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56 無言心疼
    榮天真的話讓眾人的腦洞大開,仙界的人都知道這場浩劫是怎么發生的,若不是那位愿意犧牲自己的天仙將時空退后三十年,讓天意的唯一希望蔣小苗的轉世出現,三界將滅世,最終會變成什么樣子,誰也猜不到。如今榮天真的身體里出現了圣人碑的最后三句話,大家也就明白了當日為什么天仙會選擇了保住這個女子,這個女子是圣人碑的寄主,只要圣人碑被參悟透徹了,也許能戰神閔君臨,結束浩劫。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樣的,在場的仙人都推算不出來始作俑者是誰,陸翼尊此時開口了,他決定要試一試老祖的手段了,即便是賠上了自己的性命也可以,反正榮天真已經有了邱大志,他在世上已經沒有了任何牽掛的事情,正好全心全意為百姓造福。

    陸翼尊問榮天真說到:“我想參悟天意,我們帶著阿蒙像前世一樣居住一段時間好嗎?我需要回憶一些老祖留下來的畫,元鶴小千世界已經被毀了,想要回憶起那些事情,只能靠我們三個見過那些圖畫的生靈了。”

    受到閔君臨出手傷害的阿貍和阿蒙實力大減,阿蒙的修為比從前跟著蔣小苗的時候還要低,它變成小貓跳進了榮天真的懷里,它現在感覺榮天真的樣子有點像從前的麻麻了。兩人一貓就這樣躲在阿蒙拿出來的殘破基地里閉關了。

    阿貍知道阿蒙所在做的事情很重要,此刻她要關心一下比它們還糟糕的是幽冥仙君的神魂,只要不到一個時辰,它就要徹底消失在虛空中,成為歷史湮滅的灰塵。阿貍算是個好心腸的狐貍了,她為幽冥仙君的離開落淚了,在最終的時候,這位驕傲的男子總是有話要說:“我有些事情還是說出來好,狐貍小妹,假如這次我不死,我會考慮收你做徒弟的,你長得很可愛。”

    阿貍點點頭,幽冥仙君便開始講述一些誰也不知道的秘密。幽冥仙君終于記起來,他是誰了,他才是真正的康正行,那個無比腹黑狡詐,又能吸引無數女人的人間極品。他的肉身則是少有的五行俱全,帶五種隱形天賦的極品肉身,本來他這個家族中的嫡子和修真世界沒有任何關聯,只是肆意享受他的美好人生,追逐全力和美色。

    在一次游歷中,他不記得自己為什么會被傷到頭顱了,也不明白自己醒來之后會跟一個叫閔素妍的女子在一起,還生下了孩子。因為記憶的空缺,他也不明白為什么會和閔君臨有那么一段孽緣,至于孩子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他一直以為是閔素妍為了得到他這位貴族青年而做了什么手腳,所以離去的時候還是很決絕的。

    回到自己的家族后,他第一次見到水老仙,對方一直夸他有修真的天分,引誘他接受什么丹藥。丹藥服下之后,他就開始沉睡,最后他就莫名醒來,來到了一處虛空。在接下來他跟一個叫水宜歡的女子相遇,那名女子天生媚骨,他抵御不住便和她成親生育了一個兒子,兒子出生后不久,他就被暗算了。

    他還清楚的記得自己是因為在酒館里喝了一杯酒才昏睡了不知多少歲月,等醒來之后就困在幽冥界,實力變得極為恐怖,但是他始終不記得自己到底是誰。幽冥仙君在最后一個時辰里的思維是混亂的,阿貍覺得很多事情不能理解,只能喊來了她和阿蒙都認識的邱大志,幽冥仙君看了邱大志一眼就驚訝了,他突然向邱大志撲了過去,邱大志只感覺到一股很親切的感覺涌入他的身體。阿貍善良的以為是幽冥仙君將最后的氣運或者功力傳給了邱大志。當天邱大志就有了閉關突破的感覺了,到了這個時候,仙界的人都巴不得有人突破,于是邱大志也被安排在一處閉關了。

