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紅顏一笑
    小時的記憶,對娘的映像是模模糊糊的,像附上了一層朦朦朧朧的霧靄一般,讓我探不清。

    可奶娘總會帶我到娘的墓前探望,然后對我說,小姐生前最放不下的是小少爺你了。小姐啊,是我一生見過最美的女,所以才會令姑爺動心吧!小少爺,姑爺在生時最愛為小姐彈一曲瀟湘雨呢。怕巧也是小姐偏愛的紅衣,讓姑爺一生相隨……

    我那時太小,只是怔怔的聽奶娘說,一說就是幾個時辰。

    娘,我從小就沒有對著人喚,因為人早已不再,留下的只有別人的記憶。

    臥龍島,如今掌權的是姑姑,可因為多年的疾病也將退位給我。

    我不想攀登上那權利和地位的高峰,可那往往是我需要的。我接管了臥龍島,讓它在江湖上風起云涌,讓它比以往更加神采奕奕!

    少年時,總會年少輕狂耐不住孤寂,我待膩了這兒便對他們吩咐我將出島外游一趟。

    緣分,總會在不經意間落下。

    那妖嬈火焰的紅衣在我眼散落不去,那冷艷的冰眸讓我心動,那一身的氣息讓我死心塌地!

    我從不知我面對她時會像毛頭小一般不知所措。

    風輕輕吹過,我看見的是她眼眸的戲謔,那略為輕佻的嘴角勾起一道弧,像似就這么的讓我墮入道輪回。

    我不甘!

    我不甘、不甘!

    為何那雙眸倒影的是他?為何那笑給的我如此少?

    我是誰?

    江湖上誰人不知?

    我是安晨臨!

    江湖上已是叱咤風云的臥龍島主!

    你為何不將我放置眼里!

    你為何看不到我……已為你丟了那顆……真心……

    我在酒樓借酒消愁,我怒罵蒼天!我一夜淋雨,我的情已不能停息!

    我知,她所向披靡。

    我明,她如似修羅。

    我懂,她是我無法觸摸的一灘春水,我的心也化做泥土,盛這那春水,滿不滿足……

    她會撫琴,她會歌舞。

    她如何不會?

    爹最愛為娘彈一曲瀟湘雨,如我一直未能給她彈一曲。

    什么叫留不住?什么叫不得有?

    桃花樹下,我已醉眼朦朧,不猶得擺上琴。就當她是一個幻想,幻想與我一起,幻想我是我爹,她是我娘,癡癡的想。

    那場雨下在心里

    這么多年未曾淡去

    一面之緣的相遇

    決定來世今生的宿命

    青石板上遠去的馬蹄

    他日約定在青春慢慢燃盡

    你多情無心的一筆

    把我葬在等待里

    花兒開在雨季

    心碎在手里

    那叫瀟湘的女在哪里

    ……

    那瞬間足夠用一生去珍惜

    瀟湘雨無法忘記

    那場雨下在心里

    ……

    心里,好苦。

    你能不能看我一眼,就算看了,也不能永遠留住。

    我,到底還是無法放下。

    血,果真如她的人一般,妖冶而致魅,令我覺得――驚心動魄!

    那蒼白的臉色,第一次面露脆弱,第一次無聲無息。

    我該怎么做?你說。你說。我該怎么做?怎么做你才睜開雙眼,怎么做你才清醒過來?

    藥我有,可我卻沒有起死回生的藥。

    我如何,拿什么,來救你?我根本,就不夠。

    那個一身淤泥不染的女求我,忘了她……

    滾!

    我咆哮!

    忘!如何忘!你說!你教!

    我終究是她生命的一個匆匆過客,在能在她那兒徘徊,無法走進她心。

    聽下人說,她去找她。

    我沒有動靜,我等,她會不會有些反應。

    傻!

    她怎會有反應!

    她在幫她!她們結拜姐妹,可將我置哪兒?

    好、好、好!

    看著眼前的女,既然她愛我!她想嫁給我!

    那么,我答應。

    什么叫無緣?什么叫無份?

    我喚的是她的名,心里叫的卻是另一個名。

    我累。

    愛的累。

    記憶,姑姑曾站在高峰看著夕陽喃喃低語:愛,可以化為另一種方式。那種名字,叫守護。

    我守護你好不好?這次,你不能在拒絕了,不能了……

推薦:前世她嘔心瀝血,用半座茶山送丈夫青雲直上,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她就是那個被下堂慘死的原配。再睜眼,已回到豆蔻年華,親人尚在,這一世,她要為自己而活。該走的路要走,該救的人要救,該虐的渣渣······當然也不能落下......秋風殘葉精品言情小說《農門悍妻忙種田》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