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四十章 破妄!【大杯】
    在虛空之中,流光的大道確實好用。

    虛空不生道則,乾坤挪移類的神通無法施展,這般純粹的極速,就顯得彌足珍貴。

    此前讓流光去打探,其實還有幾重不同的用意。

    流光是光明神的子嗣,即是第三神王的孫子,吳妄給流光的命令中,還有讓流光盡可能確定第三神王的狀態。

    流光回來后對吳妄稟告了許多,用最淺顯的語句來總結,便是:

    【那只是占據了我祖父尸身的妖魔。】

    妖魔。

    大荒之中,這個詞其實很少見,多見的是兇獸,或者剛剛蹦出來的妖族。

    東皇鐘伴在身旁,吳妄卻沒了多少問題。

    被吳妄收入袖中的三位強神,此刻也無法打坐,注視著虛空深處,替吳妄做著警戒。

    吳妄的元神旁,精衛盤坐在一處蓮花池中,那俏麗的小臉上努力維持著平靜,她幾次睜眼想與吳妄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也只是粉唇輕抿。

    ‘卻也不知該如何幫他。’

    精衛心底輕嘆著,繼續在吳妄的元神旁靜靜打坐。

    她不明白,為何自己的軀體能進入吳妄體內,此間自是有諸多玄妙的道理。

    但她知道自己此刻能做的,就是安靜地陪在他身邊。

    陪他生,陪他死。

    哪怕是萬靈與天地的終焉,那彼此相伴著,也算是不錯的歸宿。

    ‘岳父大人考慮的還真是周全。’

    吳妄元神睜開一條縫隙,對精衛露出少許微笑。

    神農的用意,吳妄自是明白的,無非就是讓他在緊要時刻不要走極端;有了需要守護之人相伴,也就多了一份掛念。

    雖不能說岳父這是多此一舉,但確實是沒有太多必要。

    他又不傻,打不過肯定回去大家一起商量如何對敵……

    ‘咱可不是腦子一熱就上去拼命的某神。’

    于是,橫渡虛空差不多一年之后。

    遠遠的,吳妄展開自己強橫的仙識,捕捉到了那片‘躁動’的海洋。

    數不清的湮滅之獸。

    它們在虛空中拼湊出了一片大地,不斷在虛空中汲取著湮滅之力,如蝗蟲群般,朝著大荒不斷進發。

    那具白骨尸身就在這大地中央。

    吳妄略有些頭皮發麻,袖中飛出三道神光,化作了三位五行源神。

    土神道:“陛下,第三神王尸就在前方。”

    火翎問:“是否再調些兵馬?”

    “陛下,切莫沖動啊,”木神緩聲道,“雖然陛下神勇無匹,但敵人實在是太多了些,而且臣已感覺到,越靠近第三神王尸身,那里聚集的湮滅之獸波動就越強烈……”

    “放心,只是試試他們的斤兩罷了。”

    吳妄的微笑自信且從容,土神與火翎低頭應答,木神卻是老臉苦兮兮的。

    等吳妄為三神傳過去了一段感悟,三神各自點頭,木神也略微松了口氣。

    不用他去斗法就好。

    以自身大道加持給陛下,這倒是沒多大問題。

    當下,吳妄微微攥拳,三神化作了赤、黃、青三色神珠,環繞在了吳妄身周。

    吳妄取出天道長劍、背起了戮神之槍,那尚未完成最后一步拼湊的東皇鐘懸浮在肩頭,只需他心念一動,接下來幾個瞬息將會出現的情形,就投影在了他心底。

    精準預判。

    “主人,要小心哦。”

    鐘靈的嗓音也莫名開始溫柔了起來。

    “后方有事及時喊我,”吳妄目中精光爆發。

    武之道,在于弱擊強;

    人之道,為無限創造。

    化不可能為可能,創造直面實力對比之外的優勢,并去突破自己的極限。

    嗡——

    虛空莫名出現震蕩,以吳妄為圓心,一股無形的沖擊波迅速蕩開。

    十里、百里、千萬里;

    一盞盞幽冷的‘燈籠’接連亮起,數不清具體數量,但每盞‘燈籠’之后,都有一只面容身形猙獰可憎的怪物。

    吳妄長劍一甩,化一束光,竄入了獸群之中,綻出萬丈匹練!

