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382章:完美大結局!(下)
    這個世界上還真有一種地方,非常非常偏僻,仿若世外桃源,仿佛外面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和它沒有關系。

    有些人就生活在這個地方。

    比如,蘇芒夫妻。

    還記得蘇芒嗎?就是那個無雙國士,科舉考場上的天煞孤星。

    當時他明明才是鄉試的第一名,結果因為云中鶴從半途中殺了出來,奪走了蘇芒的第一名。

    但等到別人要蘇芒去陷害云中鶴的時候,他毅然決然地選擇站在了正義這一方,幫助云中鶴反殺了月旦評組織。

    之后,云中鶴為了救他,讓袁天邪將他送去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當時云中鶴說得很好,等到合適的時候,一定讓他出來,并且大放光彩,成為真正的國士。

    然而,這個合適的時機也一拖再拖。

    本以為三五年時間,蘇芒這個大才子就能再一次出山了、

    結果萬允皇帝死了,天衍太上皇登基上位,蘇芒沒有被接出來。

    天祚神皇完蛋,大周帝國滅亡了,蘇芒還是沒有接出來。

    對于他來說,真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整整三十年左右時間。

    一直等到攻陷了魔京,救出了袁天邪之后,蘇芒才被接了出來,而這個時候他已經五十幾歲了。

    還有另外一個人,就是敖心曾經的義子,敖器。

    他曾經是南境土人的領袖之一,當時南境叛亂,云中鶴讓敖器帶著土人的鐵桿分子離開南境,一直往西,前往原始森林國度。

    當時,或許對他應該抱有巨大的期待。

    敖器能夠帶領著土人在廣闊無垠的原始森林開疆拓土,最終能夠成就霸業。在關鍵時刻,從原始叢林中殺出來,成為云中鶴的臂助。

    但……這件事情終究沒有發生。

    敖器沒有成就霸業,因為他本身就不是一個雄心壯志之人,也不是一個狠人。

    他沒有統治這片原始森林,反而被這片森林同化。

    整整三十年時間過去了。

    敖器率領的土人,又成為了原始森林部落,人口增長不多,戰斗力依舊很彪悍,過得還不如在南境的時候好。

    原始森林,本就不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跡和霸業的地方。

    敖器,也不是一個能夠創造霸業的人。

    但不管是蘇芒,還是敖器,因為住的地方實在太偏僻了,大咸魔國擴張的時候,竟然也沒有波及到他們。

    一直到云中鶴派人將他們接出來。

    敖器,直接退休,不問世事。

    蘇芒,終于真正大展宏圖。

    ……………………………………

    某年。

    前大贏帝國皇宮,如今的東炎宮內。

    東炎王國的內閣首相敖鳴,外交大臣蘇芒眉頭緊鎖。

    敖鳴大概做夢也沒有想到,經歷了這一系列的變故后,自己竟然還能成為內閣首相?

    雖然只是一個王國,但國土完全相當于之前四大帝國的總和了,也差不多是這個世界最有權力的人之一了。

    歸來之后的蘇芒,僅僅用了不到五年時間,就成為了東炎王國的外交大臣。

    袁天邪,也成為了工部大臣,但他是過渡的,大約幾年后就要退休。

    澹臺鏡,也成為了東炎王國的樞密院第二元帥,贏佉本來應該成為第一元帥的,但是他放棄了,如今成為了一個閑散的親王。

    還有一個人,曾經的周離太子,他如今是云州方面的重臣,而且沒有任何要回歸故土的儀式。

    鮮血女王被冊封為公爵,成為了東炎王國的海軍副帥。

    很多人為井無霜惋惜,如果她還活著,并且投降的話,絕對會成為陸軍元帥的。

    而燕蹁躚,絕對是爆發了事業的第二春,成為了東炎王國情報部門的絕對頭子。

    海軍副帥鮮血女王冷道:“首先要搞清楚,黃金大陸在很長時間內,都是屬于我們東方的。在大咸魔國時期,他都是東方的直屬領土。后來皇帝陛下是為了打擊大咸魔國,才派遣大炎帝國軍團攻占了黃金大陸。但是現在白云王國,西炎王國什么意思?直接霸占著不走了,整個黃金大陸的探礦權,也兩家瓜分了,完全不理會東炎王國的述求?”

    敖鳴道:“袁大人,黃金大陸對我們真就這么重要嗎?我們東炎王國,疆域超過兩千多萬平方公里,地大物博,難道就沒有足夠的礦藏嗎?”

    袁天邪道:“我們礦藏很多,尤其是石油,不計其數。但是金屬礦藏,我們國土上至少目前探明的,品位不高,遠不如黃金大陸。”

    蘇芒道:“白云和西炎,想要完全撇開我們,瓜分黃金大陸,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鮮血女王道:“這件事情,我們是不是去圣都,求見皇帝陛下啊?”

