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五百二十二章 眾生平等
    星光璀燦,巨獸橫空而過,吼動咆哮,葉凜澈從閉關中醒來,內視體內,不由輕笑。+,

    帝尊骨已經成長到了大半,只留下三分之一的長度就圓滿了,自突破升天境后,葉凜澈停下了突破的腳步,而是每日以星光淬骨,浩瀚的生命精氣來蘊養神骨,最終在此道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金色的神骨上有道音浩蕩,符文也越加繁奧起來,上面有古怪的神形,一生一滅,宛若輪回逆轉,氣血轟隆,帝尊骨燦爛奪目,甚至可以比肩烈陽。

    “到了么?”葉凜澈低語的走出星空獸的小世界,站在獸背上遠遠的望著下面一顆大星。

    五域在星空看下去有些不一樣,葉凜澈讓星空獸游動,他默默的感應。

    “那里是黑色宮殿處,竟然是一個大手印!”葉凜澈震驚無比,他從沒想過黑色的宮殿竟會是個如此大的手印,是七夜魔帝自己拍下去的么。

    “不對勁,五域中怎么會有十道光芒破天,這是什么東西!”

    葉凜澈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讓星空獸靠近一道神光,當中的氣息讓葉凜澈神色劇變,滿臉的不可置信。

    “太古銅門竟然打開了!”

    葉凜澈驚訝無比,關于太古銅門他聽了太多,甚至也曾親眼見過,那是連大帝都要血戰的存在,也不知有沒有妖魔皇出世。

    不敢大肆的以神識探查,葉凜澈讓星空巨獸藏匿星空,而他自己則準備降臨五域。

    降臨一個古星需要強大的實力,否則光是星空中的那股阻力就足以將人碾死,不過葉凜澈不需要,五行鎖鏈還沒破去,他可憑此降臨五域。

    改變了一下容貌,將自己變成一個黑衣人,渾身都被黑袍籠罩,他一躍而去,整個人將空氣都摩擦起火,像是一個大火球般砸向五域的東荒域落花城。

    落花城一座山脈中,正有一個妖魔追著一群少女,這妖魔有三顆頭顱,生有豎瞳,眸子開闔間神光爍,一手持戰戟,一手握戰盾,追擊間破碎成片山石。

    “嘿嘿,一群****,敢逃離我的洞府,你們死定了!”三顆頭顱轉動冷笑連連,戰戟被扔出去,剎那將一人震的四分五裂。

    另外兩個少女花容失色,眼中驚懼不安,她們是落花城周圍的一個女真部落,前幾日被一個領頭的妖魔殺來,控制了一族的人,今天趁其不備逃出了洞府,如今看來是要死在這了。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綻放陣陣雷音,且伴著一片熾目的火光,一顆大火球劃破天際落了下來,將不遠處一座山岳砸的崩塌,滔天火海焚十面八方。

    這一幕讓三頭妖魔停下了身子,那兩個十四五歲的少女也被眼前這幕驚呆了,怎么好好的會有一顆大火球落下,而且還能砸塌一座山岳,這得多大的力道。

    三頭妖魔伸舌舔了一下嘴角,他懷疑是由古寶從天而落,這種異象很少見,寶貝一定十分強大。

    眉心的那道豎瞳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兩道光束射出,直接將兩個少女定在了那里。

    “等我收了古寶,再來收拾你們兩個!”三頭妖魔大笑著走向火海,可怕的火焰竟不近他身,自動讓開了一條道。

    還沒走近,就看見一個黑影在火海中走動,三頭妖魔壓下心中的激動,直接大手抓了過去。

    “砰”

    悶響傳來,還沒看清是什么,就覺得面門生痛,像是被人以寶器砸在了面門一樣,而且自己的一巴掌還沒落下去。

    只見火海一陣盤旋升起,那道黑影顯出一個人影來,一身黑袍遮身,面目白凈,不過二十六七歲的樣子,四肢和身子被五色鎖鏈纏繞。

    “人族的螻蟻!”三眼妖魔有些意外,沒想到他認為的古寶竟是一個人族修士,看起來年紀不大,他心中稍安。

    葉凜澈變化的青年冷眼斜睨,看了下這個青年妖魔,不過相當于人族的寶爐境修士,又看了看兩個人族少女,心中有了大概。

    “卑賤的奴隸,你是怎么從天而降的,五道鎖鏈是不是古寶?”三頭妖魔大戟一甩,斜指南天的問道。

    葉凜澈不理他,屈指彈出兩道金光,道:“離開這里吧!”

    那兩個少女只覺身子一輕,心中不由大喜,急忙就要離去。

    “大膽,我沒說走,誰都不能走!”三頭妖魔雙臂一展,身化一道流光,戰戟吞吐神芒劈向少女的頭顱,這一戟若是落實,絕對腦漿都要飛出來。

    葉凜澈冷哼一聲,單臂一掄,手中鎖鏈嘩啦啦響,像是一頭五色蒼龍擺尾抽去,億萬鈞神力鼓蕩,虛空都扭曲了。

    “砰”

    三頭妖魔被這一下抽飛出去,肉身都裂了,紫色的血迸濺,將一座山砸塌,又將一條河沖斷,這才停下了身形。

    “****,你敢動手,給我死!”

