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四十一章 大結局·沖出黑洞!
    黑洞。

    黑洞?

    那星光巨人的幻影已是消失不見,吳妄已經回歸自身視角,站在那眺望著無邊虛空,許久未能回神。

    這?

    【大荒是在一片黑洞之中?】

    吳妄怔在那,心底浮現出了一幕幕回憶。

    自己是如何來的大荒?開著飛船沖入了臨近地球的那口蟲洞。

    吳妄上輩子是開飛船的,當然明白蟲洞跟黑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蟲洞是指兩個遙遠時空的高緯度通道,就如同把一張白紙對折、戳一個洞,將白紙展開后出現的兩個對應小洞,就類似于二維世界的蟲洞。

    蟲洞可以稱之為‘時空洞’,只是一條通路……

    但黑洞是一類大質量天體,有著強大的引力,連光都無法在黑洞的引力逃離,多形成于超高質量的恒星塌縮。

    所以,吳妄雖然明知自己是穿過了蟲洞抵達的大荒,但自己所了解的物理知識,讓他并沒有朝著黑洞這個方向擴展思路。

    大荒在黑洞中又是如何存在的?為什么會有大荒這般存在?

    天道運轉,吳妄心念驟然擴張。

    整個大荒天地似乎都在幫他推演驗算。

    得知了自己身處黑洞之中這一關鍵信息,又有三千大道加持自身,吳妄很快就想明白了此間的種種關鍵,明曉了前因后果。

    他向前踏出一步,身形詭異地消失于虛空之中,出現在了一片漆黑無物之地。

    很快,吳妄捕捉到了一絲波動。

    這波動不屬于大道,不屬于大荒已知的見聞。

    吳妄后退半步,身形再次出現在了大荒上空。

    這就是超脫。

    他已經尋到了躲避大劫的辦法,也找到了逃離這片天地的通路。

    踏出黑洞的事件視界?

    這倒是能讓愛因斯坦天尊掀翻棺材板的舉動。

    吳妄抱起胳膊,低頭看了眼大荒,突然啞然失笑。

    ‘一切皆是虛妄。’

    ‘一切都是真實。’

    大荒天地存在于黑洞之中,相對于黑洞所屬的宇宙來說,黑洞內部是另一個時空,此地自然都是虛妄。

    但黑洞本身又有存在的事實,大荒也有存在的事實。

    那,大荒是如何存在的呢?

    吳妄微微瞇眼,突然想到了兩個挺著名的理論。

    【黑洞長毛理論】與【黑洞無毛理論】。

    按吳妄這個半吊子的理解,黑洞無毛理論屬于化繁為簡的過程,是物理學家在描述黑洞這個天體時所采取的三個必要訊息——質量、電荷、角動量,這三者就能描述黑洞的物理特性,其它訊息都不重要。

    而黑洞長毛理論更為復雜。

    打個比方,黑洞的強大引力撕碎了一顆行星,該行星上原本存在的物質都有對應的信息,這些信息也被吸進了黑洞;

    信息不會憑空消失,也不會憑空產生,它們理應是存在的,但在黑洞之中失去了意義。

    這些信息,就是黑洞的軟毛。

    大荒的存在,很可能是與‘被黑洞吸入物質的信息’有關。

    吳妄突發奇想。

    藍星所處的宇宙本身,是不是也存在一個更大的黑洞之中?

    是否曾經有過神話文明最后隕落,其殘骸墜入了黑洞之中,信息在黑洞中重組拼合,誕生了這個大荒?

    又是否,宇宙中某個強大的生靈進入過黑洞,留下了自身的信息,勾畫出了大荒的雛形……

    吳妄想不明白,也無法參悟通透,這已是超過大荒天地太多層次的問題。

    黑洞外部,時空曲率讓光都無法逃逸。

    但黑洞內部卻存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時空。

    把視線放回大荒的終焉之劫,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起來。

    是黑洞本身要產生劇烈動蕩,而影響到大荒世界的存在,故大荒世界必然會毀滅,也必須毀滅,除非能阻止黑洞自身出現波動。

    而這個波動,似乎是呈周期性的,黑洞內部能量對原宇宙進行噴發。

    白洞?

