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兩人的幸福
    “哎呀,不愧是我女兒!遺傳我的基因,只是稍微打扮一下就已經這么漂亮了!”

    一道稱贊聲響起,讓原本還在糾結自己這一身裝扮的神谷未來立刻臉色漲紅,回頭看去:

    “老媽!”

    她有些羞怒的聲音讓不知何時推門進來的神谷千尋嘿嘿地笑了兩聲。

    “今天可是你和寺君的婚禮——而且我說的可都是實話!連治都這么認為!”

    神谷千尋一邊說著還一邊將站在門邊的神谷治拉了出來。

    是的,今天就是她與北川寺的婚禮。

    從牟遲本家回來后,神谷未來就日日等,夜夜等終于迎來了這一天。

    作為神谷未來的父親,神谷治還是保持著沉穩,平靜地說道:“恭喜了,未來。”

    可現在的神谷未來卻聽不下去這些,她面色漲紅,禁不住跺了跺腳:“連爸爸都這么說!”

    然后——

    啪嗒。

    伴隨著清脆的響聲,神谷未來純白高跟鞋底竟然被她給直接跺斷掉了。

    “呃”

    “嗯”

    “啊”

    神谷治與神谷千尋愣住了。

    就連當事人的神谷未來都愣住了。

    她也是忘記了。

    經過那么多次除靈的經歷,她的體質早就遠非常人可比了。

    至少一腳下去,將高跟鞋的鞋跟踏斷完全不是什么問題。

    這

    “還有十分鐘婚禮就要開始了啊”

    神谷千尋瞪大眼睛,一時間竟然有些語塞。

    說實話,自己的女兒穿著這一套婚紗看上去確實特別漂亮。

    鏤空的蕾絲白手套,層層疊疊而下的婚裙,白色的婚服緊緊地貼在胸口,粉嫩雪白的后背裸露。

    原本的長發梳理成馬尾辮,以發結式白色頭紗束縛。

    神谷未來的臉蛋上面化著一層淡妝。

    原本就呈櫻粉的唇瓣閃爍著晶瑩的色澤,一向古靈精怪的雙眸中滿是溫順乖巧。

    再搭配上手中捧著的團花——

    簡直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可是——

    這么重要的環節中,高跟鞋的后跟卻斷掉了?!

    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嘛!

    而且現在就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了,去哪里找新的純白配套的高跟鞋給神谷未來呀?

    “新娘準備好了嗎?!賓客都已經到位!馬上就要開始婚禮了!”

    從前臺傳來北川凜的問話聲,將神谷這一家子給弄得手忙腳亂。

    這應該怎么辦啊?

    “馬上!馬上就準備好了!”

    神谷千尋勉強開口應道。

    “好!那就再等三分鐘!我先去寺那邊說一下。你們做好準備。”

    北川凜的腳步聲遠去了。

    剩下神谷一家人面面相覷。

    這些問題可大了

    至少這雙高跟鞋不能用了。

    正當神谷千尋他們絞盡腦汁想辦法的時候,神谷未來又跺了跺腳。

    這一次另一只高跟鞋跟也順勢脫落了下來。

    “好!就只能這樣了!”

    神谷未來嘗試著站起來,發現這樣其實還是挺好移動的。

    “未來”一向古靈精怪的神谷千尋不敢說怪話了。

    要知道這可是婚禮啊!

    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一天!

    怎么能就帶著遺憾就這么過去了呢?

    “不行,我要和凜商量一下,不能這么簡單地過去。”

    神谷千尋轉過身子就打算去尋找北川凜,然后——

    就撞上了穿著一身西裝的北川寺。

    北川寺本來身高就有一米八,穿上西裝之后就更顯挺拔。

    “怎么了?千尋伯母?”

    北川寺見她慌慌張張,干脆地開口問道。

    “呃”神谷千尋看了一眼神谷未來,又看了一眼北川寺,開口就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高跟鞋壞掉了?”

    北川寺看向神谷未來。

    “我、我太激動了!”

    神谷未來不好意思地把腦袋轉向一邊,過了半晌才吶吶地開口:

    “對、對不起”

    她也知道這是婚禮現場出現這種事故肯定不太穩妥。

    而且這也是她第一次穿成這種樣子給北川寺看。

    “沒事。”

    北川寺擺了擺手,面無表情地說道:“意外不管什么時候都會發生。”

    “對呀對呀。”神谷千尋用力地點了點頭:“那既然這樣,寺君,婚禮稍微往后面延遲一個小時應該沒有問題吧?”

