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結局·后來
    (注意!注意!

    對上面不圓滿大結局已經滿意的,不要往下看,不要往下看!

    這是一起寫好的圓滿大結局!)

    ……

    幻聽了嗎?

    吳妄扭頭看向身后,星空還是那般深邃,深邃中透著幾分空洞。

    “哥……”

    精衛抬手拉住吳妄的胳膊,目中泛著少許光亮,但很快就露出笑意,柔聲道:“大家還在等你說,接下來該如何做。”

    吳妄收拾起心情,很快就道:“咱們先找個落腳之地。”

    周遭圍過來的身影各自點頭。

    他們此刻實力銳減,大多是因少了自身大道所致。

    在這片陌生且真實的星空中,大荒的神靈也成了身、魂較為強大的生靈,被大道庇護、自身壽元無限的特性,也就此被抹掉。

    但他們都知曉,這般結果,總比在終焉大劫中覆滅要強。

    云中君長長地一嘆,苦笑道:

    “千年籌備,還是抵擋不住所謂的終焉之劫。”

    “大劫是注定的,”吳妄道,“各位可以當做,這是天地本源出現的劇烈動蕩,依托于天地本源之外的大荒本就要被摧毀,能活下來已是萬幸。

    且隨我來。”

    言罷,吳妄袖中綻出一朵白云,托住了此地眾多身影。

    他手指一引,周遭那些恒星的光亮就被拖拽成了長長的光影,只是轉瞬之間,已到了那南北半球被冰川覆蓋的星球之上。

    此地重力與大氣環境,倒是給吳妄較為熟悉的感覺。

    但這里已是白洞所處的另一片宇宙空間。

    吳妄道:“六道輪回盤就在地下,各位暫且在此地歇息,我會安排第一批生靈轉生,大司命、少司命?”

    “陛下!”

    大司命躬身應答,少司命也是欠身行禮。

    吳妄對少司命溫柔地笑了笑,隨后板起臉來看著大司命:

    “生靈轉生需母體,我特意留存了一批普通人族,今日交托于你們。

    如今雖神力十不存一,諸多神術難以施展,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盡快解決生靈繁衍之重任。”

    言罷,吳妄自袖中取出了兩只水晶球,其內各封著一片海洋,海水中有諸多小島。

    島上人族數十萬,各類生靈數百萬。

    這也算是此地文明之始端。

    大司命對吳妄深深一拜,朗聲道:“臣定不辱使命!”

    “此地不必傳我東皇之名,”吳妄緩聲說著,而后看向了一旁的神農,笑道,“岳父大人,怕是還要再辛苦一段歲月。”

    神農微微頷首,道:“吾亦護下了百萬凡人,數十萬修行者,人族延續自不是問題,只不過,六道輪回盤之內的百族之靈,輪回為人族……他們是否會有不滿之處?”

    吳妄反問:“人族,百族,有何不同嗎?”

    神農搖頭輕笑:“并無不同。”

    吳妄對周遭眾神拱拱手:“諸神各司其職,各歸其位,雖無大道,也當造福蒼生才是。”

    周圍這二三百身影低頭行禮,高呼遵旨。

    接下來的二三十年,這顆星球很快就變得嘈雜了起來。

    大荒大撤退,是吳妄早已準備好的計劃,各方面自是布置的十分周全。

    雖少了大道,但眾神的神力還在,神軀也非凡人可比,上天入地也不在話下,問題就在于,風神只能靠嘴吹,雨神只能靠灑水,雷神必須拿起兩把鑿子碰撞發電;

