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6:30
    塞西爾6年,越來越多的跡象開始表明,魔潮的本體已經逼近了洛倫星球所處的行星系統。

    在過去一個月內,那輪照耀大地的巨日有四次出現了血色紋路蔓延的異象,魔潮強大的擾動力量開始籠罩其鋒矢前進路徑上的高能天體,位于奧古雷部族國境內的魔潮觀測裝置則每天都在檢測到更加強烈的魔潮震蕩信號,而隨著這個信號不斷靠近,連行星內部穩定運行的深藍網道都隱隱出現了起伏——盡管這種起伏與巨行星表面那些肉眼可見的光學異象比起來相當輕微,但對于時刻緊盯著星空的彌爾米娜而言,深藍網道中的每一次震蕩都如同一次心跳,預示著那終末考驗的腳步在日漸臨近。

    太陽漸漸升至了天空的最高點,巨日周圍的云霧狀結構在大氣層外勾勒出了一片朦朦朧朧的紋路,望之如同一幕莊嚴而神圣的天幕,日輪表面的淡淡木紋則在光輝中凸顯出來,木紋之間隱約可見有血色蔓延,形成了仿佛毛細血管網般的細微結構。

    高文靜靜地站在露臺邊緣,抬頭注視著天空中已經極為明顯的異象,那些血色紋路就如同巨行星崩裂的傷口,隱約之間的鮮血滲透則是象征著末日臨近的噩兆——但他注視著這一切,表情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平靜,赫蒂則站在他身旁,匯報著剛剛傳來的情報:

    “……截至昨日,蒼穹站廣播-轉發陣列已經完成‘合攏’,最后一座魔能方尖碑已經被安裝在對應于西半球赤道上空的空間站外殼上,尼古拉斯所帶領的工程隊伍正在對所有方尖碑裝置進行最后一次連接測試,以確保全系統、全系統的冗余系統、冗余系統的冗余系統皆可在極限條件下運行;

    “蒼穹站本體目前運行狀態穩定,全環帶能源已經恢復供應,但由于無法破解起航者留下的最高權限,工程隊伍無法激活它的更多功能,還有一些艙室無法進入。尼古拉斯傳來消息,由于部分空間站艙段仍然存在二次離線的風險,他已經在這些艙段間鋪設了額外的魔網節點,以備空間站再次故障之后提供緊急供能;

    “觀測者密室傳來消息,于今日凌晨偵測到一次格外強烈的魔潮震蕩,初步判斷魔潮鋒矢的本體已經開始接觸‘奧’的引力邊界,并開始向我們所處的行星系統內部蔓延,其震蕩發生時間與預期一致,以此判斷,魔潮將準時抵達……”

    高文表情平靜地聽著赫蒂的匯報,他輕輕點了點頭,而他的目光則已經越過露臺下的庭院,越過皇家區邊緣的廣場,落在了廣場對面的城區中,超凡者強大的視力讓他能看到那城區熙熙攘攘的街頭,能看到街頭往來穿梭的車輛,奔跑的孩童,以及那些正在為了每日生計忙碌奔波的民眾——盡管魔潮已經臨近,這個世界卻仍在如往日般運行,母星屏障計劃確保了社會秩序最大限度的穩定,而對于那些生活在屏障庇護之下的普通人而言,世界末日實在是一件不算太遠也不算太近的事情。

    開拓者廣場邊緣,巨大的公共全息投影系統如往日般運行著,在循環播放的廣告、娛樂短片之間,還穿插著來自最高政務廳的“對市民公告”,有行人在全息投影前駐足,有閑暇的年輕人在廣場旁結伴行走,一輛售賣小吃的推車停在了投影裝置旁邊,一對年輕的夫妻停了下來,與攤販交涉著甜餅的價錢,被他們牽著手的孩子則好奇地仰起頭來,看著那巨幅全息投影上閃爍的畫面。

    對于一個出生在這座城市中、今年才不過幾歲的孩子而言,這種全息投影幾乎是他認知中一種理所當然的事物,就如路邊廉價又好吃的事物、屋子里的暖氣和身上的新衣服。

    全息投影上,有趣的魔影短片剛剛結束,隨后出現的是孩子看不懂的龐大工程,有平原上的環形巨構,有高高佇立的、造型粗獷的大樓,還有環繞星球的奇妙事物,一個平靜而可靠的聲音在畫面外進行著講解:“在聯盟各國領袖的領導以及一線技術人員、工程人員的努力下,防御裝置已經完成主體施工,調試工作將在近期結束……觀測者傳來消息,魔潮將于近期準時抵達星球上空……