    閔君臨被白骨控制著開始繼續殺戮,她的思維已經完全魔化了,甚至不記得了自己的全部過往,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封閉的十二花宮打開了,里面的花草樹木完全枯萎了,連草化仙誕生的神壤峰都變成了黑色。在閔君臨的浩劫魔氣侵襲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幸免,閔君臨身后的白骨卻對這片廢墟有感情,它驅動著閔君臨去那片廢墟。

    閔君臨茫然地行動,忽然廢墟中就跳出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大聲喊著:“娘親。”

    這聲娘親讓閔君臨顫栗了,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失去的那個孩子,因為不能保護女兒,她才一愿成魔,可現在女兒活過來了,她的復仇心愿在一夕間就開始融化。閔君臨的變化讓她身后的白骨尖叫著:“閔君臨,那不是真的,那是幻象,不要上仙界的當,只要能成就魔尊,天下都是你的,還要上門女兒。”

    那個孩子就是十二花宮最后的傳承,嬌蘭,草化仙孕育的孩子,但是她確實是閔君臨的親生女兒,彰化大羅金仙的后手。小姑娘此刻出來就是用來化解這場浩劫的,為了這件事彰化大羅金仙付出了很多。

    閔君臨抱住了自己的女兒,成魔的心愿就破碎了,她再也不能成就魔尊的實力了。那具白骨也算是狠毒了,它煽動著閔君臨說到:“閔君臨,你以為找到女兒這件事就算完畢了,你在三界做了這么多錯事,不管是人,魔,仙界,甚至是幽冥界都不會放過你。萬一你不行了,你的女兒會代替你永遠受苦,你忍心嗎?”

    閔君臨聽后果然被觸動了,她立刻兇殘地說到:“我知道這些神仙都是騙人的,上次他們就利用我女兒陷害我,我不會讓他們如愿,既然我已經做了魔,索性殺個干干凈凈,創造我自己的新天地,我也可以開天辟地的。”

    閔君臨可以一愿成魔,自然也可以為女兒的幸福再度發愿成魔,彰化大羅金仙怎么算都沒有想到結局會這樣,把閔君臨的女兒溫養出來,閔君臨還是要繼續浩劫,罪魁禍首就是那具白骨。

    在閉關推算天意的陸翼尊等人終于有答案了,陸翼尊很憤怒地說到:“這對父女簡直是太過分了,已經成就了圣人還不夠,還要妄圖控制整個寰宇。”

    榮天真不知道陸翼尊到底發現了什么,但是她能猜到陸翼尊說的是水老仙父女,她小心地問到:“水老仙是圣人?他的女兒水氏女皇也做了什么事情挑起浩劫?”

    陸翼尊點頭說到:“確實,水老仙是圣人的分身,但是他的本體隕落了,所以他才會想到要制造浩劫,然后趁亂成為寰宇改天劈地后的天意。它的女兒也不簡單,故意和康正行的分身生育了后代,然后從自己的后代身上得到圣人的血脈。”

    榮天真驚呆了,她問到:“為什么康正行是圣人血脈,他不是天仙血脈嗎?”

    陸翼尊說到:“康正行是東華圣人的分身,無限接近本體的分身,又恰好能無限分身。你千萬別以為戰尊就是東華圣人的分身,他不是,幽冥仙君才是,當年水老仙為了把東華圣人的分身困在幽冥,他才隕落的,這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成為絕情天仙的康正行其實只是水老仙的分身,這一點水宜歡就很清楚,論狠毒,她比水老仙還要狠毒,南贍的規矩是她定下來的,這么些年之后,東華圣人的分身血脈她都拿全了,所以現在跳出來控制閔君臨的也是她。”

    榮天真徹底不能理解了,她問陸翼尊說到:“不是說修真者到了后面都是無欲無求,只在超越天道,為什么他們要爭奪這些權利呢,特別是圣人,他們已經比天意還要強大了,還擁有永恒的生命。”

