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一)短暫的永恒
    無邊無際的草原像是一片綠色的海,隨著微風波浪起伏,與湛藍天空連接,遠看又像是兩塊柔軟的絲絨布。

    綠與藍的交接處,隱約可見重重白霧,白霧之中,一座巍峨巨山直插云霄,看不到哪里是終點。

    無數靈光正從遠方飛來,像是無數顆難得一見的飛星匯聚成了彩色的雨。

    這些靈光是靈舟與飛劍。上面載著滄瀾界的道修與佛修,載著各大門派的金丹修士,還有元嬰、化神跨空而來,目的地正是那座看不到山巔的巨峰。

    那里是扶搖山,子家人戰敗后的隱居地,今日廣邀友人前去,是為慶賀近年來子家又添了新人口。

    元嬰初期的子熠笑瞇瞇地站在云霧中,在他身邊,站著一名面容姣好、身著紅衣的妖族女修。兩人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喜悅,偶爾相視一笑,默契地為剛剛出生的女兒感到驕傲。

    這驕傲來得突然且莫名,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嬰孩,連靈根血脈都無法測量,他們兩人卻覺得這是世間最美好的生靈,值得用盡力氣去守護、去疼愛。

    “翼遙,我想為孩子取名‘不悔’。”子熠的笑容有些羞澀,眼神純凈無比,一想起女兒,心中就有著無數美好的期待。

    翼遙是一只金焰鳥,與子熠相識已久,結為道侶亦有許多年,兩人默契十足。是以無需解釋,她也明白子熠口中“不悔”的含義。

    他不后悔與它相識,相知,相結合。哪怕不少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都不在乎。

    “好,就叫不悔。”翼遙甜甜一笑,迎接著每一個前來道賀的熱情面孔。這些修士當然不全是為了他們的女兒前來,今日舉辦的慶典,是為了這些年陸續出聲的十幾名子家孩童。

    沉寂許多年的子家很少如此“高調”,哪怕這高調只是在小范圍內。前來道喜的,都是不懼涂山一族,甘心情愿冒風險的修士,他們的到來讓扶搖山上熱鬧非凡。

    ……

    受到眾多祝福的子不悔,似乎生來就比別的孩子調皮,連哭聲都比別人大,能跑能跳后更是讓人頭疼不已。到五歲時,她測出地階火木靈根,與子家同代的小輩一起走上了修道之途。

    賀天璣的兒子賀玄同,就是在這時候來到扶搖山,進入了她的視線。

    “玄同哥,你引氣入體了么?”

    “沒。”

    “那我教你啊!”

    “不用了,我自己來。”

    “你看我啊,你要這樣坐下來,默念《元始道經》,運轉《元始真經》……”

    “……”賀玄同站在旁邊,一臉無語,“我的功法是《太真秘要》。”

    “哦!這樣啊!”子不悔點點頭,五歲的她懵懵懂懂地明白過來,賀玄同,和子家本族的兄弟姐妹的確是不一樣的。

    ……

    幽暗的森林里,一頭一階圓滿的獨角狼正追逐著兩名煉氣九層的小修士,兩人手拉手一路狂奔,看起來躲避得還算輕松。

    “玄同哥!我們還接著跑?”

    “跑。”

    “為什么啊!我們能打過它!”

    “它后邊還跟著一頭高階母獸,我們一停下,母獸就會出手。”

    “我怎么沒感覺到……”子不悔緊緊拉著賀玄同的手,嘀嘀咕咕的同時還不忘往后看,視線和神識能觀察到的地方,都不存在什么高階母獸。“玄同哥你干嘛騙我?”

    “我沒騙你。”賀玄同表面上理直氣壯,心里卻忍不住咚咚直跳,因為……他終于拉住不悔妹妹的小手超過半個時辰啦!