    “為什么要往后延遲?”

    北川寺有些不太理解地眨了眨眼睛。

    “可是現在高跟鞋已經損壞成這個樣子,這樣根本就算不了完整的婚禮吧?往后延遲一個小時,然后買一雙完整無缺的高跟鞋”

    北川寺平靜地擺了擺手,接著向后招了招手。

    神駐蒔繪、麻宮永世提著東西從他身后冒出。

    在北川寺的腳邊還有西九條可憐。

    她圓滾滾的雙臂正舉著一個箱子。

    “約莫著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就讓永世還有蒔繪她們特意多準備了兩套婚紗,兩雙高跟鞋。”

    北川寺將西九條可憐舉起的小鞋箱提起,接著將其打開。

    在鞋箱當中正靜靜地放著兩雙一模一樣的純白高跟鞋。

    約莫著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特意準備了?

    神谷千尋與神谷治互相對視了一眼。

    接著又暗中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北川寺還是一如既往的可靠。

    有他在的話,肯定是能夠給予神谷未來幸福的。

    “等等!寺君!你要干什么?”

    神谷未來那邊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吸引了正在思考著的是神谷父母。

    他們循著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接著就看見北川寺正捏著神谷未來的小巧精致的腳踝。

    “別動。”

    見自己的妻子一臉驚慌,北川寺斜視她一眼,平靜地說道:“你戴著白手套,這種事情還是我來吧。”

    “可是、可是”

    神谷未來滿臉漲紅,由雪白絲襪緊貼著的小腳微微顫抖。

    但相比起神谷未來的羞澀,北川寺卻沒有什么在意的。

    他取出高跟鞋,為神谷未來穿上。

    那副認認真真,甚至額頭都冒出一絲汗水的模樣,看得雙手捧花的神谷未來有些發愣。

    寺君

    除了除靈之外,那個寺君也會這么認真地對待一件事嗎?

    神谷未來直到現在才知道。

    不光是她特別看重這一次的婚禮。

    就連北川寺也是。

    這么想著,神谷未來就感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她看著北川寺專注的模樣,細眉也悄無聲息地彎起,黑色的雙眼瞇成縫隙,笑得很可愛。

    “好了。”

    北川寺吐出一口氣,若有所覺地抬起頭。

    只見神谷未來已經伸出手掌,鏤空的蕾絲手套看上去精致端莊。

    “寺君。抱。”

    “接下來還要進行婚禮。”

    “不管!你就這樣抱著我出去!”

    神谷未來不依不饒地伸出手。

    見她這副模樣。

    北川寺也是不由得搖搖頭,最終還是伸出手,把神谷未來抱了起來。

    “寺君。”

    麻宮永世化作實體落在地上,聲音溫和:“朋友們都到齊了。”

    “嗯。那就出發吧。”

    北川寺點了點頭。

    他下意識地邁開步子,突然覺得肩頭一重。

    原來是西九條可憐不知道何時趴了上來。

    今天的西九條可憐也穿著一身純白的伴娘服,她還把嘴巴換作了笑臉,看上去少了幾分猙獰,多了一些溫馨。

    “小可憐——果然婚禮不應該抱什么團花嘛!”

    神谷未來將手中的團花塞給神谷千尋,隨后將西九條可憐抱進懷中。

    “”北川寺。

    他沒有對此發表什么評論,只是往前面走著。

    過了半晌。

    神谷未來的聲音才響了起來。

    “寺君我想和你說一件事。”

    “嗯?”

    北川寺繼續向前走著。

    “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而且我現在也很幸福。”

    神谷未來緊緊地靠著北川寺的肩膀。

    她說這些話其實沒有什么含義,只是以后就要這樣一直依靠著對方了。

    到那個時候再說這些話,就沒有現在這樣的感覺了。

    所以神谷未來就想這樣開口,把這些積蓄在心頭的感覺分享給北川寺。

    “”北川寺。

    他停下腳步,低下頭,看著懷中的神谷未來。

    接著,北川寺點了點頭:

    “我也一樣,未來。”

    然后他抬起頭。

    “走吧。該進會場了。”

    “嗯。”

    神谷未來應了一聲。

    然后——

    嘭!

    嘭!

    嘭!

    耳邊響起了禮炮聲。

    空中飄滿五彩斑斕的禮帶。

    下一刻——

    興奮的、高興的、欣喜的

    各種各樣的情緒攪拌在一起。

    那是最美好的祝福。

    “新婚快樂!!!”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