    陸翼尊笑著說到:“沒有達到圣人層面的人可能永遠想到不到圣人世界里的日子,也許他們需要流浪在寰宇之外,還沒有在寰宇內過得開心,而且會在寰宇之外過得很辛苦,不然為什么圣人也會死去呢。這些都不要說了,我們只能先去會會水宜歡了,她能想到利用浩劫來達到目的,一定是和很棘手的人物。”

    榮天真和陸翼尊一起出關的時候,白骨指揮的閔君臨帶著嬌蘭小姑娘已經來了,看到榮天真之后白骨很激動,它對榮天真說到:“原來最精純的圣人血脈在你身上,難怪到現在我都不能恢復肉身了,很快我就可以吃掉你了,我曾經嘗過你的血,味道比任何我的后代都要好,大約是因為你經歷了和這些血脈不一樣的事情。”

    榮天真看著這個被稱為自己老祖的女人,由衷地說到:“能想到用自己的身體孕育圣人血脈,然后又吃掉自己后代血脈的祖先真的已經能當魔尊了,不過在我眼里也是可憐蟲,因為你從來不敢展現出真正的自己,也不會有真正愛你的人,這樣就是永遠不死也不會幸福的,過得不幸福,要那么長的壽命干什么?”

    白骨對于榮天真的傻話不予理睬,這時候閔君臨身邊的小姑娘卻很愉快地說到:“大嬌蘭姐姐,你在這里太好了,我們以后可以一起去玩。”

    閔君臨此時已經完全把自己變成了從前的樣貌,她很慈愛地說到:“瑤瑤喜歡誰,娘親就讓她陪著你。”

    閔君臨對榮天真說到:“榮天真你過來,我不殺你,讓你跟著閔瑤玩,她說喜歡你,你把名字送給她了,還送了很多寶物給她,我不會傷害你的。”

    榮天真看見閔君臨召喚她,她便有了一個主意,她真的走過去了,閔君臨知道她是凡人之身,便在虛空中畫出了一條通道,讓榮天真過去,白骨也很高興,她覺得榮天真只要過去了,她就能吃掉榮天真,所以她沒有阻止榮天真。

    榮天真已經很久沒有在眾人面前變成修真者了,在最后一步的時候,她突然爆發出了修真者的境界,在和陸翼尊閉關的時候,她已經變成元嬰修士了,現在她只是展現了全部實力。她知道了自己身上的是圣人血脈,那么她就有資格使用一件法寶了,那就是圣人碑的殘骸,對于仙人而言,他們需要的是那一句話,但是她不同,她只要調動圣人碑的碎片炸死魔頭就可以了。

    榮天真的想法陸翼尊在最后才看出來,他想阻止已經晚了,圣人碑的碎片將閔君臨和她身邊的所有魔氣炸散去了,塵埃落定之后,榮天真驚訝地發現自己并沒有死去,有一個人擋在了她的面前,是邱大志。

    邱大志的顏值還是讓榮天真感到心跳加速,即便是這次大難不死,她還是傻乎乎地看著面前最完美的男人,但是這個男人不看她,而是扶起了完全變成了美貌少婦的閔君臨,隨后他抱起了閔瑤這個小孩子,嘴里說到:“素妍,我們成婚吧,帶著我們的孩子隱居去。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只是你,永遠只是你,我們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閔素妍傻眼了,但是很快就幸福地笑了,閔瑤也高興地叫著:“爹爹。”

    看到自己的男人變成了別人的,榮天真頭一次想大哭一場,“媽蛋,哪有這樣的事情,邱大志原先不是只愛我的,為什么他要跟閔君臨走,還做閔瑤的爸爸。”

    更不可思議的事還是那句白骨,她也恢復了肉身,邱大志轉臉就罵了一句,:“丑八怪,你從頭到腳都下賤,比不上我家素妍的一點點,就算是你爹是我師父,我也從來看不上你這個丑八怪。”

    水宜歡那一刻就愣住了,等待她的是看起來無害的閔瑤丟出來了一顆珠子,珠子發出耀眼的光芒,擁有了圣人分身實力的水宜歡就消失了。邱大志帶著閔素妍母女,頭也不回就消失在虛空中了。

