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五、一輩子的天
    好在梅蘭和蔡甘霖的擔心并沒有多長時間,慕斯年雖然對這門親事有些樂見其成,但是也不想自己的孩子過早把精力放到這上邊來,他不想孩子走他的老路,十五六歲就早戀,這個時候的心智并不成熟,反而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團糟。

    所以,慕容寧初中一畢業,慕斯年就把這對雙胞胎送到美國去念高中了,這樣一來,梅蘭也就不用糾結是不是該把寧寧送去香港念書了。

    不過慕容寧每個假期都會回國,每次回來都會來看望蔡霽晴,此外,兩人偶爾也會在一些圍棋賽事上碰面,梅蘭對此倒是沒有過多地干涉,怕弄巧成拙。

    一晃,又一個五年過去了,這一年寧寧高中畢業,為了慶祝孩子成了這一年的全市高考狀元,同時也為了慶祝她的十八歲生日,梅蘭打算給孩子舉辦了一個成人禮,請了一干親朋好友來觀禮。

    這天,從早上開始,梅蘭家就開始忙乎上了,先是在院子里的空地上鋪了一塊紅氈,接著是準備桌椅,安排餐飲,從九點半開始,來往的賓客絡繹不絕,第一批客人是自己的親戚,鄧建文退休后,見鵬鵬在京城安家落戶了,便也搬到京城來了,順便把劉巧珍和鄧文祥兩人接了過來,周桂芝在四年前走了。

    鄧家的日子是起來了,可梅家的日子卻沒怎么見好,王細妹病了那么多年,大部分的醫藥費是梅保平負擔的,此外,梅菊這些年一直沒怎么出去工作過,找對象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后在三十歲那年匆匆嫁了一個大學老師,誰知結婚一年后,對方忍無可忍提出了離婚,可巧那會梅菊的肚子里有了孩子,鄧紅英為了籠絡住這女婿的心,只好把梅菊夫妻兩個接回了家親自照料,沒有那些家務矛盾。兩人倒是相安無事地過了三年。可是三年后,王細妹病重,鄧紅英和梅保平必須回家盡孝。梅菊和她丈夫只得搬回了自己的家,不到半年時間,男方再次提出離婚,而且態度很堅決。梅菊也是個沒頭腦的,一氣之下簽了字。然后帶著女兒回老家,王細妹知道后,據說是一口氣沒上來直接走了,倒是正好給王細妹送了終。

    梅竹的情況也比梅菊強不了多少。當年離婚后的梅竹又回去做了她的售樓小姐,兩年后又找了一個離婚帶兒子的男人,這一次梅竹倒是沒有生兒子的壓力。可惜不幸的是,梅竹生了個女兒之后這個男人也把他父母接了來。美其名曰是照顧梅竹和小孫女,其實,對方是怕她偏心,所以這些年梅竹依舊在婆婆和繼子的夾縫中討生活,經濟上也做不了主。

    好在梅鑫這幾年發展得還不錯,那年海外留學回來之后,進了京城一家最大的建筑公司,沒有依靠梅蘭,按揭買了一套房子結婚成家,積攢了些人氣之后,夫妻兩開了一家設計公司,養家是一點問題沒有。

    梅蘭正跟梅鑫說著話時,只見顧璞一家來了,接著是郭洋和金晶一家、李智燦一家、田坤一家,他們幾家后來都在京城落戶了,郭洋、金晶和田坤三個是蘭之愛醫藥研究所的骨干,一直和梅蘭走得比較近,李智燦則是梅蘭聘請的總經濟師。

    “梅蘭,恭喜恭喜,你的女兒都成年了,我們的孩子才剛學會打醬油,哎,這一步趕不上,是步步趕不上啊。”田坤依舊是用他的小瞇眼上下掃了梅蘭一眼。

    梅蘭知道他指的是寧寧,他的兒子今年才剛八歲,寧寧已經十八了,可不趕不上了。

    “德性。”梅蘭看了一眼兒子跟他如出一轍的小瞇瞇眼,捏了捏孩子的臉頰,倒是沒再像年輕那會打擊他,怎么說他身邊還站著他的夫人呢。

    “我沒說我兒子,我是說某人的兒子。”田坤挑釁地看了眼李智燦。

    “我老公能聽得懂土話,你要不怕他請你去喝茶,你就盡管胡說。”梅蘭笑了笑。

    田坤聽了這話,忙扭過頭去找顧璞和梅艷菲開玩笑去了。

    梅蘭見此正待把客人往里迎時,只見段寒剛三家來了,段翊一進門就問梅蘭,“二嬸,寧寧呢?”

