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四:夢醒神州
    馮君在問仙莊講道完畢之后,直接就去了白礫灘。

    對于華夏的修者,他實在沒辦法講禮數。

    到了他這個修為,還要跟一群上限是煉氣期的修者講禮數的話,哪里還有時間修煉?

    再然后,他就帶著頤玦和瀚海,來到了鬼巫世界。

    鬼屋世界里,修者大能還真的不少,馮君剛一現身,不少氣息就鎖定了他。

    這里面不止有合體元祖,還有渡劫期的大能——絕大多數都是從天外回歸的。

    然而下一刻,空中人影一閃,出現一個道人,腰懸紅色葫蘆。

    陸壓直接釋放出了龐大的威壓,“怎么,誰想欺負小輩?”

    有人就忍不住悄悄神識溝通,“這是……渡劫巔峰還是大乘?”

    也有人直接認出了陸壓,“這不是……這不是那位斬殺了渡劫期的前輩嗎?”

    渡劫大能真的不好殺,看陰魂大佬的例子就知道,打殘或者封印才是常態。

    但也有人不在乎,“我們在這里自己尋機緣,礙著你的事了?”

    說話的這位,也是一個渡劫大能,而且不是人族的。

    “小子你想死嗎?”陸壓從來不是好脾氣,直接摘下了斬妖葫蘆。

    他淡淡地發話,“夠膽你就再說一遍!”

    那位還真不敢跟陸壓過分炸刺,是能忍氣吞聲地表示。

    “據我所知,締造空間的三位祖地大能里,沒有道友吧?”

    “我攔著你,只是不想讓你送死罷了,”陸壓聞言一笑,“你若是一定要尋死,由伱!”

    下一刻,空間一陣波動,馮君三人消失不見。

    一道黑芒閃過,卻是那位渡劫大能不信邪,想要追過去。

    然而緊接著,一聲巨響傳來,無數個黑點驀地出現,遍布整個天空。

    然后就是一聲輕咦,“咦,梧桐三伐之法?”

    接著一道神念降下,浩浩蕩蕩無邊無際,“念在初犯,斬你一道分神,治你不敬之罪!”

    眨眼之間,黑光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鬼巫世界所有的修者大能都注意到了這一幕,一時間噤若寒蟬。

    馮君三人這次沒有被牽引到祖星空間里,而是牽引到了門口。

    三人眼前一花,瀚海真尊卻是先出聲了,“咦,最先分神的,居然是……三才真尊?”

    一開始來悟道的,共有七人,元嬰一名,真尊四人,真君兩人。

    那名軒轅家的真仙,已經不見了蹤跡,想必不是出竅了,就是隕落了,

    而四名真尊里,輕瑤和景年都是出竅巔峰,最有希望分神,而大潮真尊就相對太老邁了。

    至于說衛三才?大家只覺得這是一個混日子的真尊,實力應該是不差,但也僅僅是不差。

    不成想,才過去了區區三十多年,他就直接分神了。

    看現在衛三才的模樣,明顯是已經分神了,目前在穩固境界。

    反倒是景年和輕瑤,陷入了深層次的感悟中,距離悟道……還差那么一點點。

    “真是……”馮君也無話可說了,這大能修者里,藏得深的還真不少。

    你以為人家無關緊要了,但是三十多年就出竅了,這誰想得到?

    不過緊接著,他發現了另一個異象,“大潮真尊,也在分神?”

    “難!”頤玦和瀚海齊齊表態,“他實在太老了。”

    就在這時,三人眼前的場景一變,來到了祖星空間內。

    依舊是那個小院子,依舊是云中子和山河社稷圖對坐品茗。

    云中子看一眼瀚海真尊,和顏悅色地發話,“馮君,這也算信得過的嗎?”

    馮君毫不猶豫地點點頭,“信得過!”

