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二:在路上
    荒寂的空間中,四條人影閑庭信步一般前行著。

    天外的空間并不總是這么平靜,有狂暴的能量,也有空間裂縫,還有空間沼澤……

    像現在這片空間,規則干涉之下,只是遲滯狀態,速度想快也快不起來。

    四人里打頭的是馮君,元嬰一層的修為,在空間中穿行了三年多,氣息已經很穩了。

    跟隨著他的,有頤玦和瀚海真尊,以及……觀荷真君。

    馮君凝嬰之后,第一個去的世界,就是觀荷真君提供的道標。

    不過那個世界……就實在讓人無語,相當死寂的世界。

    于是馮君轉頭就去找觀荷真君了:你提供這么個世界給我,還想要兩個悟道名額?

    觀荷真君卻是覺得很冤枉:我保證那是一個無人知道的世界,這不是你的要求嗎?

    然后他才反應了過來:敢情你……你家長輩是要精粹那個世界?

    精粹世界的說法,做為勝天半子的觀荷真君,還確實知道。

    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現實中真有人能做到。

    然而就算這樣,他依舊很委屈:我見過的死寂世界多了,這個還算相對好的。

    馮君不吃這一套,說咱們不帶這么玩的,你明明就算到了,我家長輩要精粹世界。

    觀荷真君一時間欲哭無淚,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算到?

    你就是算到了!馮君不跟他講理:要不然你怎么會隨身攜帶一個世界的道標?

    觀荷真君是第一次后悔,自己天機推演之術,有點過于強悍了。

    對方需要個未知世界,他是大致推算出來了,卻沒有在意,對方要這世界做什么。

    現在想起來,估計也不是他的疏忽,而是馮君的師長實力太強。

    大能的因果會自主地遮蔽天機,這是觀荷真君都感應不到的。

    這純粹是境界差距導致的,而不是他的推演之術不夠強。

    恰恰相反,是他的天機推演能力太強了,也自信不會受到蒙蔽,所以……就杯具了。

    不過做為一個惜命的真君,觀荷表示,那只給我一個機緣好了。

    馮君卻是毫不猶豫地回答:我還是賣給你兩顆出竅丹好了。

    觀荷真君顯然不能同意這個條件,所以只能表示,那我換個好一點的世界給你。

    同時他還強調,此前不是不給你更好的世界,而是……我不能保證絕對是未知世界。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的謊言被大佬戳穿了。

    大佬表示:推演能力強到他這種程度,可以推演未知世界里是否存在道標和錨點。

    觀荷真君真的是無奈了:我就算有這種能力,也不可能在每一個世界都施展吧。

    而且有些未知世界,跟荒寂空間都不是很好區分清楚,那種推演太消耗能力了。

    于是就有了現在這一幕,馮君、頤玦和瀚海三人之外,多了一個隨行的觀荷真君。

    反正觀荷是相當無奈,但還不得不答應。

    “我已經給了你更合適的世界,又幫你們推演了三個未知世界,還不夠嗎?”

    “真的不夠,”馮君皺著眉頭回答,“我們還有三十多個世界需要推演。”

    他是看上觀荷真君的推演能力了,因為有不少世界,都是被重復報過來的。

    更悲催的是,這些世界里,基本上沒有道標或者錨點。

    換句話說就是……發現者并不認為,這些世界有架設道標或者錨點的必要性。

    真正有價值的世界,相關消息多少會流傳出去一些。

    所以四人只能靠強行穿空來趕路,也虧得馮君已經晉階元嬰,要不他都未必扛得住。

    觀荷真君卻忍不住抱怨,“這么一個個地推演下去,得忙多久?一百年絕對不夠!”