    吳妄在這顆星球上仔細巡查了一周,并未在這顆星球上找到生靈的蹤跡。

    原始的生物都沒。

    莫名還有點小失望。

    很快,在這顆星球赤道附近的大地上,出現了一片又一片屋舍。

    與親朋好友相聚幾日,陪在精衛、小嵐身旁半個月后,吳妄在暖風帶找了個山頭,又匆匆忙忙開始了悟道。

    他在感悟這個宇宙的道則。

    作為大荒世界的超脫者,吳妄已將大荒中的諸多大道,如釘子一般切入了這片宇宙之中。

    但吳妄并未強行影響這個宇宙的運轉規則,而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規則盡快掌握。

    這個過程持續了不過百年。

    吳妄再次起身時,整個宇宙空間中似乎都出現了能量涌動。

    他抬手一招,黑洞洞的宇宙中,一股股靈氣不斷涌來,在這顆星球之上凝結出了新的靈力。

    但這些靈力與大荒靈力還有著本質的不同。

    ——可簡單理解為,吳妄在這個宇宙中,找到了生靈可以納為己用的靈力。

    接下來的事就簡單了。

    開班!

    教學!

    只需要略微修改人域修行法中最基本的,關于吸納靈力、感知道則的部分,就能讓這些修行法重現光輝。

    吳妄踏出自己閉關的住所,剛邁出那簡單的帳篷,就身處于一座莊嚴威武的石殿,石殿外鎮守著數萬天兵。

    生靈的喧鬧之聲撲面而來,讓吳妄有恍若隔世之感。

    他邁步前行,一旁傳來了輕喚聲:

    “哥!”

    吳妄抬頭看去,一團綠影飛來,還是少女模樣的精衛擁住了吳妄的腰身,歡喜地一陣笑鬧。

    “最近怎么樣?”

    “都很好呢,我跟小嵐姐輪流在你這守著,哦對,我去喊大家過來!”

    “不用麻煩,”吳妄環住她的細腰,身形一閃出現在大殿之外的石臺之上。

    強橫的仙識掃過,吳妄也忍不住挑了挑眉。

    不過百年之間,這星球已是變了模樣。

    冰蓋退去了小半,大地之上綠意萌發,本是一片荒蕪的星球,各處醞釀著濃郁的生機。

    人族已建起了數十座城池,季默和林祈在兩座大城之中忙乎,似乎是做了一地的領袖。

    神農老爺子安坐在最大的城池之中,人皇閣的班底也已經搞了起來。

    北野眾部落還是聚在一起,找了片大草原繼續從事畜牧業。

    林中百獸競走,水下游魚成群,云中飛禽嬉戲。

    又有嬰兒初蹄之聲,哭喪悲慟之聲,婚房笑鬧之聲,酒宴笑鬧之聲。

    萬物復蘇,聲聲入耳。

    大荒雖毀了,但又沒全毀。

    吳妄一直有些沉悶的心情,此刻也稍微恢復了些,朗聲道:

    “能聽聞我聲者,請來此地一敘。”

    話音剛落,這星球各處飛出了道道人影,總數四五百,朝吳妄所在之地匯聚而來。

    吳妄在精衛耳旁輕咬了幾句,精衛臉蛋微紅地應了聲,轉身飄然而去,帶著諸多仙子在殿內迅速布置了一番。

    很快,一個散著淡淡檀香的‘講堂’就這般布置成了。

    吳妄端坐在主位之上,下方眾神、人論資排輩,各自入座。

    吳妄道:“我已悟透這片星空之下諸多道則,今日為諸位講解清楚,讓諸位可再次踏上修行之路。

    不過,大荒之神靈,已非這片星空之神靈,莫要再自持身份,若想獲得漫步星空之力,還需從頭開始修行。”

    眾神接連應答,目中滿是期盼。

    吳妄拿起一只小錘,敲了下眼前矮桌上擺著的小鐘,隨著‘叮’的一聲悠揚聲響,已開始了初次講道。

    不多時,這大殿各處遍生蓮花,眾神、仙、人各有所得。

    三個月后,吳妄喚醒悟道中的這些人影,緩聲道:

    “第二次講道在十年之后,還請各位自行領悟此次所學。”

    殿內身影盡起身行禮,而后匆匆離去。

    吳妄卻并未停下來休息,趁著十年空當,身形在這宇宙中不斷挪移,尋找著什么、探索著什么。

    十年匆匆而過,第二次講道也進行的頗為順利。

    講道結束后,吳妄給自己留了二十年的空檔,繼續探索著這片宇宙。

    宇宙何其浩大!

