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寶珠已歷三千劫,一劍斬破九重天
    王崇雖然看著狼狽,但他以道君之尊,前來接人,哪里還有接不走的道理?

    令蘇爾看著王崇一輛云車,帶走了諸女,忽然嘆了口氣,問道:“老祖!何日化道?”

    鐵犁老祖飄然現身,呵呵笑道:“化什么道?幾千年后的劫爭,乃是九淵和清虛元妙,老祖還是等下下一場劫爭罷!”

    紅葉禪師也從十仙大陣之中現身,說道:“令蘇爾師弟!這一世,不是我做主角,也不是師父他老人家做主角。但峨眉搬場,毒龍寺成為天下大派,遲早有一日,我來做這個主角。”

    令蘇爾幽幽嘆息一聲,再不多說話。

    王崇先把親徒弟蕭觀音,送回了吞海玄宗,自己卻帶了梁漱玉,朱紅袖,韓嫣,云素裳四女,直奔魔極宗。

    他把玄都魔城之中的魔門大圣一起放出來,說道:“而后們便是魔極宗之人,務要輔佐教主,把魔極宗好生發揚光大。”

    魔極宗本來也有幾位魔門大圣,加上這些王崇收伏的外來戶,倒也好生熱鬧,若論實力,儼然也只差那幾個道君有多的大派。

    王崇也不敢把梁漱玉,朱紅袖,韓嫣,云素裳弄回去吞海玄宗,故而都安排在魔極宗這邊。

    他留下了天魔道身,另外分出兩道化身,都變化做吞海玄宗季觀鷹的舊模樣,分別回去了峨眉山和吞海玄宗。

    云素裳在魔極宗呆不幾日,便要離開,她終究是正道出身,另外尋了一處山場,小賊魔不得已,又復分出了一個化身……

    王崇證就道君,吞海玄宗又恢復了三位道君的局面,一時間勢壓四海,隱然變成了縹緲天第一大派。

    縹緲天的道君之輩,還盡皆知道,如今魔極宗的掌教,自號萬化的,也是小賊魔。

    也說不上有幾多年,忽然縹緲天開了一道天痕。

    從天痕之上,隱隱有無窮仙樂,甚至有香氛瑞靄飄出。

    不過半日,就有數位道門之士,蜂擁而來。

    又復有魔門之士,接踵而至。

    雙方惡斗了一場,各有勝負。

    有位道門真人,以為有大機緣,擊退了對手,駕馭遁光沖天,普一接近天痕,就如揚湯潑雪,蠟熔成灰,整個人都化為灰灰了去。

    有此例子,頓時驚呆了道魔兩家之人。

    又復半日,再有十余名道魔兩家之士趕來,有位魔門大圣駕馭遁光,想要接近,卻被引得道化魔染之兆齊出,雖然匆忙退下,但挨不過半日,仍舊化為劫灰。

    有此兩個例子,再無道魔兩家之士敢沖入天痕,但匯聚之人,也越來越多。

    直至第九日!

    兩道云光,分別自東西而來。

    一個身外慶云如蓋,正是不知道何時回了縹緲天的應揚。

    一個頭上兜率寶珠照耀,正是小賊魔王崇。

    兩人遠遠的互相一禮,也不避讓,各自縱起遁光,闖入了天痕之中。

    兩人才闖入天痕,天痕便自合攏,留下來的道魔兩家之士,不乏心頭好奇之輩,久候了數年,卻也不見再有什么動靜,終究漸漸散去。

    到了最后,只有吞海玄宗弟子,留在原地,并且建造了一座行宮,給邀月夫人和數位女仙居住,等候王崇。

    忽忽便是數百年過去。

    縹緲天物是人非,無數變化。

    先是吞海玄宗教主的親傳徒弟蕭觀音,晉升太乙,尋到了魔極宗兩位叛門之徒,項情和凌飛惡斗了一場,仗著師傳的法寶,生生把兩人生擒,鎮壓到了婆娑神樹之下。

    然后便是白蓮花童子之女,出世之后,不過三朝,就生長的宛如七八歲孩童,落地就有神通,被齊冰云尋了去,傳授了峨眉的道法。

    也沒得幾年,這小女孩兒就招惹了禍事,打死了太上魔宗一位長老的孩兒,惹怒了這位長老,親自出手,卻被齊冰云擊退。

    但也不知道怎么,九淵魔君的徒弟龍吉吉,卻親自出手,趁齊冰云擊退那位長老的時候,俘走了應寧兒。

    應寧兒本來十分不服氣,小臉緊繃繃的,還在大叫:“我師父若回來!們絕討不得好。”

