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薩魯曼心頭嘀咕,羅素和甘道夫一樣,都到了墮無可墮的程度,早就見底,不存在墮落一說。

    他握拳輕咳一聲,指著頭頂的黑色天幕,不解道:“王宮里是怎么回事,魔多又是怎么回事?”

    “閑得無聊,拿甘道夫、阿拉貢這些老朋友找找樂子。”

    “……”

    “怎么,你那眼神什么意思,不行嗎?”

    “行是行,我個人沒有意見,可是……”

    薩魯曼再次望了望天空,神色古怪:“為什么你想拿甘道夫找樂子,他就立馬降臨了中土大陸?”

    聰明人的問題,薩魯曼看出了羅素有權限,恐怕地位很高。

    “因為我和伊露維塔談過,愿意把甘道夫借給我找樂子。”

    羅素拍拍薩魯曼的肩膀,挑眉道:“好好表現,能否重回邁雅巔峰,洗刷甘道夫給你的屈辱,就看接下來的表現了。”

    咕嘟!

    薩魯曼狠狠咽了口唾沫,飛快抹掉頭上的冷汗,事到如今,再傻也知道羅素的身份不一般,比他想象的高度還要高。

    這條大腿,他白袍薩魯曼抱定了!

    明確目標和方向,薩魯曼當即鐵了心為羅素鞍前馬后,指著魔多的不毛之地:“大神,魔多沒有一兵一卒,若是……”

    唰!!

    隨著羅素一揮手,數十萬白骨爬出高格羅斯平原,待到他們全部破土而出,漫天黑砂附體,化作鎧甲、刀劍等武器。

    高空遙望,只見數之不盡的綠色小點在平原上游蕩,那是亡靈的眼睛,數量之多,直令人頭皮發麻。

    “半獸人……亡靈……”

    薩魯曼傻眼,原本想說自己有爆兵的技能,一看這場面,直接閉嘴不獻丑了。

    “有兵無將,終究是游兵散勇,看著人多勢眾,實則不堪一擊。”

    羅素自言自語一句,揮手從黑袍中掏出‘大侄子’艾達瑞安,一巴掌拍上后腦勺,將其從昏迷中喚醒。

    艾達瑞安迷茫睜眼,雙目聚焦之下,面前是兩個陌生人,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爺爺,以及一身黑的長袍青年。

    怎么說呢,雖然他年紀小,但見識可不小,自小作為王儲被培養,一眼就看出這兩個不是好人。

    “你們……”

    “我們是誰不重要,關鍵是你,艾達瑞安,你想做國王嗎?”

    羅素打斷艾達瑞安的提問,‘你是誰’之類的問題聽太多,膩了。

    “我就是國王,未來的剛鐸國王!”

    艾達瑞安挺胸抬頭,身處險境也沒有顯露怯懦,可見阿拉貢和阿爾溫對他的培養還是很不錯的。

    “那可不一定,你還年輕,有些事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

    羅素摸了摸少年的腦門,被其閃開沒摸到,也不尷尬,講述起大人世界的可怕:“你的父母都有精靈血統,可以活很久很久,雖說國王是個短命差事,可考慮到血統,阿拉貢至少還要在位一百年,你這個未來的國王……嘖嘖……”

    “我也有精靈血統,一百年而已,我不怕,等得起!”

    艾達瑞安先是被一百年的數字驚得小臉煞白,而后回過神,漲紅脖子反駁。

    “少年,一百年之后你頭發都白了,而且,你該不會真以為等一百年就能成為國王吧?”

    薩魯曼捋了捋白胡子,補刀道:“伊力薩王夫婦還年輕,還會再生有子嗣,一百年之后,你的兄弟姐妹得有多少……我姑且算一年生一個,一百年后就是一百個,不過分吧?”

    羅素:( ̄□ ̄;)

    艾達瑞安:┌(。Д。)┐

    講道理,挺過分的!

    “別胡說八道,看把孩子嚇得,臉都變形了。”

    羅素白了薩魯曼一眼,邁雅果然不是人,一年一個都說得出來。

    他抬手摸向艾達瑞安的腦袋,少年因震驚于一年一個的產量,目前懷疑人生中,僵直狀態沒閃開,被按住腦袋一頓揉搓。

    “艾達瑞安,別聽他瞎說,一年一個根本不可能,感情再好一百年也膩了,沒準五十年的時候你的父母就離了。”

    羅素做出魔鬼發言,持續對艾達瑞安幼小的心靈進行狂轟濫炸,喂毒道:“所以,你的一百個弟弟妹妹里,起碼有六十個以上,是你父親和別的女人生的。”

    “哇哇哇————”

    艾達瑞安沒說什么,心中完美的父母形象崩塌,哇一聲就開始嚎嚎大哭。

    “都是你,都是你胡說八道!”

    羅素大怒,一拳尅在薩魯曼臉上,只聽轟一聲,后者倒飛而出,于遠方平原位置炸開一朵蘑菇云。

    效果出類拔萃,艾達瑞安嚇得一哆嗦,乖乖站好,立馬不哭了。

    硬核哄小孩!

