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千二百三十八章 痛宰司徒畜生
    “前輩,晚輩還有事情,要先告辭了。”

    “再敬您。”

    楚楓將碗中剩下的酒,一飲而盡。

    “這么快?”

    “小友可方便留下地址,待我回到圣光天河,找你一敘。”圣光道魁道。

    “前輩,晚輩暫時居無定所,也不知何時回去,待我回圣光天河,自會拜訪。”楚楓道。

    “那小友要小心。”圣光道魁,突然有些擔心,雖然相識甚短,但他能感覺楚楓不是尋常小輩,談吐得當,又明顯見過世面,卻有些底蘊。

    他知道,這位楚楓小友,恐怕在圣光天河,也已經名聲赫赫了。

    但圣光天河什么地方,他自己心里清楚,與圖騰天河比,說是鄉下也不為過。

    楚楓在圣光天河再了得,但來到了這里,就等于鄉村出來的首富。

    在村里他再牛,但來到了大城市,比他強的太多了。

    何況楚楓又說報仇,他自然有些擔心。

    “前輩,晚輩建議您,靈獸狩獵之前,就隱藏一下面容。”楚楓這句話是暗中傳音。

    “額…好。”

    圣光道魁雖有諸多不解,但卻也是立刻應下,他也是老江湖了,他察覺到楚楓是害怕牽連他。

    而楚楓故意躲開司徒界靈門的視線,快速向外走去。

    可走到門口時,悄悄又有一名男子走了進來。

    這名男子,一席黑袍,身材魁梧,身背大刀。

    那大刀,一看就是好刀,極品尊兵,且來自遠古時期。

    他氣息外放,修為乃是九品武尊。

    但他,也是小輩。

    “唐公子,哎喲,唐公子大駕光臨,小店有失遠迎,還望勿怪,還望勿怪啊。”

    此時,就連此酒館的掌柜,也是主動上前迎接。

    這讓楚楓意識到,這黑衣青年絕對不是尋常之輩,畢竟這可是司徒界靈門,那三位長老,都沒有的待遇。

    但楚楓也沒多想,他人身份,與自己何干?

    楚楓走出酒館,便轉移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

    他提前走出,就是想等那三位長老出來。

    楚楓需要司徒界靈門的血脈,但不一定是小輩的,因為他本身就是小輩,只要有血脈就夠了。

    可走出酒館,卻聽到眾人的議論,都在圍繞一個人。

    正是那位剛剛進入酒館的黑衣青年。

    原來這位黑衣青年,名為唐修,是一位頂尖天才。

    他家世本就不錯,出生時更是引發異象,得圖騰天河一位頂尖人物欣賞,將其收為弟子。

    而他的成長,也是不失所望,如今在整個圖騰天河,不僅背負著莊青唯一真傳弟子的名號。

    同樣也是圖騰天河天才之一。

    真龍星域,在圖騰天氣其實是小星域,靈獸上界更是一個小世界。

    唐修這種人物來到這里,引起轟動也是正常。

    不過楚楓與這唐修沒有任何來往,也只能感嘆圖騰天河確實實力較強。

    畢竟這等天才,楚楓短時間內,已經見到好幾個了。

    但說起來,印象最深的,還是那白云卿。

    當今圖騰天河客卿大長老,太史星中的弟子。

    同為小輩,那白云卿的修為,卻已達到半神境,結界之術也是神袍。

    是真正強于現在楚楓的小輩。

    “楚楓,有壓力沒?”

    蛋蛋忽然開口,自然是因為又遇到了一個天才。

    “圖騰天河的確藏龍臥虎,但我并無壓力。”楚楓微微一笑。

    “為何?”蛋蛋好奇。

    “小輩,根本不是我的目標。”

    “他們身后的老一輩,才是我楚楓超越的目標。”楚楓道。

    “實力不強,口氣不小。”

    “但本女王,就喜歡你的這股自信勁。”蛋蛋發出滿意的笑聲。

    因為她分的清自信與自大。

    楚楓不缺自信,但卻并不自大。

    關鍵她知道,楚楓說的,必然可以做到。

    很快,楚楓雙眼微瞇,他等的人出來了,那三位司徒界靈門長老御空而行。

    楚楓則是隱藏身影暗中跟隨。

    起初三人不言不語,但是到身邊無人的時候,便開始交談。

    他們一邊交談,還一邊發出猥瑣的笑聲。

    聽到交談內容,楚楓更加確定,這三個老家伙必須得死。

    他們居然命令手下,去抓了許多良家婦女,那些良家婦女似有大用。

    但運用她們之前,這三個老頭子,準備尋歡作樂,而特意來此打酒,就是為了等下他們那所謂重頭戲準備的。

    楚楓一路跟隨,很快來到了一座浮空宮殿內,這里聚集著足足數百名司徒界靈門的人。

    但除了司徒界靈門的人外,還有近萬名女子,都是修為不怎么樣,但卻有些姿色的小輩女子。

    楚楓透過天眼,可看穿宮殿內的一切。

    那宮殿的一個房間內,居然擺放著各種特殊工具,許多工具上面還沾有血跡。

    看到那些工具,楚楓就知道,這三個老頭有多變態了。

    倘若楚楓不來,這些女子不僅要死,臨死之前還將遭受折磨。

    而大殿中央,還擺放著一座煉化大陣。

    煉化?

