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687:拉鉤
    劉仁娜猜測沒錯,李俊熙此次前往的目的地就是和全寶藍約定的地方。

    明天要拍戲他抽不出時間來陪這丫頭過生日,說實話,李俊熙虧欠最多的不是演員幫和李孝利,而是這些從小就跟著他屁股后面轉的丫頭。

    她們從小就特別信任李俊熙,當作知心哥哥,哪曾想李俊熙的執念,把哥哥變成好好哥哥了,算的上是一種愛情綁架,卻又給不了她們可以肯定的未來。

    所以只能利用這種方式盡可能地彌補她們。

    這條路是他選的,就算前路坎坷,他含著淚也要走完,況且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更算不上含著淚。

    來到新沙洞兩人約定的西餐廳。

    全寶藍已經站在寒風中等待許久,像個望夫石一樣傻愣愣地站在西餐廳門口,別人成雙成對,她卻自己一人被風吹。

    “會……哥…”全寶藍咬著下唇,她忽然不怎么要怎么稱呼李俊熙了。

    在公司她們稱呼李俊熙為會長大人,但其他妹妹們卻喊李俊熙大叔,其實以兩人的年紀和關系,喊聲哥哥最為貼切。

    李俊熙擺了擺手,笑道:“還是叫我大叔吧。”

    雖然年齡對比不上,但大叔這個稱號,李俊熙說實話還挺喜歡的,而且真要較勁的話,寶藍叫他大叔也不吃虧,畢竟他兩世為人,算起來也將近50歲了。

    況且這些小丫頭片子,哦,現在不能說她們是小丫頭片子了,而是大姑娘了。這些大姑娘叫他大叔的時候,他心里有種詭異的異樣,很是說不清道不明。

    “大大叔……”也不知道是等久了受涼了,還是這個稱呼讓她有些異樣,總而言之,此時全寶藍臉色通紅無比。

    “快進去吧!”

    李俊熙很自然地牽起全寶藍的小手走進了西餐廳。

    全寶藍心里撲通撲通狂跳,這下子不僅臉蛋紅了。連耳根子都羞紅一片。仿佛這一雙大手像是個烤爐似的,一下子把她冰涼的四肢全部烘烤了一遍,暖烘烘的。

    在李俊熙來之前,她一直糾結著。

    這算是約會嗎?

    好像…好像又不是。

    她練習結束后。好說歹說費盡周折才蒙混過關,最終得以擺脫李居麗她們。

    這算是哪門子約會嗎?

    全寶藍撇了撇嘴,沒心沒肺的她就這樣被李俊熙拉進了稍微溫暖一些的西餐廳。

    在進門的一剎那,全寶藍腦子里迅速閃過一個想法。

    要不矜持下?停止前進撅起嘴瞪著眼委委屈屈地表達下自己的不滿?然后讓大叔哄哄我?

    不好吧?

    這里人有點多哦。

    全寶藍偷偷看了一下四周。

    就這么糾結的時候,李俊熙已經牽著全寶藍的手來到了他預訂的位置前。

    等到李俊熙按著肩膀讓她坐下后。她才追悔莫及地打了下自己。

    全寶藍,你看你!永遠都慢了別人一拍。

    點了份情侶套餐,李俊熙把帽子和墨鏡摘下,看著垂頭喪氣的全寶藍,他失笑道:“在想什么呢?”

    “我很生氣啊,不是,不是!”全寶藍負擔笑道。

    李俊熙實在被全寶藍的呆萌給打敗了,從褲兜里掏出準備許久的禮盒遞到了全寶藍面前。

    這個東西他一直為全寶藍準備著。

    “我可以打開嗎?”

    全寶藍剛才的懊惱和沮喪瞬間煙消云散,此時大眼瞪著禮盒,看著盒子大小和包裝模樣。

    全寶藍眼前一亮。

    莫非是….

    莫非是前輩姐姐們、還有李居麗都有的百達翡麗手表?

    “打開吧。”

    全寶藍心跳越來越開。她都感覺好像心臟不屬于自己似的。

    顫抖著伸出手,全寶藍拆開包裝袋,時間好像被放慢了無數倍,她額頭上都冒出了細汗。

    她既期待又惶恐,深怕盒子里面不是自己預期的東西。

    算了。

    全寶藍心一橫,加快速度打開禮盒,一打開,她的雙眼瞬間噙滿了淚水。

    沒錯!

    是這塊手表!

    象征著李俊熙女人的手表!

    全寶藍喜極而泣。

    莫名其妙被李俊熙簽到td娛樂,莫名其妙成為他旗下的練習生一員,莫名其妙地愛上這個有婦之夫。莫名其妙地妥協了。

    所有的莫名其妙和委屈看到這塊手表時,猶如傾泄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李俊熙無奈,咳嗽了幾聲,提醒全寶藍。

    其實看到全寶藍這個模樣。李俊熙心里也是極其自責。

    人渣這兩個字他是坐實了,但唯一能改變的是,人渣前面加個形容詞,霸道的人渣。

    正如當初td娛樂的前臺小姐說的一樣,給別人可惜了!

    他問自己喜歡全寶藍,喜歡她們每一個人嗎?答案是肯定的。

    她喜歡。

    喜歡她們無限放大的純粹和明媚。

    他近乎貪婪地想要把這份貪婪和明媚占為己有。

    全寶藍迫不及待地把手表拿了出來。然后把手表戴了上去,莫名沒有違和感,仿佛就是為她量身定制一般。

    而另外一邊,TD娛樂的宿舍,李居麗也無巧不成書地把玩著這塊意義非凡的手表。

    腦子里不停響起李俊熙那句話,帶上去了,就永遠無法解下來了。

    “寶藍,你已經帶上了嗎?”

    李居麗看著窗外狂嘯的寒風,臉上看不清是悲是喜。

    ……

    “我帶上了。”全寶藍欣喜若狂地看著這塊表,她和她們一樣,不是喜歡這塊表的華貴,而是在乎它的意義,“好看嗎?”

    李俊熙眼神越來越柔和,“好看。”

    “先生小姐,你們要的情侶套餐,用餐愉快,有什么吩咐可以找我。”

    服務員地出現打斷了全寶藍的思路。

    情侶套餐?

    全寶藍摸著這塊表,又是哭又是笑的。

    李俊熙伸出手抹掉全寶藍臉上的淚水,“還記得我對你說的嗎?”

    全寶藍微微一怔,李俊熙說過的話太多了,她因為太高興,一下子想不起來。

    “你啊……”李俊熙捏了捏她有點嬰兒肥的臉蛋,“以后,要喜歡我一輩子哦。”

    “我可以不可以喜歡你一下下,就一下下?”

    那是多少年前的生日了,全寶藍也忘記了,她伸出戴著這塊表的手,“拉鉤!”

    “拉鉤!”(未完待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