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結局
    所有紛亂就像一場夢,塵埃落定的時候眾人回首,只覺得自己仿若置身虛幻之中。

    若不是京城之中經濟凋零,人數大量減少,皇宮內也遭到了不少破壞,幾乎所有人都會覺得一切都只是大家的幻想,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軒轅律死了,軒轅健也沒能撐到方若素下令處決便一命嗚呼。

    皇宮內的皇帝和太后聽到兩人的噩耗時,并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吃驚,卻神色悲涼,可見這一場變故他們早已明了,卻無力阻止。

    是啊,一場動亂,皇帝手中的兵權幾乎被架空了,他即便是想要阻止,也有心無力。

    金鑾殿上,看著浴血而來的軒轅玥和方若素,軒轅九天只是疲憊地揮了揮手:“明日早朝,朕會發布退位的詔書,只不過……”

    嘆了口氣,軒轅幾天一瞬間像是蒼老了幾十歲,脾氣卻如同孩童一般,有些不負責任地將難題推給了軒轅玥:“只不過,玉璽丟失了,你去想辦法找回來吧。”

    聞言,軒轅玥一愣,方若素卻是身體一震,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軒轅律臨死前的話:“玉璽在……玉璽在……”

    莫非,他一早就得到玉璽了,之所以一直不出現,只是想等到榮陽王,軒轅玥和太子爭到三敗俱傷的時候拿著玉璽出來拾取勝利的果實?

    他早已準備好了一切,最后卻因為救她而功敗垂成。

    呵……果然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嗎?前世他將她的真心丟棄,害的她家破人亡,含恨身死,而今生,他以命償還。莫不是還付出了真心?

    她很想嘲諷地勾勾嘴角,卻發現這個簡單的動作她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

    “或許,我知道玉璽在哪里。”

    當方若素沒有難度地從懷王府的暗格里找到傳國玉璽的時候,饒是軒轅玥足夠淡定,也吃驚地瞪大了冷眸。

    隨即,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像是想不通什么。挑眉后又皺眉。最后嘆息一聲:“素兒,大哥很愛你。”

    方若素抬眸看他,冷笑:“這個世界上。我寧可相信一只狗愛護我,也不信他會愛我!”

    軒轅玥一愣,大手撫上她墨黑的發嘆了口氣,卻沒有反駁什么。

    他不明白她與軒轅律之間到底有什么愛恨糾葛。不過現在軒轅律死了,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再去計較就沒有意義了。

    三日后,軒轅九天退位,軒轅玥登基,與此同時傳來了恭親王戰敗自裁的消息。

    同一天。沐才人削發為尼。

    五日后,楚國楚子高登基,恭順王楚元淳欲辭去爵位歸隱。被新皇阻止,楚元淳只得說出原因——當年一時風流。害的兩個女子為他所苦,他必須盡到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

    新皇觸動,追問之下得知他所說之人竟然是方若素和李秀梅,當即昭告天下,并發函向大宴新皇說明情況。

    “素兒,這是真的?”

    皇宮里,軒轅玥身著明黃色龍袍,手捏著剛剛收到的信函皺眉。

    方若素揉了揉脹痛的額角,這個楚元淳,她當初派人救他是因為娘親的求情,同時也想為娘親討一個說法,卻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將此事昭告天下。

    “我想……應該是真的……”

    無奈地摸摸鼻子,方若素說的一臉無辜,軒轅玥挑眉:“應該?”

    嘆了口氣,方若素只得將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

    聽完方若素的敘述,軒轅玥愣了半晌,眨巴著冷眸無語道:“想不到,恭順王還有如此風流的過往。”

    方若素當下板起了臉,意識到自己說的可是未來的老丈人,他趕忙改口:“不過,也感謝他,若非他,我怎能得到這么好的皇后?”

    “皇后?”

    方若素俏臉兒一沉:“阿玥,我不想當皇后。”

    前世的記憶歷歷在目,她委實不想再坐上那個位子,也不想將來看他后宮佳麗三千,她承認,她不想再故作大度地看著自己的男人夜夜流連于別的女人的床上。

    “素兒……”

    不想聽他繼續這個話題,方若素趕忙問道:“楚皇除了問你關于我的事情,似乎還說了別的事情吧?”

    聞言,軒轅玥面色一變,老實地將信函遞到方若素手里,聲音也有些無奈:“他想聯姻。”

    如今的大宴和楚國都百廢待興,西塘又虎視眈眈,聯姻,似乎是兩國最好的歸宿。

    “聯姻吶,正好,你們兩個都缺一個皇后!”

    垂眸斂去眸底的失落,方若素說的云淡風輕,狀似無所謂地把玩著自己的長發。

    軒轅玥:“……”

    ***

    “報應啊,這一切都是報應啊!”

    被搜掠一空的方府門前,方文懷仿佛蒼老了十幾歲一般,傴僂著身形直嘆氣。

    他身后,方若素一臉復雜地看著這個缺少了自己十幾年關愛的男人,卻無法再恨起來:“方府沒了可以在建,皇上已經下旨重整京城,你……不用太擔心了。”

    方文懷搖搖頭,轉過身來,渾濁的雙眼看向方若素,一臉疲憊之色:“當年我對不起你娘,為他人養了十幾年的孩子也算報應。唉,老夫我看開了,人生短短數十載,那些虛名有什么重要的?