    龍吉吉想起,自己被王崇拒絕之羞辱,真恨不得弄死這個小熊寶寶,但卻真不敢。

    因為她出手擄人,后頭還跟著一個大師兄,這位大師兄不為了幫忙,就為了照顧應寧兒不受委屈。

    御劍跟隨的司徒威,還有非要跟來,瞧個熱鬧的素琴仙子,兩人正隨意閑聊,卻見一個風姿婉約,氣質素雅的女子攔住去路。

    兩人瞧得來人,不敢怠慢,急忙一起叫道:“見過師娘!”

    梁漱玉搖了搖手,說道:“們如今已經拜師九淵,要跟我叫師姐,不用叫師娘了。”

    “這般亂叫,小心季吐奶回來,把們好生教訓。”

    這話說的好有道理,司徒威和素琴還真不敢亂叫師娘了,可是他們也不敢叫師姐。

    兩人是被天恨魔君,去玄胎天拜見娘親的時候,順帶捎回來的。他們在路上就得知了,自己兩人換了師父,還是九淵魔君,心情十分之復雜。

    但這種事情,又怎么能有所奈何?

    故而兩人也只能乖乖的拜師九淵,如今又來了個小師妹,跟他們一樣是峨眉出身,當然須得照顧。

    只是兩人也不明白,這位跟前任師父該叫師娘,跟現在的師父,該叫師姐的魔門女修,究竟是來什么意思。

    梁漱玉擺了擺手,讓他們過去,司徒威和素琴仙子,忽然就明白了,梁漱玉根本不是來看應寧兒,也不是沖著他們來,而是沖著齊冰云。

    當年韓嫣,跟齊冰云爭奪王崇,屢次吃虧,甚至還被齊冰云譏諷:“暖香紅焰一時燃,出手快時得姻緣。寒煙裊裊踟躕色,如珠似淚滴樽前。”

    兩人還有“煙分頂上三層綠,劍截眸中一寸光!“之仇。

    韓嫣事后思忖,總會感覺心頭憋悶,又不好再跟王崇發作,就偷偷跟梁漱玉吐槽。

    梁漱玉心頭,也對邀月夫人和齊冰云,頗有好奇,更有幾分妒意。

    只是王崇特意分身數個,也總不讓幾個女子碰面,梁漱玉也不好公然去尋邀月夫人和齊冰云的晦氣。

    這一次有了機會,梁漱玉哪里肯錯過?

    她就想要斗一斗齊冰云,瞧看這位峨眉的云仙子,究竟什么成色。

    齊冰云丟了應寧兒,心頭也是惱怒。

    王崇早就把回仙鏡和小兩,贈送給了佳人,她自己手中也有五火七禽劍這等至寶,除了九淵魔君,世上也沒有幾人,值得她畏懼。

    故而就一路追趕了上來。

    齊冰云遠遠的瞧見了一個女子攔阻,這位女子風姿之盛,簡直無與倫比,雖然從沒有見過,但齊冰云相信,這位女子一定是跟王崇兩生相許的梁漱玉。

    一位出身峨眉,號稱峨眉之秀,有一仙二云兩個鈴鐺之稱。

    一位出身太上魔宗,曾為九淵首徒,如今更是魔極宗的掌教夫人。

    兩女都是天下間,最出色的女修,也都在不久之前,先后晉升太乙境。

    見光橫空,雙方劍拔弩張。

    司徒威和素琴仙子,都駭的手腳冰冷,但是他們修為不足又能如何?

    齊冰云輕挽云鬢,駕馭五火七禽劍,火凰,太陽烏,朱火雀,煙火鴉,青焰鸞,赤鵬,火鶴,七頭火中靈禽飛騰。

    梁漱玉想了一會兒,祭出了一枚天魔舍利。

    齊冰云玉容不改,把回仙鏡放了出來。

    梁漱玉有些著惱,正思忖是跟韓嫣借另外一枚天魔舍利,還是跟朱紅袖借那枚演天珠,卻聽得一聲輕鳴。

    數千修士,簇擁一座車駕迤邐而來。

    一個女修,雖然不過才陽真境修為,但身邊卻有好幾個太乙境大圣,見得齊冰云和梁漱玉,就輕輕一笑,說道:“妾身邀月,見過兩位妹子。”

