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千二百三十六章 老鄉見老鄉
    楚楓不是不痛,只是他在忍受,并且也確實是忍受的范圍。

    楚楓沒辦法啊,他已經知道這神技是怎樣的手段了,若是還不把握的話,那神鹿不教自己了怎么辦?

    這種情況下,楚楓的毅力,以及靈魂承受力,似乎都比以往變得更強了。

    就這樣一鼓作氣,楚楓將神鹿給他的光團全部煉化殆盡。

    “前輩,晚輩還可以繼續。”

    楚楓起身,對著神鹿伸出了手。

    “還可以繼續?”

    而神鹿睜大眼睛,看楚楓的眼神好像是在看神經病。

    “晚輩的確可以繼續。”

    楚楓咧嘴一笑,還以為是神鹿不放心,趕忙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

    “你倒是可以繼續,但本神那神隱的力量,都傳授給你了,你還想繼續?”

    “就算榨干本神,本神也沒有了。”

    神鹿道。

    “那是全部嗎?”

    楚楓意外。

    “就是全部。”

    神鹿也是頗感無語。

    她也沒想到,楚楓會一鼓作氣的,將她那力量全部煉化,在她看來,楚楓甚至最快也需要幾個月才行,甚至可能要幾年。

    可是剛剛,楚楓連半個時辰都沒用到,就全部煉化了。

    “妖孽,這小子莫非真是妖孽?”

    神鹿內心嘆道。

    至于楚楓,則是趕忙感受剛剛融入體內的力量。

    這股力量想要運用,也不容易。

    普通修武者,根本不可能掌握。

    就算是天才修武者,也需要花費一定時間。

    但楚楓經驗豐富,且腦袋也是格外靈光,很快便掌握了此力量的要點。

    只見楚楓意念一動,那融于體內的神力,便立刻覆蓋全身。

    下一刻,楚楓氣息全無。

    “前輩,我這算成功了嗎?”

    楚楓看向神鹿。

    神鹿盯著楚楓愣住了,就連小嘴也是微微張開,過了片刻才緩過神來。

    她沒想到,楚楓施展的如此…輕松。

    “你自己感受不到嗎?”

    神鹿反問。

    楚楓當然感受的到,他的氣息隱藏的極為了得,若是配合自己的隱藏之法,幾乎沒有人能夠發現他。

    隱藏之法,隱藏身形只是一部分,最重要的其實還是隱藏氣息。

    畢竟無論是修武者的感應力,還是界靈師的精神力,都是以搜索氣息為主。

    只要氣息隱藏的好,那就很難被人發現。

    “嘿嘿,這不是不太確定,向前輩確定一下。”

    楚楓嘿嘿笑著,臉上有陣難以掩飾的喜悅。

    有了這神隱在手,再配合自己的隱藏手段,就算不用傳送陣法,司徒界靈門的人,似乎也是拿自己沒有辦法了。

    “既然感受到了,便說說,本神這神隱,怎么樣?”神鹿問道。

    “相當不錯。”

    “那前輩,我可以試試神行嗎?”

    楚楓問道。

    “神行你達到半神境在試,不然身體承受不住,但你若想試,可以嘗試一下。”

    神鹿說話間,掌心攤開,一絲白色光芒體浮現。

    “你嘗試煉化,看可行否。”

    “切記,一點一點煉化。”

    神鹿說話間,那縷白色光芒體飄向楚楓。

    楚楓再度盤膝坐下,嘗試煉化。

    嗡——

    明明只是一絲,可進入體內,卻化作磅礴力量,宛如無數尖銳的陣,瘋狂在體內竄動。

    欲將楚楓撕裂開來。

    但,楚楓忍住了。

    雖然忍住了,可起身之時,卻發現身體變得極為虛弱。

    “呼——”

    “境界差距,還真是難以逾越。”