    三頭妖魔沖天而起,手中戰戟掄出一個圓,像是一輪紫日耀空,單手擲出,大戟像是一****日碾壓下來。

    葉凜澈一指點化而出,紫色大日被定在了指尖,食指屈彈,瞬間將紫日崩碎,那桿大戟也被彈為星華散落,同時另一條手臂掄動鎖鏈砸去。

    神力涌動,三頭妖魔神色大變,知道自己遇上人族的高手了,手中大盾化作房屋大小。

    “轟”

    五色神鏈沉重無比,又是掄動下來,直接砸碎了大盾,又將三頭妖魔的身子砸成肉泥,只剩下三顆頭顱在轉動,眸光兇狠無比。

    “****,你敢傷我!”三頭妖魔低吼,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葉凜澈一腳跺去,他的肉身何等恐怖,就算一座山脈他幾腳落下也得崩斷,這一腳直接踩碎了三頭妖魔的一顆頭顱。

    “啊……該死的人族螻蟻!”

    三頭妖魔怒吼,頭顱是他一身的神力所在,被毀去一顆頭顱不知要多少年才能修回來,況且能不能修回來還是未知數。

    “砰”

    葉凜澈毫不猶豫的又是一腳踏下,重若億萬鈞,一顆頭顱再次爆開,這場面讓那兩個少女都呆了,到底誰是妖魔啊。

    看著葉凜澈還有踏滅最后一顆頭顱的意思,三頭妖魔怕了,他是真的怕了,從來沒有一個人族如何強勢,同階中誰人可敵,今天卻連人家都沒摸到,自己倒折了兩個頭顱。

    “求求你不要殺我!”那顆頭顱哀求不已。

    葉凜澈一腳將他踹飛出去,看都不看一眼,寶爐境的敵手,他已經沒興趣了。

    “你怎么把他放走了!你知道他殺了多少人族么?”一個少女憤怒的喝問。

    三頭妖魔豎瞳閃爍神光,身體上一陣氣血涌動,陰森森的笑著,道:“你給我等著,我族有無上強者在此,一定要把你的神魂都打滅!”說著三頭妖魔已經逃出了數千米,也穿過了數座大山,陰厲的話語在山間傳蕩。

    葉凜澈冷笑著,一只大手抬起,劈落而下,像是一把大劍橫空斬動下來,數千米之外的三頭妖魔大駭,連說話都來不及,一道劍光已經隔著數座大山將他立劈成兩半,血將山脈都染紅。

    這是一根發絲能斬盡諸天神魔的劍意,不知多少年的苦修,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收獲。

    兩名少張大了紅唇,不可相信的看著這一幕,看青年的眼神都變了,這也太恐怖了,隔著數千米虛空殺人,如此年紀如此戰力,怎么沒有走上至尊古路?

    而后三人交談,葉凜澈驚訝自己竟在星空漂蕩了有近百年之久,五域也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首先就是太古銅門大開的消息,五域間除了東荒域的三座太古銅門沒有打開,其它四域的七道太古銅門都打開了。

    三十年前七部妖魔橫掃大荒,在十四位圣人級的妖魔帶領下,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山河被推平,凡是路過,人族的教派被滅的被滅,沒骨氣的更是舉教臣服。

    各大教挑出了天姿出眾的少年們,紛紛踏上了至尊古路,將這些天驕送走后,人族也徹底發狂了,三十年里光是數十件帝兵級對峙就出現了數次。

    葉帝、雷戰、天池神女、邪玉兒等等昔日的大敵都被送走了,讓葉凜澈意外的是自己父親葉寒也踏上了至尊古路,相隔近百年再回來,這些大敵都走了。

    “那現在是什么情況?人族已經完全臣服與妖魔了么?”葉凜澈問道。

    “當然沒有,在這百年里人族也出現了數位圣人,而且雙方都無法承受帝兵對決的后果,所以雖然戰亂不絕,但人族還沒到臣服與妖魔的地步。”少女很不服氣的說道。

    前五十年里,妖魔橫行,攻破了中州域,占領了南蠻域,拔掉了無數人族城池。

    但后五十年,人族強者顯化,以帝兵對峙,這才讓妖魔停下了征戰腳步。

    萬族大會上,十四位妖魔王強勢無匹,但人族強者也有顯化,首先就是魔君,自斬帝骨,終于走出了一條不同的道,以歲月之力貫穿全身,在天地大變的情況下斬道成圣,于萬族大會上大展神威,以一敵十不敗!

    在妖魔們還沒從震驚中醒來,一位灰衣圣人踏月而來,頭頂一座天火洶涌的神塔,直接鎮殺兩位妖魔王。

    王家的老祖重新歸來,竟突破了大圣境界,一劍出,斬死無數妖魔,群魔避退。

    而后大。日魔體攙扶的病老人來了,一腳跺下,十二位妖魔王吐血而飛,病老疑似一尊準帝。

    也有人推測,病老人與萬年前的天非道極其相似,那是敢對大帝后人出手的人。

    “這樣的話,為何沒滅了妖魔,重新封印太古銅門?”葉凜澈心中震撼無比,難怪當日病老人打出一截殘枝就能讓自己活過來,竟是一尊準帝復生。

    一尊準帝代表著什么,那是已經帶有帝字的強人了,縱然是圣人亦或是大圣,也得低下頭顱。

    “那有那么容易,看見東荒域天空中的三道銅門了嗎?”少女脆生生的說道:“當日天前輩一腳震退十二位妖魔圣人,正要下殺時,當中一道太古銅門傳來萬族共尊,這才保住了十二位妖魔圣人。”

    葉凜澈心里大驚,竟讓一尊準帝住手,難道三道太古銅門中也有一尊最少是準帝的強者不成,那為何還沒破開銅門,是什么在阻擋?

    了解一些情況后,葉凜澈準備離去,這兩個少女實力不高,了解不到什么有用的細節,更具體必須要去問魔君。

    看著葉凜澈要離去,那少女大急,道:“前輩,可不可以解救一下我的族人?”

