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56章 我等你
    程洛寧很晚才接觸到“中二”這個詞——它形容一種微妙的青春期心理狀態,多為網絡用語,而她中二期的時候還沒有人提出這個概念。

    但是她對比了一下x度上的解釋,覺得自己的中二期肯定是來過,并且來得尤為遲,大概就是高中畢業那個暑假,“中二期”的狀態氣勢洶洶地降臨到她的世界,并且至今仍然在影響她的一部分為人處世。

    想到當時什么“改變世界”之類的雄心壯志……程洛寧害羞得簡直想要捂臉。多年的沉淀教會了她一句亙古不變的至理名言,那就是少了任何人地球都會繼續旋轉,她不是牛頓,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她的個人領域里達到改變別人想法的事情,然而這卻不是她現在能完成的任務,得有足夠的經驗與閱歷,拿出鐵一樣的例子和案例來說服別人,否則說什么都是紙上談兵。

    所以如上所述,遲到的中二期讓她害羞得想要忘卻的同時,只有一個想法深深地印刻在了她的腦海里——那就是不要過早的戀愛,戀愛是一種浪費時間的行為,哪怕……哪怕是和男神。

    程洛寧接過宋瑾遞過來的水,慢慢地喝了一大口才算把卡在喉嚨里的牛肉咽了下去。平心而論,宋瑾的廚藝確實是非常的好,不僅僅是外在的好看,吃起來也是沒話說的,要不是他剛才的一句話,估計這頓飯她能吃得很開心。

    她對宋瑾的好感值不低,甚至也想過如果能和男神在一起……然而程洛寧不是那種能甘于人下的人,說實話,至今為止她和宋瑾相處仍會有一種莫名的自卑感,自己是個病人,現在精神狀態穩定了,但是也不代表未來不會發病,而宋瑾是個顏好溫柔、能力強、家世也好的男人,說是金龜婿也完全不抬舉,甚至他還是拯救自己于泥濘中的男神級人物。

    哪怕宋瑾對她表現出了一定的好感,她都會忍不住捫心自問,男神是哪來的好感呢——自己明明就是個性格差勁、人也不怎么樣的小姑娘,就算長得可以那也不是什么出塵絕艷的大美女,成績好的話和宋瑾比也是差遠了。

    要說朝夕相處……程洛寧嘆了口氣,這都什么嘛!

    宋瑾本身就是心理學出身,又是個中翹楚,對人表情的琢磨出神入化,怎么哦了看不出程洛寧的想法呢。他笑了笑,很快轉移了話題,“快吃,吃完了送你回家。”他伸手,親昵地摸了摸程洛寧的頭,“真是個小妹妹。”

    程洛寧一愣,然后笑了笑低下頭,開始消滅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宋瑾撿了個程洛寧后面的椅子坐下,雙手環胸,表情看起來高深莫測的樣子——說實話,他對小姑娘的心情是很復雜的,要說喜歡,這是肯定的,程洛寧有著一切他所喜歡的女生的樣子;但是要說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得不要不要的,這也有點夸張了。

    這種感覺要如何形容呢?

    大概就是,上班路上經過一個花圃,很喜歡里面的某種花,是我喜歡的顏色、是我喜歡的樣子,于是我買下了這束花,每天細心的澆水、呵護,不想把她美好的樣子交給別人觀賞,卻沒有提出過要把她采下來帶回去的要求。

    他看著小姑娘長大,從一個牙尖嘴利的聰明女孩變成了現在這樣美好、生動的模樣,從來沒有設想過有一天她會和別人在一起,卻也沒想過自己會愛上她。

    兩人就用這種曖昧、卻又不這么曖昧的狀態相處了這么多年……

    周末的時候,程洛寧意外地接到了李俊的電話,“程洛寧,能幫我個忙嗎?”

    程洛寧除了一開始有些意外之外,過了幾秒鐘就相當坦然了,“嗯?”

    “你看一下郵箱。”

    她側過頭把手機夾在耳朵和肩膀中間,依言點開了郵箱,這個郵箱從她用電腦開始就沒有換過,所以里面不少廣告、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群郵件,好不容易才從一封封未讀中找到李俊的名字,點開是一張圖片,拍了一封信,大概掃視了幾眼之后她開口:“看到了,怎么了?”

    李俊的聲音緩慢而低沉,又帶著難以言喻的誘惑意味,“能幫我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一下嗎?”

