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三:我回來了。
    馮君看著前方五光十色的世界,輕喟一聲,“這個世界……還真的不錯。”

    “第八個世界,”瀚海悶聲悶氣地發話,“下一個世界,估計要四年左右趕到。”

    “下一個……”馮君有點遲疑,“這次有點時間長。”

    來這個世界的路上,遭遇了一些意外,最終是有驚無險,但是路上就耽擱了。

    頤玦就最知道他,“要不回去吧……看看天琴如何了。”

    馮君想一想,然后點點頭,“阿修羅世界……差不多也到頭了,應該考慮回去收尾了。”

    他確實有點惦記白礫灘了,他并不覺得那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人生在世,除了要有所敬畏,也要有所牽掛才好。

    不過這事兒不能亂承認,最好找點別的理由。

    “是啊,”頤玦坦然地點點頭,波瀾不驚地表示,“兩道合一不久,我也有點不放心。”

    然而這種勾當,哪里瞞得過另外兩位?

    觀荷真君就直接表示,“我不著急回去,回去的話……我就不再出來了。”

    他相當于是被對方強行拖出來的,是真的不想再折騰了。

    你們繼續走天外世界,我可以陪著,但是回去之后還想再把我架出來,那我絕對不答應。

    瀚海真尊冷冷地表示,“其實你的作用,并沒有你想像的那么大!”

    要不說天驕一個比一個刺頭,還真是這樣。

    頤玦表現得就很明顯了,連云中子都敢懟,但是瀚海……也不輸她多少!

    勝天半子又如何?瀚海毫不猶豫地開懟。

    然而,他說的也是實情。

    有觀荷真君在一邊,方便不?真的很方便!一個新世界,道標或錨點隨便就能推演出來。

    但是真的非他不可嗎?七個世界走下來,大家心里就都有數了。

    很多未知世界確實存在錨點和道標,然而之所以不被人知,基本上也都是無主的了。

    那些有主的……也不是不能變通處理。

    只要假裝沒有發現那些道標,精粹掉整個世界,也就是那么回事。

    所以觀荷真君更換了一個未知世界,并且得到馮君的認可,任務基本上就完成了。

    他在其他世界的作用,真沒有馮君想的那么大。

    只是在此之前,大家并不太清楚,“未知世界”一般會存在什么樣的狀況。

    現在既然知道了,觀荷真君的價值也確實大打折扣了。

    然而觀荷真君并不在意他的冒犯,聞言笑一笑,“那可再好不過了。”

    頓了一頓,他忍不住又提示一句。

    “貿然泯滅一些道標和錨點……可能會造成他人的迷失,這個分寸要把握好。”

    道標和錨點都是空間坐標,坐標消失之后,有人要貿然啟動,可能造成很嚴重的后果。

    瀚海卻不以為然地回答,“道標和錨點啟用之前,當然要檢測。”

    “這種手段近幾萬年才被普及,”觀荷振振有詞地回答,“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強大的傳承。”

    “只要小心一點就好了,”瀚海對此還是不以為意。

    觀荷斜睥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你的師伯輕瑤,可能就是因為這個栽了跟頭?”

    瀚海還真不知道這消息,聞言頓時愕然,“你怎么知道的?”

    “推演一下就知道了,”觀荷真君不以為意地回答,“不過……她應該是被人陰了。”

    勝天半子的名頭怎么來的?只要他愿意,大部分事情都能推演個八九不離十。

    瀚海心里認可他說的理由,輕瑤師伯回了天琴都沒有再見人,其中肯定有隱情。

    但他還是堅信一點,“事實上,自己小心一點并無大礙,上古就有道標了。”

    觀荷不以為意地反駁,“上古的道標……那得是什么樣的大能才懂得布置?”

    “這個問題不大,”馮君不想讓他倆吵了,“我師門長輩,想必有避免這種情況的手段。”

    “真的可以嗎?”觀荷真君還確實有點懷疑,大乘期的大能……也不見得樣樣精通。

    “你是不知道我家前輩的來歷,”馮君不想跟他多解釋,“那咱們就回了?”

    云中子這樣的大能,可以說是大乘期巔峰了,怎么會搞不定這點小玩意兒?