    女真部落中,一群三頭妖魔正肆意的放縱,有百十來人,當中一位老妖魔更是三個頭顱都開了豎瞳,黑光明滅,能洞穿虛空。

    “轟”

    突然一聲爆炸傳來,老妖魔神色一變,飛身而起,剛一出來,就見到一個黑衣青年正屠戮自己的族人,五色鎖鏈所到之處,那些族人根本擋不住,直接就被抽碎了肉身!

    紫血成片飛濺,骨肉飛天,黑衣青年若被放出囚籠的殺神,黑發狂舞,鎖鏈抽動,一群妖魔直接被橫掃出去。

    “放肆!那來的人族螻蟻,竟敢來這撒野,想與妖魔族開戰么?”那老妖魔怒喝,三只豎瞳神光燦燦,一手持戰矛刺來,挑動虛空!

    葉凜澈不敢大意,抬手盤動鎖鏈,纏在了手臂上,對著戰矛一拳砸去。

    “鏘”

    可怕的戰矛與鎖鏈撞擊,火花迸濺,戰矛卻寸寸崩裂,而且磨盤大的拳頭已經掄向了老者。

    那老妖魔神色大變,沒想到這條鎖鏈如此不凡,只感到一股排山到海的神力涌來,讓他肉身都顫抖了,幾乎崩裂開來。

    生死時刻,老妖魔中央的頭顱豎瞳一閃,整個人都以極速后退,若流光般飛退而去。

    葉凜澈冷哼一聲,一腳跺出,巨大裂縫追了過去,神光澎湃洶涌。

    “人族的地界,人族想來就來,何時論到你們說了算!”

    神光在沖出千米爆開,讓那老妖魔雙臂血肉模糊,一臉驚駭的看著眼前的青年。

    “你是什么人,如此年紀有如此修為,在五域不可能默默無名,你到底是誰?”老妖魔厲喝。

    “人族千千萬,我只不過是一個路人,也是殺你的人!”葉凜澈一甩鎖鏈,又擊殺兩個三頭妖魔,一身殺機濃郁。

    “好張狂的口氣,讓我試試你有多少斤兩!”三頭妖魔怒喝,三只豎瞳同時綻出神光。

    三道神光射出,滔天的符文排山倒海而來,葉凜澈被淹沒其中,渾身被符文定死。

    “不能動了吧,小崽子狂的沒邊了,現在我要一矛一矛的刺死你,以你的血來制酒!”三頭妖魔大笑,戰矛橫掃,想要刺向葉凜澈的眉心。

    葉凜澈冷笑凜然,等到矛尖快要刺入眉心之時,胸口五色神華大燦,射出一道神光,身體外的符文破碎,神光摧枯拉朽的擊毀長矛,而后將老妖魔定在空中。

    老妖魔一雙眼瞪的很大,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一族的天賦神通怎么會被人如此輕易破去,這是什么寶術!

    “你以為就你會定人,長著三個頭,其實你們這一族就是個畸形兒!”葉凜澈給了老妖魔兩大嘴巴子說道。

    說著胸口五色神華再轉,陰陽圣術逆轉,老妖魔發出凄厲的慘叫,整個身子像是被兩股偉力扯動,骨頭粉碎了,血雨灑落,整個人被撕成兩半!

    葉凜澈不停歇,手中鎖鏈掄動,擊殺場中殘存的妖魔,一擊一個,殺的鬼哭狼嚎,哀聲四起,紫血染紅這片大地,無數頭顱被葉凜澈收了起來。

    “好了,你們去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吧!”葉凜澈做完一切,直接腳踏凰鸞法離去,正是朝落花城而去,

    落花城中此時無一人族,雖然五域之間經過萬族盛會的商議,圣人不可出手,但一些年輕妖魔和大能卻還是沒停下征伐的腳步。落花城淪陷,城中居民多有被殺,或者已經進入了北海域。因為人族如今的戰力都在北海域!

    看著城頭上站著的上千妖魔,葉凜澈剛一到來,就直接下了殺手,一道鎖鏈若五色蒼龍從云中探出,擊在數米厚的城墻上,頓時城墻被轟的四分五裂,妖魔死傷無數。

    由于是一座小城池,并沒有什么絕頂大能,葉凜澈直接殺的天昏地暗,從早上殺到晚上,一直屠掉了整個城池才停下手,他在一個妖魔的識海中得知,陸靈戰死了!

    想起過往種種,葉凜澈發狂了,也不借住域臺橫渡虛空,直接騎著一頭蠻龍橫穿河山而去,凡是遇到妖魔,一點都不留情,直接斬殺!

    “你們聽說了沒有,我人族還有一個青年強者沒走,這幾日從邊荒而起一路殺來,聽說都拔了十五座城池了,殺了上萬妖魔!”

    “早聽說了,十五城都有升天境強者鎮守,沒想到就這樣被人攻破,這簡直就像當初太古妖魔攻占我人族之時的做風啊,解氣,太解氣了!”

    “人族太需要一個年輕強者出來鎮鎮場面了,自從葉帝等人離去后,年輕一代已經沒什么值得說道的人了,有的天姿雖好,但太小,還沒成長起來。”

    所有人族都在談論,人族突然出現的一個年輕強者,讓這些熱血沖動的少年們覺得很過癮。

    “小點聲,黑羽族的強者來了!”有人低語警告。

    不遠處飛來一群背插雙翅的太古妖魔,他們眸光陰鶩,背后有黑色羽翅扇動,頭生獨角,像是神明般踏天而來。

    “那個螻蟻今天敢來這撒野,殺到他爆碎!”一位妖魔少年冷喝,殺機蕩滿了全城。

    “他是黑羽族的皇子,自封前就號稱同階無敵,沒想到今天竟然降臨此地,這是格殺黑衣強者!”