    “防護屏障將在魔潮抵達前啟動,屆時市民可在家中欣賞到全球范圍內的極光帷幕……各國主要城市將舉行慶祝活動……特提醒廣大市民朋友,在欣賞母星屏障時注意安全,謹防踩踏,該屏障將持續開啟一年左右,對我們這一代人而言,它必將成為不可磨滅的記憶。本臺特邀請了相關領域專家,接下來將由卡邁爾大師為大家講解母星屏障建造過程中的一些不可思議的情況……”

    年幼的孩子眨巴著眼睛看著投影上的東西,這枯燥的事物顯然不如魔影短片有趣,他拽了拽旁邊父母的手,詢問著投影上的內容,年輕的母親卻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向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解釋什么是母星屏障和魔潮顯然是一件艱難的事情,事實上連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盡管這東西整天在神經網絡和魔網廣播中出現,還經常有各種各樣的知識普及短片播出,自己的丈夫也經常閑著沒事就跟朋友們喝酒吹牛討論“皇帝陛下神圣的大工程”,但不管怎么普及、討論,這東西對一個孩子而言還是有點過于復雜了。

    旁邊的年輕父親則笑了起來,他彎下腰,按著孩子的頭發,言簡意賅:“意思就是到那一天爸爸媽媽可以帶你到廣場上玩,買一堆好吃的,然后咱們一起看皇帝陛下造的新奇觀是什么模樣。”

    于是孩子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一對年輕的父母也暫時解決了向孩子解釋一大堆問題的煩惱,他們可以繼續在這假日午后散步,去廣場對面消磨這半天時光。

    他們并不知道自己過去一年里為這個社會創造的財富是否有那么一部分被轉化成了蒼穹站上的一顆螺釘,或塔拉什平原上的一塊磚頭,也不一定理解母星屏障運行時是如何從神經網絡中抽取了算力和非指向性思潮,他們的力量已經被用于抵御這場末日,他們已經參與到這場末日之中,而作為億萬普通人中的一員,他們與這場末日間的聯系便止于此步。

    但對于另一些人,這個世界的命運便顯得更加真切、立體許多。

    圣靈平原東部,索林巨樹覆蓋下的生態區域正維持著一如往昔的平靜繁茂,有在平原上棲息過冬的小野獸正從附近的灌木叢中鉆出來,嘴里塞著鼓鼓囊囊的漿果,眼睛機敏地警惕著周圍的動靜,還有在巨樹枝丫間筑巢的鳥雀在天空盤旋,發出一連串鳴叫聲——但突然之間,從地底深處傳來的輕微震動打破了一切的平靜,感知敏銳的鳥獸驚慌起來,在灌木叢與樹冠間四散奔逃。

    地下深處,巨大的藤蔓結構正在收縮、蠕動,粗大的生物質管道中溶液涌動,不斷將儲備的營養物質注入到一個個腔室之中,在一連串的洞窟與地宮走廊之間,貝爾提拉的化身之一與地區執政瑪格麗塔正靜靜地注視著眼前的光景——

    極為堅固的幾丁質外殼和人造鋼筋水泥框架共同撐起了巨大的地底洞窟,經過特殊培育的發光植物照亮了洞窟中的每一個角落,在洞窟邊緣,一排又一排的培養囊正在被緩緩送入由藤蔓盤曲而成的“插槽”中,每一個培養囊到位之后,都會有一層厚重的外殼從附近升起,將其妥善保護在藤蔓深處,而在洞窟中心,又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培養池”,由活體外殼構成的“池塘”中充滿了稀薄的生物質溶液,幾個正處于休眠狀態的合成腦則在一點點沉入池水深處。

    貝爾提拉指尖輕抬,洞窟中央的培養池隨之開始漸漸沉入地下,其表面也迅速凝結出了一層堅固且透明的防護殼層。

    一旁的瑪格麗塔則只是沉默地注視著這一切,培養池中那微微起伏的淡黃色溶液倒映在她的瞳孔中,宛若一層蕩漾的帷幕。

    ……

    “書記機關最終校準完畢,所有數據庫轉入封閉運行,開始執行‘埋葬’程序。”

    大星術師薇蘭妮亞的聲音在地下大廳中響起,伴隨著她的話音落下,一連串低沉的魔力嗡鳴聲以及機械運行時的轟鳴開始從各處傳來。

    白銀女皇貝爾塞提婭站在大廳邊緣的高臺上,看著身穿星術師法袍或魔導師短袍的精靈們在各處忙碌,而在這大廳的中央,那有著復雜玄奧花紋的大型圓臺已經從中間打開了一道巨大的洞口,洞口下面是深不見底的豎井,其中隱約有微光涌動。

    大廳中央的半空中,整體大致呈球狀、表面有著復雜符文結構的“書記機關”正在重力操控系統的控制下緩緩沉入那個洞口,這個蘊含著白銀精靈全部歷史、文化、技術與哲學知識的教導機構正沉默著奔赴它的使命,貝爾塞提婭的目光落在它那有著優雅弧線的金屬外殼上,她仿佛透過那外殼看到了一雙同樣在注視著自己的眼睛。

    在書記機關即將完全沉入豎井的一刻,貝爾塞提婭突然打破了沉默:“你在看著我么?”