    前面三個世界,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后面三十個,距離逐漸在變遠。

    “這是我對師長的孝心,”馮君淡淡地回答,“肯定要先行探明白……”

    他確實是這么想的,在凝嬰之后,他都沒有去復活云中子,先來敲定這些后續的資源。

    他希望云中子在復活之后,第一時間就能恢復相當的本源,而不是把時間花費在一一驗證那些世界上——這種跑腿的事,還就是得晚輩來做。

    觀荷真君牢騷挺多,但是他出門之前就推演過,此行并無太大風險。

    否則的話,打死他都不會出門的。

    現在他斤斤計較的,就是時間消耗,“也許兩百年都完不成,你的時間不該這么浪費。”

    “我家前輩短期內,不會再接納人去祖星空間了,”馮君淡淡地回答。

    “起碼也得出現幾個已經晉階的大能,他們才會放松限制。”

    “他們?”觀荷真君訝異地發話,“不是一個人?”

    “你都問了好幾遍了,”瀚海真尊不耐煩地回答,“是大乘期的前輩,不止一個。”

    “我也就納悶這一點了,”觀荷真君一抬手,輕描淡寫地封禁了一條空間裂縫。

    “小心,又要到空間裂縫頻繁的區域了……這么多大能,輪得到你探知世界?”

    真要是大乘期的大能,在天外也會有很強的行動能力,何必讓個元嬰一層來冒險?

    馮君毫不猶豫地回答,“是晚輩的孝心,很正常的吧?”

    觀荷真君聞言忍不住吐槽,“你師門里就沒個元嬰中階了?”

    這不僅僅是吐槽,還很可能是試探。

    馮君根本不會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向頤玦,“你覺得誰會最快晉階分神?”

    大概是輕瑤吧,頤玦剛想這么回答,腦中掠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然后她緩緩搖頭,“這個……我還真不確定,出竅之后的道路,真的不講道理的。”

    觀荷真君眼中的精芒一閃,不過最終還是嘆口氣,“這種事……我可不敢推演。”

    他確實非常惜命,而且本質上來說,他是真的感知到了潛在的危險……

    一年多之后,四人終于來到了一片銀芒閃爍的世界。

    浩瀚的宇宙中,繁星點點,像極了銀河系。

    馮君一時間都有點懵懂,“這是誰啊,居然能來到……嗯嗯,這個世界不錯。”

    終究不是銀河系,而且世界極大,是他見過的五個世界中,最值得精粹的。

    這個世界的有些星球上,也存在智慧生命,不過真的低級得很。

    最多也就跟大猩猩一般,會簡單地使用工具,而且……它們自傷殘殺。

    馮君認為,連語言和文字都沒有進化出來的族群,根本就不配稱為智慧生命。

    更遑論文明了。

    于是他點點頭,“此處倒是不錯,可為第一選擇……勞煩觀荷大君推演一下。”

    “這種世界……居然沒人發現?”觀荷真君忍不住愕然。

    然后他掐指一算,就笑了起來,“果然,兩個錨點一個道標……誰說這世界沒人發現?”

    尤其糟糕的是,匯報這個世界位置的勢力,是一個家族真尊,不屬于這三方勢力。

    要不馮君要強請觀荷真君起來?有這位在場,真的是太好用了。

    頤玦從馮君這里得知了不少消息,聞言很干脆地表示。

    “那三家的前輩,沒準都隕落了,這很正常……反正沒人告知,咱們就當不知情。”

    這話就有點不講理,觀荷真君忙不迭地表示,“錨點本身就有宣告發現權的意思。”

    “我還是推演一下,這三家是誰最先發現的吧。”

    三家發現這世界的時間,可能都有十幾萬年了,以他的能力,還真未必能精準推演出來。

    但是相對推演出誰家發現得更早,這就要簡單很多。

    然而馮君反問一句,“觀荷大君,你能推演出誰家的錨點或者道標被毀了嗎?”

    道標和錨點,既然能被架設,當然也能被毀掉。

    觀荷怔了一怔,然后搖搖頭,“近期的能推演出來一二,超過兩萬年的恕我無能為力。”

    頓了一頓之后,他又愕然發問,“已經毀滅的,研究它作甚?”