    “什么,妖魔十太子之一的黑羽王,多年前就封王了!”

    “不要以為出了個強大點的螻蟻,就以為能橫推一切敵,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什么也不是!”

    “我族黑羽皇子,在自封前就是升天境的強者,那個螻蟻敢來,殺他到爆!”

    黑羽族妖魔非常囂張的說道,同時上百個妖魔在城墻飛動,扔下一塊塊古獸皮和一些珍稀的礦脈,似在布一種非常強大的陣勢!

    這時的人族眾人都希望那個黑衣強者不要來了,今日來這里的有很多人,只因為那個黑衣強者似乎要從這走,以前幾座古城的狀況來看,很有可能會再次征伐!

    一天的時間,眾多強者在這里從早上等到下午,還是沒等到黑衣強者的到來,人族修士們心中有些慶幸也有些失望,人族太需要一個年青修士來撐起一片天了。

    “哈哈,你們人族就這點本事,也敢稱黑衣強者,難道只能對我族的一些弱小部落動手么,得知我族皇在在此,就繞路而行了么?”

    “果然是一群螻蟻,縱然有些不一樣,也只是一只有點個性的螻蟻!”

    “敢對我族的一些小部落出手,那我也就不客氣了,他一天不來,我就屠掉人族一城,十天不來,我就連屠十城!”黑羽眸光殺機爆漲,讓在場的一些修士們身子都站不穩了。

    有些人族已經埋怨起那個黑衣強者了,覺得其是沒事找事,這下觸怒妖魔一族的強者,卻要別人來為他頂罪!

    “什么黑衣強者,我看就是一只縮頭烏龜,有本事招惹沒本事來抹平啊!”

    “難道人家來送死就是對的么,你這是什么心思,非得蠢到打不過來送死才算是強者么?”

    也有人鳴不平,覺得黑衣強者這手太好了,躲在一個地方潛修一段時間,這是人族之幸。

    “轟隆隆”

    金烏西墜,天空一片赤紅,那里一道人影踏來,長長的鎖鏈上有上百具巨魔一族強者的尸首,看起來就像一個人拖著上百座小山走來似的。

    拖著上百座小山般的尸體,連大地都像被拖出一道血路,黑衣人發絲血紅,那是鮮血染成的,還有一些在滴下來,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城墻上一群黑羽族的強者都騰空而起,黑色羽翅展開,殺機狂暴,似驚濤駭浪般澎湃洶涌。

    “黑衣修羅!黑衣修羅!”

    人族的年輕一輩此時一起大喝,有的更是激動的目蘊淚光,這一幕太震撼了!

    “轟”

    葉凜澈鎖鏈一甩,上百座尸體被他掄向了這座黑羽城,巨大的尸首像是人形炸彈,直接砸碎城墻,上千米的城墻轟然倒塌,讓黑羽族的人神色大怒。

    “路上遇上這么一群擋著我喘氣的家伙,費了些手腳,所以晚了些!”葉凜澈抬手一拉,鎖鏈纏繞而回,看著天空中一片黑壓壓,道:“站那么高干什么,給我下來!”

    一聲爆喝,帶上了神魂之力,一位黑羽族妖魔不防,直接被神識震碎了**,血雨漂灑,黑羽紛紛而落。

    “你找死!”黑羽皇子大怒,雙翅一展,整個人已經俯沖下來,同時雙翅拍打間,黑色殺劍密布天空,似要覆蓋天穹,錚錚而鳴。

    葉凜澈不敢大意,這個黑羽皇子的實力很強,連拔十五城以來,這個人是他遇上的最強者。

    以鎖鏈化作長龍抽出,在其身體上環繞,所有黑色大劍都被擋在了身外,鎖鏈輕顫,震碎所有黑羽劍。

    “那是什么鎖鏈,為何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有一位人族大能喃喃自語。

    “有點本事,難怪能屠了十五個部落!”黑羽皇子神色驚異,但隨后變成冷笑,道:“不過沒用,今天就讓你折在這里!”

    黑羽皇子一拳鎮落,整個手臂都烏芒大燦,像是一柄黑色殺劍斬來,虛空都破碎了。

    葉凜澈凜然一笑,同境界中還沒沒有誰能夠以肉身鎮壓他呢,直接一記鐵拳對去,連寶術都沒施展。

    “砰”

    虛空出現裂紋,黑羽皇子大吐了一口血飛了出去,手臂上寶光暗淡,更有絲絲龜裂呈現。

    “倒是低估你的肉身了!”黑羽抹了一口血,手臂上符文涌動,竟在極快的修復傷體。

    “我很想看看,你連敵手都抓不住的畫面是怎樣的!”黑羽邪邪的一笑,整個都似浮光若掠影,黑羽展動間,演化殺劍,直斬葉凜澈頭顱。

    葉凜澈站在原地,雙拳護住頭部,但還是有雨點般的攻伐落在身上,讓他氣血躁動,黑羽的速度卻實很快,這一點已經不需要說明了。

    “遭糕,看來這位黑衣修羅不修身法啊,在這種攻擊下很是被動。”

    “這又什么辦法,黑羽一族擁有不下金翅大鵬的極速,全力施展開來,恐怕圣主也留不下他!”