    看到這目瞪口呆的一幕,陸翼尊走到榮天真身邊,抱起了她,扶著她站好,說到:“邱大志為了你,為了整個寰宇犧牲了自己,我現在明白了閔素妍是誰了,她應該是魔尊留在世上的分身之一,閔瑤也不是真正的閔瑤了,不管她們是誰,只要他們能夠讓閔素妍心中沒有一絲怨恨,這場浩劫就真的結束了。”

    榮天真大哭起來,她說到:“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我剛剛覺得我有資格喜歡我本來不敢奢望的男子,得到一段真情的時候,老天爺就要收走,太欺負人了。”

    陸翼尊聽到榮天真說這種特別的傻氣的話,感覺蔣小苗又回來了,他把榮天真抱在懷里,任由她哭泣,但是他還是要教訓榮天真幾句,對她說到:“傻丫頭,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這場浩劫結束了,所有活著的生靈都感到慶幸,為什么你要哭呢,還說那種冒著傻氣的話。看來我以后要對你多加管教了,不然你這么傻,怎么能做我媳婦呢?”

    哭紅了眼睛的榮天真沒想到陸翼尊會這么說的,她忍不住頂嘴說到:“誰要做你媳婦,浩劫結束了,我要跟著阿蒙離開,我們帶著蛋蛋和阿貍去建立一個新的小千世界,然后我會做個普通人,經歷一切應該有的人生。我不是不高興浩劫結束,只是有點不甘心,老娘剛剛到手的男人憑什么就這樣跟別的女人走了,我又被拋棄了。”

    陸翼尊被榮天真的傻話逗笑了,他低頭吻了榮天真,問她說到:“邱大志怎么就是你的男人呢,他對你干過什么男人的事情嗎?我想沒有吧,連著兩世,你都是元英未嫁的姑娘,你是天意給我選的妻子,注定是我的,別人搶不走。以你的精明,不會在一棵樹上吊死吧,不如試試我這個追求者吧。”

    榮天真的臉是徹底紅透了,她沒想到一直比較正經的陸翼尊會說這樣的話,但是她要不要接受呢。他們兩個在這里說情話,那邊得到了圣人碑的兩位仙人也突破了,以他們準圣人的修為,出關之后沒有大仗要打,修復寰宇就成為他們的主要工作了。

    以陸翼尊的天資和對浩劫的貢獻,仙界自然愿意輔助陸翼尊趕緊飛升上天,去天界幫助整頓了,整個寰宇要恢復到從前的安定,至少需要幾千年了。幸好魔界暫時不會跟仙界搗亂,因為魔界多了一個叫度克拉拉的魔,一個只想管好魔界的魔。沒有辦法呀,永恒大帝這個家伙最腹黑了,度克拉吃掉了他也必須學著它在魔界打造一片安穩的江山,還有那兩個打手也不是吃素的,度克拉太有野心就會被干掉,這時候還不如放棄和仙界爭權,老老實實管好自己的地盤呢。

    因為血脈被剝奪了,榮天真變成了徹底的凡人了,只能乖乖屈服嫁給了霸氣外露的陸翼尊。尊哥說了,只要好好伺候他,等生了兒子,就幫她改造血脈,讓她開始修行,不然就一直當凡人,在廢墟中一天一天衰老,變成老太婆,然后自己去輪回吧,他將會是新的一代仙界領軍人,行情好的不得了,有無數女仙愿意嫁給他雙修呢。

    榮天真喪失了血脈也恢復了蔣小苗的本性和記憶,一向沒有骨氣的蔣小苗在最后時間里想了很多事情,最后還是屈服了。臉皮厚是優點,隨機應變也是優點,最重要的是,蔣小苗是女光棍啊,無產階級害怕失去什么呢。至于對邱大志的那段情愫,收藏好,自己又沒有真的和他發生什么事情,可以不負責任的,實際上自己也是受害者,沒有必要背著這個包袱。