    馮君面無表情地反問,“已經毀滅的不值得研究,那何不毀滅了這三處?”

    “因為……”觀荷真君還想反駁來的,最后化為長長的一嘆,“好吧,你說了算。”

    馮君能感到他的糾結,但還是不以為意地表示,“別人不給我面子,我何須給他們面子?”

    話是這么說的,但是一個道標和兩個錨點的位置,他還是記下了。

    “接下來,就是下一個世界了,走起了!”

    “還要走?”觀荷真君一臉的郁悶,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不過他也沒有太多的反抗動力——這會兒回去時間還早,對方騰不出更多的悟道指標。

    “可是下一個目標,起碼要走兩年時間啊……”

    這還是路上不發生意外的前提下。

    然而,在天外的荒蕪空間行走,短期內或者無恙,時間久了,又怎么可能不遭遇意外?

    幾乎在同一時刻,天琴也不是很安生。

    馮君在靈植道副山門閉關小兩年,出關的時候已經凝嬰完畢。

    可是他凝嬰之后,只是去白礫灘走了一趟,然后就消失了,連鬼巫世界都沒有去。

    只不過臨走之前,在白礫灘收集了一波未知世界的信息。

    但是他這一走,整個天琴徹底炸鍋了——未知世界,那是什么鬼?

    要說在馮君出關之前,“鬼巫世界的機緣”的傳說,還只限于高端勢力的話,等他出關之后,整個天琴都知道了。

    一個未知的世界,就等于一次元祖機緣、分神機緣……最少也是一次出竅的機緣。

    然后,整個天琴就都瘋掉了。

    沒人會忽視這么震驚的消息,所以接下來的時間里,無數真尊真君降臨昆浩。

    總算還好,白礫灘除了天巫之外,還有小幺坐鎮,要不然真的難說會發生什么事。

    白礫灘的門下,修為都太低了一點。

    這一日,白礫灘的上空,有氣息一閃,憑空出現一道模糊的人影。

    人影感知一下周遭,也是微微一怔,“果然……還真的有不少出竅和分神的因果。”

    下一刻,他的對面出現一個小女童,氣呼呼地看著他。

    “這么直接闖入別人家,很不禮貌的,知道嗎?”

    “咦,竟然是渡劫期的存在?”這位楞了一下,顯出了真身。

    這是一名中年文士,他沖著小女童一拱手,笑瞇瞇地發話,“琴道勿殤,見過道友。”

    “是勿殤前輩?”不少人聞言大駭,“他不是去天外了嗎?”

    勿殤在近兩萬年前就是合體元祖了,萬余年前去了天外,尋找渡劫機緣。

    一萬多年沒有此人的消息,大家也不知道他是隕落了,還是渡劫成功了。

    這種傳說中的老古董,此刻突然冒頭出來,大家還真是有點震驚。

    小幺可不管他是誰,只是淡淡地一擺手,“雖然你也是渡劫期,但是……你現在不行!”

    勿殤知道對方說的是什么,他確實渡劫成功了,但是后來遭遇了變故。

    現在他身受重傷,境界跌落,能發揮出來的戰力極其有限。

    不過他還是不以為然地笑一笑,“道友跟竹君子……似乎有些淵源?”

    “退去吧,”小幺很隨意地一擺手,“念在你修為來之不易,這次的冒失,我不跟你計較。”

    “我來得確實是草率了,”勿殤又是一拱手,笑瞇瞇地回答,“我愿意為此道歉。”

    “不過前輩要說能勝過我,只怕也未必。”

    雖然他境界跌落,眼光可還是在的,知道對面的修為確實是渡劫期,但是有取巧之嫌。

    而且此女并沒有洞天做倚仗,戰力和戰斗的續航能力,也要大打折扣。

    小幺聞言大怒,“還真有不怕死的?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馬上離去!”

