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三百四十八章 大結局
    所有人都在逼迫余音,想要挾制余音去做的一件事,如今倒是余音主動站上了祭壇。

    意識到這一點后,辟邪有些啞然。

    他有些愧疚地抬頭,想要循著聲音去找余音的所在,卻發現余音的聲音來自四面八方,宛如與這天地融為了一體。

    “救?這片土地不需要我救。”余音的聲音猶在繼續,“我救的只是自己,以及千千萬萬與我一樣的人。”

    僅此而已。

    身形徹底消失的辟邪轉身投入到了無名海中,他清楚自己這一去,便會與幽冥鬼域一道永遠離開此間,與俗世涇渭分明。

    但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人鬼本就殊途。

    余音最后看了眼無名海。

    幽暗的海水在日光下毫無光澤地翻騰,風過,純黑色的浪花飛入半空中,卻又在眨眼之后,隨余音的力量變得虛無,仿佛剛才只是一場夢。

    最終,無名海與幽冥鬼域一同消失了,一如千萬年前它憑空誕生一般。

    那廂江勝清一路飛馳回了丹青山,可他沒能找到裴云英與余音。事實上,這時候別說丹青山了,便是整個道門,都已經淪為了荒蕪的廢墟。

    失去了靈力的法器隨處可見。

    “音兒做了什么?”如儀跌坐在地上,掩面痛哭,“我的音兒憑什么要做這些?她比這世上所有的人都還要無辜……”

    江勝清搓著手站在她身后,低聲道:“我送您離開吧,天地間的靈氣正在消失,您若是長久地待在這里,可能會隨之一起消散。”

    所謂的離開,正是度化。

    這時候江勝清所剩的靈力已經不多了,將這些用在度化上的話,他可能連自己接下來的處境都無法改善。但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半點兒猶豫。

    對于江勝清的付出,余音看在眼里,也成全他這善舉,并沒有提前出手送如儀離開。

    道門消失的第一個月后,南洲大陸的東方出現了一棵高有千丈的火紅色大樹,它雖與日同在,卻從不遮蔽日光,且背負著天火頻現的蒼天,仿佛將一切災厄獨自抗下。

    在其身下,滿目瘡痍的土地卻并沒有因為道門的消失而出現好轉,那些癲狂的修行者們窮盡余力想要在俗世里奪得立身之地,卻又被年輕一代的修行者合力驅逐了出去。

    紛亂始終持續著。

    無人關注的西南邊陲,靈蘭秘境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一個落雪的冬日。

    翠綠的叢林里失去了往日的生機,日光再也照不進層層疊疊的樹冠,底下叢生的幽暗使得周邊的凡人也不敢涉足,便干脆筑起了一道長長的圍墻,徹底將其隔絕。

    至于不周山——

    那些魔物們在日光照進不周時,就已經成為了碎屑,落進了泥土之中。

    余音自己倒是很好,從一開始的折磨與煎熬,到后面嘗試著去接納,她漸漸學會了寬慰自己,告訴自己這不過是一場苦修,沒有目的的苦修。

    春去秋來。

    因著道門殘余修行者而掀起的波瀾,最終湮滅在了歲月的長河之中。

    后來,人們慢慢就已經習慣了東邊那棵高大的紅色楓樹,他們將其稱為蒼神,每逢朔日,便會攜家帶口的去朝拜,臨了還給蒼神編出了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那個故事中,蒼神為了保護凡人而化身蒼天大樹,以身軀阻擋著天外來火,如此一日又一日,以守護神的形象屹立于東方不倒。

    俗世的更迭里,這個故事一代又一代的傳頌著。

    就這樣,蒼神陪伴著凡人們走過了無數個日月,目睹了俗世里的日新月異。

    直到有一天,清早起床的人們發現蒼神不見了,東邊初升的太陽旁邊再也看不到那抹火紅色的身影,其后的蒼穹之上,也不再有天火的痕跡。

    一切,仿佛只是場漫長的夢。

    至此人間再無神跡,那些光怪陸離的神佛傳聞,那些驚悚詭譎的修仙之談,終成傳說,并逐漸遺落在史冊中。

    ——

    新歷兩千零一年,東陽市。

    穿著白色西服的女孩子背包穿梭于人潮之中,她剛準備走過斑馬線,就被身邊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孩子給拉住了背包的肩帶。

    小乞丐?

    女孩古怪地掃了她一眼,說:“小妹妹,姐姐趕著上班,你可不可以松開姐姐的包呀?”

    一邊說,女孩一邊拿出錢包,從里面抽出一張紙幣遞過去。

    臟兮兮的小孩子卻沒有伸手,也不放手,漆黑的眸子死死地盯著女孩,開口時說的話,也是女孩聽不太懂的。

    最后沒辦法,女孩只能被迫遲到,將小孩牽去了派出所。

    “先把這孩子洗洗吧,瞧這臟的,等下抽個血,看庫里有沒有匹配的信息。”接警的是個女警,看到小孩子這滿頭打結的頭發,十分不忍心,起身的同時又問女孩:“你叫什么?身份信息填一下。”

    女孩哦了聲,拿了身份證出來,回答道:“裴云英。”

    “姐。”

    小孩子啞著嗓子,總算喊出了句在場的人都能聽懂的話。

    “這孩子叫你姐?”女警有些驚訝。

    裴云英連忙擺手,結巴道:“不是不是,我獨生女來的……”

    她慌張地回頭去看那個小孩子,卻在對上小孩子那可憐兮兮的眼神時,愣了下,嘴里余下的話也都卡了殼。

    “姐。”小孩子又喊了句。

    這聲音宛如一只手,直接穿過裴云英的血肉,握住了她的心臟。

    咚咚。

    咚咚。

    裴云英心跳如鼓。

    鬼使神差般,她起身朝著面露詫異的女警鞠躬,抱歉道:“是,她是我妹妹,我剛才腦子有些糊涂了,可能是發燒了。”

    隨后,她牽過小孩子的手,轉身就跑出了派出所。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