    終焉大劫,對應白洞噴發?

    是了,大荒在固定的時間節點必須毀滅,是因黑洞本身要進行一次周期性的能量外輸,也就是白洞噴發,這個過程破壞了黑洞內部的信息軟毛存在形式。

    吳妄挑了挑眉,不斷推算著,尋找著,藍星時聽聞過的知識不斷涌上心頭,又按大荒三千大道的規則進行延伸。

    大道的盡頭,都是互通且淺顯的道理。

    “主人。”

    鐘靈的嗓音再次傳來,還未正式誕生的東皇鐘,帶著滿身‘裂紋’出現在吳妄身旁。

    “現在,您還需要那一句提示嗎?”

    吳妄的嗓音變得輕松了許多:“說吧。”

    鐘靈輕吟一二,緩聲道:“這是最先締造了我的那條時間線上,主人曾對我說的——是物質決定意識,而非意識決定物質。”

    吳妄不由反問:“你已經看過了大荒的真相,之前為什么不直接給我提示?”

    “主人,其它時間線上我曾試圖告訴您這些,卻被您懷疑我才是大劫的元兇。”

    鐘靈輕輕嘆道:

    “現在的路途,是咱不斷嘗試、不斷總結出來的,程度剛剛好,而且是主人您自己想辦法,在大劫來臨前完成了超脫。”

    “你也挺不容易。”

    吳妄笑著道了句,隨后便負手、低頭,注視著大荒天地。

    “人地皆失,人地皆存。”

    “主人,您想怎么做?”

    “封印大荒,”吳妄淡然道,“去跟大家解釋黑洞這些,恐怕他們也無法接受,但我只需要換一個說辭。

    大荒的毀滅是不可避免,我們需要想盡一切辦法,盡可能地護住更多生靈。

    然后想辦法沖過黑洞,回歸外面更加穩定的宇宙空間。

    又或者,是另一個宇宙的時空。”

    “另一個宇宙?”

    “黑洞和白洞如果是共生的關系,彼此之間或許存在一條能量通路,就是蟲洞本身;如果膜宇宙真的存在,那黑洞和白洞或許可以看做是一張膜的正反兩面,又或者是兩個平行的宇宙空間。”

    “您加油就好了,不用跟一口鐘解釋這些的。”

    吳妄:……

    “干活了,記得提醒我,哪個時刻需要把你締造出來。”

    吳妄扭頭看向東皇鐘,目光略有些閃爍。

    “你有辦法離開……算了,走下去再說這些吧。”

    東皇鐘輕輕旋轉,自吳妄肩頭落穩,鐘靈并未直接回應吳妄這個問題。

    接下來,吳妄低頭注視著下方的天地,身形漸漸化作虛淡。

    與此同時,天道之間神光漫涌,眾神被天道相召,迅速趕來此處。

    吳妄也已經做好了接下來的所有布置。

    洞徹問題的根本之后,這些就變得十分簡單,思路也是豁然開朗。

    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過后,吳妄身形微微向前探身,目中閃爍著點點精光,緩聲道:

    “諸位,我們必須做兩手準備。

    我已達超脫之境,這境界也沒什么,只是能在這天地遁走罷了。

    但這是大荒眾生的一條退路。

    大荒的毀滅如果是必然,我們如果無法阻止大荒崩隕,那我會盡可能帶上大荒的生靈,離開這片天地。

    只是,我不敢確保能夠帶走所有生靈,只能盡力帶走大半。

    而且有一點,離開了這片天地后,各位的神力、道則將不復存在,你們會成為普通的生靈。”

    眾神接連陷入了沉默。

    木神長嘆:“終焉之劫,若能活著就不錯了。”

    水神也道:“各位此前也感受到了,第三神王尸是何等的霸道,我們取勝是何等艱難,而今在天外虛空之中醞釀的大劫,是此前威能的數倍、十倍。

    若能活,已屬幸事。”

    “我們不要如此悲觀。”

    吳妄笑道:“現在不一定就扛不住這般大劫,我們全力以赴,拼一個光明未來,遁走只是最后不得已而為之的退路罷了。”