    這,就是他在天外修行的意義!

    武魂不滅;

    天人永昌!

    ……

    十年后!

    大荒,人皇閣。

    此地最大的大殿已被修士塞滿,人皇就坐在人群正中,面色凝重,話語都有幾分遲疑。

    被喊來此地的,有眾將門、有眾宗門,也有許多曾為人域流過血的修士名宿。

    超凡之境不足奇,天仙之流難稱道。

    神農靜靜坐在那,許久才緩緩道一聲:

    “事情不知該從何對大家說起,但按天道推算,還有云中君等神的建議,必須與各位說個清楚了。”

    眾仙不明所以,但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人皇閣閣主劉百仞沉聲道:“陛下,您說就是,我們都能承受的住。”

    風冶子道:“讓陛下為難之事,定是非同尋常,咱們已經做好了一應準備,請陛下放心。”

    人群中有老者笑道:“又不是什么毀天滅地的災厄,陛下您盡管說。”

    “唉。”

    神農氏長長地嘆了口氣,溫聲道:“你說對了,還真是這般災厄。”

    眾仙愕然。

    神農卻道:

    “此事說來話長,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前路有一道大劫,這大劫已經發動,在數百年后便會摧毀整個天地。

    大家一直以來或許都會有這般疑惑,為何這天地間已無天道之敵,天道與東皇卻還在不斷提升實力。

    就是為了應對這場大劫。

    東皇是唯一的知情者,并帶著這個秘密走了許多歲月,扶持人族、培養天道。

    今日,大劫已現,名為終焉,實則為湮滅之力欲覆滅天地。

    吾今日備下了少許湮滅之力,這是自虛空之中送回來的,接近于湮滅本源,各位可來一觀。”

    神農自袖中取出了一只水晶球,水晶球中有著一團黑霧。

    一道道仙識放入其中,眾仙的表情越發凝重。

    “湮滅之力?”

    “陛下,東皇陛下可有解決的辦法?”

    “天道已如此強盛,莫非還不能抵擋這般大劫?”

    “終焉……這大劫應該不簡單。”

    神農并未多說,拿起手中木杖,對著面前擺著的銅盆輕輕敲了幾下。

    盆內的水面蕩起了輕輕的漣漪,其內變成了墨色,墨色之中又有光亮閃爍。

    “這是被木神一并送回來的,東皇陛下這十年來,與敵大戰的情形。”

    神農話語剛落,水面中就出現了一束光亮。

    這道光似乎能照透整個虛空,也將那幾乎與虛空相融的怪群照出了身形。

    數之不盡,殺之不竭。

    湮滅獸朝光柱涌去,就如飛蛾撲火,但卻能消耗掉光柱些微的力量……一直到它們用身軀將那光柱直接撲滅。

    隨之而來的,就是縱橫而起的劍氣。

    在怪群最中心的位置,那看似渺小的身影,迅速清空眼前的空域,直接扎入怪群最密集之處,長劍長槍輪替砸落,將一層又一層的湮滅獸扒開。

    那身影自是吳妄!