    梅蘭還沒開口,只見門口有一個聲音問:“誰在找我?”

    梅蘭看向大門口,這次進來的是慕斯年一家和吳仁越一家。

    “伯母還是這么年輕漂亮。”慕容寧先開口恭維了梅蘭一句。

    “呀,這是誰家的兒子,這么帥氣,嘴巴還這么會說話?”梅蘭的眼睛瞇了起來。

    眼前的小伙子結合了慕斯年和夏桐的優點,五官長開了,帥氣中帶點秀氣,眉毛很濃,為整張臉又添了幾分英氣,總之,站在梅蘭面前的慕容寧已經完全脫去了年少的稚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小伙子了,跟段翊一比,高下立分。

    “伯母,還有我呢,你沒有認出我來嗎?”另一個大高個的帥小伙夏昌淼問。

    “梅蘭,你要是說沒有認出我兒子來,我立馬哭給你看。”吳仁越的妻子趙慕芝說。

    那年夏昌淼回去之后說他喜歡蔡霽晴,趙慕芝隨后就跟著吳仁越來這邊看望梅蘭和寧寧,要依她的意思,恨不得當時就要替她兒子下定。

    “瞧你這點出息,我以為你會說我立馬轉頭就走呢,原來是哭給我看,你倒是哭啊。”梅蘭笑著說。

    “我才不哭呢,你想看熱鬧,美死你,梅蘭,說正經的,你這張臉怎么還這么年輕啊?你家有什么養身的秘籍啊,要不然,我在你家也這三個月試試。”趙慕芝上前摸了摸梅蘭的臉。

    “滾,我才不要你呢。”梅蘭撥開了她的手。

    她的臉壓根就沒有怎么保養,不過到底也是四十歲的人,再怎么年輕,也不像小姑娘的皮膚了,裝裝三十歲的人還是有點可信度的。

    “好了。客人差不多到齊了,各位就坐吧,我們去準備一下吧。”蔡甘霖過來攬住了梅蘭。

    兩人回到后邊的院子里,寧寧換了身白底繡著紅花的漢服跟段翊、慕容寧幾個說話。

    其實,要依蔡甘霖的意思,是想給孩子辦一個笄年禮,可梅蘭怕引起外界的質疑。再說孩子已經十八了。不是十五,就隨大流辦一個成年禮算了。

    “這是誰家的女兒這么漂亮呢?”梅蘭拉著寧寧的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順眼。

    “媽。你在夸你自己吧?”寧寧歪了歪頭,俏皮地一笑,“其實,大家都說我像爸爸的地方比較多。”

    “拉倒吧。你像你爸爸就壞了,整天一張面癱臉。”梅蘭撇了撇嘴。

    “嗯?”蔡甘霖在一旁拉長音了。

    “不過也有一個好處。就是沒有皺紋,你看我沒事就笑,眼角都長皺紋了。”梅蘭呵呵一笑。

    “跟以前一樣。”蔡甘霖倒是認真看了一眼梅蘭的眼角,說。

    “爸。你也有點原則行不行?”這下輪到寧寧撇嘴了。

    “這你都不懂,我二叔的原則就是我二嬸說什么做什么都是對的,哪怕我二嬸錯了也是對的。”段翊在一旁說。

    “好了。小子,別給我戴高帽了。沒用。寧寧,走,跟爸爸一起出去。”蔡甘霖拍了下段翊的頭,伸出手去牽寧寧。

    一家三口走到上房門口,院子里已經坐滿了賓客,小孩子們則在院里跑來跑去。

    開場白是蔡甘霖說,“各位來賓,各位親朋好友,感謝大家撥冗前來參加小女的成年禮,蔡某在此向大家鞠躬了。”

    蔡甘霖說完,梅蘭牽著寧寧也跟著鞠了一躬。

    “時間過得真快,想當初小女從產房抱出來時,蔡某除了有初為人父的喜悅,更多的則是惶恐和不知所措,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做過父親,害怕自己沒法勝任父親一職,這些年隨著女兒的成長,蔡某也一直在跟著成長,學著怎么做一名好父親。”

    蔡甘霖的話說到這突然頓住了,原來大門口又來了新的客人,是李部長和賀援朝、周振華以及當年的一號首長,這些人都退居二線了,且都已經到了耄耋之年,他們能來梅蘭家參加孩子的成年禮,倒是令梅蘭喜出望外。

