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浮龍蝦妖成仙記
    蝦湫用映星湖湖水洗了洗眼睛。

    姐姐飛升時那道壯觀的接引霞光,差點讓蝦眼都瞎了。

    洗完眼睛,蝦湫拿出一根浮海帶,一邊啃食一邊想著要怎么種植浮海帶。

    其實蝦湫早在映星湖里種過浮海帶。

    但蝦湫只是按照浮龍蝦妖一族的傳統做法:把海中漂浮的海帶苗收集起來,往映星湖底淤泥中一扔,再吐出一些細小的泡泡圍起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要不是湖底面積有限,蝦湫可能都不會記得浮海帶種在哪里。

    而映星湖底種出來的品質,遠不如自然生長的野生浮海帶,厚實脆爽又甘甜。

    聽尤瑜說過,夏神部洲的凡人最擅長種田。

    蝦湫往口中塞浮海帶的瑩白小手頓了頓,一邊咀嚼一邊點頭,果然還是要跟人族學習種植技術!

    吃完浮海帶,蝦湫便騰空而起,往夏神部洲的河川大澤飛去。

    一年后。

    安思梅在自己的小院里割了一把韭菜,又到一旁的靈雞窩里摸了兩個靈雞蛋,還沒來得及點火熱鍋倒油,就被突然現身的蝦湫拉住了衣角。

    “安思梅,快教我識字!”

    蝦湫如此積極,反倒讓安思梅頗為不安,連忙問道:“蝦湖主,妖族不識字也沒關系的。”

    作為一個血脈覺醒境的蝦妖,不識字又如何?

    妖族之間以神識傳音、以血脈傳承,也不必非要識字的。

    更何況,安思梅不是沒教過蝦湫讀書認字,問題是教了一百遍,蝦湫還是記得七零八落的。

    幾百年下來,蝦湫認識的文字,不超過一百個。

    本文首發起點,喜歡,請支持正版。

    蝦湫用映星湖湖水洗了洗眼睛。

    姐姐飛升時那道壯觀的接引霞光,差點讓蝦眼都瞎了。

    洗完眼睛,蝦湫拿出一根浮海帶,一邊啃食一邊想著要怎么種植浮海帶。

    其實蝦湫早在映星湖里種過浮海帶。

    但蝦湫只是按照浮龍蝦妖一族的傳統做法:把海中漂浮的海帶苗收集起來,往映星湖底淤泥中一扔,再吐出一些細小的泡泡圍起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要不是湖底面積有限,蝦湫可能都不會記得浮海帶種在哪里。

    而映星湖底種出來的品質,遠不如自然生長的野生浮海帶,厚實脆爽又甘甜。

    聽尤瑜說過,夏神部洲的凡人最擅長種田。

    蝦湫往口中塞浮海帶的瑩白小手頓了頓,一邊咀嚼一邊點頭,果然還是要跟人族學習種植技術!

    吃完浮海帶,蝦湫便騰空而起,往夏神部洲的河川大澤飛去。

    一年后。

    安思梅在自己的小院里割了一把韭菜,又到一旁的靈雞窩里摸了兩個靈雞蛋,還沒來得及點火熱鍋倒油,就被突然現身的蝦湫拉住了衣角。

    “安思梅,快教我識字!”

    蝦湫如此積極,反倒讓安思梅頗為不安,連忙問道:“蝦湖主,妖族不識字也沒關系的。”

    作為一個血脈覺醒境的蝦妖,不識字又如何?

    妖族之間以神識傳音、以血脈傳承,也不必非要識字的。

    更何況,安思梅不是沒教過蝦湫讀書認字,問題是教了一百遍,蝦湫還是記得七零八落的。

    幾百年下來,蝦湫認識的文字,不超過一百個。

    本文首發起點,喜歡,請支持正版。

    蝦湫用映星湖湖水洗了洗眼睛。

    姐姐飛升時那道壯觀的接引霞光,差點讓蝦眼都瞎了。

    洗完眼睛,蝦湫拿出一根浮海帶,一邊啃食一邊想著要怎么種植浮海帶。

    其實蝦湫早在映星湖里種過浮海帶。

    但蝦湫只是按照浮龍蝦妖一族的傳統做法:把海中漂浮的海帶苗收集起來,往映星湖底淤泥中一扔,再吐出一些細小的泡泡圍起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要不是湖底面積有限,蝦湫可能都不會記得浮海帶種在哪里。

    而映星湖底種出來的品質,遠不如自然生長的野生浮海帶,厚實脆爽又甘甜。

    聽尤瑜說過,夏神部洲的凡人最擅長種田。

    蝦湫往口中塞浮海帶的瑩白小手頓了頓,一邊咀嚼一邊點頭,果然還是要跟人族學習種植技術!

    吃完浮海帶,蝦湫便騰空而起,往夏神部洲的河川大澤飛去。

    一年后。

    安思梅在自己的小院里割了一把韭菜,又到一旁的靈雞窩里摸了兩個靈雞蛋,還沒來得及點火熱鍋倒油,就被突然現身的蝦湫拉住了衣角。

    “安思梅,快教我識字!”

    蝦湫如此積極,反倒讓安思梅頗為不安,連忙問道:“蝦湖主,妖族不識字也沒關系的。”

    作為一個血脈覺醒境的蝦妖,不識字又如何?

    妖族之間以神識傳音、以血脈傳承,也不必非要識字的。

    更何況,安思梅不是沒教過蝦湫讀書認字,問題是教了一百遍,蝦湫還是記得七零八落的。

    幾百年下來,蝦湫認識的文字,不超過一百個。

    本文首發起點,喜歡,請支持正版。

    蝦湫用映星湖湖水洗了洗眼睛。

    姐姐飛升時那道壯觀的接引霞光,差點讓蝦眼都瞎了。

    洗完眼睛,蝦湫拿出一根浮海帶,一邊啃食一邊想著要怎么種植浮海帶。

    其實蝦湫早在映星湖里種過浮海帶。

    但蝦湫只是按照浮龍蝦妖一族的傳統做法:把海中漂浮的海帶苗收集起來,往映星湖底淤泥中一扔,再吐出一些細小的泡泡圍起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要不是湖底面積有限,蝦湫可能都不會記得浮海帶種在哪里。

    而映星湖底種出來的品質,遠不如自然生長的野生浮海帶,厚實脆爽又甘甜。

    聽尤瑜說過,夏神部洲的凡人最擅長種田。

    蝦湫往口中塞浮海帶的瑩白小手頓了頓,一邊咀嚼一邊點頭,果然還是要跟人族學習種植技術!

    吃完浮海帶,蝦湫便騰空而起,往夏神部洲的河川大澤飛去。

    一年后。

    安思梅在自己的小院里割了一把韭菜,又到一旁的靈雞窩里摸了兩個靈雞蛋,還沒來得及點火熱鍋倒油,就被突然現身的蝦湫拉住了衣角。

    “安思梅,快教我識字!”

    蝦湫如此積極,反倒讓安思梅頗為不安,連忙問道:“蝦湖主,妖族不識字也沒關系的。”

    作為一個血脈覺醒境的蝦妖,不識字又如何?

    妖族之間以神識傳音、以血脈傳承,也不必非要識字的。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