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四、懵懂情
    不說外面幾個大人是如何說笑,再說蔡霽晴領著慕容寧、慕容婉去了后院的西廂房,西廂房原本有三間屋子,兩間給了蔡清若和方哲,另一間給了蔡霽晴,后來,蔡霽晴稍大一些,又是畫畫又是練琴又是下棋的,方哲便把自己的套房給了蔡霽晴,反正他們在這邊住的時間不長,有一間屋子蠻夠了。

    慕容婉和慕容寧是第一次進蔡霽晴的臥室,兩人進門便被滿墻的古董和字畫吸引了。

    慕容寧兄妹兩個雖然年齡不大,但是這些年一直被夏桐細心教導,加上家中收藏也是頗豐,所以眼力很是有幾分的,一眼就看出了墻上有幾樣瓷器是雍正時期的粉彩,還有墻上的字畫,居然有好幾幅宋朝的珍品,米芾、宋徽宗、蘇軾,歐陽修等,不過最多的是一名叫“宋安”的不知名書法家的作品,這人的功底也不錯。

    “往常只聽說你們家富有,今天才算是見識了。”慕容婉笑著說。

    一個小孩子家的書房便擺了這么多值錢的東西,蔡家之富可見一斑了。

    “別人說這話我還信,你就別跟我裝窮了,誰不知道當年你爸和我媽一起號稱是股市的雙劍,他們合作,天下無敵,你媽就更不必說了,隨便一幅字畫拿出來沒有上百萬也值五六十萬,還別說她這些年出過的專輯開過的音樂會拿過的圍棋大獎以及繡過的繡品,真的,你媽太厲害了。”蔡霽晴心生向往。

    相比較而言,自己的媽媽除了掙錢什么也不會。

    想到這,蔡霽晴拍了拍自己的頭。她不能嫌棄自己的媽媽,要是沒有媽媽,她哪里來這么優渥的生活,要是沒有媽媽,當年那幾場股市之戰損失可就大了。

    “呵呵,我媽媽也不錯。”蔡霽晴怕他們兩個誤會她嫌棄自己的媽媽,忙補了一句。

    慕容寧看著吐了吐舌頭的小丫頭。忍不住伸出手去敲了一下她的頭:“你媽媽當然厲害了。你媽媽做的都是大事,是為國為民的大事。”

    “你這是夸你爸爸還是夸我媽媽?”蔡霽晴噗嗤一聲笑了。

    “原來你們三個躲在這里說笑,害我一通好找。”夏昌淼聽見笑聲闖了進來。

    “阿昌。來,我帶你看看你晴妹妹家的收藏,你不是也想學書法嗎?”慕容婉一看夏昌淼闖了進來,便拉著他去看蔡霽晴的收藏。好給慕容寧騰地方。

    蔡霽晴倒是沒有多想,她還以為這個夏昌淼是真的喜歡書法呢。忙說:“我這有去年去草原買的狼毫筆,是真正的狼毫,你既喜歡練字,我送你兩支吧。”

    “好啊。好啊。”夏昌淼眉開眼笑地答應了。

    “不用了,這么好的毛筆給了他算是糟蹋了,他那幾個字比雞刨強不了多少。哪里配用什么狼毫?”慕容寧說。

    “誰說我不配用啊?我現在跟姑姑練字呢,連我姑姑都夸我的字有幾分風骨了。”夏昌淼揚起脖子吵起來。

    “好了。不過是兩支筆,一會一人送你們兩支。”蔡霽晴見兩人吵起來,忙息事寧人地說。

    她當初從草原上買了一箱呢。

    “對了,寧寧,你不是說讓我們來看看你的古琴嗎?”慕容寧喊起了蔡霽晴的小名,盡管這名字聽起來跟喊他自己沒什么區別,可他喜歡這種家人式的親密。

    “對啊,你們不說我還忘了。這是我奶奶前些日子拍賣來的,我聽說你們家有兩把好琴,便想讓婉兒姐來試試,婉兒姐的古琴彈得比我好。”

    慕容婉聽了坐在了琴架前,看了看這把琴,她雖然不懂得鑒定,但是也看得出來應該是一把年代久遠的好琴,便伸手撥弄了幾下,果然音色極佳。

    “哥,你來試試。”慕容婉很快坐了起來,把位置讓給了慕容寧。

    “我的琴藝不行,還是聽你們兩個彈吧。”慕容寧說。

    他花在古琴上的時間很少,更多的是圍棋和字畫,此外還有學習,雖然夏桐跟他說過,將來的事業隨他自己的興趣挑選,可他知道他沒得選,父母就他一個兒子,要想保住家族的榮耀他只能選擇從政。

    “你在家總聽我彈,到了這還是聽晴妹妹彈吧。”慕容婉忙說。

    蔡霽晴倒是不以為意,見慕容寧讓開看位置,便坐了過去,“婉兒姐姐幫我指正。”

    蔡霽晴彈的是一首《陽關三疊》,這是蔡甘霖最喜歡彈的曲子,每次彈這首曲子,他便仿佛回到了過去金戈鐵馬的征戰生涯,所以每次教孩子們彈這首曲子時,總要跟他們講一遍戰爭的殘酷性,久而久之,蔡霽晴每次彈到這曲子時,心中也是激蕩不平。