    ……

    “天之陽炁下降,地之陰炁上升,陰陽二炁交感,化生萬物……”

    “陰陽配偶,天地之大義也……”

    身著赤紅族服的子不悔昏昏欲睡,調皮地沖著對面一本正經的賀玄同擠了擠眼。

    賀玄同見狀,嘴角不自覺地往上翹,心中有種比進階還要大的滿足感。

    他抬眼看了一看臺上,那里站著正在主持大典的子熠,一臉興奮的翼遙,還有臉都快笑開花的賀天璣。

    今日是他與子不悔正式結為道侶的日子,慶典排場不大卻不失精致,來者都是親友,每一張熟悉的面孔都帶著真切的笑容。

    賀玄同不知道自己漫長的歲月里,會有多少時間與子不悔一同度過,但他知道,在一起每一刻,都是屬于他的永恒。

    子不悔打量著與自己一起長大的賀玄同,只覺得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無一處不順眼。從今往后,他們的相伴會更加緊密無間,或許還會像其他皆為道侶的修士那樣,生出一個帶有他們血脈的小寶寶。

    一想到這里,子不悔的笑容就像喝了靈蜜一樣甜。

    ……

    扶搖山巔,奇異煥麗的光芒在空中幻化為朱雀模樣,只一瞬,就被人為制造的云霧遮掩起來,

    “一年內有四個小輩出生,照這樣下去,小璇的族弟族妹會越來越多!”

    賀天璣毫不掩飾心中歡喜,今日是他坐鎮逍遙城整百年的慶典,子不悔抱著子璇,與賀玄同一起悄悄跑來,本身就讓他十分開心。

    誰知慶典進行到一半,他們三人還一起收到傳訊,得知扶搖山又有一名火靈體小子出生了,這喜上加喜讓他更加高興。

    為在涂山氏眼皮子底下保住散修匯,他從不表露出與子家親近,在將兒子送上扶搖山后,更是對外宣稱沒有后人。

    兩人悄悄抱著孫女趕來,都只能在密室相見,并盡量以傳音對話。可這會兒,賀天璣心里那點憋屈早就煙消云散了。

    子不悔也很高興,笑瞇瞇地道:“這一代有兩個先天靈體,實在是難得。真希望他們快快長大,我好帶著他們去合虛山、去東海遠海游蕩!”

    賀玄同收到訊息時亦有片刻的欣喜,只是這欣喜很快被一種晦氣的憂慮沖淡。他看著子不悔期待的樣子,看著她在她懷里沉睡的女兒,最終還是沒將一閃而逝的擔憂說出口。

    只可惜,命運不會因為他閉口不談,而產生任何改變。

    ……

    “胡不空,或者說,我該叫你涂山空。”子不悔雙眼布滿血絲,冷冷地看著熟悉的虛假面孔,心如撕裂般劇痛。

    “我知道,你身懷涂山一族重任,我也知道,子家與你本就是對立的。可我爹待你如至親,你連他一條命都不肯放過么?”

    涂山空神情平靜,毫無反駁之意。他靜靜看著身受重傷的子不悔,看著同樣不支的賀玄同,看著倉惶的煉氣期小護衛緊緊摟著一個脆弱的小生命。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做出了一個與原計劃相反的決定。“你們在這里藏起來,等風頭過了,我帶你們去崆峒界隱居。”

    子不悔很想狠狠地罵他一場,更想舉劍揮向他脖頸,可是眼前的狀況容不得她沖動。兩個傷重的金丹期,根本不可能和元嬰修士抗衡。

    她看了看意識模糊還要堅持站在她身前的賀玄同,看了看靈光籠罩的襁褓中酣睡的女兒,看了看抱著女兒驚恐卻決絕的紅玉,最終還是對涂山空點了點頭。

    涂山空松了口氣,揮手布出一片嚴密結界,對子不悔道:“我要返回家族一趟,你們千萬不要走出結界。”他說完匆匆離去,儲物戒里還裝著子熠的尸身,他要拿回家族復命。

    他剛一走,子不悔立刻取出一枚可破結界的符寶,與賀玄同一起注入最后的靈力,讓結界打開了一個裂口。

    “紅玉,你快帶小璇走,去別的修仙界,去洞天,去哪里都好,不要告訴我們。好好照顧她,不要返回滄瀾。”

    子不悔輕撫女兒臉頰,賀玄同捏了捏女兒的手,兩人濃濃的不舍很快化作對生的希望,不斷催促著紅玉離開。

    “快走!趁現在無人追來,快走!”

    “別管我們,我們跟你在一起,只會引來麻煩!”

    “快走……”

    “離開滄瀾……”

    紅玉貼上最后一枚隱匿符寶,瘋狂地飛馳在荒蕪的土地上,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落淚,就算有,那也隨風不知飄到哪里去了。

    她看了看靈光中沉睡的子璇,心里升起無限憐愛。她知道,她將用自己的一切,來守護這個命途多舛的小姑娘。“小璇,你要快快長大啊……”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