    梅蘭上前把客人迎了進來,沒等她開口,早有人騰出了前面的位置,幾位老人坐下來,擺了擺手,讓蔡甘霖繼續。

    “轉眼小女便到了十八歲的年齡,馬上就要步入成年人的行列了。成人,這兩個字寫起來雖然簡單,但蘊含的內容卻豐富而深刻。孩子,父親希望你謹記兩樣:責任和價值。我們希望你做一個負責任、肯擔當的人。只有懂得負責而又能夠負責的人,才能被社會認同和接納,成為一個真正受人尊重的人……”

    蔡甘霖說完,響起了一陣掌聲,有人喊,“媽媽也來幾句吧,媽媽是出色的外交家,媽媽來幾句。”

    梅蘭笑了笑,伸手替女兒攏了攏頭發,笑著說:“媽媽的話很簡單,就是希望我女兒將來做一個有價值、有作為的人。人生真正的成功其實在于能夠施己所長、益人益世、有所奉獻、無愧于心,生活得快樂而充實。這就足夠了。”

    梅蘭的話說完后,響起了更熱烈的掌聲,尤其是當年的一號首長,他也站了起來,梅蘭忙把他扶到了前面。

    “我很久沒有出來跟大家見面了,今天借著梅部長的女兒成人禮這個機會,我這把老骨頭也出來轉轉,我有幾句話送給今天在場的孩子,也送給全天下的孩子,第一,要懂得感恩;第二,一定要做一個善良的人;第三,要做一個勤奮的人;第四,也是最后一句話,要做一個對社會有所奉獻的人,像梅部長說的那樣。”

    接下來,幾位老首長都簡單說了幾句,然后阿宇和阿星一個搬著琴架一個抱著古琴出來了,琴架就擺在了地毯上,寧寧走過去席地而坐。

    “為了答謝各位親友前來捧場,我蔡霽晴給大家彈奏一曲《平沙落雁》。”

    寧寧的話剛說完,幾個手指在琴弦上一撥,悠揚流暢的曲調便開始在眾人耳邊盤旋,就在這時,一旁的慕容寧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根簫吹了起來,與寧寧和上了。

    梅蘭見此忙看向夏桐,夏桐攤了攤手,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的驚訝,趙慕芝急得直跺腳,后悔沒讓兒子去學吹簫。

    一曲罷了,底下掌聲如雷,有哈哈大笑的,也有懊惱的不服氣的,比如說段翊和夏昌淼就是那不服氣的。

    “不算,這使詐。”

    “好小子,當年你爸用這招在波士頓的劇場里向你媽求婚,沒想到你也來了這么一招。”吳仁越拍了拍慕容寧的肩膀。

    “好什么好,跟你爸一樣狡詐。”趙慕芝忿忿說道。

    “各憑本事,輸了就輸了,有什么好抱怨的。”慕斯年斜了趙慕芝一眼。

    “什么意思?梅蘭,你女兒今天到底是成人禮還是定親禮啊?”趙慕芝說不過慕斯年,轉向了梅蘭。

    “笨蛋,你家還有好兩個女兒,梅蘭家還有兩個兒子呢。”夏桐在趙慕芝耳邊說了一句。

    趙慕芝看了看站在寧寧身邊的那對雙胞胎,點點頭,眉開眼笑了。

    “哈哈,梅蘭,不錯,你培養了一個好女兒,一家有女百家求。”李部長笑著說,這些年他一直以寧寧的干外公自居。

    “小女年齡還小,我還想多留她幾年,現在說這些為時尚早。”梅蘭忙說。

    “好了,難得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喝酒去。”蔡甘霖大手一揮。

    待客人們都安坐了,梅蘭看著院子里坐的黑壓壓一堆人,以及在一旁跑著玩的小孩,悄悄對蔡甘霖說,“我是真的老了,看著女兒站在我面前,我就想起了當年我像她這么大的時候,去醫院做護工賺點可憐的學費,一不小心就碰上你這么一個不講理的倒霉病人。”

    蔡甘霖聽了這話,牽起了梅蘭的手,“夫人,多虧你那時碰上我了,要不然你哪里來三個這么好的寶貝。”

    “那有什么用,孩子們終究是要離開我們的。”梅蘭看了看坐在慕容寧身邊的女兒,說不失落是假的。

    “孩子們終究是要長大離開我們的,以后,我陪著你一起慢慢變老。”

    梅蘭聽了這話,再看看慕容寧和寧寧兩個,轉向了蔡甘霖,笑著點點頭,“好,夫君,你就做我一輩子的天。”

    女兒早晚有自己的天,兒子們早晚要做別人的天,唯有身邊的人,才是自己一輩子的天。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