    黑羽族的眾人卻是神色一松,皇子在上古年間就是靠速度取勝,單憑一個快就能位列妖魔十皇子之一,此時運展起來,當無人能敵。

    “什么黑衣修羅,如果連對手都摸不到,那該怎么贏呢,不如叫黑衣死尸得了!”

    場中葉凜澈突然眸光燦爛,直接身化長龍而去,大手化作真龍爪,似能抓破虛空。

    “呃?殘影!”葉凜澈抓住的瞬間就感覺到不對,背后有神力波動傳來,兩柄骨劍劃過**,留下了血痕,這也算是破開了他的肉身防御。

    黑羽皇子心中更加震撼,他手中的兩把骨劍雖不是黑羽族的至寶,但也是很有名的寶器,曾經跟隨黑羽王征戰八方,飲盡無數敵血,可卻斬不動這個黑衣人的肉身,這是多么恐怖的肉身。

    “真是龜一樣的速度。”黑羽收起骨劍,雙臂環抱,像是看著一只垂死的兇獸般,眸光非常戲謔。

    “是么?”葉凜澈抬頭看著他,道:“希望你接下來能跟上我的腳步!”

    說著葉凜澈一步踏出,整個人都成為金色閃電,一片滔天的雷光中,葉凜澈肩膀一抬。

    黑羽王卻是神色大變,回手就是一劍,一道金色閃電被骨劍斬碎,還沒來得及高興,身后就是一股可怕的神能波動,回頭看去,只見金色閃電擎著一座山砸來。

    “轟”

    大岳磅礴如天,砸的片片黑羽飄落,黑羽皇子被這一座山砸在腦門上,只覺得頭都是暈的,金星亂轉。

    “在你后面!”

    葉凜澈冷喝傳來,黑羽急忙轉頭,一個金色的拳頭瞬間放大,蓋在了臉上。

    還沒飛出去,葉凜澈踏動凰鸞極速,一閃而沒,整個身子拔高,對著下方的黑羽一腳踏下。

    “轟”

    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個窟窿,葉凜澈追擊而入,一腳將其踹的更深,地面裂開,塵土滔天,在地下,葉凜澈大手齊開,殺的黑羽慘叫都慘叫不出來。

    “給我祭羽殺陣!”

    被葉凜澈一腳從地底踹上來,黑羽才有機會說話,卻是讓族人祭出該族的無量殺陣。

    “轟”的一聲炸響,黑羽族人早就準備好了,葉凜澈剛從地底沖上來,就有可怕的混沌光綻開,漫天黑羽垂落,化作一片劍陣,打的**生痛。

    “好可怕的**,就算葉帝等人走,此人的肉身也世間無雙!”

    人族眾人感嘆,黑衣強者的肉身太強了,連一族的殺陣都能抗下,這是無上肉身!

    葉凜澈張口一吐,火色神華沖霄,淹沒了天宇,大片的黑羽被焚毀,大手化作磨盤大,對著整個陣心拍去。

    “轟”

    上百個黑羽族人被拍飛,血雨成片,有數十個妖魔被拍成血霧,肉身炸裂開來。

    黑羽皇子神色大變,厲聲道:“你究竟是何人?人族年輕一代怎么可能有你這樣的高手?”

    葉凜澈不語,腳踩凰鸞法沖去,對著黑羽皇子當頭踩下去,虛空破碎,黑羽紛飛,差點將黑羽皇子踩成兩段,可怕的肉身震撼群雄。

    “人族有億億萬生靈,高手數不勝數,你以為還是任你們揉捏的時代么?”

    葉凜澈一腳踏在黑羽皇子的羽翅上,兩手抓住另一面羽翅,氣血轟隆,用力一撕,大片血肉被扯落下來,血雨紛飛,竟差點將黑羽皇子撕成兩半。

    “到底誰是妖魔啊?怎么他的手段比妖魔還兇殘啊!”有一個小少女捂著大眼不忍的咕噥道。

    “對付妖魔就該這個樣子,好!”

    黑羽皇子又驚又怒,這是他自出生一來受過最大的傷,他身份高貴,血脈強盛,何時曾被人這樣撕裂過,疼的他大吼一聲。

    “還妖魔皇族呢?就你這樣的也配?”葉凜澈甩手扔出羽翅冷笑道。

    “你敢小看我黑羽皇族?!”黑羽皇子雙眸充血,氣的渾身亂顫,背后斷翅之痛都被遺忘了。

    “不是小看,是壓根就沒放在眼里!”葉凜澈一指點出,真龍化形而出,直接讓城門炸裂開來。

    一手卷動鎖鏈,將黑羽皇子掄了出去,直接砸入城墻,兩柄骨劍被葉凜澈搶了過來,彈指錚錚,骨劍被崩斷,彈射出去。

    “啊”

    黑羽皇子大吼,骨劍的碎片受神力加持,像是無堅不摧的寶器,直接洞穿他的四肢,神海更是被刺入劍尖,直接廢掉了。

    葉凜澈一手持另一把骨劍,對著黑羽皇子的眉心一刺,頓時刺入貫穿,腦漿飛濺,神魂被這一劍攪碎,釘死在了大地上,血觸目驚心!

    周圍一片寂靜,落針可聞,一族的妖魔皇子被殺,這是大事。有可能挑起人族戰亂。

    “你……你殺了皇子殿下!”黑羽族人大吼,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一族的皇子就這么被人斬掉了。

    “你以為你們還能活么?”葉凜澈抬手鎖鏈一抽,千米城墻轟然倒塌。

    一場屠殺展開,城中無一人是一合之敵,那鎖鏈有神秘偉力,鎮滅一切,縱是升天境強者也被打的形體爆碎,一座座宮殿炸開,葉凜澈化身金色閃電,沖殺之間斬殺數十位妖魔。

    當這座城成為一片廢墟,葉凜澈已經拖著鎖鏈不知蹤影,唯有破碎的城池才能證明他來過。

    “要大亂了!”一位人族修士自語,道:“黑羽皇子被人釘死在大地,黑羽王不會善罷干休的,一定會與人族開戰的!”

