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三百九十二章 傳承
    十年時間,如白駒過隙。

    在這些年里,左家曾數次招待從老家來京的鄉親們。

    有的認識,有的甚至他們在老家那會兒本就不熟悉。

    對方上門要提起某個中間人,他們才能聯系上對方是誰家的后輩。

    來京的理由多種多樣。

    有的是已經供出很有出息的娃,娃進京趕考來看看左家人。

    有的是家里發生很大的難事,想讓從他們那地方走出去的最有能耐的左家人,幫忙給拿個主意。大多數都是這種情況。

    少數的才是來串門。

    像是朱家人、羅家人,或是左春生的兒子兒媳們進京才叫來玩。

    總之,甭管老家那面來的是誰,左家人都會熱情招待。

    因為他們本就是從底層上來的,深知對于某些人來講,可能一輩子只來一次京城。

    這僅有一次的記憶,可能會伴著那些人一輩子。

    或許躺在炕上快不行時還在想:“俺這輩子還進過京嘞,見過大皇宮。俺左叔當時請俺吃了啥,走時還對俺揮了手。”

    他們不想在那些老鄉難忘的記憶中,留下瑕疵。

    這也致使那些鄉親們在回鄉后,徹頭徹尾成了左家的宣傳大使。

    他們歌頌左家不忘本。

    他們翹起大拇指夸贊:就該著左家成為鐘鳴鼎食之家,這樣的人品不發達才叫沒天理。

    并且還知道宣傳讓后代們多讀書。

    所以說,在時間這個長河中,有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它可能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到許多人。

    比方說,朱興昌的大兒子朱旺就是個例子。

    朱旺在成家立業后,其親弟弟,以及朱興平和朱興安的兒子進京大小事宜都是由他來安排。根本用不著朱興德這個叔叔再操心。

    朱旺常掛在嘴邊的原話:

    “當年,要不是四叔將我帶了出來,哪里會有我的今天。

    所以弟弟們,哥也會盡所能去幫扶你們,只盼你們出息后在能力范圍內,再去拉拔家里更多有上進心的兄弟們。只有這樣,咱們這一大家子才會越來越興旺。

    這也是太祖在病重那段日子里,常對四叔和我囑咐的話。”

    朱老爺子是在到京第七年去世的。

    那年,朱興德和左小稻已有兩子兩女。

    朱老爺子彌留之際,在最后一刻拉著朱興德的手說:“別哭,德子,爺這一輩子有你這么個孫兒,極為、自豪!”

    朱老爺子拼了命喊完這句話,就高興地閉上了眼睛。

    彼時朱興德剛剛調入戶部,榮任三品錢糧官。

    而在十年中,朱興德兩鬢已見了白,他愣是為朝廷硬生生培養出近二十位能征善戰的大將軍。

    如今哪一個出去,都是威名赫赫。

    這不嘛,謝巖作為虎賁營統領,正犯愁地望著新征收上來的世家子們諷刺道:“難怪有那么句話叫作,自古寒門出貴子,從來紈绔少偉男。一天天的,啥也不是。”

    合著他將朱興德當年罵他們的話,全撿了起來。

    弄的世家子們還在心里直納悶,瞧謝將軍這話說的,就好像他是寒門出身似的。

    與此同時,把守朝廷最北面邊境的帶兵大將軍,也就是皇后娘娘的那位親弟弟也正在罵人道:

    “你這里面裹著啥呢,啊?你到底是來享福的還是來保家衛國的。你還敢穿貂來,你咋不在城門外搭鋪熱炕呢。”

    “軍法處置,五十鞭。”

    畢竟當年,朱興德將軍就是這么收拾他的。

    抽了他五十鞭,差些當場收走他半條命,打那之后,使得他做下見貂皮就發憷的毛病。

    皇后娘娘的弟弟想起這茬,忽然心生感慨。

    他咧嘴笑了笑,時間過的可真快啊。

    他望著京城方向心想:

    朱頭兒,你可能萬萬也猜不到,離開虎賁營后,我竟然最是想念您。

    每次征戰完,發現自己還活著時,尤甚。

    ——

    許多許多年后。

    游寒縣書院。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先生,此時正在講臺上說道:

    “不日后,在座的諸位即將要下場科舉。

    這最后一課,我不再授業,打算傳道育人,給大家講一個故事。

    一個關于,從我們游寒縣走出去的百年望族的故事。”

    老人說到這里笑了笑,“看看,我這里才起個頭,你們在下面就能道出姓氏。沒錯,我今日要講的就是宣宗時期左家人的故事。”

