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
    番外

    安成明覺得,自己一定是師父從茅廁里撿來的。

    整個九州,有誰像他這么慘?

    堂堂周流宗首席,百年難出的天才弟子,年僅五十成就洞虛。

    結果,他踏入洞虛的第一件事,就是被自己的師父掃地出門,丟給他一句:“以為自己很牛逼?滾去別的界看看,就你,還早得很呢!”

    然后他就滾了。

    踏上流浪之路的安成明陰暗地猜測,師父肯定是被戳中了痛處,遷怒了。

    聽說,師父年輕的時候,也是周流宗首屈一指的天才弟子。可是,他后來遇到了兩個煞星,經歷了一番從肉體到心靈的洗禮,從此以后,變成了一條沒有理想的咸魚……

    做人要有同情心,他對自己說。師父活成這樣不容易,身為弟子要體諒他。

    在心里哀悼師父一番,安成明愉快地游歷各界去了。

    這人間,有數以千計的大界,多不勝數的小界。諸界以建木相通,互有來往。

    安成明游歷過百余個大小界后,決定去洪荒古界看一看。

    那是最大也是最古老的界,有著最豐富的資源,最龐大的人口。

    也只有在那里,能夠看到建木這條通天梯的全貌。

    他對建木很好奇。在他出生之前的漫長歲月里,建木曾經毀棄過,后來才重新歸位。

    聽說師父念念不忘的人,就在那里。

    ……

    古界的人很友好,聽說他是九州來的,格外熱情。

    安成明心想,這是沾了那兩位前輩的光吧?

    也對,來了古界,一定要去見見才行。

    到了建木的入口,引路的人停下,笑著對他說:“這里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進的,小的只能送到這里了。”

    安成明謝過他,給了賞錢,獨自進了建木。

    沿著樹內天然的階梯,一步步往上走,聽到人聲時,安成明側耳細聽。

    那人吟的是首詞:“……月暫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復,三五共盈盈。”

    安成明終于看到了誦詞的人。

    數人高的玉色石頭上,坐著個年輕公子。

    聽到腳步聲,他抬目看了過來。

    只這一眼,安成明就呆住了。

    ……早就聽說,這位前輩形貌如玉,親眼所見,才知何等驚艷。

    如玉,確實只有如玉兩個字,形容得最恰當。

    “你就是那個九州來的小輩?”對方笑問。

    雖然居高臨下,但他神情并無任何倨傲。

    很和氣啊!安成明在心里想,跟師父說的一點也不一樣。

    面上半點不敢怠慢,低身行禮:“周流宗弟子安成明,見過謝前輩。”

    “哦,周流宗啊!”對方頓了下,“之前他們報稱,你是那個誰的弟子來著?”

    “……家師姓荀,諱子寧。”

    “對,荀子寧!”他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笑著道歉,“對不住,我化石太久,先前的記憶,不少已經模糊了。”

    安成明口稱不敢,內心吐槽。師父你念念不忘的人,連你的名字都沒記住呢!

    還有另一個,到現在都沒化形,可能化形后完全忘記了也說不定。

    “好久沒看到九州來的人了,來,請你喝一杯。”

    話音才落,安成明已經不受控制地飛了起來,落在那塊補天石上,面前一只玉杯,浮著琥珀般的瓊漿。

    他受寵若驚:“多謝前輩。”

    瓊漿入口,溫和的力量綿綿不絕,流遍他的全身。

    “多謝前輩。”安成明體會到好處,再次稱謝。

    “那個荀子寧,他現在怎么樣了啊!”對方似是隨口一問。

    “家師很好。”安成明頓了下,“就是年紀大了,脾氣有點怪,近來老念叨以前的事。”

    “哦。”對方很隨意地點點頭。

    安成明心中琢磨了一下,小心地問:“前輩,您已經化形了,那陸前輩何時能化形呢?師父雖然不提,但我知道他惦記了很久。”

    “不知道。”很隨意的口吻。

    安成明覺得不對:“您不著急嗎?”

    “我急什么?”他揮揮手,神情散漫,“我現在是塊石頭,有無盡的歲月,無論多久我都等得住,有什么好急的?”

    安成明想想也是。

    只有人才會去追求什么天長地久,對于石頭來說,他本來就是天長地久的,也就無所謂追求。

    安成明又見他仰頭看著上方。

    建木太大了,枝葉纏繞,堪比一座城。

    “說起來,最近靈息波動頻繁,似乎就是化形的時候了……”

    他想著想著,自顧自笑起來:“不知道明舒這次化形是什么樣子呢?會不會變得溫柔一點?哎呀!”

    一顆不知道什么東西掉下來,砸在他的腦袋上。

    他抬頭怒目:“誰?誰敢在本公子頭上動土?活得不耐煩了嗎?”

    安成明也好奇。整個古界,怕是沒人敢招惹這位吧?

    在兩人的注視下,繁盛的枝葉中,出現了一點綠光。

    這綠光起初只是微弱的一點,慢慢變成蠶豆般大小,然后是桃子,接著……嗯?結果了!

    眼看那綠光化成一顆果子,往下墜來,安成明直覺捂住頭。

    這顆果子沒有打中他,它緩慢地下墜,即將落地時,化出一個白色的身影。

    “明舒!”坐在他對面的人欣喜若狂,身影一飄,便迎了上去,將人抱進懷里。

    剛剛好。

    下一刻……

    “啪!”

    看到形貌如玉的公子臉上浮起一道掌印,安成明不忍卒睹,捂住了眼睛。

    “你打我?”不敢置信的語氣。

    “你是誰?”對方冷冰冰的問。

    安成明很想給自己一巴掌。烏鴉嘴!還真的全忘記了?

    “你不認得我?你居然不認得我了?陸明舒我跟你講,你這樣我要鬧的!”

    “哦。”她一甩袖,轉身往外走。

    “陸明舒!”他追了上去。

    她轉身的那一刻,安成明分明看到了隱含笑意的嘴角。

    哦,原來如此啊!

    很好,他可以回去稟報師父了。

    惦記這么多年,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想讓他過來看就說嘛,找什么借口呢?

    安成明不知道,在某個世界,有CP粉的說法。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師父曾經是個什么樣的人。

    如果他知道,一定會為自己的師父掬一把同情淚。

    從一個驕傲自我的自戀狂,變成一個CP粉,真是讓人心酸的事。

    【全文完】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