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二)子珺
    青環是歸屬于滄瀾的小型修仙界,這里法則壓制在金丹期,靈氣稀薄,比洞天還要貧瘠。

    綠岫好不容易突破筑基期屏障,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就感覺到外面傳來陣陣斗法波動,弱勢的一人正是子珺。

    她震袖一揮祭出青雀劍,兩柄細長鋒利的銀劍利芒一閃,從陣法屏障中飛射而出,朝攻擊子珺的一男一女狠狠攻去。

    這一男一女只不過是煉氣圓滿,哪里經得住筑基一劍,在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兩人都后悔不該為儲物袋追這么遠。

    剛剛突破煉氣十層進入后期的子珺,經此一戰只覺精疲力盡,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讓她臉上不自覺地生出幾分恨意。恨的是命運不公,子家滅亡;恨的是自己成長太慢,困在這方小小世界不敢離開。

    “綠岫!你進階了!”但一切不甘心,都在看到那張溫柔可親的面孔時,煙消云散了。

    綠岫陪伴著她渡過所有難熬的日子,是唯一的親人,也是唯一的好友。

    當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心中恨意滔天時;當她聽說青環之外光怪陸離的大世界,卻無力去闖蕩時,是綠岫耐心地勸導她,安慰她,告訴她一切都會變好。

    涂山氏就在那里,廣袤的世界就在那里,她只需要日漸強大起來,有朝一日就能去到外界為家族復仇。

    可進階太慢了,時間溫溫吞吞的不肯往前走,讓她覺得一年比一年難熬,一年比一年過得慢。

    唯一令她感到安慰的是,她的修煉始終是順利的,有綠岫引導,實力亦比青環小世界的同階修士強大。看到綠岫順利進階筑基期,子珺心中的那個念頭又有些抑制不住。

    “我們是不是能離開青環界了?你已進階筑基期,我們小心一些,總能在滄瀾界闖蕩!”

    綠岫收拾了打斗殘局,將子珺拉進洞府,低聲勸道:“小珺,去外界歷練不是危險,危險的是被涂山氏的人找到。等你進階筑基期我們再走,好不好?”

    子珺無比失落,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讓她心中充滿憤怒。

    有時候她甚至覺得,強大的家族、慈愛的長輩、同輩的兄弟姐妹這些全都像是虛幻的夢,是綠岫編織出來激勵她成長的假象。可她入睡后經歷的夢境,夢中出現的青雀與朱雀,又讓她無法不相信這一切。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修煉的。”子珺最終還是決定,要與自己的憤怒和平相處,她知道綠岫最是守信,等到筑基那一日,她們肯定能夠離開!

    “這就是滄瀾界?靈氣這么濃郁!要是一直生活在這里,我都該進階筑基中期了!”子珺來到滄瀾的那一刻,只覺一切都不一樣了。這片土地似乎與她心神相連,就像她生來就該待在此處。

    綠岫溫柔地笑著,看著她在森林中飛馳狂奔,偶爾祭出飛行木枝在樹木中穿梭。“好啦,我們先找個地方落腳,等尋得合適的洞府,我就去城池里接點任務來做。”

    子珺像是被點醒了一般,興奮勁倏地減少了。“我還不能進城池去么?就在散修匯的地界也不行么?”

    “我們剛到,還不清楚現在的勢力如何分布,暫時緩一緩再說,好不好?”綠岫來到她的木枝上,撫了撫她的頭發。“小珺,這里與青環不一樣,你千萬要小心謹慎,不能做出一丁點兒引起涂山氏注目的舉動。”

    “可是我們為什么不去找子家的長輩?”子珺不能理解,皺著眉道,“難道他們不能收留我們嗎?”

    綠岫嘆了口氣,道:“你去找他們,反而會引來殺身之禍。有時候,高階修士并非我們想象的那般無所畏懼。”

    子珺聽不明白,但她知道這條路多半是走不通了。“那就算了吧,等我到了化神期,再殺去中部皇城讓涂山一族付出代價!”

    子珺帶著一身沖勁闖進全新的世界,對一切都充滿新奇,想要探索未知,成就自我。但在她心里,最重要的還是復仇。

    可當她逐漸了解到滄瀾界的廣袤,了解到涂山氏的強大,便覺得自己渺小得像個笑話。她心中生出陰霾,執念越積越多,臉上不再有笑容,只覺前途一片灰暗。

    有時候子珺會想,要不然放棄得了,就這樣和綠岫一起安安穩穩地修煉、進階,不再去想強大的仇人,不再期望家族崛起。

    然而血仇難以忘懷,說要放下,談何容易?