    馮君這次回歸,先將觀荷真君方留在了冰原板塊,自己則是帶著頤玦和瀚海回昆浩。

    他這一走,就是小三十年。

    等回來之后,他愕然地發現,連王海峰和劉玉婷生的女兒,都已經進入煉氣期了。

    真有一點物是人非的感覺。

    接下來的事情自不必說,他先去了地球,確認父母身體健康。

    兩老現在都是煉氣巔峰,考慮到華夏人平均壽命大幅提升,出塵的概率還是相當高的。

    他倆也沒閑著,居然收了十幾個人做徒弟。

    好吧,嚴格來說是隔代弟子,如果真是他倆的弟子,那豈不是跟馮君同輩了?

    馮文暉對此不是很看重,但是張君懿卻分得很清楚。

    馮君忍不住要想,這十幾個人里,估計起碼有一半是被做了思想工作的吧?

    不過他真的沒興趣關注了,距離差得太多,他再關心這種小事,那就是兩個字:丟人!

    至于說生命藥劑在國外賣的如何,太空發展得如何了……那都不關他的事。

    問仙莊里現在有兩三百人,馮君也沒有去過問——元嬰大佬不該專注這種小事。

    不過他還是有點不放心父母,專門安排了已經出塵的鐘麗菁和好風景代為關照。

    多的不說,父母晉階出塵是下限,若是做不到這一點,他回頭肯定要問問為什么。

    至于資源什么的,也不用馮君考慮,洛華一干人守著白礫灘,什么樣的資源拿不到?

    然后他勾連了一下守護者,下一刻,他又來到了那個小院。

    燃燈的話依舊很少,“火候差不多了嗎?”

    “差不多了,”馮君沉聲回答,“回來一趟看看,沒事我就去找云中子前輩了。”

    “有什么可看的,區區三四十年而已,”守護者輕聲嘟囔一句,將他送了出來。

    馮君感知一下洛華,建筑沒有增加多少,大多建筑都有相當年代,保護得極為完好。

    只有那白玉京小樓璀璨如新,反射著柔和的光芒。

    莊園里的人多了不少,依舊是……女多男少的局面。

    馮君也沒有在意增加的是什么人,他充分相信自己打造出來的團隊,應該不會出大事。

    當年莊園里種下的行道樹,細一點的也有水桶粗了。

    長得快一點的槐樹之類的,胸徑都超過了半米。

    莊園里沒有太高的建筑,一眼望過去,整個視野中一片郁郁蔥蔥。

    倒是外面的文化小鎮,比以往熱鬧了許多,人也多出了好多倍。

    隨便感應一下,怕不有兩三萬人了,很多地方都有人站崗。

    想必這一塊,楊玉欣讓渡出去不少,讓別的力量滲透進來不少。

    馮君依舊沒有在意,那里終究……只是文化小鎮。

    正經是楊玉欣還只是煉氣八層,比馮君父母的修為還要低一點,正是因為雜事太多。

    那么,她現在一心修煉,追求突破出塵期,也是能理解的。

    反正洛華還有人在小鎮里監察,只要自家人不出問題,小鎮肯定就出不了問題。

    很奇怪的是,馮君下一刻居然想到:五十年的承包期……也已經過了。

    不過,應該沒人敢跟洛華來談這事兒吧?

    想到這里,馮君抬手一招,叫來一個美貌女子,“小葛,有人來談洛華土地的續租沒有?”

    女子是葛茗霞,當年她進洛華時,還只是一個怯生生的小丫頭,現在也是煉氣六層了。

    聞言她小心地回答,“老大,沒人來談,倒是佳蕙姐說過幾次……”

    “如果文化小鎮再胡亂擴建,洛華就搬家走了……去問仙莊!”

    “佳蕙這小丫頭,也有決斷了啊,”馮君聽得有些欣喜。

    古佳蕙現在出塵三層巔峰,三十年里只晉階了兩層,別說跟喻輕竹和張采歆比,比云布瑤都要遜色一些。

    然而這已經是她的上限了,資質就是那樣,放到四派五臺,肯定比類似資質的進境快。

    說到底,還是洛華不缺資源,只要她繼續穩扎穩打,抱丹應該沒有問題。

    說到抱丹,張采歆就過來了,她是出塵五層,比剛剛進階出塵六層的喻輕竹差一線。

    但是……已經沒法追了,如果沒有大機緣的話。

    所以小菜心說的是別的事,“老大,下次別走這么久好不?抱丹的時候還指望你護法呢。”

    三十年進階了三層,倒是真的不慢了,這樣算的話,百年之內,她是有望抱丹的。

    不過馮君看了她一眼,微微搖頭,“趕得有點急了,接下來二十年……不許進階!”