    一身黑袍,披頭散發,目露兇光,額印血痕。

    但那雙眼睛依舊清澈,閃爍著光亮,顯然并未不管不顧,依舊是在思考與盤算。

    這場景,眾仙看的頭皮發麻。

    雖然此時所見只有影像,無法感覺到任何道韻,也聽不到半點聲音;可他們依舊感受到了,那湮滅獸群所帶來的壓迫力。

    事情,好像比他們想的都要嚴重。

    畫面中,東皇持劍撥開了數十重湮滅之獸,一只跪坐在虛空的白骨骨架慢慢站了起來。

    這骨架最少萬丈多高,無比魁梧,保持著基本的人形,但身周各處掛著尖銳的骨刺。

    看這般情形,似乎是之前東皇與這白骨尸身大戰了許久,后者重傷躲入了湮滅獸的保護之中,此刻已不知通過什么手段恢復了過來。

    下一瞬,吳妄長劍拽出長長的神光,那白骨尸身朝他摁下了可怖的巨掌!

    無數湮滅獸洶涌地圍剿而來,卻被兩者碰撞蕩起的虛空漣漪,直接朝著四面八方卷飛!

    哪怕沒有聲響,卻仿佛能聽到兩股力量碰撞的巨響,聽到吳妄在拖拽著天道之劍時,爆發出的一聲聲咆哮。

    至強者之戰。

    叮——

    木杖輕輕敲打在銅盆邊緣,其內的畫面緩緩消散。

    “東皇已于虛空大戰十年。”

    神農道:

    “雖不斷大戰,卻依舊無法讓湮滅獸群停下,根據東皇陛下傳回的消息,是虛空拖拽著這獸群趕來大荒,那片虛空本身出現了異樣。

    單靠斗法,無法阻住他們。”

    “陛下,獸群大概還有多久?”

    “五十年,到百年。”

    神農看了眼說話之人,繼續道:

    “自今日起,人域全力馳援天庭,各地、各家善戰者,盡編入天兵序列。

    這些年,你們所作所為,吾都看在眼中,但現如今已非一家、一人之得失,這天地已在生死邊緣。

    可有異議?”

    “臣,遵旨。”

    眾仙立刻低頭行禮。

    若有人能聽聞眾仙之心聲,自能察覺到許多斑駁雜音。

    甚至還有人在懷疑此事的真實性,擔心是否是天道為了削弱人域而布下的殺局……一應種種,不一而論。

    好在神農一直沒歸隱退位,在人域人族之地有著絕對的威信力和號召力,此地眾仙心底嘀咕也只是嘀咕,斷然不敢違背人皇的旨意。

    天庭的布局也不只是在人域。

    在人皇召集眾仙的同時,天庭云中君親自出面,召集九野與天外世界的各部族首領。

    他們沒有公開湮滅之劫的消息——公開之后除卻制造恐慌和慌亂,也沒什么實際意義,無法提升百族的士氣。

    云中君只是言說,在虛空之外發現了一片天地,需要大量的高手填充天兵序列。

    先威壓一番,再許以好處,云中君拿捏這些百族族長,自是不在話下。

    血海,剛興起的修羅族也被血海之主召集了起來,為戰而生、血染身魂的他們,倒是可以一定程度抵御湮滅之地的侵襲,這算是一點意外收獲。

    天外的那片大地上,武神匯聚著追隨他的武者,擇優入選天兵序列。

    北野之處,蒼雪站在那高聳的雪山上,面對著星空,朝著虛空不斷眺望,卻尋不到破解最終謎題的路徑。

    昆侖山,西王母皺眉凝視著面前破碎的銅鏡……

    她此前在推演這片天地的未來,許是用力過猛,又或是太過執著,導致歲月大道與因果大道反噬,這般神器竟損壞大半。

    若想蘊養好,不知要花費多少心血。

    而西王母此刻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凝重。

    說來可笑,拼著折損如此神器,也執意要推算出的大荒之未來,卻是……沒有未來。

    “東皇。”

