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338,落幕!
    三大天尊鏖戰星海,所過之處,虛空破碎,星辰泯滅。

    倪坤氪命以戰,越戰越勇,越戰越強。

    陸昔顏只攻不守,雖然幾乎難以擊中靈霄天尊一次,但她那崩滅萬物的可怕攻勢,亦令靈霄天尊不敢無視她的存在,十成精力,有三成要用來應對她的攻擊。

    此消彼漲之下,初時還能占據上風的靈霄天尊,漸漸只能勉強維持均勢。而這均勢也未能維系多久,很快便落入下風,守多攻少,甚至難以反擊。

    倪坤甚至還有余暇發聲打擊靈霄天尊戰意:“靈霄天尊,你敗局已現,還不逃跑么?”

    “我靈霄一生,有進無退,有我無敵,只知趁勝追擊,斬盡仇敵,從不知道如何敗逃。”

    “好氣魄!不過縱然你畢生未逢一敗,今日也是必敗無疑。凡事都有第一次,不如今天就試試第一次敗逃?”

    “呵,你二人雖領上風,但想要殺我,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說不定在殺死我之前,你自己便先老死了。”

    “靈霄你是否以為,我是在用壽命,換取短暫的爆發?若這么想你就錯了,我用壽命換取的,是永固的實力,一得永得,一證永證。靈霄天尊,不要再騙自己了,你再是苦苦支撐,也拖不死我的。你若不逃,在劫難逃。”

    靈霄天尊不屑冷哼:“虛張聲勢。”

    話雖如此,靈霄天尊心中卻也不禁暗自懷疑。

    只是想要抽身而走,又談何容易?

    他固然能一步億萬里,可倪坤二人同樣能鎖死他的氣機,如影隨形。即使逃到星海彼岸,也難以擺脫天尊追殺。

    而一旦失了戰意,陷入敗逃局面,那就再也無法挽回,勢必會被倪坤二人窮追到底。

    靈霄天尊不會心存僥幸,不會以為能逃過天尊的追殺。

    尤其是他道途已絕,壽元亦只剩五十萬載,便是真能僥幸逃脫,也沒有未來。

    既如此,又何必作無謂的逃竄?

    他已活了七百多萬年,自入道起,便一生無敵,一世豪雄,縱然是死,也要轟轟烈烈,力戰而死。

    總不能在小輩面前,失了尊嚴。

    空間在震顫,星河在破碎。

    一顆恒星,被血色劍罡湮滅。一個星系,在虛空扭曲之中崩為塵埃。

    一溜血雨灑落,化為一道咆哮的血色天河,席卷之際,抹去數以千計的小行星。

    有一尊邪神,正帶著麾下的大軍在星海中游蕩,尋找著狩獵的目標。忽有一道天尊對撞的余波,自億萬里外擴散而來,瞬息之間,便將那邪神及其麾下億萬大軍覆蓋。待那余波遠去,邪神大軍已不復存在,連塵埃都沒有留下一粒……

    不知過了多久。

    靈霄天尊嘆息一聲,跌坐在一顆破碎的星球碎片上。

    他胸膛上,有一個碗大的空洞。

    空洞邊緣,閃爍著血色光芒,如有生命一般不斷膨脹擴張,血色光芒擴張之際,血肉無聲泯滅,空洞緩緩擴大。

    他終于中了陸昔顏一劍。而以他現在的狀態,已無力驅逐那崩滅萬物的毀滅之力。

    兩鬢斑白,滿頭長發之中,亦夾雜著絲絲霜白,眼角亦添上許多皺紋的倪坤,屹立在虛空之中,五指之間,握著一團璀璨若星河的光團。

    倪坤的外貌,已變成了儒雅中年模樣。

    但眼神仍舊清澈,一如赤子少年。

    兩人平靜對視,俱都不發一語。

    倪坤五指緩緩合攏,將那星河般璀璨的光團捏爆,點點光屑,自他指縫中溢出,宛若燦燦星砂,漫舞于虛空之中。

    靈霄天尊眼神一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淡漠威嚴的霸氣中年,轉眼就變成了皓首白眉,美髯零落,牙齒松脫的垂垂老朽。

    隨著他氣息跌落,身軀衰朽,胸膛空洞邊緣的血色光芒,頓時飛快地擴張開來。

    當胸腹盡皆湮滅在血色光芒之中,靈霄天尊悵然一嘆,垂下了頭顱。

    “我這一生,倒也精彩……”

    血色光芒更快地膨脹,轉眼之間,靈霄天尊整個身軀,便徹底湮滅在血光之中。

    這一天。

    靈霄天天庭轟鳴,九洲震蕩,大海起潮,天降赤雨,風似哀嚎。

    一個時代結束了。

    ……

    “終于結束了。”

    倪坤亦是深深嘆息,抬首仰望,看著那無論身在北靈星海何處,都能一眼看到的靈霄天投影。

    多年以來,靈霄天的陰影,始終籠罩在他頭頂。一路行來,他負重前行,歷盡艱辛,直至今日,隨著靈霄天尊的落幕,那恐怖的陰影,終于不復存在。

    陸昔顏來到他身邊,握住他的手掌,看著他斑白的發鬢和眼角的皺紋,心疼道:“你都老了……”

    “哪里老了?”倪坤呵呵一笑,“男兒至死是少年。我啊,永遠都不會老……”

    忽然,前方虛空一震,三道飄渺身影,出現在倪坤二人面前。

    那三道虛幻身影,似在此間,又似遠在星海彼岸,身形虛幻不實,唯有三雙似蘊含著無量星海的眼睛,令人一見難忘。

    這只是三道投影。

    饒是以倪坤二人現在的修為,都難以捕捉他們的氣機,判定他們真身所在。

    “恭喜。”其中一人眼含笑意,對著倪坤二人微微頷首。

    倪坤眉峰一揚:“三位前輩是?”

