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這次選擇死
    路小遺復活了孫綰綰之后,知道了事情經過。不禁嘆息一聲:“人性太復雜了,千姿百態啊!”孫綰綰苦笑搖頭,微微蹙眉:“是啊,我也沒想到一個人變化會那么大。”

    孟青青語氣淡淡的反駁:“不,他一直是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變過。這一點,在匠鎮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遴選的費用對于凡人來說是一筆巨資,小遺只不過是收留了他而已。對于別人來說,可能在沒錢的時候就算了,努力攢錢,等待下一次機會。但是他沒有,理所當然的接受了小遺的幫助。他的怨憤,來自于別人都該慣著他,否則就是對不起他。”

    舊事重提,路小遺頗為尷尬,當初要不是他做了爛好人,也沒有后來那么多事情吧。一飲一啄,沒有他做了爛好人惹出來的那么多事情,又怎么會有后來的奇遇?想到這里,路小遺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原來藏魂珠的位置上,現在空空如也。神識之下,路小遺清晰的看見自己體內的一切變化,在自己的血管里,有一滴很特別的血,始終不溶于其他血液之中。這滴來自母神的血,成就了一段奇跡。

    想到這里,路小遺拿出那個玩偶,遞給孫綰綰:“給,遲到的生日禮物。沒有它,就沒有現在的我。”孫綰綰接過來,看著一臉呆萌的玩偶,嘴角帶著壞壞的笑,忍不住抬手輕輕的點了一下玩偶的額頭。這玩偶立刻換了一個表情,發出一陣聲音:“打人了,美女打人了。”

    聲音惟妙惟肖,憨態可掬,孫綰綰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這一笑,如雨后彩虹一般徇爛。

    “走,我們去昊天門轉一轉。”路小遺一聲唿哨,小白立刻過來趴下,招呼兩女也上了虎背,三人一起飛往昊天門。有兩個女的照顧,小白一邊飛著,孟青青一邊遞熟肉到白虎的嘴邊,小白吃的不亦樂乎。孫綰綰就安靜的多了,趴在路小遺的背上,抱著腰不說話。身前的孟青青一邊喂食,一邊回頭笑著說話。

    一年多之后的摩天嶺,在昊天門上下的協力之下,恢復了三分昔日的舊貌。小白盤旋在山巔,那個被截斷的坑邊上,小白降落在坑的邊緣上。

    路小遺下了虎背,居高臨下的看著摩天嶺,昔日的天劫摧毀的大片樹林,還有燒剩下的殘枝灰燼。山下能看見有人在驚慌的跑動,這是看見路小遺了。

    以路小遺為圓心,直徑1562500米的范圍內,路小遺的視角就是神的視角。看著那些驚慌失措的表情,路小遺忍不住迎風大笑:“哈哈哈!我路小遺又來了。你們準備好了么?”

    山間的昊天門人,不管是誰,都能清楚的聽到路小遺的聲音。如同在耳邊說話一般。在作用范圍內的路小遺,現在就是神。只不過他這個神的威力,只能確保在龜甲術的作用范圍內。幾遍如此,也把昊天門上上下下嚇尿了。

    “我看見你們在害怕,不要緊,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離開,半個時辰內,我要這片山里,再無一個活物,現在開始計時。”路小遺的聲音傳遍每一個角落,躲在通天之門內的蘇云天、林薄、王嘯天也聽的清楚。

    半個時辰么?林薄的眼珠子亂轉,王嘯天表情凝重,蘇云天陰晴不定。

    路小遺發出威脅后,心念一動,神的視角找到了蘇云天和王嘯天,還有林薄三人。忍不住用神識低聲定向調戲一句:“蘇云天,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沒有珍惜。這一次你死定了。”

    蘇云天聽到耳邊傳來清晰的聲音,嚇的渾身一哆嗦。自己已經無限接近大羅金仙的水準了,為何藏在這里都不能避免被他發現呢。路小遺看著林薄驚恐的臉,也對他說一句:“林薄,只有半個時辰哦,你真的不跑么?”

    “啊!”林薄嚇的發出聲音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對著天空大聲道:“路小遺,你在哪里?快給我出來。”路小遺又來一句:“記住,你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逃命。”

    林薄聽到這句,再也承受不住壓力,爬起來轉身就往外跑。蘇云天見狀面露猙獰,一伸手,手臂暴漲,捏住林薄的腦袋,送到嘴邊:“沒用的東西,這就嚇壞了么?你怕什么?當初去刺殺路小遺的勇氣呢?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么?”