    眾神的表情頓時恢復了許多。

    但云中君、人皇神農、大司命等強者,卻已是在吳妄的話語中,聽明白了隱藏的深意。

    接下來,吳妄再次忙碌了起來。

    目標確定之后,去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就變得異常‘幸福’。

    表面上,吳妄積極準備應對大劫的防御工作,強化天道,增強生靈之力,在各處現身,鼓舞天庭上上下下的天兵天將。

    實際上,吳妄把近乎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血海六道輪回盤的煉制上。

    一個有些大膽的計劃在吳妄心底悄然成型。

    離開大荒只是第一步;

    讓這些生靈能在未來的落腳點生存下去,才是最大的考驗。

    為此,吳妄沉入六道輪回盤中,不斷拓展著它的容積。

    除卻改造六道輪回盤,吳妄最重要的事,就是去參悟黑洞的本源,也就是那個‘奇點’。

    可那奇點對他而言,依舊是晦澀難明的。

    那里似乎蘊藏著整個宇宙的終極奧義,也為吳妄在度過這次大劫之后,找到了繼續前行的路徑。

    歲月長河不斷向前奔走。

    此前吳妄為證得超脫,耽誤了不少時日,吳妄這邊剛將六道輪回盤改造完成,第二波終焉大劫已開始發動。

    這次在虛空中復活的,是第一神代的諸強者。

    第一神代距離此時已經太過遙遠,吳妄當年鎮壓的昆侖舊神,也不過是那個時代的殘骸。

    當整個第一神代自虛空中全面復蘇,被加持了湮滅之力,自四面八方朝大荒涌來……

    吳妄這個超脫者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但他心底明白的很,自己必須利用這股大勢,讓眾神與眾生知曉確實是無路可走,才能將他們帶離這天地。

    且,吳妄自知帶不走所有人,他更想用終焉大劫當成一個檢測,救走更值得活下去的靈。

    人心多復雜,神靈多羈絆。

    大劫爆發。

    天道全力抵擋,吳妄率眾神與第一神代的殘骸們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戰。

    眾神未注意到的是,六道輪回盤早已被吳妄帶在身旁。

    浴血奮戰,為護衛天地死戰不退者,身死之后,其靈優先入輪回盤。

    舍己為人,自大戰中有善舉,能救助旁人者,其靈優先入輪回盤。

    …

    谷漸漸的,輪回盤中的靈光越來越多。

    大戰不斷爆發,一年、五年、十年,大荒天地的靈力靈氣已開始透支,戰死的神靈數量不斷增加。

    絕望開始在各處彌漫。

    天地間的眾生也開始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身死者由天道篩選,是否納入六道輪回盤之內。

    其實這并不是太公平的做法,比如那血海修羅族,一直追隨在血海之主妙某人身后奮戰廝殺,立下了赫赫戰功,但吳妄并未將他們戰死后的靈納入輪回盤。

    一是因修羅族的善戰,是因他們自身被塑造時,就被賦予的特性;

    二則是修羅族之所以墮落為修羅族,就是因此前罪孽太多。

    綜合考量,吳妄會優先帶走那些普通且無憂無慮的生靈。

    大戰五十二年。

    大荒一片荒漠,天空被打碎,日月無影蹤,眾神戰死半數。

    這天地殘余的力量站在吳妄背后,抬頭注視著那無邊無際的‘敵軍’,各自露出了幾分釋然的微笑。

    他們努力過了。

    也終究算是無悔了。

    “諸位。”

    吳妄自調息中慢慢起身,轉身看著這剩余的寥寥袍澤。

    “眾生信我者,舍棄肉身,入輪回盤;眾神信我者,舍棄大道,入我袖中……我帶你們離開。”

    沒有人多說什么,只有一聲聲嘆息。

    人影開始仰倒、坐倒,一縷縷流光飛入吳妄袖中、胸口。

    甚至,運道女神的一點靈光,也當做普通生靈,被吳妄納入了輪回盤之內。

    當然,對于自己的家人親友,吳妄還是要特殊關照的,一率收入了自己體內。

    除卻泠小嵐。

    “我應是要留下的。”