    老先生告訴下面的學子們,在宣宗時期,游寒縣那時只是個村,后來才變成鎮。

    再到如今,這里成為人口眾多的大縣。

    而在游寒村原址面朝寒山的方向,大家或許只知那里有個左家廟宇,百年間香火不斷。

    后人有去左家廟宇求子的,有去求姻緣的,但其實那里歷經數年還立著一座碑,坐落于寒山懸崖峭壁之下,碑上刻有四字:酒灑河山。

    這四字就是由左家探花郎出身的小女婿,后高居宰相之位的羅峻熙親筆鐫刻。

    “說起這位青史留名的羅相,我知道在座的各位滿是驕傲和自豪之情。

    因為想必你們聽過傳言,說咱們這游寒縣書院的許多珍貴書籍,都來自于那位羅大人捐贈。

    但我今日不得不站出來澄清一句,并不是的。

    據我所知,目下我們書院的書籍,只剩下一本是出自羅相贈與,還被咱們山長束之高閣,誰都不讓看,說那是鎮館之寶。甚至整個州府,整個咱們北方地域的書院全加在一起,羅相留給后人的真跡,也不會超過三本。

    且三本聽說還都是農書。

    那么問題來了,為何還要那么傳啊,這就要提:傳承二字。”

    老先生說到這里,面露動容:

    “最開始,羅相在考取探花功名后,只是位在翰林院任職的羅大人。

    羅大人深知咱們這偏遠地方想要讀到好書,想要讓更多的人能讀得起書,極為不易。

    所以他真的有向老家以及各個偏遠書院捐贈許多書籍。

    至于之后的事,其實不難猜到。

    在歷經多年后,羅大人當年捐贈的書籍早被后人翻爛。但是別忘了,當年受益于羅大人捐贈書籍的那些舉子們進士們,他們也會一批又一批的考上去。

    然后就有了偏遠書院會再次接收到,來自四面八方一撥又一撥的新科舉書籍。

    而且捐贈者只使用一個共同的名字,他們都叫羅大人。

    一代又一代鯉魚跳農門的功成名就者,想用此種行為感念羅峻熙,這就叫作傳承精神。”

    老先生望著講臺下一張張熱忱的年輕臉龐:“所以我愿諸位早日金榜題名,將來也能延續這種傳承。”

    說完就希冀地看著大家。

    而下面的學子們則是一臉問號:沒啦?這就傳道育人完了?您這也太潦草啦,都沒有聽夠。

    “先生,您再接著給咱們講講。”

    “再接著講啊……”老先生看眼日頭,行叭。

    就當作是給學生們上場前的心理輔導了。

    “要說關于左家的故事還真是多。”

    老先生開始滔滔不絕道:

    “正史野史都有。

    像野史,左家二女婿位列一品侍衛大臣的楊滿山,據傳他一生育有七子。一個女兒都沒有。

    其中有四個兒子被他做主改姓了左。

    據傳在宣宗帝時期,楊大人這個改兒子姓的事兒啊,還一改改了四個,轟動一時。

    然后七子,他都當手下那么訓,倒是他大外甥女在出嫁時,一向冷硬的人舍不得到落淚不止,將他大姐夫當親爹的都比了下去。

    而他大外甥女是誰啊?這點大伙總知道吧,噯,對嘍,就是那位咱們這里的人,每每提起來就與有榮焉的親王妃。咱們北地這里有史以來最高嫁的一位。截至到目前,還沒人比她家嫁的好。

    另外,還有野史說,左家人有御獸奇才,有一些特異奇術,這個我想多少是有些根據的,畢竟左家小女最后可是坐上了太仆寺少卿的位置。

    其實左家小女要是繼續干下去可能還會再升遷,但野史里不止有一本書里曾提起過,這位左家小女是由于羅大人當時在做禮部侍郎啊,羅大人要出使外藩,這一走可就是幾年,然后她只能選擇不干了,跟著她夫君漂洋過海。”

    老先生忍了又忍,才忍下到嘴邊的那句八卦:“你們要是誤會左家小女很舍不得羅大人,怕他有二心納妾啊之類的,那你們就大錯特錯了。左家女可是貌美如花。野史也說,是羅大人哭求他媳婦陪著出使外藩。哭的京城許多內部官員都知曉此事,左家女才不得不辭行。”

    但他不能講出來,畢竟這有些影響青史留名羅相的形象。

    “野史還說,左家大女婿朱興德在戶部官階三品期間,大家都不知道他是咋想的,連宣宗帝也搞不懂他到底是為何,朱興德竟然干出在上朝時,忽然請旨要下場參加科舉。非要進場。

    諸位,這是一種什么精神,啊?已經三品大員,還要去考童生。

    據傳,還真讓他考下來了。

    大家別笑,你們知道這位三品大員的人生有多么崎嶇嗎?