    程洛寧不能明白他的意思,但是這種小事她也不介意幫忙,于是便細細地看起來,“這封信沒有署名,抬頭只有一個簡單的‘致’字,大概可以看出寫信的人很不自信,與收信者并不相熟,卻又不是寄給上位者的。開頭描述了天氣,從心理學角度來講從無關緊要的角度起筆,表現出了寫信者內心的矛盾……”說了幾句之后,她忽然住了口。

    李俊卻忽然笑了出來,“那么,不自信的我可以邀請美麗的你一起吃個飯嗎?請不要拒絕矛盾的我。”

    說實話程洛寧不覺得這有什么好笑的,她只覺得自己的專業被對方藐視了。

    李俊卻沒讓她說出拒絕的話,“我現在在你家樓下。”

    程洛寧:“……”

    程洛寧真的不懂李俊這么多年的執著來源——這簡直就好像上輩子的她一樣,但是好歹她和顧致上輩子大學里還培養了一段時間的感情,用好朋友的身份分享了喜怒哀樂,顧致對林怡的溫柔守候變相地讓她越發沉迷進去。而李俊……這個男人居然能喜歡她這么多年,確實是讓程洛寧感動的同時又有些摸不著頭腦。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他上輩子欠她的?可是仔細一想,她上輩子好像還真沒和李俊有什么交集,這種跨越時間的執著也就不存在了。

    李俊開車帶著程洛寧去了他們以前的學校。

    市重還是老樣子,基本看不出什么變化,今天是周末,門衛不肯放他們進去,兩人也不好打電話讓以前的老師幫忙,只好繞到后面去,圍著市重的校園外墻轉了一圈。

    等走到了教學樓后面才發現市重在后面建了新的實驗室,格格不入地矗立在市重陳舊的校舍中間。

    李俊穿著長款的外套,雙手抱著胸,忍不住感嘆道:“這么多年過去了啊!”

    程洛寧點了點頭,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嗯。那么……”

    “寧寧?你怎么在這里?”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程洛寧的話,靠著墻的兩人一起側過了頭,發現宋瑾正遙遙地站在十步之外看著兩人。

    “欸!宋老……宋瑾?你怎么在這里?”程洛寧驚訝地問了一句,隨即便轉頭看了看李俊,對方正面無表情地看著宋瑾朝他們走來。

    “來這邊吃飯。”他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購物中心,笑了笑,“然后在車上看到你們了,就下來打個招呼。”

    還沒等程洛寧回答,李俊就開了口,而且語氣相當不好,“抱歉,我和程洛寧有事要談,能麻煩您回避一下嗎?”

    宋瑾也沒有生氣,掛著笑,看起來很無害的模樣,“那你們談,我在車上等你,媽媽說晚上想和我們一起吃個飯。”后半句完全就是對著程洛寧說的了。

    程洛寧知道他是在幫她解圍,順從地點了點頭。

    等宋瑾走后,程洛寧轉過身,面帶著笑意,“李俊,我知道你想和我說什么,前幾天的花我也收到了,謝謝你,你是個好人。”

    李俊的表情看起來不太好,“你知道,我不希望你說這些……”

    “我知道。”程洛寧安撫地笑了笑,“但是你知道的,我一直是一個不會改變主意的人。你很好,一直很好,高中也是多謝你的照拂,連對那時候不懂事的我也是很熱情的,我本來以為我們能成為很好的朋友的。”

    “如果不是因為我……愛上你的話對么。”李俊自嘲地笑了笑。

    程洛寧一時沒說話,幾乎是默認了,片刻后才堪堪開口,“抱歉。”

    “是因為剛才那個人嗎?”

    程洛寧看了他兩眼,嘆了口氣,點頭。

    李俊抿了抿嘴唇,突然給了她一個高中時陽光的笑容,“那祝你幸福,結婚的話,千萬不要告訴我。”然后我們就能再也不糾纏了——不對,是他就能再也不糾纏她了。

    “……好。”。

    等程洛寧走出老遠,才發現靠在墻邊的宋瑾。她忍不住問了一句:“宋老師,你沒去吃飯?”

    宋瑾笑了起來,“等你啊。”

    程洛寧認真地將他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認真地回答他這句好似玩笑的話:“宋老師,別開玩笑了。”

    “真的是在等你啊。”

    程洛寧目光怔了怔,復而露出了真誠的微笑,“謝謝你。”

    宋瑾長臂一伸,摟住了她的肩膀,低頭親昵地問道:“想吃什么?”

    “都可以啊。”

    萬水千山莫負一句我等你。

    宋瑾想,等小姑娘開竅,等自己開竅,他等得起。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