    “是的,女皇陛下。”書記機關發出了沉穩而平靜的聲音。

    “……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使命,”貝爾塞提婭慢慢說道,“希望你能平安存活下來,直至被重新喚醒。”

    那機械圓球沉默了幾秒鐘,從其內部傳來了帶著微微顫鳴的回應:“從正確邏輯判斷,更好的情況是我不必履行自己的使命,而且在不久后被你們親手喚醒。”

    貝爾塞提婭怔了一下,微笑起來:“好,那么我們不久后見——晚安,書記機關。”

    ……

    “蠕蟲培養皿已送至預定深度,正在執行釋放流程。”

    操作員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打斷了赫拉戈爾的思考,他從沉思中抬起頭,看到控制臺上方的水晶帷幕上正呈現出潛水器所拍攝的視角——四對機械臂正在畫面邊緣靈活地移動著,將一個個圓柱形的金屬容器放在海床上,并釋放容器上方的閉鎖機構。

    “你剛才在走神,”巴洛格爾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你很少走神。”

    “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赫拉戈爾笑了笑,輕輕搖著頭,“真是很久以前了。”

    “哦?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當初我們一同制造出第一個歐米伽節點的時候,”赫拉戈爾慢慢開口,“你不覺得很像么?同樣是命運的節點,同樣是不可預料的成敗。”

    “我覺得一點都不像,”巴洛格爾卻搖了搖頭,“那時候我們的局勢比今天絕望得多,制造歐米伽節點與其說是一個行之有效的手段,倒更像是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放手一賭,但今天我們卻有盟友,有確定的應對手段,有值得期待的未來,我們已經筑起了屏障,做好了準備,我們并非孤軍奮戰,也非希望渺茫,而這些蠕蟲……只不過是個以防萬一的后手。”

    赫拉戈爾靜靜聽著,突然笑了起來:“確實,看樣子我多愁善感了。”

    潛水器傳回的畫面中,最后一個金屬容器完成了釋放,隨著其頂部的閉鎖裝置開啟,容器中涌出了一股肉眼幾乎無法分辨的混濁水流——在DNA中記錄著塔爾隆德所有歷史、技術與文化資料的海底蠕蟲抵達了它們的新家。

    對于這些懵懂愚行的生物而言,這趟從實驗室到深海的旅行堪稱是一場史詩般的旅途。

    而在另一顆遙遠的星球上,另一個經歷過了史詩般旅途的“塔爾隆德造物”正在用他那數不清的感應終端欣賞著晨昏交界線上的輝煌日落。

    那輪橙黃色的太陽已經漸漸靠近地平線,不詳的紅色紋路幾乎覆蓋了其一半的表面,在這異樣的夕陽下,荒蕪平原上所有的東西都仿佛被涂上了一層肉眼難辨的暗紅。

    幾個“雛龍探索者”步行機從巨石堆里跑了出來,它們迎著夕陽張開感光元件,然后靜靜地坐在平原盡頭,等待著歐米伽傳達的休眠指令。

    平原另一側的歐米伽巢穴中,各種系統正在逐一切換至自律運行,偌大的服務器大廳里,一個個運行中的服務器機組正在緩緩轉入低鳴。

    歐米伽的主意識感覺到“困倦”正在漸漸浮現,他慢慢收回了望向落日的“目光”,把剩余的注意力放在了他新建造的那片“生態穹頂”中。

    所有的東西都長勢良好。

    服務器陣列即將關閉。

    在睡意朦朧中,他向故鄉那唯一一個能直接與自己對話的“朋友”發去了最后一條問候。

    “高文朋友,我要休眠了,明年見,晚安。”

    天邊的煌煌巨日已經下沉至地平線附近,金紅色的夕陽灑遍了全城,熱鬧繁華的城市街頭也漸漸安靜下來,高文靜靜地站在露臺邊緣,收到了遠方傳來的一聲問候。

    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晚安,歐米伽,我們明年見。”

    (本章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