    說來,天下人把天祚皇帝給恨死了,絕對咬牙切齒。

    本來以云中鶴的功業,已經不能稱之為皇帝了,一定要加圣皇,或者神皇之類的,證明他的功績遠遠超過舊大炎帝國的皇帝。

    但是,天祚早早把自己加封為神皇,然后什么神皇啊,圣皇啊,名聲全部都臭了。

    王座上的東炎王云堯搖了搖頭,道:“這事不能找父皇。”

    敖鳴道:“對,不能找陛下,對于他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我們東炎失去黃金大陸的主動權,歸根結底是我們的海軍太弱,這是恥辱,但知恥而后勇。若非西炎,我們國土還在大咸魔國的黑暗統治之下,他們對我們有恩。”

    鮮血女王道:“恩情是恩情,利益是利益,國家利益至上。”

    敖鳴冷道:“是嗎?看看現在王國之內,保守派橫行,不管什么新政,推下去如此之難。本來就落后于別人,還這么保守固執,只會越來越落后。這件事情挺好,讓整個王國的人看看清楚,落后是要挨打的。近些年還好,姬焰親王對我們還算親近,終究不會真的有軍事摩擦。但是下一代西炎王呢?下下一代呢?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再落后下去的話,只怕真的有戰爭之禍。陛下將最大的故土,冊封給他的長子,大王這一系,是陛下最器重的。若是輸得太狠,陛下也顏面無光。”

    鮮血女王道:“要不然,大王您去和姬焰親王談談?”

    云堯搖了搖頭。

    敖鳴道:“不能去,我們是大炎故土,陛下故鄉。大王的身份,凌駕于其他二王之上,不可屈尊降貴,求于他人。”

    蘇芒朝著云堯行禮道:“大王,我馬上要去黃金大陸,參加三大王國的外交大臣談判,您有何指示?”

    云堯道:“斗而不破。另外你去黃金大陸的時候,中途會經過白京對嗎?我有一封親筆信,請你面交給白古大王,不……交給白奇親王,但是要當著白古大王的面。”

    蘇芒道:“是。”

    敖鳴道:“大王,秩序會那邊,會派遣誰人參加這次的黃金大陸談判?”

    云堯道:“不是吾弟,是武正大人。另外不管任何談判,都不要私下結交秩序會的任何人,這是帝國大忌。三大王國,不得結交秩序會,不得讓秩序會失去超然地位。”

    敖鳴道:“大王,這種規矩今日不打破,幾十年后,百年之后,或許有人會打破的。”

    云堯道:“那就要看秩序會自己了,如果規矩被打破了,它的金身也就破了,就辜負了父皇的期待。”

    ………………………………………………

    這個世界上,想要徹徹底底的太平,實在太難了。

    大咸魔國滅亡僅僅不到十年時間,整個大炎帝國就矛盾橫生。

    三大王國之間的矛盾。

    這三大王國中,論領土,東炎和西炎不相上下,但論人口,東炎遠遠超過。

    而論國力,西炎是碾壓性的優勢。

    但是……西炎王國自己內部也是矛盾愈演愈烈。

    首先是種族矛盾,其次是階層矛盾。

    之前的新大炎帝國是有大量奴隸的,盡管后來為了攻打大咸魔國,許多奴隸都有了公民身份。

    但還是區分得清清楚楚,一等公民,二等公民,三等公民。

    當然,法律上是說一縷平等。但是在社會中,還是非常自然地劃分三六九等。

    最早的帝國公民,區區一千多萬,如今是一等公民。

    原來新大炎帝國本土的幾千萬奴隸,如今是二等公民。而原來廣闊殖民地的人,就是三等公民了。

    不僅僅有階層矛盾,西炎王國還有一定的裂變風險。

    因為當時云中鶴把云州冊封給了西炎王國,而云州距離東方本土只有幾千公里,但是距離西炎王國,卻足足有幾萬公里,相當于一片飛地了。

    而偏偏云州足足有幾百萬平方公里,所以此時云州的人都想著漸漸脫離西炎王國,自成體系。

    如今云州的文武官員們,紛紛盯著井中月的第三個兒子,千方百計想要把他弄到云州來,然后成為大炎帝國的第四封疆親王。

    總之,這種內外矛盾,愈演愈烈。

    但是,云中鶴卻完全不管,幾乎從不露面,也沒有下達任何旨意。

    甚至西炎王國內部,曾經發生了幾次軍事沖突,他都沒有任何理會。

    甚至,也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

    某種炎熱而又美麗的小島。

    這里風景如畫,沙灘如棉,花團錦簇。

    云中鶴在這里修建了碼頭,花園,果園,還有一大片別墅莊園。

    唯一可惜的就是這里種葡萄不太好,無法釀酒。

    他和妻子們,還有一大家人,包括井無邊等等一家子,都生活在這里。

    一大早,他就和敖玉,敖心,井無邊幾人乘坐游艇出海釣魚了。

    這些年他過得很幸福,但是也談不上很安寧。

    一群女人,經常吵架。

    井中月和白飛飛吵架。

    姬卿和每一個人吵架。

    香香和誰都不吵架,但是和誰都冷冷清清的。

    不僅井中月、杜莎王后、白飛飛等人都忘記香香是怒帝,連香香自己都忘記自己是怒帝了。

    關鍵是她接連生了三個孩子,讓人妒忌,覺得云中鶴太過于寵愛香香了,太偏心了。

    所以當這些女人鬧得厲害的時候,云中鶴就駕船出海。

    這也是幸福的煩惱啊,而且爭爭吵吵,才有煙火氣息。

    把游船停靠一片海域,這里水幾乎都是清澈見底的。

    然后,四個男人拋竿垂釣。

    “弟弟,他們鬧得這么厲害,都快要打起來了,你不管管?”敖玉問道。

    云中鶴道:“何止要打起來?這次云州要脫離西炎,想要運作井傲來云州,而且還想要該云州為南炎王國,知道是誰的大手筆嗎?”