    所有人族修士心中一寒,黑羽王那是一尊妖魔圣人,法力無邊,兇殘成性,若是與人族開戰,不知會死傷多少人。

    然而讓人吃驚不止是這樣,黑衣強者似專為斬妖魔而來,不久后另一座城池破碎,又一個妖魔十太子之一的強者戰死,城池破碎,上百族人被人斬去了頭顱,掛在一顆參天大樹上。

    接下來,黑衣強者攻城斬妖魔的消息傳遍了五域,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個年輕的人族修士只身覆滅妖族十太子,城池皆被攻破。

    此事震驚了五域,然而人族修士一方卻愁云慘淡,像是大敵來襲一般。

    “不管他是誰,給我查,往死里查,我要將他挫骨揚灰!”一片黑暗中,一雙巨大的血眸燦燦,憤怒的大吼。

    “這絕不是人族年輕一代的修士,應該是那幾個人族老怪物所演化。”有妖魔低語不信這一切是一個年輕修士所為,因為戰績太輝煌了。

    “人族,你們想開戰嗎?”十部妖魔圣人怒吼。

    正當十部妖魔在集結兵馬,東荒域上三大太古銅門綻放無量光,電芒交織,三道恐怖的氣息籠罩了東荒域,似太古群魔涌出,天驚地動。

    葉凜澈在一座深山中,正在閉目調息,突然神色大變的看向三道太古銅門,這是由七夜宮殿鎮壓的兩座和落花城封將臺下的一座,一旦出世,必然為驚世大妖!

    “我陰月神族回來了!”

    “我燭龍一族歸來了!”

    “我不死神鳥一族回來了!”

    一連三道威嚴,勢若驚天的聲音傳來,上震九天,下蕩九幽,五域所有人都駭然的看著天空。

    十幾位妖魔皇神色激動而又驚懼,最終所有兵馬都向東荒域集結,三大妖魔神族意義非凡,那是上古年間,最強大的三位妖魔帝所留下的道統。

    在上古年間,可以說是萬族朝拜都不為過,如今重出太古銅門,很多妖魔都想看看這三大神族是否還如太古般自封前一樣強大。

    同樣震驚的還有人族幾位強者,強如魔君此時也是目露凝重,三道太古銅門中的生靈很強大,最少也有大圣王的戰力,已經斬道六重天了。

    “各族不必前來,把那個黑衣強者找出來,我族一位坐化圣人,以魂飛魄散為代價,算出了他的真身,為人族無上圣體!”一位后腦盤有一輪神月的妖魔大圣說道。

    “什么?這么多年過去,這種體質還在傳承!”

    “人族的無上圣體!怪不得!”

    “給我找,一定要在他沒成長起來擊殺他,絕不能讓他大成!”

    一眾妖魔吼動,對人族圣體非常忌憚,上古年間,大戰連天,這種體質讓他們吃盡了苦頭,如今這種體質再現,他們怎能不驚,當得知黑衣青年就是圣體時,所有的妖魔都暴動了。

    震驚的不僅是妖魔一族,人族更為震撼,當年圣體步入星空,是五域所有大教親眼目睹,如今說是圣體,怎么不讓人大驚失色。

    一些古老的教派不由想起古籍上所記載的幾句話,每到人族最艱難的時刻,一定會有人族圣體出現,轉乾坤,扭日月,助人族渡過難關!

    “可是圣體才升天境,還沒成長起來,無敵戰力也還沒展現!”

    “真是不可思議,五秘境破碎,竟然能在星空中游蕩,百年后竟然回來了!”

    所有人族的修士都在震驚,有人族賢士推算,說了一句讓諸圣主都不安的話,圣體有大帝之命,就算再艱難也能活過來。

    魔君聽到這則消息時,不由一笑,當年葉凜澈是他送走的,自然有所打算,不過沒想到會回來的這么快,而且已經有了大殺神子級的戰力了。

    “護住他,一定要護送他進入至尊古路,絕不能讓妖魔族暗害我族圣體!”病老人在這一日出行,金光鋪道,橫跨兩域,直接到了東荒域。

    “還你拔劍之恩!”灰衣圣人也跨域而來,手中的殺劍飛射,竟飛向三大太古銅門中的一人手里。

    那人是不死神鳥一族的人,通體火光蔽日,比之太陽都要明亮,看著手中的滴血殺劍冷笑,道:“真是命大,當年一劍竟然沒鎮死你!”

    灰衣圣人神色淡然,道:“古紂,你不是號稱鎮死我么,這一世你再來試試!”