    朱大人可是一會兒被宣宗帝安排去做文官,過幾年再將調過來再去做武將。等他武官做到一定的級別,又又給折騰回來。就這么反復的來。

    怪就怪在,左家大女婿朱興德還真就干什么什么行,這也是朱興德那時候連童生都不是,卻能在一眾進士及第、甚至狀元榜眼探花出身,人才濟濟的戶部里、脫穎而出最為重要的原因。

    但我們再反過來看這件事。

    他和他的小妹夫羅大人完全不是一個起點,朱興德和武官一品侍衛大人楊滿山也不同。

    楊大人干的是武官,不挑科舉出身。羅大人就更不用提了,可是這位左家大女婿朱興德有啥啊?

    可以說,他的所有官職全是靠他一點一滴扎扎實實從最底層干上來的。這其間一定會受到許多歧義,可那又如何?

    據傳他的童生,都是他在過了而立之年才從頭開始一點一點學起來的。我希望在坐的諸位都要有朱大人的這種精神。

    不要去仰望羅相,畢竟這世間少有像羅相五歲能背書的腦袋瓜。但只要你能有朱大人的這種精神頭,做學問就不會差。”

    老先生繼續道:“不過,以上我說的都是野史,真假還有待商榷,我就不多贅述了。”

    下面的學生們心想:您都說的唾沫橫飛了,你這還叫沒多贅述?

    “現在,我來講一講正史記載。

    剛才提過的那位左家小女,那位可是首位女官。

    在她之后,才有像慶宗帝啟用的女御史白從焉。當時用白從焉,就是用宣宗帝時期左家小女的女官身份,來說服朝堂大臣的。

    包括咱們現在本朝有名的大理寺卿,這里面都有左家小女入朝為官的先河,才有后面這些身居高位的女官員。

    而左家人可不止是給后世女子做官起了好頭,史書上在提及左家人時,有評價左家花清釀是歷朝歷代中,是雇傭婦人人數最多的皇商。

    同時也是在自然災害中,數次傾其家財捐款的皇商之一。

    至于大家都知曉的左家花清釀酒有藥用價值,建議你們沒事兒就買來喝喝,這也是千真萬確的。

    為此,宣宗帝曾賜左家外婆超一品誥命之身,賜與左家五進院大宅子。至今那個大宅子都被世人稱為吉宅。

    因為凡是后面官員住進去的就沒有出過事兒的,這也變相說明能得此宅院的官員那是要深受當朝圣上信任的。并且,這是真的哈,那宅子到現在甭管主人換成了誰,至今還立有左家人功勛的石碑。”

    老先生喝了口茶水潤潤口,才望著窗外,極為感嘆道:

    “你們或許不了解,其實連我們現在的南疆和大漠北能收復回來,這里面都有左家人的身影。

    史書記載那兩地將領全是由朱興德親手培養出來。

    還有左家二女婿,宣宗帝在南潯時,他曾舍命護駕,差點兒就死在南潯的路上。之后慶宗帝南潯,楊滿山的三子有乃父之風,再次護駕有功,為此斷其一臂。

    關于羅丞相那就更不用提了,出使外藩其深遠意義,豈是一兩句能說清的。他用足足六載年華行走在異族他鄉路上,后又扶持年幼的慶宗帝,做了兩朝宰相。一生為官清正,嘔盡心血、兢兢業業。

    可以說,我們今日在座的諸位,能處于太平盛世。

    從游寒村走出去的左家人,真的是功不可沒。”

    左家也從不曾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他們的故事在以另一種方式影響著后人。

    此時,外面晴空萬里,太陽像是在綻開笑顏,在對你打招呼道:

    嗨,你好,我是那個開局就被婆婆打巴掌的窩囊廢左小麥。

    我是那個倒霉蛋被野豬氣哭過的羅峻熙。

    嗨,你好,我是那個開局就差些小產的左小稻,這是我男人朱興德,他曾在整整五年的時間里,在古代一直是短發頭。

    嗨,你好,我們是楊滿山和左小豆,我們只有一句話的時間了,那就只能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們為了花清釀里的神仙水,直到成為沒牙的老頭老太太還要抱在一起親。

    嗨,書友朋友們,我是外婆秀花啊,我活到了九十二歲才沒,都差些熬沒我那女婿。

    我身體棒棒噠,我有金手指,你們就放心吧。謝謝你們陪我們這一大家子,共同度過整整一年的時光,看屬于我們這一大家子熱熱鬧鬧的故事。

    全劇終……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