    但吳妄憑大道感應,漸漸尋找到了許多綺麗奇異之處,而這,卻只是探索了這條類銀河星系的小小一角落。

    他尋到了宇宙中奇異的生命體,觀察它們如何進化發展,想著這算不算變相的第五類接觸。

    他尋找到了一些文明殘留的痕跡,這些痕跡甚至能讓他頗受震撼。

    于是,吳妄心底泛起了探索這片星空的念想。

    回了落腳的星球后,吳妄完成了第三次講道,將修行的種子播撒了出去,開始動手建造一艘‘飛船’。

    男人的終極夢想,就是開大船!

    本來,吳妄預見了,自己一些好友、老師,會跟著自己離開這個星球,去宇宙中探索未知的秘密,但吳妄完全沒想到……

    他把這艘飛船建成了一個直徑三百丈的圓形基地,竟然還不夠要追隨自己離去的這些家伙住的!

    當然,這里的‘居住’肯定不是狹窄的艙室。

    像武神老師、水神外公這種,那必須要搞一個獨棟小樓、山水小院吧?

    像自己的三位夫人,這必須給一些華美的住處吧?

    云中老哥、大舅哥這種可以委屈點,住個多人間宿舍;但那些想跟著自己離開的女神、男神,怎么也要分開住吧?

    吳妄只能硬著頭皮,把自己建造的‘飛船’,搞成了千丈多高、萬丈直徑,勉強夠用。

    神農要留在此處,護佑人族;

    季默、林祈、刑天這些家伙,也不想離開自己的族人。

    楊無敵和原本的滅宗眾人略微糾結了下,還是選擇在這顆星球上發展。——他們實力本來就不算太強,而今重新開始修行,跟著吳妄到處亂跑也幫不上什么。

    就這般,吳妄舉行了簡單的告別儀式,承諾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來看看,便帶著一百多追隨者,遁入了星空之中,開始了茫茫旅程。

    路上,歲月似乎再次失去了度量的意義。

    有神靈尋到了自己心儀的星球,就帶著吳妄給與的生靈種子,自行離去。

    有神靈獲得乾坤挪移的力量后,主動提出要去探索某片星域,帶上吳妄給與的生靈種子,攜手一同歸去。

    宇宙太過精彩,吳妄身旁的人影越來越少。

    漸漸的,以吳妄這艘飛船為原點,生靈的種子漸漸播撒了出去。

    當吳妄身旁,只留下了精衛、少司命、泠小嵐,他帶著三位夫人聚在矮桌旁,劃開歲月的畫卷,朝著各處和未來眺望。

    他們見到那顆落腳星球生靈逐漸繁茂,上面爆發了爭執和戰斗,有幾支部落離開了那顆星球;

    他能見到,季默和林祈這些老友的老去、逝去,留下的世家也化為了部族、氏族。

    但讓吳妄沒想到的是,季默后來的子嗣中,有個英俊的少年,少典;

    也讓吳妄意想不到的是,林祈竟得了神農的青睞,接任了炎帝之位,且得了刑天和大羿的擁護。

    更讓吳妄想不到的是,炎帝傳九世,季默和林祈的后人打生打死,一直為炎帝效力的刑天老哥……

    還是沒保住他修長脖頸以上的部分。

    吳妄心里莫名踏實了幾分。

    漸漸的,那顆落腳的星球走出了越來越多的修行者,他們的足跡鏈接成了一條星路,漸漸串聯起了一條星路。

    但那顆作為起始的星球,有過輝煌,也迎來落寞。

    對修行資源的無節制耗費,讓這顆星球的靈氣迅速消退,修行者不得不加速撤離此地,只留下了凡人的城,以及退化了幾步的文明。

    常年的修行者活動,已經改變了這顆星球的地貌,冰川消融,大地廣闊。

    吳妄皺眉看了眼歲月畫卷稍遠處……

    這顆星球上后來出現了個華國,部分地區流傳著有關東皇的傳說,但傳說已經面目全非;而這顆星球上后來又出現了兩次工業革命,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不過,這里應該不是藍星——恒星系的結構都不同!