    頤玦有意無意地看了他一眼,卻也沒說什么。

    瀚海也老老實實一拱手,“玄水門下瀚海,見過兩位前輩。”

    “不用多禮,”云中子擺一下手,又看一眼馮君。

    “氣息很穩定……我還納悶,你怎么凝嬰這么久。”

    “啟稟前輩,”馮君一拱手,畢恭畢敬地回答,“我還去天外游蕩了一段時間。”

    云中子稍微掐算一下,就知道馮君做了什么,于是微微頷首,“你有心了。”

    然后他抬手一劃,空中就多了一道空氣屏幕出來。

    屏幕上顯示的,正是在門口悟道的諸多大能.

    云中子指一指正在打坐的大潮真尊,“此人心性如何?”

    大潮真尊氣息不太穩,但也不至于狼狽,然而他的窘態,又怎么瞞得過云中子?

    “此人……”馮君沉吟一下回答,“守護鬼巫世界,也還算盡職盡力。”

    他對大潮真尊的觀感并不差,否則也不至于自作主張將大潮帶過來。

    要換給是青甲的話,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歪嘴。

    云中子點點頭,“那就送他一場造化……你有心,我這做長輩的,也不能生受!”

    “前輩你……”馮君還待阻攔,云中子的指尖已經發出一陣玄奧的波動。

    然后他釋放出神念,“守護本方世界有功,當獎!”

    “這個……”馮君聽得就是一呲牙,“前輩,你這么做,我壓力太大了!”

    他聽得出云中子為什么出手,是獎勵他各個世界亂跑,幫著落實情況。

    但是……您可以獎勵別人啊,這個大潮真尊,我真不是很熟。

    尤其是您這神念一出,別人都知道了……合著祖星大能還可以強行幫別人晉階?

    馮君已經可以想像得到,自己將來會面臨多大的壓力了。

    “這有什么壓力?”云中子笑了起來,他似乎喜歡看到馮君著急的樣子。

    不過緊接著,他就表示,“旁人都在悟道……我不會打擾別人,神念只對他發出。”

    然后他又看一眼馮君,正色發話,“此人盡力看護本方世界,也干礙到了我的因果。”

    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守護殿看護鬼巫的時間不短了,沒有因果才是怪事。

    包括上次那個元嬰能出竅,那也是償還因果,云中子才不會計較。

    當然,如果沒有馮君這個因素,云中子背這個小因果也就背了。

    不過現在既然能一舉多得,他就出手施為了——主要還是獎勵馮君的有心。

    反正多年的因果,全部都落實在大潮真尊身上,只能說此人比較幸運。

    馮君想了想,才消化了這個內容,然后出聲發問,“那個軒轅家的元嬰,是成功了嗎?”

    “成功了,而且是憑他自己的努力,”云中子沉聲回答。

    此刻的大潮真尊,已經陷入了無盡的絕望中,他的拼死一搏已經后續乏力,即將失敗了。

    十余年前,他還有安全退出的可能,但是現在……沒機會了。

    不過他的心情很坦然,大道難求,實在沒有什么可后悔的。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玄奧的規則自天而降,他千瘡百孔的身體和神念,在迅速地恢復著。

    “這是……”大潮真尊有點不敢相信,“晉階分神也有幻像劫嗎?”

    或者說,這是隕落之前的幻覺?

    然而下一刻,一股堂皇威嚴的神念出現在他的腦海,“守護本方世界有功,當獎!”

    大潮真尊一時間甚至沒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過緊接著,那股神念又發話了,“這是我家小輩做事得力,我賞你的。”

    “你最好不要把消息傳出去,明白嗎?”

    大潮真尊正處在沖階的當口,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然而他還是勉力分出了一縷神念,“小修自當領前輩仙諭。”

    這個人情欠的就大了!大潮真尊心里非常明白,然而……有這樣的人情,誰會不欠?

    同時他忍不住暗暗感慨,出竅真尊說起來也是大能了,但是終究還是太渺小了。

    大乘期看出竅,大概就是出竅期看煉氣小修,隨便伸伸手,對方可不就出塵了?

    大潮真尊默默地下定了決心,一旦晉階成功,一定要重謝馮君一幫人。

    反正就算他晉階真君,也沒資格跟大乘期的大能接觸,

    他的氣息變化非常明顯,但是門外那么多大能,還真沒怎么關注到。

    大家都是在抓緊時間,一門心思的悟道,誰舍得有半分的浪費?

