呀!”夏妍跺了跺腳,低頭看著江曉,道,“少廢話!快起來,回家吃飯!”

    “呦~夏旅長好大的官威啊,好不容易放一次假,就來這里訓斥我來了?”江曉撇了撇嘴。

    夏妍:“我??……”

    她突然半跪下來,手捧著小燭火,當成了果凍炮彈,用小燭火那Q彈軟滑的小屁屁,一屁股坐在了江曉的臉上……

    “唔?”小燭火眨了眨眼睛,似乎覺得很好玩的樣子,雖然夏妍已經松手了,但是小燭火在江曉的臉上,竟然又蹦了蹦……

    江曉:“……”

    ……

    穿上了噬海衣的江曉,帶著小夢龍、小燭火,返回了石質別墅,在一層的餐廳中,也聞到了陣陣食物的香氣。

    韓大廚又拿出了招牌菜,那紅燒肉的香氣,直接把江曉拽回了幾年前,兩人初遇的時候。

    江曉走了過去,韓江雪端菜上桌,道:“來吧。”

    她將手中的紅燒肉,放在了滿滿一桌子菜的中間。

    看到江曉走來,韓江雪習慣性的側了一下臉蛋,江曉的嘴唇也印在了她那白皙柔嫩的臉蛋上。

    兩人如此默契的動作,看得出來,這樣的場面,已經不下千百次了……

    親吻過后,江曉挑釁似的對著夏妍眨了眨眼睛。

    “可惡!”夏妍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句話,突然走過來,嘴唇印在了韓江雪另外一側的臉蛋上。

    韓江雪:“……”

    江曉撓了撓頭,道:“這是我老婆,我親是天經地義的。”

    夏妍一挺胸膛,道:“這是我閨蜜,我親也是天經地義的!”

    “誒我去?”江曉突然轉頭,蜻蜓點水,印在了韓江雪的嘴唇上。

    夏妍:“……”

    “哈哈!石錘了!夏小慫!”江曉嘿嘿一笑。

    韓江雪嗔怪似的瞪了江曉一眼,面色暈紅,一腳輕輕踢在了江曉的屁股上,道:“去洗手。”

    “活該!”夏妍頓時幸災樂禍的笑出聲來。

    踹!

    韓江雪抬起長腿,又是一腳,輕輕的踹在了夏妍的屁股上,道:“你也去洗手!”

    “唔……”夏妍一臉委屈的看著韓江雪,揉著屁股,走到了客廳中央,江曉面前。

    域淚的水珠點點環繞,鋪滿了客廳,兩人憑空洗著手,惡狠狠的瞪著對方。

    韓江雪忍不住開口道:“你們倆快點,一會兒菜都涼了。”

    江曉身影閃爍,直接坐在了桌子上,夾起一塊紅燒肉,放進了嘴里。

    哇……

    肥而不膩,香味四溢~活活美死!

    韓江雪懷抱著小燭火,先是喂了夢龍一片水蜜桃,又用勺子舀了一顆櫻桃,送進了小燭火的嘴里。

    她轉頭看向了夏妍,道:“最近你當上了旅長,怎么樣,忙不忙?”

    夏妍撇了撇嘴,夾起了一塊排骨:“還行,挺好的,別人我不知道,反正夏山海特別高興。

    我媽前幾天打電話告訴我,夏山海睡到半夜,自己笑醒了……

    誒,對了,你們爸媽,不打算接回來么?”

    韓江雪搖了搖頭,道:“那么多年了,他們已經習慣了在那個世界生活了,你…你沒跟夏叔叔說這些事吧。”

    夏妍:“放心吧,我什么都沒說。”

    說著,夏妍掃了江曉一眼,道:“某人可是對我千叮嚀萬囑咐呢~”

    江曉看向了夏妍,道:“如果你想出去看看的話,我都可以帶你去,不算主世界,還有八個特殊的世界呢。

    每一個世界,都與我們的星武世界不同,你會喜歡的。”

    “誒?”夏妍眨了眨眼睛,似乎頗為心動。

    江曉笑著說道:“我和小江雪新婚蜜月的時候,會去其他幾個世界玩玩,帶上你呀?”

    夏妍美眸一亮:“好!我們去結婚旅行!”

    江曉道:“是我和小江雪結婚旅行,順便帶著你。”

    夏妍一個勁兒的搖頭:“我不聽我不聽,雪雪是我的!”

    江曉眉毛一豎:“我的!”

    夏妍臉蛋一揚:“我的!”

    江曉:“我噠!”

    夏妍:“我噠!”

    韓江雪一手扶住了額頭,忍不住嘆了口氣,一切的一切,都如當年,沒有半點改變。

    小燭火疑惑的眨了眨燭眸:“唔?”

    窗外,聞著香味兒尋來,扒著窗臺的嚶嚶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嚶嚶嚶?”

    屋頂,盤著熟睡的囚龍,似乎被樓下的幼稚鬼吵醒了,它挪了挪腦袋,再次睡去。

    “嗡……”

    湖水中,兩條與江曉精神相連的大魚,看著這樣吵吵鬧鬧的溫馨畫面,忍不住幾聲鯨吟,那空靈而溫柔的聲線,沖出湖面,傳遍了湖畔與森林……

    (全書完)

推薦:為了一個男人,陸涼微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太子不要的女人,誰敢再要?大家都以為,陸涼微這輩子大概只能當個老姑婆,淒慘過一生了。誰也沒有想到,她竟一躍成了太子他嬸娘,成了這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那狠辣矜貴的男子,唯獨將她寵在掌心。曾經那些害她、唾棄她的人,統統都跪在了她的腳下!(雙潔,豪寵!)......楚玥精品女生小說《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嬌》,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