    “如你所愿,給我去死吧!”古紂大喝,手中滴血殺劍擲出,一瞬間大戰開啟。

    “人族只想與你等好好相處,不要逼人太甚!”病老人直接跨著金光通道而來,虛空顫鳴,大道轟隆做響,就像天帝臨世,白發狂舞。

    “多少年了,人族竟然還有你這等高手,不過你的對手是我!”一位人面龍身的巨獸踏來,吞云吐霧,似神明下凡,氣勢竟然不弱。

    “那就戰吧!”魔君在場中出現,他最是年輕,身前演化輪回大道,連那人面龍身的妖魔大圣都是神色一凝。

    十部妖魔圣人不敢動了,萬族大會上,魔君以一敵十四,威懾群魔,在場除了大圣,誰敢輕言鎮壓魔君。

    “轟隆隆”

    遠處天穹破碎,一道巨大的神劍飛了過來,那上面有一個老人,精氣神沖霄,御劍而行,仙風道骨,正是王家的大能,得知妖魔神族出世,直接御劍趕了過來。

    “以劍入道,想化劍中至圣不成?”燭龍一族的大圣凝重的說道。

    三大巨頭感到有些不妙,人族圣人雖少,但都是戰力驚天之輩,更有一尊準帝坐鎮,真要打起來,恐怕不用帝兵,五域也要毀了。

    “燭老妖,怎么樣,是否一戰,我人族血戰到底!”病老人若天帝附體,有無量光再綻。

    燭龍族的大圣神色陰晴不定,突一指點化虛空,一片山脈中飛出一個黑衣青年。

    葉凜澈神色大駭,怎么也沒想到這尊大圣,竟不顧尊嚴直接對自己出手,大手籠罩,他不能動了,身體直欲炸開,最后關頭五色鎖鏈替他擋下了這一擊,但也被大手按的粉碎。

    “咦?!五行天道鎖?”燭龍大圣面帶驚訝,但又是一掌拍了過去。

    “轟”

    這一掌被病老人擋下,直接將神光打到了妖魔大軍中,瞬間炸死了上萬妖魔,殘肢斷臂亂飛,哀嚎不絕,人間煉獄!

    “這個人族必須死,否則萬族不寧!”燭龍大圣神色難看,不惜以大戰來威脅。

    人族圣體的威名太盛了,甚至燭龍大圣還與其交過手,深深知道這一體質大成的可怕。

    “不錯,只要圣體伏誅,我妖魔族可與人族和平相處!”

    另外兩尊大圣也是如此說道,他們三族曾經都與大成圣體交過手,那種滔天的氣血,若萬龍咆哮,整個體質似都為征戰而生,上古年間有數不清的妖魔王,甚至是大圣都死在了大成圣體的手中。

    一看見葉凜澈,眾妖魔心里就很不舒服,感覺像是被血脈壓制,這讓眾妖魔很不放心,萬一再出來一個大成圣體呢。難道要耗盡所有的底蘊,催動所有的妖皇兵鎮殺,那時恐怕也為時晚矣。

    “這等把戲,你以為我會信么?”病老人冷笑,道:“他是我人族修士,你們要殺他,就是與人族開戰!”

    “那他連斬妖魔十太子這筆帳怎么算?”黑羽王雙翅擎天,瞳光可怕。

    “算我身上好了,想報仇盡管來就是!”魔君強勢的回應,白發蒼蒼下,年輕的面孔似歷經滄桑。

    黑羽王神色難看,萬族大會上,他與其它人聯手都戰不過魔君,讓他一人,根本就沒這個膽量。

    葉凜澈忍不住的鼻子發酸,魔君幫他的太多了,如果沒有魔君,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現在。

    “他必須死,這種體質不該出現在世間,否則我們就做過一場吧!”燭龍大圣也不退讓。

    圣體的可怕已經深入骨髓,上古年間,九尊圣體顯化,無不是能殺入太古銅門的存在,就連妖魔賴以生存的妖魔領域對這種體質都無用。

    如今一尊小成圣體就在眼前,三尊妖魔大圣,怎么可能放任其成長,這可是大成后能毀滅太古銅門的存在,絕不讓他成長起來!

    “老朽雖然氣血已經枯敗,但若是強行征戰,滅了你們全部也不是不可能,你若要戰,我就陪你!”病老人氣勢一凝,整片天空都被封鎖,殺機大漲。

    魔君見此,斜睨了群魔一眼,道:“不若我們圣人以上皆不出手,讓你妖魔一族的人和圣體一起進入至尊古路,讓這群天驕們在古路上爭霸,誰死誰生,我們只用坐壁上觀就好,這也是磨煉年輕一代!”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是神色一變,至尊古路的名頭太大了,自有此古路開始,太多的天驕人物踏上古路,有很多人埋骨域外,也有很多人在星空下殺出大敵,成就無敵名。

    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七夜天帝,據說他就是從至尊古路一路殺上去的,從寶爐境就開始征戰,一路殺上大帝境,最終在星空下證道!

    “有點意思,就這么辦!”

    燭龍一族中走來一個年輕人,玉面俊俏,他竟沒有龍身,而是修長的人身,但卻沒一個人敢小看他,就是葉凜澈也是神色凝重。

    這個年輕人竟然是一個斬道的強者,渾身都若一個太陽般耀眼,每寸血肉都在發光。

    “參見燭陽神子!”

    十部妖魔全部跪下,似迎接神之子回歸,這是無上榮耀!