    “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勿殤沉聲回答,“只是來得倉促,這一方下界的上限也太低。”

    昆浩的上限確實太低,元嬰行事都要小心謹慎,就別說渡劫期了。

    而勿殤本身還是有傷的,不想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費精力,所以直接投影過來。

    現在被人指出,冒犯了此方主人,他也認可,但是……終究存在客觀原因。

    “勿殤前輩,這么說就沒意思了,”空氣一陣扭動,現出兩條人影來,都是元祖修為。

    其中一人表示,“有事說事即可,沒必要搞那些幌子。”

    “都是……陣道的氣息?”勿殤怔了一怔,愕然發話,“陣道還真的很興盛啊。”

    頓了一頓之后,他又疑惑地發問,“你倆也是幫馮小友看護的?”

    沒說話的那名元祖一拱手,“陣道后輩九靈,見過前輩……”

    “馮小友并未讓我們幫忙看護,只是小友曾助我晉階合體,看顧一二也是應有之意。”

    九靈可是特別喜歡面子的,若是一般情況下,指望他說出這些話來,真的比登天還難。

    但是現在,他還就這么說出來了,其中原因不問可知。

    果不其然,勿殤聞言就是一愣,“助你晉階合體期?”

    下一刻,另一名元祖出聲了,“晚輩陣道赫維,見過勿殤前輩。”

    “馮小友妙手仁心,值得維護,我們都是心甘情愿的……前輩身為老四道的大能,有需求大可直說,不要造成什么誤會。”

    勿殤也是有點意外,陣道和琴道同為十八道陣營。

    現在為了個外人,兩個元祖居然硬扛自己這個渡劫期?

    不過最后,他還是出聲表示,“我也是受了門中晚輩的呼喚,聽說天琴有大機緣……”

    “若非如此,我也不會這種狀態著急回來,我此來也只想問一句,機緣果真在?”

    “機緣確實存在,”一個棋盤升了起來,“但是跟天琴修者無關!”

    一個出竅期這么不知死活地頂撞渡劫期,被直接抹殺,都是活該。

    但是勿殤此來,也不是找事來的,見狀他也沒有生氣,只是好奇地問了一句。

    “就是你……誅殺了銀蝠真君?”

    金銀雙蝠天生異種,壽數跟普通修者不同,勿殤在天琴的時候,這倆就折騰得很厲害了。

    “用了我師門尊上的手段,”天巫傲然回答,“我家尊上手段非凡。”

    它一向以認識陸壓為傲,維護陸壓也跟子女維護父母一般。

    “你家尊上……”勿殤聽得也是有點頭大。

    他不至于跟一個出竅期的小修計較,而這位嘴里的“尊上”,也令他頗為忌憚。

    但他既然來了一趟,還是要問的,“這機緣為何不能歸于天琴修者?”

    “因為是祖地大能打造的,”天巫傲然回答,“是祖地的大乘期……不止一人聯手打造!”

    “大乘期……”勿殤輕喟一聲,默然。

    良久之后,他才說了一句,“回歸的渡劫期,應該不止我一人,你們要想好了。”

    他晉階了渡劫期,當然知道大乘期的可怕,但是同時,宗門體系也不是沒出過大乘大能。

    所以大乘期固然可怕,不過,想要壟斷機緣,那壓力也不是你們肯定承受得起的。

    “我們不用想!”天巫傲然地回答,“隨便搶別人家的東西,還有理了?”

    他是真有立場說這個話,而且并不以為是自己錯了,

    天真!勿殤都不知道該怎么評價這位了:并不是你以為是你的,那就一定是你的!

    哪怕這種奇觀,是你們自己制造出來的!

    不過想一想,這邊也不是全無抵抗能力,所以他也只能希望,事情不要搞得那么大。

    他輕喟一聲,“一個世界……未知世界,換一次機緣?”

    下一刻,人影就消失在了空中,只留下一句,“奉勸一句,你們還是要有心理準備。”

    “這算是……威脅嗎?”天巫有點接受不了這樣的話。

    “管他呢,”小幺也不是通透世情的人,她表示自己并不在乎。

    “大不了開打唄,我都不怕,你怕個啥?”

