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回到客棧,只見廳內坐著幾位樣貌不凡的人。

    原先的少年和少女立在廳堂,又見一絕世少年走過來,身偏似虛弱更為纖細。少年摟著那絕世少年低聲問候。

    在看那少女已經撲向坐在一端的美婦人了!那美婦人一身妖冶鬼魅之氣,可偏偏又多了分柔和的高貴,難得親近!

    不錯!那正是十年后的歐陽吾愛!她姿色不減當年,更勝一籌!如鉆石般耀眼的星眸在燈光下閃爍,令人迷失。精致的容顏不曾褪去半分,妖嬈的笑容桀驁的氣勢依舊存在,邪邪的輕佻嘴角,那戲謔的目光對準的是兩個相擁的少年!

    身后同樣邪魅的男一派成熟穩重之氣,摟著她一旁親昵,他就是邪夜軒!俊美絕倫的外表一如當初。他低聲調笑在她耳旁呵出一口灼熱的氣息,引起她的顫栗:“吾愛,在看什么呢?”

    歐陽吾愛嬌聲一笑,略為惱怒的瞪了他一眼說:“濡沫和寒麟苦盡甘來,我在想明日的十年之約又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邪夜軒輕笑,寵溺的吻上她嬌艷欲滴的紅唇,緊緊求索著她嘴里的蜜汁,共同嬉戲來一場狂歡的盛宴,等到兩人的呼吸都不穩定,歐陽吾愛馬上推開他,浮紅了面喘著香氣道:“你你個急色鬼!”

    邪夜軒笑瞇瞇的接受她的嬌嗲,不見了面對旁人的冷艷,他樂的像朵花兒似的。心不由感嘆,吾愛是他的啊!

    說道濡沫和寒麟,吾愛慵懶的瞇起魅惑的眼瞳靠在邪夜軒懷,想起當初那個小小的孩已經成了少年,心不由感慨。

    話說,年前,吾愛剛退出江湖與大家隱居山林,便又懷了身孕。當生下孩后,竟是一對龍鳳胎!兩個孩便是邪濡沫、邪酴醾。

    濡沫是男孩,也是酴醾的哥哥。跟在吾愛身邊的寒麟欣喜自然,自己做了兩個孩的哥哥。

    不知怎么回事,從小濡沫便愛粘著寒麟,倒是酴醾像個假小般,三個孩打打鬧鬧,許是受了某些影響,濡沫竟然與寒麟在一起,相表愛意,自然成了一對斷袖璧人!

    原以為歐陽吾愛與邪夜軒等人會阻止,哪知,得出的結果竟然是:“天生一對。”沒有任何人反對,倒是兩人越過越甜蜜。

    ……

    第二天,天已亮,十年之約已到!

    武林大會開得如火如荼,人山人海卻偏偏未見要出現的血色魅妖!各位江湖人士倒也議論紛紛,比武大會又進行在途。

    當武當派對戰少林時,爆發出一陣響亮!眾人莫不擔心血色魅妖是否出現,已有一青年開始大放厥詞,蔑視道:“我看,那血色魅妖莫不是怕了才不敢來!不然,怎會這么久還未現身!搞什么神秘!想必也是一無用的妖女,殘花敗柳!啊——!”

    話剛說完,青年已經氣孔流血疼痛難忍的哀嚎,周圍的人馬上散開,他死相急慘!原來是一根紅繩貫穿了他的經脈,那紅繩又細又鋒利,竟狠狠的穿過肉身,那喉嚨已經裂開,滲出喉骨和血液!

    眾人大驚!莫不膽寒!有人慌聲道:“誰!出來!”

    回答他的是一聲涼如秋水的笛聲,音律如魂緊緊勾纏,眾人尋方看去,乃是一位黑衣少年!他面容精致絕倫又蒼白,身后竟緊靠這一位紅衣少年!邪濡沫與歐陽寒麟!

    邪濡沫撇撇嘴放下笛,聲音清脆冷冽:“你們夠膽,辱罵我娘親,不知好歹!看看!”他手一指那死的極痛苦的青年,酷似歐陽吾愛的面容挑起陰柔邪魅的笑:“這,就是他的下場!”

    “什么!你是那妖女的孩!”

    “天啊!妖孽之,屠殺無辜!殺了他!”

    “妖女現身了!妖女現身了!十年之約就在今日!各位,讓我們除了這妖魔!”

    聽見那些人的喊叫,濡沫輕笑,滿臉不屑。寒麟疼愛的摸摸他的發絲,轉眼間劍鞘已出!準備偷襲的一些人已經葬在他劍下,見血封喉!

    狂風怒嘯,他冷聲道:“爾等,死有余辜!十年之約在今日,我將血洗江湖!”說完,風云變色,他離開濡沫人已在擂臺央,舉著劍對著天立下狂傲誓言,宣布:“我,歐陽寒麟,今日起與天作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萬物沉淪!”話說完迎著驚天動地的雷聲揮劍轉身!

    而濡沫則又吹起笛,旋律是魔鬼的號角,宣告!

    戰場一片混亂,寒麟揮劍如鬼魅的身影快速的讓人毫無察覺,一個又一個的倒下,一聲又一聲的哀叫,橫尸遍野,血紅一片!

    歐陽吾愛、邪夜軒和邪酴醾此時站在不遠處的山峰上靜靜注視著山下的場景,許久她開口說:“這輩,我是個神話,下輩,我還是個神話!”

    邪酴醾笑看那場屠殺,心的嗜血被激起,她也開口說:“娘親是個神話,做女兒的也不會差!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娘親,我必將會是神話的神話!”

    這句話,歐陽吾愛淡淡看了她一眼,嘴邊的笑意蔓延風將她的聲音傳的像是從遠方飄來:“拭目以待。”

    邪夜軒望天,一把摟過歐陽吾愛對邪酴醾說:“不如,爹爹與你做個約定?”

    邪酴醾大感興趣挑眉問:“什么約定?”

    邪夜軒鬼魅一笑,頗為詭異的與歐陽吾愛對視一眼才開口說:“東良蠱術乃瑰寶,醾兒,不如你弄五年的時間,控制江湖上神隱的四大家族,如何?”

    神隱的四大家族是最接近神圣的地方,江湖人上只知其詭異多端,恐怖的了!卻能輕易控制一國命脈,況且機關重重,這對于邪酴醾來說,是個極大的挑戰!

    邪酴醾甜甜一笑:“好!我答應!明日我就去準備!若爹爹你贏,那我就為你討來一江山一座,若我贏,爹爹和娘,就再生個弟弟妹妹吧!哈哈!”……

    料想,今日邪夜軒與邪酴醾的賭局是一場游戲,那么五年后的他日則是煉獄!

    五年。

    江湖上,據傳言。十年之約當日歐陽寒麟血洗江湖后,又出現一叫邪酴醾的絕美女,她笑傲塵寰,桀驁不馴,一身絕世武功和毒術又讓江湖掀起一波巨浪!

    邪酴醾在五年去東良習的蠱術,為禍天下!控制了神隱四大家族與之臣服其坐下,可又在一年后在江湖上銷聲匿跡……

    鴛谷——

    一美婦人挺著肚靠在一男人懷,兩人一臉甜蜜幸福。

    又傳來陣陣歡笑,只見還有一位絕美的少女與四位男嬉戲,接著大呼討饒,笑顏不減。

    而湖邊則是一對相擁的男,在細細親吻旁若無人。

    鴛谷漫山遍野的花兒爭相綻放,小小的藍色的小花朵形成一大叢的花叢,圍成了花海將他們包圍其。

    執之手,與偕老。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