    如今老夫已經年邁,身邊只剩下嵐兒這么個女兒,是應該好好珍惜了!”

    方若素一愣:“你的意思是?”

    “老夫想辭官回鄉,勞煩郡主和皇上說一聲吧!”

    方若嵐扶著肚子小腹微微隆起的柳姨娘走了過來,亦是對方若素道:“三姐,你就答應爹爹吧,道長說娘這一胎是個兒子,可是胎象不穩。若是爹爹再算計來算計去,這孩子就容易保不住。”

    幾個月未關注方府的消息,方若素竟然不知道柳姨娘何時懷孕了,看著面前無比期盼孩子出生的一家人,她只能點點頭:“好吧,那你們回保州吧,至少在那里。我還能盡我所能照顧你們!”

    八月初五。定州、保州多地遭遇暴雨,暴雨淹沒了農田,毀掉了田地里的玉米等秋季作物。

    在各地都在為了這場暴雨鬧心的時候。保州百姓卻一邊淋著雨一邊咧著嘴笑,原因無他,只因為保州的大雨潤澤了土地后,便全部涌向了新開鑿出的河道。河道內的水漸漸充盈了起來,大部分田地也保住了。

    在所有人都為保州那條曾經最沒用的河道感到驚奇的時候。方若素卻無比頭疼,因為郡主府內迎來了兩位令人頭疼的客人。

    “姐姐,爹爹說你是我姐姐,你和我回楚國去住吧?”

    “素兒。你看錦繡都如此求你了,你就應了吧,也讓我好好補償這么多年來虧欠你們母女的情分。”

    不遠處。李秀梅緊張地捏緊了手帕,咬緊下唇不敢上前。

    揉了揉脹痛的額角。方若素指著娘親的方向,非常無良地將皮球扔給了她:“只要娘親答應,我就答應。”

    ***

    冬日的清晨,陰沉了數日的京城上空終于放晴了,一家名為“若安酒家”的酒店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若安酒家的窗子內,擁有黑曜石一般的漆黑雙眸的男子斜倚窗邊,看向對面的翠微酒樓,眼眸幽深。

    忽然,一個一襲灰衣的瘦削中年人走到他身后,察覺到灰衣人的靠近,男子眸光微微波動片刻,淡淡道:“她同意皇上的求婚了?”

    灰衣男人死氣沉沉的臉上沒什么表情,聞言點頭應了一聲:“關于楚國的聯姻,皇上點名要郡主當皇后,至于大宴方面,則是派去了梅艷雪梅姑娘。”

    男子輕笑一聲:“呵,他倒是會打主意,一個聯姻,娶到了最想要的女人,也將最麻煩的女人打發的遠遠的。”

    灰衣男人沒理會他自嘲式的調笑,只是問道:“好在,他承諾了郡主,一生一世一雙人,不是嗎?你不打算去看看她?”

    看嗎?

    不看嗎?

    歪頭看向門口掛著的匾額,上面“若安”兩個字在晨光中尤為刺眼,若他沒有死過一次,若他沒有死過后被王道名救回來,那該有多好?

    為何,老天讓他活著回到了大宴,卻在他的身體里多裝進了一個人的靈魂。

    方若安,呵,前世,她是他姐姐,今生,他愛她到了骨子里。

    見嗎?

    不見嗎?

    既然不能相守,那邊默默守候吧!

    “王大哥,郡主有事找你。”

    王茗香輕輕走進了房間,她的身后還跟著一男一女,擁有黑曜石一般眼眸的男子見到兩人到來,淡淡點了點頭:“二弟,弟妹。”

    王道名挺直脊背走出了房間,出門前,他回頭最后看男子一眼:“其實,她一直覺得你沒有死,也一直在找你。”

    男子云淡風輕的表情終于破功,卻只能無奈苦笑:“我是叛軍之子,她是功臣之女,惦記,又能如何?”

    ***

    翠微酒樓內,方若素一面清算著昨日的結余,眼神卻不時看向對面那家新開的酒樓,每當看到“若安”兩個字,她的心便是一顫一顫的。

    腰身忽然被人攬住,她回頭白了搞突然襲擊的男子一眼:“不去上朝,跑來我這里干什么?”

    軒轅玥輕笑一聲:“眼下什么事都不如我的皇后重要!”

    方若素又白他一眼,卻沒有再說什么。

    垂頭打著算盤,她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以前,有一個少年也是如她這般,兢兢業業地為她的生意忙碌。

    而如今,少年生死不知,她派人尋找,卻無從尋找。

    好似看穿了她的心事,軒轅玥目光有意無意地看向對面新開的酒樓,語音淡淡:“有些人命大,死不了,素兒就不要擔心了。”

    方若素一怔,抬頭看他,卻見他眸中邪惡的光一閃而逝:“眼下你最該想的事,洞房那一晚,你該如何承受我這么久的思念!”

    轟!

    方若素俏臉兒脹紅,瞬間變成了熟透的番茄!

    (全文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