    小幺不是單指修為,她和大姐都是渡劫期,但是那陸壓……估計她倆加起來也打不過。

    天巫故作沉穩,“總是要做好準備,有負所托的話,咱們可就百死莫贖了。”

    小幺卻是滿不在乎地哼一聲,“他們有那樣的膽子嗎?”

    這倆的對話,肆無忌憚地在白礫灘上空回響。

    就連的兩名元祖聞言,都忍不住交換個眼神:白礫灘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愣。

    最后,還是赫維輕咳一聲,“兩位,其他大能回歸的可能……還是很大的。”

    天巫卻是不以為意地反問,“如果格局只有這么大,好意思自稱為大能?”

    兩名元祖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只能一拱手,默默地離開。

    然而,勿殤的話,還真不是空穴來風。

    半年之后,金烏門有合體元祖回歸,沖的也是鬼巫世界的機緣。

    通常來說,像未知世界這種信息——尤其是沒啥潛力的世界,宗門修者都不會如何重視。

    家族修者在這一點上就要強很多。

    不管是有用沒用的消息,他們會盡可能地保留下來,給族中后輩留下足夠詳盡的資料。

    所以宗門修者在未知世界方面的消息,要匱乏很多。

    金烏這位元祖,也是得知門中相關資源匱乏,才特地回來,想要斡旋一二。

    但是他了解一下,得知白礫灘不但強橫,而且陣道兩個元祖,居然出面硬扛琴道的勿殤!

    他比勿殤的歲數還小不少,稍微算計一下壽數,就知道勿殤肯定是渡劫期了。

    這個局面,就讓他也感覺頭大,總算還好……金烏門和白礫灘的關系不錯。

    于是夏霓裳接了任務,特地來尋喻輕竹,說我金烏有元祖回歸,為的也是鬼巫世界的機緣。

    喻輕竹做不了這么大的主,她不卑不亢地表示,這事的章法,馮老大已經定下來了。

    我沒可能做出任何的改變,不過白礫灘和金烏的關系一直不錯,想必會給個面子吧?

    夏霓裳來的時候,就早得了吩咐,有各種預案,而她跟馮君的關系也真的很好。

    她表示,我家前輩不太清楚內中詳情,所以要我來問一問。

    反正肯定有不少宗門的前輩在回歸,你們也做好別人紛紛來說情的準備。

    喻輕竹聽了之后,就感覺亞歷山大,于是找到天巫,把情況說了一遍。

    天巫對上勿殤都敢懟,但是馮君的人……它還真不方便粗聲粗氣。

    聽完之后,它問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喻輕竹想一想之后,小心地發問,“據前輩你估計,我們老大什么時候能回來?”

    他想回來……起碼也得百八十年吧?天巫心里是有猜測的。

    但是這話,還真不能隨便說,因為它清楚,對面祖星人的壽命,也就百十來年。

    所以它遲疑一下回答,“絳珠草晉階的時候,他應該就能回來了。”

    事實上,它很想說,我承諾守護白礫灘一百年,期滿的時候他能回來,那就不錯了。

    不過既然要給出一個盼頭,等絳珠草晉階就是一個比較靈活的說法。

    然而,喻輕竹的修為雖然差一點,人卻是冰雪聰明。

    聞言她頓時愕然,“那就是說,可能要幾百年?”

    “你能盼點好事嗎?”天巫沒好氣地回答,“馮君對絳珠草的期待可是很高的。”

    “別以為他不回來,就沒人幫咱們了,都是活了幾千上萬年的人精……”

    “那兩個元祖為啥會冒出來,可不是就因為想討好馮君?”

    “我知道,”喻輕竹點點頭,然后嘆口氣,“可是回歸的大能太多,裹挾力也會很強……”

    她這話還真是一語成讖,接下來的十來年里,七門十八道回歸的大能足有兩位數!

    【番外二完】

    月票3000的番外。

    (本章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