    齊冰云頓時有些氣餒。

    她可不怕朱紅袖,韓嫣,也不懼梁漱玉,畢竟當年這位云仙子,也是堂堂正正在這些魔門妖女手里搶了“小賊魔”過手。

    但邀月卻始終是吞海玄宗的教主夫人,雖然修為早就跟上王崇,也遠遜色齊冰云,梁漱玉等女。

    但齊冰云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動手,蕭觀音一定死命也要保住自家師娘。

    如今蕭觀音數法合修,儼然便是道家太乙境十大道圣之一,真不遜色天下間任何人。

    一只玉手撕裂虛空,兩個女修手挽手的走了出來,正是韓嫣和朱紅袖,兩女這一出場,氣氛就曖昧了起來。

    韓嫣當年,算是被小賊魔給騙了。

    朱紅袖當年,也算是被王崇給哄騙了。

    兩人都以為,王崇是師門長輩安排的姻緣,如今這位師門長輩,倒也真就捏著鼻子,認下了此事兒。

    兩女如今都有天恨魔君撐腰,畢竟韓嫣也是韓無垢的晚輩,也算是天恨魔君的晚輩。

    朱紅袖出身太上魔宗,天恨也是太上魔宗的長老。

    邀月雖然惱恨,怎么就這么多小妖精,但她終究是明白事理,齊冰云是主動出手,梁漱玉是兩世糾葛,自己氣惱并無不妥。

    但韓嫣和朱紅袖,說起來都是被騙,也真怪不下去。

    邀月夫人輕輕一嘆,說道:“今日使了些手段,招聚諸位妹子,是因為那個人,他就要回來了。”

    邀月夫人這句話才出口,云素裳也撤了隱身法,叫道:“可是真的?”

    不要說邀月夫人,就算梁漱玉,齊冰云,韓嫣和朱紅袖,也都十分意外。

    云素裳俏臉緋紅,但卻真沒法不關心小賊魔,盡管……她也是被騙來的。

    邀月夫人伸手一指,說道:“們不見天痕再現。”

    九天之上,果然有一道天痕,緩緩拉開。

    一個瀟灑的少年,大袖飄飄,走了出來,他見到了諸女,忽然就生出掉頭回去的念頭,但卻終究是證就道君的人物,還是笑呵呵說道:“諸位夫人,怎么來此?”

    包括邀月在內,六女一起給了他一個“呸”字。

    王崇也不在意,他抬頭望天,喝道:“下九天為:縹緲天,功德天,光明天,清凈天,琉璃天,歡喜天,玄胎天,閻摩天,七曜天!”

    “九霄天為:赤霄、碧霄、絳霄、紫霄、玄霄、神霄、丹霄、玉霄、瑯霄!”

    “上九天為:東方昊極天,東南方陽天,南方赤精天,西南方朱天,西方長生天,西北方幽天,北方玄神天,東北方鸞天,中央鈞天!”

    “六圣天為:兜率天,三清天,大羅天,自在天,日宮天,月宮天!”

    “如今應揚已經在赤霄天證就劫仙,為陰定休接走,我如今卻要回來縹緲天證道,便是為……”

    “當年最后一重大劫!”

    “諸位道友,可來相助!”

    王崇話音方落,就有三道聲音,先后響起:“師父再上,徒兒來也!”

    卻是玄機,玄葉,圣手書生,三位道君并肩齊來。

    小賊魔飄飄沖著東南,正南,西方拜了三拜,卻有一個蒼老聲音喝道:“師父也來!”

    一個背影,足踏虛空,卻是演慶。

    一個中年乞丐,胯下騎著青牛,一臉的醉意,叫道:“師父也來!”

    一個飄渺虛無的聲音,喝道:“吾乃清虛元妙,師父又來了。”

    三個不親的徒弟,三個親親的師父才來,就有靈昭威顯真君和金母元君,聯袂起來,叫道:“師門也來助成道!”

    這兩位親師父才到,就有九淵魔君呵呵笑道:“從漱玉,紅袖這邊算,我也是師叔!天恨師弟,這個做師叔的也來吧!”

    便在此時,王崇的天劫引發無窮天象,此一場劫數,卻來自九霄天,遠勝下九天的劫數。

    當第一道赤霄火劫落下,一只如玉大手,橫空而至,直接打滅,韓無垢的聲音冷冷喝道:“我也是師叔!還是老祖!”