    但這里,卻成了藍星的平行世界。

    冥冥中似乎有股力量,真正的藍星就如各個宇宙中間的火炬,從那里折射出了一道道光線,而吳妄就是其中之一。

    玄之又玄,眾喵之門。

    吳妄對此并未深究,他已在宇宙中走的太遠,也沒了回去看看的興趣。

    合上畫卷,吳妄和三位夫人對視幾眼,各自露出了幾分輕笑。

    “這些事都放下吧。”

    吳妄道:“我心底一直有件心事,想跟你們商量一下。”

    少司命微微搖頭,柔聲道:“不必商量,自是聽你的。”

    精衛直接問:“是想到辦法接素輕姐姐回來了嗎?”

    “嗯。”

    吳妄微微點頭,正色道:

    “我想要找到大荒原本所在的那個黑洞,煉化這個黑洞成為我的法寶。

    終焉大劫之前,里面存在諸多意識體;

    但終焉大劫之后,里面只有東皇鐘。

    東皇鐘作為其中唯一的意識體,自然而然會成為這件法寶的器靈。

    現在的難點,就在于,尋找不到進入這黑洞的白洞,而且黑洞所處是另一片宇宙空間,那里的道則與此地平行且有差異,此間會有諸多兇險。

    我現在還有些猶豫……”

    “夫君,”泠小嵐柔聲道,“若此事你日后回想起來,覺得自己會后悔沒有去做,那現在就不必遲疑。”

    少司命盈盈一笑:“我們自是隨你一同,你去哪,我們就去哪。”

    精衛笑道:“接素輕姐姐回家,咱們才算圓滿呢。”

    吳妄輕笑了幾聲,對三位夫人做了個道揖,扭頭看向了深邃的宇宙。

    雖然接下來的路途漫漫;

    雖然他也不知,要花費多久,才能尋找到那個黑洞對應的白洞;

    雖然……

    但吳妄仿佛看到了,在那片真實且虛妄的云霧之地,那個躺在歲月長河的堤岸上,手指劃過那流淌著星光的河面,目中帶著幾分慵懶和眷戀。

    “堂堂東皇,怎么能沒有鐘?”

    吳妄輕聲念著,與三位夫人一同化作了一束青藍色的光束,在宇宙中悄然綻放。

    素輕,等我。

    ……

    (真·全文完)

    ……

    與此同時,某個充盈著玄黃氣息的大殿之中,兩雙眼睛正注視著那道青藍色的光束。

    “師兄,你不出手幫幫旺仔嗎?”

    “那是隔壁宇宙,我出手豈不是喧賓奪主?在沒有征求當事者同意的前提下,不可隨意插手別人的事務。”

    “那就征求他的同意呀。”

    “他還差了半只腳,才能抵達為兄現如今的境界,才可橫跨宇宙,才能與你我交談,這是時空定下的規則,隨意違背恐怕有些不妥。”

    “偷偷幫他一下嘛,師兄你都快成時空之主的大總管了!”

    “淡定,莫急,還是要他自行突破為好,為兄也是成就道庭之主過了數十萬年后,才能邁出的這一步。”

    “我不管,我是素輕黨,素輕必須回來!”

    “哎!靈娥,咱們不可隨意干涉其他宇宙。”

    卟的一聲,那英俊瀟灑、風流倜儻、身形修長、面若冠玉的年輕男人,打開了手中的折扇,一個碩大的穩字掛在折扇之中,輕輕搖晃。

    “穩一手,等他十萬年,十萬年后他如果還邁不出這一步,那我……”

    “就幫他找回素輕!”

    “就贈他一本三千頁厚度的《位面之主修行指南》。”

    “哎呀!師兄!我去找云霄姐姐告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會怕她?單純的尊重罷了。”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