    阿蒙和蛋蛋,阿貍在蔣小苗想事情的時候也在嘀嘀咕咕議論著,它們現在統一叫陸翼尊為老大了,因為陸翼尊現在可牛掰了,只是跟仙界開了一句口,就得到了兩個大千世界和連接的虛空大陸作為自己的地盤,并開始煉化世界之心,他還大氣地說到:“只要你們麻麻肯嫁給我,那處虛空就當聘禮了,你們可以建立自己的神獸領地,我還能把悲憫找回來。”

    神獸領地是每個神獸都想擁有的,阿蒙需要,阿貍和她的族人更需要。阿貍有點擔心蔣小苗不會答應,因為她覺得老大是因為生了蔣小苗的氣才這樣做的。還是蛋蛋比較孩子氣,它直接說到:“麻麻一定會答應的,因為老大又有錢,又有勢力,麻麻很虛榮,一定會愿意嫁給老大。”

    阿蒙生氣地說到:“不準這樣說麻麻,不然我打你。”

    蛋蛋趕緊躲到阿貍身邊說到:“阿貍姐姐,以后你不要跟阿蒙玩,它只關心麻麻,對我們兩個不好。”

    接下來的事情讓它們三個大吃一驚,因為蔣小苗換好了漂亮衣服就直接找到陸翼尊了,她的樣子看上去不知道有多么端莊乖巧,她直接說到:“小尊,我覺得自己還是愛你的,你不要我嫁給你,我都會追隨你。”

    陸翼尊心里樂開了花,但是他絕對要要徹底降服蔣小苗,這些年就是蔣小苗在虐他,現在他要扳正形式,讓蔣小苗對自己服服帖帖。那個晚上,發生了很多事情,蔣小苗很無恥地說了很多肉麻的話,還主動獻吻,就差一步就獻身成功了,陸翼尊才接受了她所謂的誠意,答應舉行婚禮,正式娶蔣小苗為妻。

    蔣小苗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心里卻牙癢癢,心里計劃著等結了婚再報仇,她要陸翼尊越來越愛她,但是她一直保持冷靜,不然臉都白丟了,等著將來能修仙了,帶著孩子跑掉,一定要雪恥。

    蔣小苗的心思,陸翼尊肯定能算出來,但是他還是要娶蔣小苗。這么獨特的一個女子,終究一天他會得到她的真心,她的淘氣,她的傻,調教她時候的總總樂趣才是他想要的幸福。如果蔣小苗是個完美的女人,要是她不是傻得有個性,他就不會這么喜歡她,還有很多年要活,日子多點樂趣才好。

    浩劫結束的第三年,在蔣小苗求婚多次之后,她終于如愿帶球結婚了,在花轎里她還恨得咬牙切齒:“人生的污點啊,讓我主動追求他,還要主動獻身,還要懷了孩子才能嫁,這個恥辱要多少年才能雪呀。他的修為比我高,我要是永遠超越不了他,那我就永遠要跟他斗下去了。”

    陸翼尊用神通聽到蔣小苗的心聲,忍不住大笑起來,他自言自語到:“這樣也好,我們永生永世都不會分開了,因為有因果,有牽連,終究是永遠的糾纏。”

    在遙遠的寰宇之外,一處荒涼的星域里,獨有一座小城像人間最繁華的景致,在那座美麗的小城,一對夫妻帶著女兒在那里幸福地生活著,只是那個英俊的男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吹起笛子,曲調很是幽怨,有時候小女孩就會爬起來站在男人身邊說到:“師弟,沒想到最終是我們在一起永生永世,我現在很幸福。”

    擁有過一切的東華圣人分身,擁有邱大志巔峰顏值的男人在此刻看著那個不像小女孩神情的女人,總是淡淡一笑,不再理睬這個女孩,爬到閔素妍身邊去睡覺。閔瑤眼里也全是黯然,不過很快她又釋然了,她作為花祖隱藏在閔瑤身邊,能夠陪著師弟的殘魂到天地湮沒的那一天,何嘗不是天道在成全她呢。人不能太貪心了,她的所有犧牲都是值得的,當初邱大志也是為了蔣小苗活著才愿意放棄自己的靈魂的,說到底,蔣小苗才是最有福氣的哪一個呀,沒有比成全更好的愛了。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