    “艾達瑞安,說了這么多,無非是讓你明白一個道理,做人也好,做國王也好,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尤其是國家儲君,親爹靠不住,所以……”

    說到這,羅素雙目微瞇,迸射滲人精光,總結道:“王位是搶來的,再不濟,也是自己打下來的。”

    “……”

    艾達瑞安一愣,仔細琢磨,羅素說的話好有道理。

    “現在,我給你一個靠自己做國王的機會,要不要?”

    “要!”

    艾達瑞安堅定出聲,說完之后滿懷戒備,唯恐被壞人騙了。

    “別怕,如果我準備害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荒山野嶺也沒人知道,何苦再給你一個機會?”

    “……”

    艾達瑞安下意識點點頭,雖然羅素樣子壞壞的,但說出來的話都好有道理。

    “來,這把霜之哀傷送給你,持有它可號令高格羅斯平原上的六十萬半獸人大軍,還有骨龍專屬坐騎。”

    羅素遞上一把造型華麗,附有冰藍色魔紋的魔法劍,補充道:“六十萬不用吃喝也不用休息,沒有痛覺不畏死亡的軍隊,這可是你父親都夢寐以求的力量。”

    艾達瑞安年紀輕輕,哪里經受得住這種誘惑,一聽比父親阿拉貢還強,立馬望著長劍直流口水。

    賣相極佳,越看越歡喜,他顫巍巍伸出手,接過長劍握在了手中。

    成了!

    羅素嘴角微勾,區區一個剛鐸王儲,十來歲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抵擋住霜之哀傷的誘惑,他當年也……

    咳咳,總之,這種造型華麗又有強大殺傷力的神器,小孩子根本頂不住。

    “如此恐怖的能量,好厲害的武器……”

    薩魯曼灰頭土臉跑回,眼巴巴瞅著霜之哀傷,羨慕嫉妒恨的模樣讓艾達瑞安下意識挺起胸膛。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大地轟隆顫動,體長超過百米的骨龍爬出地面,頭頂艾達瑞安,振翅帶其直飛高空,在面積巨大的高格羅斯平原翱翔起來。

    平原上,每當骨龍低空掠過,附近的半獸人亡靈便跪伏在地,手舉武器獻上忠誠。

    很快,艾達瑞安略帶恐高的慘叫就變了聲,激動中摻雜著興奮,感覺自己一個人就能吊打中土大陸。

    不是錯覺,這一刻,他還真能吊打中土大陸。

    “行了,有兵有將,就等甘道夫那邊傻夫夫送上門了。”

    羅素暗暗點頭,不愧是他,瞬間就把阿拉貢的兒子策反了。

    可想而知,這小子以后少不了一頓皮肉之苦。

    “大神,那我呢?”

    薩魯曼傻眼了,六十萬裝備齊全的半獸人亡靈大軍,說是行走的天災也不為過,這局,甘道夫那邊來多少都白給。

    那么問題就來了,巨大懸殊之下,哪還有他表現的機會?

    沒有表現的機會,怎么咸魚翻身,怎么趾高氣揚指著甘道夫的鼻子臭罵?

    “好說,到時你和甘道夫對壘,有什么怨氣全都發泄出來,打得好了,伊露維塔那邊我幫你美言幾句,這事不就妥了嘛!”

    “嘿嘿,那就麻煩您了。”

    突然間,薩魯曼似是想到了什么,偷偷瞄了眼天空,小聲道:“大神,我這就去一趟林地王國,勸降一百個精靈族美女。”

    “這……這不太好吧!”

    羅素倒吸一口涼氣,他就隨便說說,旁聽的薩魯曼居然當真了。

    “是勸降,精靈那邊心甘情愿,不存在強迫,有什么不好的?”

    “休得胡言,我是那種人嗎?快滾,立刻,別讓我再看到你。”

    羅素板著臉呵斥,甩甩手讓薩魯曼滾蛋,別在這里污了他的眼睛。

    雖說很早之前他就知道,所謂白袍,切開之后一個比一個黑,但這也太黑了。

    “……”

    薩魯曼翻翻白眼,作為一個成熟的邁雅,他懂羅素的意思。

    勸降還是要勸的,且時不等人立即出發,但這口黑鍋名聲不好,只能由他薩魯曼來背!

    背就背吧,只要能回去,他不在乎。

    再說了,甘道夫往他身上扔的黑鍋也不少,都習慣了。

    想到這,薩魯曼身形遁入大地,使出當前肉身自帶的技能,朝著林地王國方向趕去。

    “He~~tui,邁雅的思想太骯臟了,看不起誰呢!”

    羅素皺眉鄙視,薩魯曼還是想多了,殊不知他真是隨便說說,沒什么想法。

    不過……

    去就去吧,這么大一座魔王宮,的確缺一些端茶遞水的仆人。

    望了眼天空上騎著骨龍大呼小叫的艾達瑞安,羅素轉身走進魔王宮殿,科爾森和布魯斯先放放,中土大陸的劇本比較有趣,他準備長住一段時間。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