    西王母低聲呢喃,鳳目之中滿是思索。

    也就在這時,回來傳信的木神,帶上了水神以及一名剛從神池中走出的少女,連同死亡之神熊茗,遁入了虛空之中。

    他們,就是第二批馳援吳妄的援軍。

    按木神轉述的話語,吳妄已經對這些湮滅之獸頗為熟悉,或能尋找到克敵制勝的把握。

    于是,又三十年后。

    ……

    為什么。

    虛空中,吳妄穿著破爛戰甲,眼神空洞地注視著前方的虛空。

    他背后是一道道疲倦不堪的身影,天庭眾強神已有大半站在此地,更遠處是數百萬天兵組成的絕空大陣,那是護持在大荒天地之外的倒數第二道屏障。

    最后一道屏障,就是天道之力。

    吳妄正前方,最后的幾只湮滅獸,正慢慢化作灰塵,彌散在虛空之地。

    而那座巨大的白骨,第三神王的尸身,此刻已不斷崩塌。

    那些細小的白骨碎片,就如虛空中綻放的花朵,似是在為他們最后得勝而慶祝。

    四十年艱苦大戰。

    四十年,整個大荒緊繃運轉,從眾神漸漸到天地間的生靈,都不斷思考對抗湮滅之力的辦法。

    而今,他們終于贏了。

    吳妄親手擊潰了第三神王尸體內的意識,觸碰到了湮滅之力的本質,尋找到了與道相反的難題。

    可……

    可是……

    “陛下,”云中君喃喃道,“那又是什么?”

    吳妄默然,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虛空深處再次開始了沸騰。

    擊潰了湮滅之力,虛空中再次出現了一種更晦澀、更玄妙,也更接近于‘無’本質的力量。

    那力量點燃了一片虛空,并在其中醞釀著新的大劫。

    這次動蕩之地,距離大荒并不算遠,眾神能清晰地感知到。

    甚至,大荒之中,真仙境之上的生靈,此刻都隱隱感知到了,天地之外蘊藏著巨大的兇險。

    這些年,整個大荒,為了覆滅這股湮滅之力,付出的死傷又算什么?

    吳妄腳步一個踉蹌,身后立刻有十多只手掌伸了過來。

    但吳妄只是微微抬手,示意眾神不必向前。

    “果然如此。”

    吳妄的嗓音有些沙啞,卻依舊透著一貫的淡定。

    “我有些乏力,不必擔心,第三神王尸只是大劫的前半段,后半段馬上就要來了。

    終焉之劫,又豈是這般輕易能解。”

    眾神面面相覷,云中君很快接話:“陛下,接下來該如何?”

    “這股力量還要醞釀許久,先不要去驚擾它,”吳妄道,“我們也需要時間恢復實力,各位,讓本體歸位,我會用天道之力封鎖大荒。

    接下來,就是真正的生死之戰,可莫要腳軟了才是。”

    武神咧嘴一笑,扭頭噴出一口鮮血,卻猶自大吼:“這才哪到哪!再戰他三百年!”

    “都來天道之間。”

    吳妄手掌拂過,眾神盡皆退卻。

    半個時辰后,交代完了接下來如何防御的吳妄,與精衛、少司命、泠小嵐見了一面,就借口療傷,回了自己的神殿。

    他沒有打坐,動作緩慢地仰躺在角落中,輕輕地呼了口氣。

    “主人,終焉之劫的形勢出現了變化。”

    “果然。”

    吳妄苦笑了聲:“第三神王尸體什么的就是噱頭,要覆滅大荒的那股意志,鐵了心要覆滅。”

    他肩頭那口還未‘愈合’的小鐘微微轉動,鐘靈的嗓音越發趨于嚴肅。

    鐘靈輕聲道:

    “并不存在那般意志,主人,只有您自身的超脫,才能解救整個大荒的生靈。

    您在一次獨自存活下來的時間線上,曾說過這般話——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距離天地毀滅還有五百多年。”

    “超脫,我若是能超脫,何必在這!”

    吳妄幾乎起身怒斥,但他很快就壓住了火氣,低聲道:“抱歉,素輕,我沒控制好情緒。”

    “沒事的,主人的壓力太大了些……”

    東皇鐘輕輕顫了下。

    吳妄扭頭看了眼小鐘,抬手輕輕摸了摸它的鐘耳,緩聲道:“唯一的路徑,就是自我的超脫,我已經明白了。

    提示我的時機到了嗎?”