    楚楓苦笑搖頭,他知道神鹿沒騙自己,這神行他現在,的確無法承受。

    可他沒注意到,神鹿看自己的目光,卻仍是充斥著那種難以置信。

    神鹿只是讓楚楓嘗試煉化,她沒想到楚楓一口氣全部煉化了。

    雖然那縷光芒氣焰很微弱,可畢竟存在著境界差距,他覺得楚楓就算毅力再強,再能忍受痛楚,在這種跨越境界的力量,也是無法承受,最多只是煉化其中一點點,就會知難而退。

    可楚楓全部煉化,并且還忍受住了。

    “你出去吧,沒事別叫本神,本神不會幫你,半神境的時候,本神會傳授你神行。”

    神鹿說話之時,一股傳送之力,已是覆蓋楚楓,強行將楚楓的意識,從她這世界驅趕了出去。

    而待楚楓走后,神鹿的臉上卻是揚起了一抹笑容。

    “如此快速掌握神隱。”

    “跨境界,也可忍受神行。”

    “這絕對是妖孽中的妖孽。”

    “沒想到撞了大運。”

    “好險,本神差點走眼。”

    神鹿笑的很是開心。

    ……

    “前輩,真不再聊聊嗎?”

    “你一個人不無聊?”

    楚楓意識回到本體,還是嘗試與神鹿溝通一下,但發現神鹿果然不予回應了。

    “前輩,無聊的時候隨時找我,晚輩和你談心。”

    楚楓心情大好,得到了神隱,他也沒那么慌了,知道自己是真的通過了神鹿的考驗。

    只要成為半神,便可修煉神行,若掌握神行,楚楓就可以更加無法無天了。

    既然逃脫的問題,已經準備完成,那必然就是要做第二件事,找司徒界靈門小輩。

    而楚楓眼下,倒是有了一個去處。

    楚楓先前觀察靈獸山脈的時候,便釋放精神力,感應周圍情況。

    所以已是得知了一個消息。

    此地有一個酒館出現,這個酒館非常有名氣,類似于之前地獄使帶楚楓去的龍息泉館。

    但這是一個酒館,純粹賣酒的,但也是移動的。

    此酒館名為,錢氏酒館。

    別看名字土土的,但也是來頭很大,是在圖騰天河,僅次于龍息泉館的存在。

    雖說錢氏酒館內的酒,不像龍息泉館內的泉水那般難以喝道,但一般他們出現的地方,總是會有各方人馬前去品嘗。

    楚楓覺得,也許這里,能夠碰到司徒界靈門的小輩。

    一番趕路,楚楓很快便來到了這錢氏酒館之外。

    那是一座漂浮于空中的宮殿群,所有宮殿由金磚蓋造而成,是真正的金碧輝煌,但卻土里土氣的。

    宮殿群的每座宮殿內,都是可以飲酒的,而幾乎每座宮殿門外,都是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要等里面的人出來,排隊的人才能進去。

    這種場面,楚楓也是很少見到,畢竟這里的修武者,普遍修為都不是很弱,都是見過世面的。

    能夠讓他們想市井百姓一般的湊熱鬧,那必然是有著過人之處。

    但楚楓也很快注意到,這里面最恢宏的那座宮殿,并沒有人排隊。

    楚楓直接走了過去。

    “歡迎來到錢氏酒館,這位少俠,是要飲酒嗎?”

    楚楓剛剛靠近,門前一位老者便上前詢問。

    “聽聞錢氏酒館的酒很烈也很美味,想品嘗一下。”楚楓道。

    “我錢氏酒館的酒,的確很烈也很美味。”

    “不過這位少俠,若要飲酒,還請去那邊排隊,去那邊吧,那邊人稍少一點,排個兩天,應該可以入館飲酒了。”

    那老者說話時,指向了不遠處一座宮殿。

    “此地不是飲酒的嗎?”

    楚楓抬頭看了一眼,這個宮殿牌匾寫著,上品仙酒閣,也像是飲酒之地。

    “少俠是這樣的,這里是上品仙酒閣,里面乃是釀了萬年之久的仙酒。”

    “所以價格昂貴,一碗上品仙酒的價格,乃是一把尊兵。”

    老者說這話的時候,還玩味的看了楚楓一眼,似乎是在等楚楓露出驚訝與尷尬的表情。

    可楚楓卻是毫無波瀾。

    “知道了。”

    說話間,便要踏入。

    可老者卻趕忙伸手攔住楚楓。

    “少俠,是老夫說的不清楚嗎?”