    敖玉道:“誰?”

    云中鶴道:“燕蹁躚,這個東炎王國的情報部長,往西炎,云州,派遣了上千名間諜了。而且還在重點策反西炎王國的特殊專家,就是超級炸彈的專家。”

    敖玉道:“以東炎王國的基礎,根本造不出來那大殺器吧?”

    云中鶴道:“他們認為有備無患。”

    敖玉道:“按照這樣下去,說不定幾十年后,就會打仗啊。”

    云中鶴道:“這一代不會,下一代就難講了。”

    敖玉道:“你不管啊?就任由同室操戈?”

    云中鶴道:“管不了那么多,只要不是互相毀滅作死,我是不會出來管的。管得多了,我和圣廟又有什么區別?他們的命運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吧,什么時候要作死了,我去攔一下。當然或許未來有一天,他們會強大到我也攔不住的地步。但……我也巴不得這一天到來。”

    “圣廟,圣廟……”敖玉嘆息一聲道:“弟弟,我以為那一天你不會回來的。”

    這話一出。

    敖心在邊上道:“困了,我去艙房內睡一會。”

    井無邊道:“那我該不該困啊?算了,我還是困吧。”

    然后,井無邊也去后艙睡覺了。

    ……………………

    從圣廟歸來之后,云中鶴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

    敖玉道:“我害怕你回不來,并不是說你不夠強大,而是害怕你過于強大,又或者是計較得太深。”

    敖玉這話的含義,就有些復雜了。

    害怕云中鶴過于強大,那就是說擔心云中鶴會替代圣廟,走上作為的神祇之路,成為世界的命運之手。

    害怕云中鶴計較得太深,就是擔心云中鶴會繼續深入探究圣廟的真相,這個世界文明真相,這個世界人類的真相。

    這個世界究竟是什么世界?外星球,其他位面,滅亡之后的地球?又或者是更加深邃的答案。

    云中鶴道:“真相很寶貴,但有些時候并不完全適合。你曾經說過,你很膽怯,不敢面對最終的真相,所以到了某個程度,你就停下來了。當我東征之后,你就休息了,不再繼續探尋,不再繼續冒險了。這當然一種膽怯,但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明智。”

    敖玉道:“對于你來說,就更加是一種勇敢。”

    真相?終極真相是什么?

    地球上的人類也經常問這個答案。

    比如,人類是從哪里來的?人類究竟有沒有自由意志?

    關于這個課題,很多人寫出了非常深奧而又專業的著作,BBC的紀錄片《宇宙的時空之旅》就曾經探討過,人類的自由意志是否是真的自由意志?

    人類的意識和意志,究竟是真正自我的,還是程序式的?

    對于真相,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循序漸進。水到渠成。

    當不畏懼真相的時候,或許才是揭露真相的最好時刻。

    當然,如果人類完全不在乎真相殺傷力的時候,那就更好了。

    云中鶴笑道:“哥,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當一個人的使命完成了之后,那么該休息休息,該享受生活就享受生活。若是在執著下去,反而有害無益了,在恰當的時候消失,或許才是最高的智慧。”

    敖玉道:“況且,消失并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換一種方式,在關愛這個世界。”

    云中鶴道:“辛苦了這么多年,應該好好享受生活才是。”

    敖玉道:“對,享受生活。”

    云中鶴道:“從前有一些童話故事,都有一個統一的結尾,那就是從今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后面就沒有故事了,你知道啥原因嗎?”

    敖玉道:“因為幸福的生活,自己很幸福。但是在別人眼中,卻是枯燥單調的。”

    云中鶴嘆息道:“唉,我們的生活就是如此幸福,樸實無華,切枯燥。”

    敖玉道:“太枯燥了。”

    ………………………………

    別墅莊園之內。

    井中月依舊在練武,杜莎依舊在畫畫,白飛飛依舊在生氣,許安蜓在廚房忙碌,寧清在看書,姬卿在做實驗。

    母親柳氏在做寶寶的鞋子,妹妹敖寧寧百無聊賴,準備過兩天就離開這里。

    井無邊的妻子澹臺無鹽憂心忡忡,也不知道她在云州的點心鋪怎么了,想要回去看看,但又舍不得離開這里。

    香香早就忘記了自己是怒帝,手忙腳亂地帶娃。

    幸福的生活,果然是單調而又枯燥的。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