    “主人,尚未。”

    “嗯,那我自己來吧。”

    吳妄笑了笑,就坐在墻角,慢慢地盤起了雙腿。

    五百年;

    超脫。

    但自己這已是最后一搏。

    來吧,這星空蘊藏的秘密。

    吳妄閉上雙眼,一心三用,感悟此前的大道,搜尋星神的記憶,體悟陰陽八卦大道。

    天道的推算能力被他借用來推演這般大道,東皇鐘雖尚未成型,但依然施展出了歲月大道的道韻,將吳妄此刻所處的時空極限拉伸。

    道,何在。

    路,何在。

    吳妄沉浸于大道之中,隨著星神記憶審查完全,八卦大道遇到最后那直至本源的瓶頸,對自身的感悟困頓不前,吳妄開始對著星空愣愣地出神。

    他的身影無處不在,就比如星空之下,背對大荒,抬頭注視著漫天星辰。

    如此不知過了多久;

    如此不知思索了多少。

    吳妄輕輕皺了下眉,對著星空呢喃:

    “星辰可有靈性?投影從何而來?”

    自是沒有回應。

    但吳妄那平靜下來的心湖,像是推開了一扇門窗,數不清的訊息自這缺口噴涌而出。

    雖尚不知路在何處,但吾之道可全矣。

    吳妄緩聲道:“鐘,我想到超脫的方式了。”

    “主人,”鐘靈的身影出現在吳妄身旁,抬手掃了下耳旁秀發,柔聲道,“已經在做了,很快就可以完成。”

    “辛苦了。”

    吳妄吸了口氣,站起身來,視線中的星空消退,化作了他的寢殿。

    下一瞬,他一步邁出,身形置于天道之外,站在虛空之中,雙手慢慢平舉。

    如果尋不到那條已有的超脫之路,那就自己開一條路出來;

    若是無法踏上那條捷徑,那就用量變引發質變,利用自己最后的手段。

    吳妄輕輕揮手,周遭云霧彌漫。

    他立于時空的盡頭。

    東皇鐘顯露影蹤,輕輕震顫。

    噹——

    一道身影自吳妄背后的云霧中走來,身穿黑色長袍,腳踏璀璨星河。

    另一個吳妄。

    他行至此處,對吳妄微微頷首,一言不發走向前,與吳妄身形完美相融。

    那本就是他自己,只是在另一條時間線上,面對大劫、或者面對帝夋失敗的自己。

    吳妄心底滋生出了許多情愫,記憶中填充了許多此前未曾有的畫面,那是另一條時間線上自己的經歷,以及心底的掛念。

    他對精衛的愛意更濃郁了半分。

    噹——

    東皇鐘再次奏響,云霧中再次出現了相同的情形,又一吳妄邁步而來。

    緊接著,東皇鐘不斷顫鳴,一道又一道身影抵達歲月的終點。

    他們都已經經歷過各自的故事,這些故事大同小異;

    他們可能只是一段記憶,一段經歷,但背后卻承載著不同的,大道感悟。

    這,就是吳妄的計劃。

    凝聚時間線!

    如果一條完美的神圣時間線都無法戰勝這場大劫,都無法讓自己趕在大劫之前超脫,那就將所有時間線上自己的經歷集合起來!

    東皇鐘,就是所有時間線的連接點,就是這一切的支撐。

    這件事當然有風險。

    不可避免的,吳妄會承受更多的喜怒哀樂,會積累更多的愛恨情仇,自身需要承受莫大的情感壓力,也有記憶混亂的風險。

    那就來吧!

    三千歲月三千我!

    東皇鐘加快了敲打的頻率,一名名‘吳妄’自那云霧縹緲之地而來,宛若道道殘影,朝吳妄身形涌去。

    他額頭沁出了一滴滴冷汗,所有失敗時間線上的自己,悉數接納。

    不斷的失敗是為了什么?