    “小珺!不要再往里走了!”綠岫匆匆跟上飛在前方的子珺,臉上滿是焦急。

    這次出發歷練前,子珺在一家店鋪里定好的寶物,被一名涂山氏旁支女修強行買走,找店主理論時,又被頗為刻薄地奚落了一番。

    是以子珺一路上帶著怒氣,陰郁的情緒快要把她吞沒。

    綠岫看到子珺如此,心中難過得緊,這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她恨不得能在前面抵擋住所有磨難。

    可是心魔來臨,唯有自救,看到子珺變得越來越偏激,綠岫既無力又害怕。

    “小珺,這深處有三階妖獸,我們不能再去了!”她狠下心,散出威壓鎮住子珺,讓貼地飛行的木枝頓在原地。

    “機緣險中求,不歷練,我怎么成長?你留在這里吧,我自己去。”子珺面無表情,腦子里一片空白,整個人都麻木了。

    綠岫正要再勸,忽見三名身著涂山氏族服,神情驕傲無比的男修,分三個方向朝她們包圍過來。

    “遭了”綠岫心道不好,看這三人神情就知不懷好意。他們一個是筑基初期,兩個是筑基圓滿,她和子珺根本毫無勝算。

    子珺看到三人衣服上的九尾狐,心頭燃起怒火,恨不得能把他們生吞活剝。

    三人很快圍住她們,其中一名筑基初期,面容略顯平凡的男修,神情猥瑣地抱了抱拳:“在下涂山梵,不知兩位道友如何稱呼?”

    綠岫很清楚,這三人絕不是為了打劫儲物袋而來。她不想子珺面對這些骯臟貨色,何況就算一起拼命,最終結局也不過是死。

    她很快做好了決定,在子珺、以及另外三人都不曾反應過來時,揮出身上所有符箓沖開一條路來,一把將子珺推了過去。

    “快走!不許回頭!”

    綠岫用盡全力一推,再加上符箓余威,子珺在不到眨眼之間飛出了數十里外。這一瞬間,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擊中了她,讓她麻木的心再次清醒過來。

    “綠岫”子珺在原地愣怔了數息,只聽到遠方傳來劇烈炸響,以及三人叫罵的聲音。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開始狂奔逃離,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哭泣。直到靈力耗盡,神識劇痛,她才停下腳步。

    她知道綠岫死了。哪怕她們之間沒有血脈相連,她也感覺到了心悸。

    “涂山梵涂山氏”子珺空洞的眼神再次燃起火焰,憤怒與陰郁終于吞沒了她,此時此刻,她愿燃燒生命,用盡手段,只為達到目的!

    金蓮秘境。

    跟蹤了許久,子珺覺得這男修比前段時日更謹慎、更強大了。他的眼神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再陰邪飄忽,反倒有種歷經滄桑后的深沉。

    子珺想不通短短數月,他怎么會有這么大變化,但只要想起綠岫,想起子家的血仇,她就無法抑制住心中恨意。

    氣運之子涂山梵,她一定要親手殺了他!

    之前那個具有子家血脈的女修不肯幫忙,她還有些憤怒,現在她也不在意了。

    恨意充斥在她身心每一個角落,連思緒都變得遲鈍起來。子珺只余下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在進入蓮池前,殺掉涂山梵。

    “道友跟了我這么久,何不現身一見?不知我哪里得罪了道友?”在一處明顯是天然陣法的地方,涂山梵忽地停下腳步。

    子珺見他發現了自己,出手比思緒還快了一步,祭出未煉化的乙木猛地朝前攻去。

    涂山梵見講和無用,只好接招,兩人激戰之中,沒注意到周遭陣法已在變動。

    “快停下!”涂山梵見情況不對,立刻改攻擊為防御,同時冷靜地提議道,“此陣難解,若不想死,唯有聯手!”

    子珺早就陷入在自己制造的魔障中,根本清醒不過來,她眼中只余仇恨,別的什么都感覺不到。她瘋狂的攻擊使得陣法不斷變化,比剛進陣時更加難解了。

    涂山梵察覺到她不對勁,又無法阻止她強勢的攻擊,猶豫片刻之后,一咬牙祭出一粒珍貴無比的靈果。

    這是他歷練時偶然得來的寶物,能夠讓修士安然無恙地從心魔中脫離。此時唯有讓眼前的女修恢復正常,他們才有機會一起出去。是以他選擇了救人,而不是順手將她當作麻煩解決掉。

    仍在攻擊的子珺忽覺口中一涼,一股無香無味的清涼液體,忽然在四肢百骸中散開,浸入經脈丹田,浸入神魂識海。

    她忽然停下來,呆呆地看著地面,覺得自己這幾個月來做出的事,簡直毫無底線、令人厭惡。“我這是怎么了”綠岫不是這樣教導她的,子家的人,也不該是這樣的。

    “道友心魔附體,行為難免異于本心。”涂山梵看到她神情變化,順口安慰了一句。

    子珺抬起頭,再看這個恨了許久的男修,不知為什么,殺心竟然消失了。

    涂山梵為避免她再生心魔,耽誤破陣,難得地多話了一句。

    “容貌可改,姓名可換,這世上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若是只用眼,不用心,道友如何能分辨?若連一點小事都無法分辨,道友何苦還修道?”

    子珺如被雷擊,楞在原地無法動彈。

    是啊,眼前的涂山梵,語氣、神色、氣息、為人哪里像是害死綠岫的那一個?除了五官和名字一樣,他和當日的男修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啊!

    虛實、真假,不用心怎么分辨?

    子珺坐在地上,久久沒有說話。

    她愣愣地看著涂山梵,只見他站在陣法的幻光里,莊嚴無比,像是專門前來救她脫離魔障的圣者。

    子珺忽然覺得,自己有哪里不一樣了。

    [全文完]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