    小賊魔剛在計算,這師叔是打哪兒算起來,至于老祖倒是好算,那是從韓嫣那一輩算起來,自己確實該叫一聲。

    第二道碧霄靈劫又至。

    一道劍光,也自九霄天之上飛來,只是一繞,斬滅了這一道劫數,云中一個身影,微微躬身,笑道:“應揚來送過老友。”

    王崇亦還了一禮。

    應揚的身影,便自淡去。

    他如今成就劫仙,出手之后,引發的劫數又復壯大了數倍,一臉苦逼的玄德道人,指定頭頂上的慶云,跟劫光惡斗了三數個時辰,這才震碎了這一道劫數。

    松了一口大氣的玄德道人,沖著王崇一禮,說道:“玄德也來送一送老友。”

    不等王崇回答,他就脫出了縹緲天,回轉去自己的玄胎天了。

    眼瞧接下來的一道紫霄,因為前面幾人出手,更為壯大,太素妙廣急忙打了一個稽首,叫道:“莊不修道友,我們一起出手吧!”

    莊不修也是心驚膽顫,暗暗叫道:“是極,我和太素妙廣聯手,當可撐過這一場劫數,如是我單獨出手,只怕這小賊未必如何,我老莊就要應劫!”

    莊不修忙不迭出來,跟太素妙廣真君聯手,力抗紫霄雷劫,這一場劫數,真不好渡過。

    饒是兩位真君聯手,還是跟紫霄雷劫惡斗了一十三個晝夜,方才把劫光打散。

    兩位真君替小賊魔退了劫數,也不敢怠慢,急忙各自拱手,喝道:“太虛妙廣,莊不修恭送道友。”

    王崇呵呵一笑,謝過了兩人,卻見剩下的道君們,各自排開鎮教的大陣,知道接下來的劫數,要自己親自渡過,不能再坐享其成了。

    這些道君的法力,何等恢弘?

    一起匯入了小賊魔的體內,讓他的法力無限拔升,王崇也知道,自己非是要借這些人抵擋天劫,卻是要借這些人的法力,直斬天劫。

    王崇伸手一招,元陽劍飛出,咻咻作響,劍鳴天地,化為萬里赤虹,橫斬天地。

    這一劍直破九重,從縹緲天斬入了九霄天。

    數個時辰之后,無數劫光散盡,一道仙榜飄然落下,王崇搖了搖頭,笑道:“我無須此物,請諸位道友讓開。”

    這卷仙榜飄蕩片刻,見接引不來王崇,便自重新飛出了縹緲天外,落入六圣天中去了。

    王崇身劍合一!

    一劍斬道。

    身影倏忽,消失于天地之間。

    眾人只聽得一聲朗笑,卻只有邀月夫人,梁漱玉,齊冰云,韓嫣,朱紅袖,云素裳六女的耳邊,有一聲情誼深長的叮囑:“為夫少去數年,便即歸來。”

    數女齊齊還了一個“呸”字。

    演天珠在旁邊,也忍不住吐了數百個“呸呸呸呸呸……”。

    演慶道君的背影,飄然淡去,只留了一句:“這個徒弟,終究還是比我走的早。”

    令蘇爾沉吟片刻,笑道:“也算是做過劫仙的師父,此生不虛!”

    清虛元妙干脆就沒吭聲,氣息直接散去。

    玄機,玄葉,圣手書生三位道君齊齊松了一口氣,互相一拱手,頗有連襟兄弟親切,交談數句,也分成兩伙,各自別去。

    靈昭威顯真君和金母元君,九淵魔君,天恨魔君,互相間各自一拱手,也自駕馭遁光,散了去。

    誠所謂:兩生煉就魔中仙,靈光五氣碎流年。寶珠已歷三千劫,一劍斬破九重天!

    (書完)

推薦:為了一個男人,陸涼微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太子不要的女人,誰敢再要?大家都以為,陸涼微這輩子大概只能當個老姑婆,淒慘過一生了。誰也沒有想到,她竟一躍成了太子他嬸娘,成了這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那狠辣矜貴的男子,唯獨將她寵在掌心。曾經那些害她、唾棄她的人,統統都跪在了她的腳下!(雙潔,豪寵!)......楚玥精品女生小說《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嬌》,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