    不斷的失敗,就是為了這一次能成功!

    東皇鐘的回溯絕非沒有意義。

    神圣時間線的存在,絕不只是為了讓自己贏的更輕松。

    此刻,吳妄就如一只孤魂,在天地間不斷的輪回,不斷開啟無妄子的故事,不斷去面對帝夋等一系列強敵。

    他曾在北野終老;

    他曾在人域浮沉數百年,卻一事無成;

    他曾被各種各樣的敵人擊敗,而自己卻始終無法突破某個關卡。

    也曾黯然神傷,快意恩仇……

    云霧之地人影環繞。

    大荒,天庭,林素輕站在吳妄的寢殿門前,抬頭看向了虛空中吳妄盤坐的位置,輕輕咬著嘴唇,眼眶略有些紅潤。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走過了多少人影,這里漸漸平靜了下來,只剩下一道身影盤坐在那,有著銀白的長發,有著滿臉的皺紋,眼角總是止不住被淚水浸潤。

    其它時間線上的自己,還真挺慘啊。

    側旁有虛淡的身影飛來,是鐘靈,卻用著林素輕的面容,在背后擁住了吳妄,并未多說一言。

    吳妄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低聲道:“我還有事要做,過了多久了?”

    “主人,新的大劫還沒啟動。”

    “嗯,那就好,”吳妄低聲說著,有些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他向前邁出半步,白發飄飛而起,卻在瞬息間恢復了烏黑,面容之上的皺紋也迅速退卻。

    他十分平靜地道出一句:

    “三千道歸我。”

    下一瞬,身周涌出無邊霞光!

    眾生心有所感,抬頭看向天穹,卻見天空氤氳著絢麗的極光,無數大道在此刻同時震動。

    眾星!

    吳妄邁步前行,虛空各處的波動,在這一瞬都被他的氣息鎮壓,歸于零寂!

    但吳妄根本沒有給這些異樣之處半點視線。

    他注視著星空,眼中只有這片星空,口中不斷疾呼:

    “你們是誰的投影?有為何出現在這片虛空!”

    “若這大荒為星辰,為何不予我回應?”

    “三千大道歸于我,而今我便是道則之主,我便是大荒之魂,天地之意志!”

    “若有回聲,當與我回應!”

    “星辰若無靈,星河可有靈?萬千星辰之律動,可為靈性寄生?跨越無邊歲月,可與我相談一應!”

    “眾星,回應我的呼喚。”

    吳妄話音剛落,那無邊星辰突然震顫,一顆顆星辰似乎在互相串聯,但速度無比緩慢。

    吳妄立刻祭起歲月大道,雙目洞穿蒼穹!

    他看到了!

    星光匯聚成了他能理解的巨人之影,對著他遠遠地說著什么。

    兩者之間的距離無比遙遠,甚至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突破了某種壁壘。

    最難的是,吳妄根本無法聽見。

    他們就如隔了一層厚厚的隔音玻璃,那星光巨人的話語聲,盡數被擋在了外面。

    吳妄心底靈光一閃,突然指著自己高聲呼喊:

    “我是誰!”

    他現在就是大荒。

    那星光巨人明顯做出了一個思考的動作,而后對吳妄遙遙點出一指。

    虛空中的星光瞬間朝吳妄匯聚,星辰的投影這一刻近乎熄滅。

    突然間,吳妄眼前星光滑動,他陡然離開了大荒,離開了虛空,出現在了無形壁壘的哪一段。

    星光巨人的視角!

    大荒天地之上,萬千極光的環繞中,吳妄雙眼突然瞪圓,嘴也禁不住震驚慢慢張開。

    此刻,他借著星光巨人的視角,看到了……看到了這個天地的終極問題與對應的答案!

    這里竟是!

    …

    …

    黑洞。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