    他一眼就能看出來,張采歆應該是一直在追趕喻輕竹。

    只不過,越追越勉強,反倒是搞得自己的根基都不穩了。

    所以他必須要讓她冷靜一下了。

    “啊?”張采歆聞言就是一愣。

    不過她似乎對這種情況有所預估,很快就調整了狀態,點點頭道,“好的。”

    然后她眼珠一轉,“老大,你去問仙莊,伯父伯母說了些什么?”

    “沒說什么啊,”馮君眉頭一揚,眼中寒光一閃,“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那個啥……嘎子的兒子都八歲了,”張采歆輕聲嘀咕一句。

    “噢,”馮君聞言點點頭,嘎子和羅玉環終成正果,這個他當然知道。

    羅玉環在二十年前晉階煉氣,等晉階煉氣中階后,為嘎子生下一個孩子。

    “兩位老人家可喜歡孩子了,”張采歆小心翼翼地發話,“對我們……好像有點失望。”

    馮君聞言,苦惱地皺一皺眉頭,“這個……我倒是聽他們提了一嘴,可我真的忙啊。”

    “能用你多長時間?”張采歆一聽,就有點不高興了,“一個小時差不多了吧?”

    “可我們要懷胎十個月呢!”

    “這個……”馮君聞言頓時傻眼,“咱們的修為差距,有點大吧?”

    張采歆毫不猶豫地反問,“萬一以后差距越來越大呢?”

    “這個不太可能吧……”馮君的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因為他已經開始向煉氣士轉變了。

    按說境界越高,晉階就該越慢,不過煉氣士……比較看重資源,后續發展他還真不確定。

    “大不了試管取經!”張采歆小心地看一眼葛茗霞,心一橫,索性大聲發話。

    “反正你要讓我穩固境界,我閑著也是閑著……”

    “你……”馮君的臉皺得跟苦瓜似的,“沒必要這么好強吧?”

    “難道說,連個長子也要爭?”

    “我可沒那么想,”張采歆很干脆地搖搖頭,一本正經地發話,“長女也行!”

    馮君抬手摸一下額頭,無奈地表示,“我還有事,等忙完這一段時間成不?”

    “忙完這一段時間,沒準一百年以后了,”張采歆氣得哼一聲,“都三十年沒交作業了!”

    葛茗霞聞言,趕忙快步離開,“那啥,我還有事,你們先忙。”

    馮君無奈地看向張采歆,“區區三十年而已……命中率沒那么高怎么辦?”

    “多待一段時間唄,”張采歆滿不在乎地回答,“對你來說,三十年都是區區了。”

    馮君聽得目瞪口呆,“你不至于要補足這三十年吧?”

    以前挺清純的丫頭,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取經就好了,”張采歆還真的是敢說,“咱們剛新建了一個醫護中心,就在問仙莊!”

    “醫……醫護中心?”馮君聽得就覺得有點毀三觀。

    倒不是覺得問仙莊人少,不該有這么個機構——咱又不差錢,那里原本也有療養院。

    問題的關鍵是,“那里都是修者啊,醫護中心?”

    “修者不需要嗎?”張采歆不以為然地回答,“你現在就需要!”

    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樣子,張采歆才嫣然一笑,“其實低階修者,也需要現代醫療手段。”

    馮君想一想,確實是這個理。

    比如說斷肢再生,別說武師和先天高手了,就連煉氣期修者,也買不起這些丸藥。

    見他臉色稍緩,張采歆才又說一句,“所有最先進的醫療器械,咱們醫護中心都有。”

    “嗯?”馮君聽得微微一愣,“所有的醫療器械?”

    “所有”兩個字……真的太夸張了,很多特殊的疑難雜癥,必須特殊手段來處理。

    “所有的,”張采歆毫不猶豫地回答,“整個地球公認的……”

    “只要沒斷氣,能來到問仙莊,保證生龍活虎離開。”

    “這……”馮君想一想表示,“有點夸張了。”

    修仙界照樣有諸多不治之癥。

    張采歆卻不以為然地回答,“反正問仙莊治不好的,別人也治不了。”

    不愧是洛華的人,就是這么有自信。

    馮君想一想問一句,“那……接診的壓力會不會很大?”