    泠小嵐微微抿嘴。

    “嗯,”吳妄微微頷首,“你需去對我下那道封印,我會盡快回來接你……但進入歲月長河之后,你可能會經歷許多念頭,耗費許多年華。”

    “都值得的。”

    泠小嵐微微搖頭,凝視著吳妄:“若是能為天地做些什么,我自是心甘情愿。”

    “委屈你了。”

    吳妄手掌拂過她的后背,將她擁入懷中,隨后輕輕一推,將掌握了運勢大道的泠小嵐送入了時空之中。

    他必須如此。

    一是因,那道封印對自己的成長至關重要;

    二是,自己接下來要沖出天地,東皇鐘的誕生幾乎是在自己沖出天地的同時,這期間會有短暫的空當。

    自己從黑洞之中沖出去,便是從虛轉實;

    而為了證明大荒曾經存在過,那就需要有一個支點,支撐在大荒的過去,肯定他們的過去,這樣大荒中的生靈、神靈,才能從虛妄走入‘實際’。

    由這兩點出發,小嵐去做臨時的支點,已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更何況,她性情之堅韌,也能保證她在歲月長河的亂流中不會迷失。

    “唉……”

    吳妄輕輕嘆息,抬頭看著那些已開始蜂擁沖來的怪物,又低頭看了眼腳下的大地。

    別了,大荒。

    踏步,前行,吳妄身形驟然消失不見,于黑洞奇點附近,靜靜等待著。

    幾乎只是一瞬,因為歲月在這里沒有了意義。

    當大荒被虛空獸群沖散,黑洞奇點附近出現了強烈波動,一股粘稠、混沌的能量,自這黑暗之中驟然爆發!

    吳妄幾乎毫無猶豫,心底已經推演了無數次!

    他縱身一躍,沖入這能量之中,自身化作了這股能量的一部分!

    白洞即將噴發,這股奇異的能量撕開了空間,朝著一條無形的通路奔涌。

    吳妄仿佛看到了。

    無窮無盡的星空,被扭曲、壓縮,時而被無限拉長成了光帶,時而成了一汪清澈的水潭,星辰就是水滴。

    這通道的能量分布并不均勻,吳妄幾乎眨眼間,就鎖定了一處能量最薄之處。

    他伸出了手掌。

    應當說,他的意念探出了觸角,一股強大的波動自意念蕩漾開來,打開了一道門戶,撕開了一條縫隙!

    前方就是深邃的星空!

    吳妄毫無猶豫,身形一閃沖入其中。

    就當他要闖過這縫隙的瞬間,吳妄心靈福至一般,扭頭看向了這條通路的對面。

    那里,同樣出現了一道門戶,與自己開辟的門戶遙遙相對,又似是一正一反,而那門戶中,一艘被擠壓的破爛飛船,載著其內那個正不斷低吼的年輕人,闖入了這通道之內,被能量迅速撕碎,一點點訊息卻被通道本身吸納。

    這通道就是黑洞本身。

    吳妄莫名眼眶有些濕潤,大抵是明白了自己如何來的,又知曉自己接下來該去哪。

    嗡!

    乾坤縫隙瞬間合并,吳妄已身處一片靜謐的宇宙空間。

    他甩出袖中的諸多身影,毫無停滯,在這片宇宙深處那白洞噴發的一瞬,左手高舉!

    東皇鐘瞬間凝成,鐘身的數十零件同時拼合,之上的那些縫隙直接被消除!

    噹!

    一道沖擊波自吳妄頭頂蕩開,吳妄自身的道韻勃然而發。

    他是超脫者,自身實力與大荒時相當。

    大荒雖是黑洞之中的虛妄世界,但吳妄破開了虛妄,抵達了這片宇宙,成為了這片宇宙的頂級存在。

    但,吳妄毫無得意,就近招了一座冰天雪地的行星,將六道輪回盤植入行星的地心附近,化作無形之物,稍后,六道輪回盤會自行改造這顆行星,并在行星適宜生靈居住后,持續釋放其內的靈,轉生為天地間的‘智慧生命’。