    “就依你們人族所言,在至尊古路上殺出一片天!”燭陽很從容,這種從容來自于他的實力。

    “那就不能少了我了!”陰月一族中走出一個女子,一身黑裙,雪白筆直的**,一步步走來,時而若圣潔的仙子,時而又魅惑眾生,像是魔女。

    此女子是陰月神族的公主,同樣在斬道修為,美麗的眸子淡漠眾生,如那九天神女不可侵犯,十指修長如玉,有可怕的符文繚繞。

    而后又走出一個年輕的妖魔強者,一身甲胄熾目,渾身被神光吞沒,身上有股不滅的神性,為不死神族的神子,非常的強大不凡。

    看見這三尊強大到讓圣主都窒息的妖魔,所有人族都不吭聲了,至尊古路上可還有一大批從五域走出的年輕人,這群妖魔若是殺過去,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最終兩族決定,一個月后圣體個妖魔族的眾天才一起進入至尊古路,而后所有的圣人及以上高手都不準再出手。

    葉凜澈并沒有急,他先來到天音谷的地盤,這里處在北海域,有魔君鎮守,所以并沒有妖魔來此,天音谷算是比較完整。

    這里的山石、草木、鳥獸,都仿佛傳來音律,這是一片奇地,甚至你趴在一塊巖石上,都能聽到陣陣神樂。

    “晚輩求見天音谷主!”葉凜澈大喝,聲音震動山谷。

    一座門戶打開,光霧彌漫,葉凜澈踏了進去,待了三天才出來,他出來時神色有些惆悵。

    月寒音墮入魔道了,一身紅衣,血色長發,殺念攻心,正在參悟一種神法,暫時與外界隔絕,相當于自封神龍源中,要多久能醒來,沒人說的清。

    而后葉凜澈又趕到了四大盜門之地,得知蒙太子四人已經踏上至尊古路,而且同行的還有葉嬋那個丫頭。

    而后又與蒙太子的爺爺聊了一會,得知十兇印之一的登仙塔印也遁入混沌了,似去尋找什么。

    至此葉凜澈踏上了至尊古路,一條群星薈萃,萬界合一的證道之路,宇宙間所有的人都在盯著這條古路,因為誰最終能走到盡頭,就有證帝的可能!

    一千年的時間匆匆匆而過,至尊古路上的消息不停傳入各大星域,這真的是一個黃金大世,萬族爭霸與一條古路上,綻放了燦爛的煙火。

    葉凜澈自踏入至尊古路,就開始了與無數妖魔天才的對決之中,更有來自無垠星域的少年天驕們,一路血殺而上。

    前一百年被妖魔族追殺,險象環生,幾次被追入生死之境,更深入過神魔不許界。

    神魔不許界中他遇見了一位老者,騎牛而去,紫氣浩蕩八萬里,相貌竟是他在地球的爺爺,身份卻是古往今來的一位準帝。

    借八卦爐煉身,葉凜澈融合陰陽二氣,演化混沌**,最終一躍成龍。

    一千年的光陰,葉凜澈與萬族中崛起,與生死大敵對決,從升天境一路打上去,升天、斬道、準帝,至尊古路上葉凜澈赫赫有名,真正的舉世皆敵。

    第二百年時,病老人終于氣血枯敗而亡,妖魔禍亂再啟,好在云海仙山顯化世間,鸞神無敵而動,震懾萬族。

    “轟隆隆”

    至尊古路的盡頭,葉凜澈一人沐浴雷光,浩瀚的氣血沖霄,這是大成圣體劫,雷劫化作九座雷池,最終被他一一打爆,圣體大成了!

    這一路而來,人族很多修士埋骨,天邪神子慘死一域,太虛神子被連人帶棺放逐進了星空,很多很多,人族的天驕們在這條路上躺下的太多了。

    圣體大成后,葉凜澈睥睨八方,斬掉了燭龍一族的神子,廢掉了陰月公主,舉世震驚,所有人都知道,圣體的黃金大世開啟了,全宇宙的天驕只為襯托他這一世的輝煌。

    “轟隆隆”

    在一處邊荒,一個人族修士正渡著可怕的雷劫,當中竟有神罰之眼顯化,那人身上有兩塊骨燦爛生輝,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這是大帝之劫,足以毀滅星域,崩塌乾坤,而那修士竟渡了過去,非常的難得。

    “你可知我為何這么多年都不找你?”葉凜澈身綻無量神光,金光在星空中鋪路而去。

    那修士接引帝恩,冷笑連連,道:“隨你怎么說,如今我已經證道,所有的一切都將與我無關。”

    “砰”

    話剛說完,葉帝就被葉凜澈一拳砸飛出去,震斷了至尊古路,星域崩塌。

    “當世我無敵!”葉凜澈一聲長嘯而過。

    最終的結果就是,至尊古路從此崩塌,億萬里星域爆碎,成為一片黑洞,無人能進。號稱雙骨加身的葉帝,被葉凜澈打爆,連一塊骨都沒能留下。

    時間一轉數千年,葉凜澈與無上天宇證道,圣體突破史上最強,成為千古一帝。

    一次大清洗展開,葉凜澈先后滅了妖魔數部人馬,皆是幾千年來鬧的最兇的種族,萬族被葉凜澈的手段震驚了,賜封號圣帝,名傳萬世不朽。

    “你們三個和我一起上無量天域吧!”成帝后的葉凜澈越發深不可測,他身后有數女。

    顏如畫與千年前證準帝,月寒音在葉凜澈證道的剎那醒了過來,由死而生,輪回逆轉,數千年的閉關,讓她破入準帝,水墨畫也在身后,雙生一體,準帝難敵!

    “轟”

    一拳轟開一道門戶,黑色小鼎沉浮,葉凜澈與眾女消失在門戶中。

    在葉凜澈消失后,萬族蠢蠢欲動,還沒來的及爭霸,天空中金光鋪道,萬象沉浮,有數百顆大星凝成八個字漂與天上。

    “萬族共尊,眾生平等!”

    所有人不敢在亂想,圣帝之威莫測,誰知道那一天回來。

    “那是我們的兒子!”

    五域中一對老夫婦相互摻扶,他們是葉寒與紫荊,看著天空中神色很滿足!

    至此萬族共尊,再也沒有地位之爭,然而現在沒有,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有。

    [全文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