    只有分神成功、正鞏固修為的衛三才,微微感知到了點異常,“大潮……這是要成?”

    “算了,還是穩固境界要緊,其他的事,以后有的是時間琢磨。”

    而現在,馮君還在跟云中子溝通,“這種未知世界……是不是越多越好?”

    “這怎么可能?”云中子的態度非常明顯,“我上一次就跟你說了,過猶不及。”

    馮君能理解這個說法,但他還是追著發問,“大概有多少就好呢?”

    “這我也說不準,”云中子沒有給出標準答案,“每個世界不盡相同,不要太貪就好。”

    馮君又提建議,“道標和錨點的失蹤,可能導致一些事故……”

    “這個我知道,”果不其然,云中子回答得很干脆。

    “明確切斷連接就好,哪怕對方忘了事先檢查……錨點啟動不成功,那就沒事故。”

    馮君又想一想,問出了最要緊的問題,“那現在這個空間,要一直留在鬼巫嗎?”

    “當然不是,”云中子毫不猶豫地回答,“這是我神州之物,時機成熟我就要帶走。”

    時機成熟,當是他復活后,精粹了未知世界的本源,實力恢復到差不多的時候。

    馮君相信,以云中子的境界,自己又準備了這么多孝敬之物,恢復實力用不了多久。

    所以他忍不住表示,“但是有些想要晉階合體的大能……可能會消耗比較長的時間。”

    他不確定,那扇門上的道韻,能不能幫助合體期晉階渡劫……想來可能性不大。

    但是分神真君晉階合體元祖,花費個兩三百年一點都不奇怪。

    這還是人族修者,擱給絳珠草那種異類,分神進階合體,花上三五千年也不是不可能。

    “這個無所謂,”云中子很輕松地回答,“空間帶走,門留下就好了。”

    “你不會以為,空間和門……是不可切割的吧?”

    還可以這么操作嗎?馮君聽到這回答,還真的是有點懵。

    不過聽起來,這個理論是成立的,防盜門和住宅空間,本來就不該是一回事。

    只是他有點疑惑,“但是沒了空間龐大的靈氣支持,那晉階時需要靈氣怎么辦?”

    “有機緣就很好了吧?”云中子訝異地看他一眼,“他們不該自帶靈氣嗎?”

    這話也有理,但是馮君總覺得,哪里有什么不對。

    想一想之后他發問,“那他們悟道時候……還需要咱們幫著護法嗎?”

    不管是元嬰出竅,還是分神合體,都是要有人護法的。

    就比如說頤玦出竅的時候,不但有秘地,也有人護法。

    而一堆大能在一起悟道,這個敏感程度也不用說了。

    也就是祖星空間一開始有足夠的神秘感,機緣又誘人,大家顧不了那么多。

    可是如果祖星空間離開,只留下一扇門……還會有大乘大能幫著護法嗎?

    沒有大乘期護法的話,那真不知道要亂到什么樣子。

    云中子聞言,卻是微微一笑,“想對那些人負責?”

    “確實,”馮君點點頭,老實地承認,“做人總是要有始有終。”

    “還是太迂腐了呀,跟我一樣,”云中子苦笑一聲。

    “值得負責的人,你前期都接觸過了,后面是大浪淘沙,你不能一直為他們負責……”

    “所以能發展到什么狀況,也是看他們的機緣。”

    說到最后,云中子面容一整,“也許這扇門的前方,會出現打生打死……明白嗎?”

    馮君想了一想,最終還是點點頭,輕喟一聲,“明白。”

    “所以啊,你跟我有點像,”云中子也沒有嘲笑他,也是感觸頗深地嘆了口氣。

    “但是,這天下修道者何其多?有些因果,沒必要一個人扛,不欠他人即可。”

    馮君默然,過了一陣之后才點點頭,“懂了,多謝前輩指點。”

    頤玦卻是和瀚海交換一個眼神,都看得到對方眼中的驚駭。

    這機緣之地,早晚會變成是非生死之地?