    “一碗上品仙酒的價格,是一把尊兵哦。”

    老者強調道。

    “說的清楚,我也聽得清楚。”

    楚楓道。

    “少俠,不是老夫看不起你,而是酒館規定,入上品仙酒閣,入場費一把半成尊兵。”

    老者雖然一直是笑臉相迎,但卻也能看出他對楚楓的質疑。

    其實從打一開始,他就認定楚楓不是很有錢的人。

    楚楓微笑間,手掌自乾坤袋劃過,一把半成尊兵直接拿出,丟向老者。

    半成尊兵,但卻是極品!!!

    “這位少俠,里邊請。”

    手握這把半成尊兵,老者的笑容都變了,如果說之前是假笑,那么現在是真笑,是真正的尊敬與客氣。

    半成尊兵,對于普通修武者,那也仍是價值不菲之物,甚至是一些小家族的傳家之寶。

    能夠隨手當做入場費交出的,毋庸置疑,這是有錢人,這是有背景的人。

    更何況,還是極品?

    楚楓不在意老者的態度轉變,他本來就是看門的,交待清除事情,也是他的工作。

    至于半成尊兵?

    曾經對于楚楓而言是寶貝,現在楚楓乾坤袋內一大堆,就連尋常的尊兵,他都有著不少。

    當然,都是搶來的。

    楚楓進入酒館,發現酒館很大,雖然人不多,但卻也有一些人已經在飲酒了。

    一件尊兵換杯酒,足以見得這里的人,也都不是簡單的人。

    但很快,一個人的身影,引起了楚楓的注意。

    這是一位老者,雖白發蒼蒼,但卻器宇軒昂,看的出他年輕時,也是英俊之人。

    最主要的是,他的腰間有著一塊黑色令牌,那上面寫著圣谷二字。

    “圣谷的人?”

    楚楓意外,沒想到在這里,會遇到圣谷的人。

    雖然之前對圣光一族印象極差,可是自從與圣谷之人打了交道,楚楓對圣谷之人的印象倒是極好。

    甚至有段時間,楚楓會以祖武天河之人自居,因為他覺得圣光一族不配。

    但是后面,若是想起圣谷的人,他也會以圣光天河之人自居,是在給圣谷的朋友面子。

    正所謂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楚楓雖沒有淚汪汪的感覺,但在這陌生的天河中,遇到圣谷之人,也是概率極小的事情。

    楚楓也是心生親切之感。

    于是楚楓直接走到老者桌前。

    “前輩,晚輩可以坐這嗎?”

    楚楓問道。

    “當然,小友請坐。”

    老者也很是熱情。

    “前輩,是圣谷的人?”

    楚楓入座后,直接問道。

    “你知道圣谷?”

    老者頗感意外,但從他的反應楚楓看出,他應該就是圣谷之人。

    “實不相瞞,我是圣光天河來的,我也結識幾位圣谷的朋友和前輩。”

    楚楓道。

    “喔,不知小友認識我圣谷中的哪位?”

    老者頓時來了極大的興趣。

    “圣光不語,圣光白眉,念天道人,以及……”

    楚楓一一說出了,自己所相識的圣谷之人。

    “小友,竟認得他們?”

    “那你既認得他們,想必也聽聞過老夫名號吧?”老者臉上露出意外之喜。

    “請問前輩是?”

    楚楓問道。

    “老夫叫做圣光道魁。”

    老者說這話的時候,不僅滿臉自信,腰板都坐的更直,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

    只是下一刻,他的表情變得尷尬起來,他從楚楓的反應中看出。

    楚楓好像,不認識他。

推薦:前世她嘔心瀝血,用半座茶山送丈夫青雲直上,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她就是那個被下堂慘死的原配。再睜眼,已回到豆蔻年華,親人尚在,這一世,她要為自己而活。該走的路要走,該救的人要救,該虐的渣渣······當然也不能落下......秋風殘葉精品言情小說《農門悍妻忙種田》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