    “人們叫我千星天尊。”那眼含笑意的身影語氣和善地說道:“這一位是白曜天尊,這一位,是萬劫天尊。”

    雖然稱號都是“天尊”,但倪坤二人自是看得出來,這三位絕不是普通天尊,比起靈霄天尊都要強了不知多少。

    比靈霄天尊那等渡劫失敗的半步金仙更強,顯然只有一個可能。

    他們都是金仙天尊。

    當下倪坤拱手一揖,“原來是三位金仙前輩。不知三位大駕光臨,有何貴干?”

    千星天尊笑道:“無事。只是見你戰勝強敵,特來恭喜一二。”

    白曜天尊則沒好氣地哼了一聲:“你們兩個打死靈霄,害我輸了一道先天煞氣,本天尊心胸狹隘,這筆賬已經給你們記上了!”

    倪坤也不惶恐,只微笑道:“那不知晚輩該如何還賬?”

    白曜天尊道:“現在的你們,還還不起我的賬。”

    倪坤道:“那要等到何時,晚輩二人才能還得起這筆賬?”

    白曜天尊道:“等你們成了金仙再說吧。”

    倪坤爽朗一笑,拱手一揖:“沒想到前輩居然對晚輩有如此期許,晚輩拜謝。承前輩吉言,晚輩一定不負前輩厚望!”

    “哼,別以為金仙很容易。”

    白曜天尊道:“偌大宇宙,無窮星海,無量世界,無數億來積累下來,迄今只有十一位金仙天尊。你們北靈星海,也曾經出現過不少金仙種子,但至今無一能夠成功。你們兩個,未來如何,我們也說不準。”

    千星天尊亦搖了搖頭,嘆道:

    “靈霄也曾是被我看好的金仙種子,可惜,他終究潛力不足,未能跨過那道門檻。你們的潛力,在我看來,更勝于靈霄,但是否能成,只能看你們自己的機緣悟性。”

    說到這里,他又微微一笑,道:“不過無論如何,你們總算是苦盡甘來。靈霄已死,他的時代落幕了,屬于你們的時代已經到來。且去盡情享受勝利吧……”

    說罷,擺了擺手,身影漸漸淡去,終于消失無蹤。

    “希望將來有一天,你們能與我們坐而論道。”白曜天尊期許道,身形亦隨之淡化消失。

    自現身起,一直未發一語的萬劫天尊,笑看了一眼倪坤頭頂的玄黃功德塔,悠然道:“這塔不錯,好好珍惜吧。未來你渡天尊道劫之時,它或許能助你一臂之力。”

    留下這句莫明其妙的話后,萬劫天尊亦消失無蹤。

    看著前方空蕩蕩的虛空,倪坤詫異道:“金仙天尊……都是這般高深莫測么?”

    莫明其妙地現身,莫明其妙地說了幾句話,也沒說送點禮物、指點幾句啥的,就口頭贊許了幾句,就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其說是高深莫測,倒不如說是閑極無聊……

    陸昔顏道:“金仙與宇宙同壽,堪與他們坐而論道的又只有十一人,還是億萬年的膩歪老面孔,應該確實是極閑,極無聊的。”

    “單身的就會這樣。”倪坤點點頭:“所以說必須得有道侶,不然就會變成高深莫測的無聊人士……”

    極遙遠處。

    三個高深莫測,又閑極無聊的單身人士,同時抽了抽眼角。

    千星天尊悵然嘆息:“我也不想單身啊!可十一位金仙,只有三位女仙,還都有著過從甚密的道友……我上哪兒去找堪與我匹配的道侶?”

    白曜天尊卻是心中不屑:“太年輕了!道侶哪有修行有趣?”

    “若他將來成就金仙,我必與他一戰。”心胸最是寬廣的萬劫天尊心忖:“塔都要給他打碎掉!”

    倪坤二人自是不知三位金仙的想法。

    稍微交流了幾句關于金仙無聊的看法,陸昔顏忽然道:“是不是該去接女兒了?”

    “你總算想起還有個女兒了。”倪坤贊許地點點頭:“正如千星天尊所說,靈霄的時代已經落幕,我們的時代已經到來。是時候接回女兒,帶她回中土了。”

    “還回中土?靈霄天無主,正好我做天帝,你為道祖。話說你不是要削平靈霄亂象,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嗎?”

    “先回中土,祭奠一番我逝去的師父,看一看我的老朋友們,告訴他們中土已再無外患的好消息……反正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中土與靈霄天,也只是一步之遙。嗯,還得去看看我那兩個徒兒……”

    說話時,倪坤眼神之中,滿是回憶之色。

    “在想什么?”

    “想過去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我們就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嘁,老年人才回憶過去,少年人永遠看向未來。你不是自稱永遠是少年么?怎像個老頭子回憶起來了?”

    “……你說的對。”

    “那就別愣著了,去接女兒吧。”

    “好。”

    倪坤與陸昔顏相視一笑,攜手前行,踏入漫漫星空。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