    然而,就像云中子說的那樣,這種事情,沒人會為它承擔因果,也沒有那個必要。

    所以修者修道,到頭來,機緣還是要靠自己的勢力去爭奪……

    云中子也沒有理會他倆的反應,而是輕嘆一聲。

    “終于……可以回神州了?”

    然后他又看向山河社稷圖,“老友,馮君這孩子……心還是太善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山河社稷圖很干脆地表示,“這里我暫時坐鎮,護法不成問題。”

    “不過你也別想用我太久,你完事了,就過來頂替我,我也想回神州看看。”

    云中子抬手一拱,難得地正色發話,“這主要是我的因果,老友你受累了。”

    “不止你的因果,”山河社稷圖一擺手,淡淡地發話,“我跟天琴,也有因果。”

    他能成為太虛門的太上供奉,自然是跟天琴產生了關礙。

    “那就多謝老友了,”云中子輕笑一聲。

    緊接著,他的身體化作一縷青煙,投向了馮君的左手腕,正是番天印所在之處。

    馮君三人沖著山河社稷圖齊齊一拱手,“有勞前輩了。”

    下一刻,他們三人就又出現在了穆爾大陸上。

    盯著他們的人,真的太多了,見他們再次現身,有人主動打個招呼。

    “馮小友,我是萬幻門幽影……愿意付費咨詢一些事情。”

    “幽影元祖見諒,”馮君抬手一拱,高聲回答,“師門長輩有急事托付,小修不敢怠慢。”

    話音剛落,他和兩名真尊已經消失不見。

    十年之后,夾層空間中,大潮真尊終于收束氣息起身。

    他沖著那扇門微微一拱手,也沒有說什么,然后繼續打坐,調理氣息。

    衛三才剛剛穩固了境界,見狀忍不住出聲發問。

    “你這還沒穩固境界,就自行活動……這有什么說法?”

    “謝意罷了,”大潮真尊……現在該叫大潮真君了,他淡淡地表示,“謝前輩賜下機緣。”

    是這樣嗎?衛三才的眼珠轉一轉。

    修者才突破時,是最脆弱的,這時候貿然活動,真的很可能出現什么變數。

    就像軒轅家的子弟出竅后,也是穩固了一段時間境界,才向祖星大能道謝的。

    反正對衛三才來說,他一直就認為,這個人情要記在馮君頭上。

    欠祖星大能多少,那是馮君的事,他只認馮君就好,所以到現在都沒有表示謝意。

    不過大潮的反應,也算是給他提了一個醒。

    人情算在誰身上是一回事,感激之情是另一回事。

    所以他也抬手一拱,畢恭畢敬地發話,“天琴小修衛三才,多謝前輩的恩澤。”

    他沒有報出身來歷,因為根本不需要,對方是那樣的大能,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來歷?

    那扇門靜靜地矗立在那里,沒有傳出任何的反應。

    然而對衛三才來說,沒有反應……就是最好的反應。

    起碼對方不屑計較自己的失禮——沒錯,不屑計較。

    然而,他已經意識到到錯誤了,于是高聲發話。

    “小修愿為前輩獻上微薄之力,護法到下一位道友境界穩固。”

    山河社稷圖依舊沒有回應,他原本就是極為高傲的存在。

    不過在他看來,這衛家的小子也算懂事。

    能幫著護法,不止是心意的問題,形成規矩的話,這里將來的廝殺,也會少很多。

    云中子說,不需要在意未來的因果,也沒有誰有必要負擔那因果。

    然而,微弱的因果,是切實存在的,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

    所以他覺得,這家的小子反應不算錯……

    又過了十年,大潮真尊……大潮真君表示,“三才真君,我的境界已經穩固得差不多了。”

    “這里,就讓我來看守吧,直到下一位的境界穩固。”

    衛三才從他身上學到了一些東西,但他也借鑒到了一些思路。

    畢竟是修者,是最擅長學習的……

    就在同一時刻,地球側的華夏,拉善盟上空,突然間有鵝毛大雪飄落。

    天地間,隱隱出現一個若有若無的意念,像是在說話,卻又沒有聲音傳出。

    “沒想到,還有夢醒神州的這一天啊……”

    [全文完]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