    “很大?”張采歆哼一聲,不屑地笑一笑,“整個地球上……誰敢?”

    “這我就放心了,”馮君聞言笑一笑,倒也沒覺得她的話狂妄。

    他走的時候,打下了那么好的底子,若是洛華現在連地球都搞不定,那就太讓人失望了。

    所以他心里有點寬慰——我終究不是所托非人。

    然后恍惚之下,他就拉著去練瑜伽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洛華上空各種神光閃動,除了坐鎮澳洲的李詩詩,連張洞遠都趕來了。

    張洞遠正在沖擊煉氣高階,而且就在海外青城的高盧道觀內,鎮押諸夷。

    一般人當然不可能驚動他,就連出塵三層的古佳蕙想要請他幫忙,也要好言相商。

    古佳蕙當然不怵他,但是身在江湖,要講章法。

    不管洛華再強大,對方終究是青城的老大不是?

    但是青城的老大聽說洛華的老大回來了,必須要回來問一聲的好吧?

    三十年,在天琴位面是彈指一揮間,在地球上卻稱得起“物是人非”。

    馮君本不想見他們,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修仙日久,也不能越來越沒了人味。

    想一想云中子那種大能,都有強烈的悲天憫人的情懷,自己也該有樣學樣。

    所以他宣布,在五日之后講道一場,地點則是……問仙莊外。

    這是第一次,馮君將問仙莊的存在,徹底地暴露出來。

    此前道門就有關于問仙莊的傳說,不是麻三娘泄露的,而是跟這個自然村的手續有關。

    雖然體系里下了封口令,但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消息泄露是早晚的事。

    而且靈氣開始復蘇后,很多人也在尋找靈地,還真有人找到了問仙莊附近的山里。

    這些人是被攔下了,但也從側面說明,這一片土地是有說道的。

    事實上,還有一些蠻橫之輩動過問仙莊的腦筋,只不過下場……不問可知。

    馮君這次宣布問仙莊的存在,也是公然告訴所有人:這里是我的地盤!

    至于說可能引來其他的求仙者?馮君并不會在意,沒有誰能擅闖問仙莊。

    不光是有專人看守,還有護山大陣!

    正經是慕名而來的人多了,也能適當地提振家鄉經濟。

    林美女聽說這個消息,卻是忍不住了,再次求見馮君:你是要弱化洛華的存在嗎?

    這三十年里,對接洛華的人,分工也在細化,她只負責洛華,朝陽那邊有別人接待。

    不過最終是劉玉婷攔住了她:老大已經晉階元嬰老祖,那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自打功法外傳之后,林美女的進境也不算太差,尤其是她看護洛華,近水樓臺先得月。

    當她遇到困惑的時候,厚著臉皮多糾纏幾次,沒準就得到指點了。

    正是因為如此,她現在是煉氣期四層,也算是官府里數得著的高手。

    然而,也正是她進入煉氣期了,才知道自己跟元嬰老祖的差距有多大。

    所以她只能哀求,希望對方不要放棄洛華這片地方。

    但是劉玉婷直接反問了一句:你在教我們做事嗎?

    簡單來說,馮君宣布講道三天,整個神州的帳篷賣到脫銷。

    朝陽縣涌入了起碼三十萬人,整個縣城的供應體系有好幾次差點崩潰。

    別的不說,只說礦泉水都賣到脫銷好幾次,這個誰敢信?

    三天講道結束之后,馮君根本不接受任何人的提問,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在場的二十多萬人,卻沒誰敢抱怨。

    倒是海外高盧道場的幾個外籍修者,私下抱怨了兩句,說馮老大有點不尊重人。

    然后,他們就被索菲亞教做人了:敢私下點評馮老大,找揍是吧?

    事實上,索菲亞心里也很不平衡,她常年待在阿姆斯丹,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出塵。

    所以她找到張采歆商量,聽說你們有別的修煉寶地,我也想去。

    張采歆卻是斷然拒絕:你自己心里沒數嗎?你修的香火成神道,跟我們不一樣!

    索菲亞目瞪口呆好一陣,才惡狠狠地表示,“他已經幾十年沒交過作業了!”

    【番外三完】

    月初,求一下月票。

    (本章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