    原來抓來這些女子,不僅僅是為了尋歡作樂,最終目的,竟是將他們煉化。

    不考慮修為,只考慮姿色與年齡,他們要煉制什么,楚楓不得而知。

    但將活人煉化,就是魔教行為。

    “真他娘的敗類。”

    楚楓追到此處,也不再遮掩,直接一腳將殿門踹開。

    “何人,但擅闖我司徒界靈……”

    見有人破門,司徒界靈門的人第一反應是遭受驚嚇,必然是怕行為暴露。

    可當他們看清楚楓后,卻放下心來,轉而露出了兇狠。

    “你們不認得我?”

    楚楓冷笑。

    “無名小輩,誰會認得你?”

    有人說話間,手持兵刃與殺氣,便向楚楓走來,這是要殺人滅口,并且還要親手將楚楓斬殺。

    同時,有人釋放結界之力,將殿門封鎖,是防止楚楓逃脫。

    楚楓也不動,待那人靠近之后,猛然出手一抓,掐住其喉嚨。

    只聽咔嚓一聲,那人脖子被楚楓直接扭斷。

    “大膽,竟敢殺我司徒界靈門的人?”

    司徒界靈門的所有人,都是拔出兵刃,釋放威壓,準備將楚楓了結于此。

    可只見楚楓意念一動。

    轟——

    在場的所有司徒界靈門的人,都如死狗一般趴在了地上。

    包括那三位長老。

    是楚楓的結界威壓!!!

    楚楓雖是龍變九重,但卻具備兩重逆天戰力,半神之下,少人能敵。

    “還發什么愣,快走。”

    “對了,記得宣揚一下,司徒界靈門的惡行,讓世人知道他們的嘴臉。”

    楚楓話音未落,那些被抓的女子,便一窩蜂的跑了出去,甚至連句謝謝都沒有。

    但楚楓也無所謂,救人本就是做好事,也沒想過她們是否道謝。

    “這位少俠,還請住手,不知有何誤會?”

    意識不妙,那位九品武尊的長老立刻開口。

    “你們不認得我?”

    “難道魔棺凡界的人沒回來嗎?”

    楚楓有些詫異,本以為自己名字,早就在司徒界靈門響徹了,不曾想這些人,居然都不認得自己。

    “少俠,我們未曾去過魔棺凡界。”

    “難道您與我司徒界靈門,在魔棺凡界的人有何沖突嗎?就算有沖突,那與我們也是無關的啊,這其中必定是有誤會。”

    那位九品武尊的長老道。

    “誤會?殺的就是你司徒界靈門的人。”

    楚楓說話間,還將目光投向了那座宮殿,隨后一拳轟出,那殿門被轟碎。

    “這些工具,可不能浪費。”

    話到此處,楚楓眼神變得格外兇狠。

    而司徒界靈門的人,則是面如死灰。

    接下來,楚楓便開始了他的酷刑。

    司徒界靈門的人該死,但…絕不能讓他們簡單的死。

    于是撕心裂肺的慘叫,接連在這宮殿內響徹。

    楚楓一番折磨后,也是順利拿到了血脈,并且成功藏在了自己體內。

    憑借楚楓現在的手段,他有自信,可以蒙混過關。

    隨后探手一抓,司徒界靈門的寶物,以及本源,也都被楚楓奪走。

    而看著大殿那血腥一幕,楚楓不僅沒有絲毫愧疚,反而覺得不太盡興。

    若不是急著離開,他一定讓這些畜生死的更痛苦。

    離開此地后,楚楓又回到靈獸山脈的入口處,楚楓在這里,悄悄布下了一道陣法。

    布下這陣法,自然是有他的用意。

    而此時山脈入口處,也是聚集著不少人,但是這些人也都不認得楚楓。

    楚楓覺得,有兩個可能。

    一個是魔棺凡界的人沒有來這里,通緝楚楓的消息,還沒有傳開。

    另一個,就是陶吳當日的威脅起了作用,他們不敢繼續通緝楚楓,自然也就沒有擴散這個消息。

    但不管怎樣,對楚楓而言都是一個好消息。

    畢竟沒人盯著,行動起來更方便。

    “什么,一個圣光天河的老頭,膽敢挑戰唐修,那可真是不知死活。”

    可忽然,兩個人的交談,映入楚楓耳簾后,讓楚楓內心微微震蕩。

    老頭?唐修?

    “你們說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楚楓上前詢問。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