    做完此事,吳妄轉身撕開乾坤,一頭扎入了那條尚未來得及關閉的通路。

    他要去送回東皇鐘,救回小嵐。

    東皇鐘才是大荒真正的支點,自己一切關于時間線和超脫的布局,都是依靠東皇鐘。

    吳妄迅速找到了小嵐所處的時間點,小嵐已經忍受了漫長歲月的寂寞;

    這一幕,吳妄見過,此前也已經歷過。

    他擁住小嵐,轉身要撕開乾坤,徹底逃出‘過往’,但黑洞構成的通路能量開始回涌,黑洞那強大的引力成為了他外出的阻礙。

    投影到大荒之中,就化作了前路的連綿陰云。

    噹——

    東皇鐘再次現身,就如此前吳妄親眼見過的那般,在后面推了‘自己’一把。

    “主人,要加油哦。”

    吳妄心底莫名有些苦澀,他早就知道了這些,早已說服了自己,但事到臨頭,終究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眼東皇鐘。

    那口大鐘,自誕生就滿是斑駁印痕的大鐘之前,一道虛影靜靜立著,對吳妄低頭行禮。

    吳妄突然明白了那句話,到底有多少含義。

    ‘主人,我的靈性只存在于過往。’

    吳妄沒有停頓,身形遁入虛無之中,再次抵達那片靜謐的星空。

    出來了。

    “夫君!”

    “陛下!”

    前方飛來道道身影,卻是吳妄袖中甩出去的那些人影。

    精衛、少司命、神農、云中君、熊茗本茗、大司命、土神的殘魂、水神、父母、季默、林祈、霄劍、大長老……

    “都出來了嗎?”

    吳妄嗓音有些沙啞地問著。

    精衛忙道:“出來了……除了素輕姐,素輕姐在你元神旁嗎?”

    吳妄怔了下。

    他低頭看向了自己的元神,卻見那附近空空蕩蕩。

    但很快,他感應到了許多畫面,看到了一口大鐘在歲月長河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不斷忙碌著,追尋著。

    它在探索一條條可能性,一條條歲月線,能走通的、不能走通的。

    它陪伴在每個時間線上的無妄子身旁,無論能被發現,還是不能被發現。

    最后,它引導著每一條歲月線上的無妄子,在自身失敗之后,走入歲月盡頭,匯入那道身影之中,成就完美時間線上吳妄的超脫。

    然后陪伴著吳妄,走過了最后的大劫。

    但每件事情都是有前后順序的。

    她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送走吳妄和泠小嵐。

    吳妄注視著她,感應著她,直到這感應越來越輕、越來越淡。

    他看到了,卸下了重任后的鐘靈,在歲月長河的盡頭愣愣地出神;

    看到了鐘靈表情的失落,以及嘴角始終掛著的微笑,還有那仿佛在說“咱生來就是干這個”的表情。

    鐘靈對著歲月盡頭的那道壁壘,低聲說著:

    “請主人不要傷心,我必須在過去的歲月中,安排布置所有的一切,我存在于過往,才能讓您存在于未來。”

    “主人,我只是您的造物。”

    “要幸福喲。”

    隨后,她轉過身,順著歲月長河向上回蕩,把東皇鐘的本體沉入了歲月長河底部,自身化作了一點靈光,回歸神圣時間線。

    她在吳妄降生前先一步誕生;

    她去了一個小小的仙門,拜了個師父,師父道號很奇怪,叫做左洞道人;

    她很快就有了一個英俊的小師弟,可惜小師弟被小師妹采走了,讓她頗感遺憾。

    而后,就如她心底期許的那樣,左洞道人出了點小問題,需要一種草藥,而師門太小,他們師妹師弟一同決定,去北野,幫師父采藥……

    “好弱。”

    坐在大帳主位上的少年撇著嘴角,絲毫不掩蓋自己臉上的鄙夷。

    “你叫什么名字?”

    “素輕。”

    “師門、修行歲月、自身年齡,做個自我介紹吧。”

    …

    靜謐的星空中,周圍那些圍過來的人影,大多都沉默了下去。

    他們不再多問林素輕去了何處,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

    吳妄抬頭看向眼前眾人,想笑,卻發不出聲,強忍著眼角淚痕,最后只剩一聲長嘆。

    ‘小哎。’

    “我在!”

    ……

    【正文·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