    林薄哆哆嗦嗦的開口:“我……!”遭遇蘇云天猙獰的眼神時,怎么也說不出一句話。

    蘇云天眼神冰冷,右手僅僅的捏著林薄的腦袋,猙獰的冷笑:“你想跑是吧?既然你那么怕死,那現在就去死好了。”說話間,手上用力一捏,噗的一聲,林薄的腦袋就像個西瓜被捏爆一樣,紅的白的夾在一起飛濺出來。蘇云天面不改色,真氣外溢,彈開這些飛濺的血跡。王嘯天只是微微后退一步,皺眉道:“臟兮兮的!”

    “你說,路小遺會不會是虛張聲勢?”蘇云天一揮手,甩干凈手上的血跡,抬頭看看通天之門,語氣里透著一股焦慮。心里恨不得上面的仙人立刻下來。

    王嘯天搖搖頭:“猜不透,這個人太特別了。當初我親眼目睹他死于劍下,事后覺得還是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我應該留下來,堅持補一刀就好了。”

    “你不是說有金龍逼近么?”蘇云天反問一句,表情陰狠的看著他。

    “是啊,當初要是晚一步,金龍的爪子就弄死林薄了。”王嘯天看了一眼林薄的尸體,地上一片狼藉,腦袋沒了半個,一地的血跡,忍不住輕輕的搖頭:“門主,你要另外找人繼承衣缽了。”蘇云天收起陰狠的眼神,淡淡的搖頭:“他被嚇壞了,心氣沒了,不合格了。不像當初,所有人都害怕路小遺,他卻有信心殺路小遺。你說,這世間真的有死而復生之術不成?上一次蒙登天說過,路小遺復活了孫慕仙,我一直當做失敗者的托詞來聽。”

    王嘯天搖搖頭:“不知道,路小遺的身上,發生任何奇跡都不奇怪。那條金龍就是代表,我覺得路小遺翻復活,與金龍有關。帶走了他的尸體,并且守護在天靈谷。估計就是等著路小遺活過來,可能跟他的修煉方式有關吧。對了,有登天的消息么?”

    “呵呵,真是不甘心啊!”蘇云天搖頭嘆息一聲,語氣中充滿的失落和遺憾,濃濃的。

    山巔之上,路小遺目睹林薄的慘死,心里暗暗嘆息一聲。如果林薄不是那么一個性格,路小遺知道自己肯定會竭力幫助他。那樣的話,就沒有半人半神的路小遺了。

    “告訴你們一個消息,林薄死了,蘇云天捏爆了他的腦袋。”路小遺現場直播了一句,孫綰綰聽了忍不住微微搖頭:“他的天賦不錯,可惜心性太差。”

    孟青青很干脆的冷笑道:“死有余辜!死不足惜!就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這時候山下一片大亂,路小遺指著山下,那些昊天門的人紛紛御器而逃的場面,對兩女道:“你們都看見了吧?這就是人性,大難來時各自飛。看著他們這樣,你們兩個在我心里,越發的顯得彌足珍貴。”說話間,路小遺摟緊了兩個嬌軀,鼻尖輕輕一嗅:“好香啊!”

    孟青青被他鼻尖的熱氣弄的癢癢的,抬手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癢啊,討厭!”經歷了一場生死之后,孫綰綰顯得更加的穩重了,微微一笑,安靜的承受路小遺在腰上的手。

    半個時辰過的很快,三人說笑一陣就到了,看看時間就要到了,昊天門的人跑了個七七八八,蘇云天和王嘯天,依舊心存僥幸的在等待通天之門的打開。其他的人,都跑了個干干凈凈。路小遺的神視角看的極為清楚,偌大的昊天門,除了這兩位,其他人都跑了個干凈。

    “蘇云天,王嘯天,整個昊天門,現在就剩下你們兩個了。也就是說,只有你們留下,愿意為昊天門去死。不知道二位有什么遺言呢?”路小遺再次用神識說話,通天門口的兩人,聽到聲音在腦門上方回蕩的時候,忍不住露出了驚慌之色。

    “原來,他是真的知道我們在這里。”蘇云天這一次真的慌了,這時候小白載著孫綰綰和孟青青瞬間飛的很遠,路小遺不用擔心誤傷,站在山巔之上淡淡的念了一句口訣:“世間無我這般神!”沒錯,人世間路小遺這個神是最特殊的。

    金光萬丈,籠罩了整個摩天嶺,金色的龜甲,遠遠的看著如同路小遺的帽子。這時候,人在通天門的蘇云天和王嘯天,根本不受控制的站立行注目里。更為驚人的是,他們的視線明明受到了阻隔,卻依舊看見了山巔的路小遺和那個巨大的金色龜甲。

    “又是這個東西么?”王嘯天心里如是想。“難道真的是一招鮮?”蘇云天如是想。

    路小遺看著金色的龜甲,背著手從容的淡淡道:“這次我選擇死!”

    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