    “天了嚕,你彈得太好了,這曲子你是跟誰學的?”慕容婉激動地問。

    “我爸。”

    “你爸?”慕容寧問。

    “晴妹妹,我聽得都入迷了,你彈得真好。”夏昌淼也回過味來了,他剛才真是聽呆了。

    “什么呀,我比婉兒姐姐差多了。”蔡霽晴羞澀地一笑,似乎沒有想到會得到這么多的贊揚。

    她在外面雖然展示過自己的琴藝,可畢竟那是在一群小孩子中間,沒有什么可比性,但是慕容婉就不一樣了,慕容婉的琴藝拿過獎的,曾經跟她媽媽一起上臺表演過的,所以她在慕容婉面前就沒有什么自信了。

    “誰說你比我表姐差了?我聽著比表姐彈得好。”夏昌淼急忙說。

    慕容婉聽了在他身上掐了一下,“好你個爛阿昌,我記住了。”

    夏昌淼聽了這話,對著慕容婉嘻嘻一笑,作了一個揖。

    不知為什么,看見夏昌淼傻呆呆的樣子,慕容寧便覺得煩躁不安。

    其實,慕容寧并不清楚自己的心意,說到底,他也不過是一個懵懂的少年。

    五年前認識這個小姑娘,就是覺得這小姑娘很好玩,小名居然叫梅干菜,回國后在幾次不同的場合碰見過她,知道她拿了不少獎項,覺得這小姑娘似乎有點才華,再后來自己在那場大賽中輸給了她,他才知道,這小姑娘絕對不是有點才華,而是很有天分。

    隨著后來接觸多了,他發現自己很喜歡跟她待在一起,喜歡聽她說話,喜歡看她下棋,可是突然冒出來的夏昌淼是怎么回事?

    蔡霽晴更是不懂這些,她還是一個混沌無知的小姑娘,家里有一堆弟弟妹妹們,親的干的,天天在一起玩,都是她照顧他們,所以她也想找幾個大朋友玩,不想總跟小的在一起玩,她的心思就這么簡單。

    幾個人正在打啞謎時,段翊和阿宇阿星都過來了,他們也是聽著琴聲過來的。

    “好了,我們出去玩吧,這里的東西這么貴重,要是碰壞了可就糟了。”慕容婉說。

    “好啊,我們去院子里坐著說話去。”蔡霽晴也不想讓這么多人進她的屋子,男孩子們真要鬧起來保不齊就會動手動腳的。

    “我們這么多人玩什么?”段翊問。

    “你想玩什么?”阿星問他。

    “聽說你家后花園有一個魚塘,不如我們還撈蝦去?”段翊說。

    “不行,那些蝦是養來吃的,你上次把我家魚蝦和菜楊梓弄死了不少,這筆賬還沒跟你算呢。”蔡霽晴眉眼一瞪。

    魚塘里的魚蝦每隔一天都要給顧璞送去,蔡霽晴早就知道了,顧璞的病這多年之所以一直沒有復發,全靠她媽媽打包過去的魚蝦和菜,還有她外婆,每年也是要在這里住半年多,一半是照顧他們,一半也是養病,所以,小小年紀的蔡霽晴便知道,家里的瓜果蔬菜和魚蝦是半點也不能糟蹋浪費的。

    偏偏這個段翊是個好動的,有一次不知自己怎么竄到了后花園,見池子里有不少錦鯉,便找了網抄想撈錦鯉玩,結果卻撈了不少魚蝦,那些魚蝦最后進了他的肚子。

    “真小氣,吃你家點蝦還不行,不過話說回來,你家的蝦真好吃。”段翊說。

    夏昌淼一聽好吃眼睛一亮,“是嗎?中午怎么沒有這道菜?”

    如果是以前,別人說哪里的東西好吃,他準得不屑一顧,可是今天不一樣了,蔡家的菜和瓜果是真的好吃。

    “好了,你說你也是一位世家公子,怎么一說到吃就比誰都來勁。”慕容寧見蔡霽晴瞅著夏昌淼抿嘴偷笑,不由得又煩躁起來了。

    好在這時,各家家長找來了,孩子們也各找各媽,各回各家了。

    送走這些客人,梅蘭見蔡甘霖陰著一張臉回到了屋子,忙跟了進去。

    “老公,你怎么了?”

    “慕家那小子才多大,就敢打我閨女的主意?”

    梅蘭聽了噗嗤一笑,“你不是常把那小子掛在嘴上嗎?”

    “那也沒有讓他現在就打我女兒主意,女兒才多大?”

    “這話倒是,我女兒這方面還沒開竅呢,那小子準是一廂情愿呢,老公,要不以后那小子來了,你別給他好臉色,這話也不對,你本來也沒好臉色。”

    “什么話,我現在對你還不好?”蔡甘霖斜了梅蘭一眼。

    “好,好,老公,你放心,我肯定會陪你到最后。”梅蘭上前抱住了自己的丈夫。(未完待續)

    ps:謝謝yh_yh1166、⺌.冫氺﹎ミ、q浪漫點點q、天際歐陽、22201254幾位親的月票,也謝謝941甜品的評價票。

    不好意思,今天沒有二更了,手里的工作還沒有做完,晚上要填新坑,對不起了。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