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745章:大結局
    韓覺在玄武峰上昏迷三天的消息,還是不小心被泄露了出去。

    同時泄露的還有另一個消息。

    韓覺創作了一首新歌,可能將作為新電影《情書》的主題曲,配合宣傳。

    歌迷們開心不已,知道娛樂圈里復出只有零和無數次,他們已經感覺到韓覺已經站在了復出的邊緣了,只要再耐心等等,總能等到韓覺用新歌湊滿一張專輯。

    業內雖然也在關注,但也沒太大的反應,他們最近在關注著王導的新綜藝。

    這個新綜藝被傳著傳著,有了很多的別稱。

    什么《火苗收割》,《火種內部考核》,《導演請就位》……

    王導覺得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稱呼,當他們官方暫時擬定的《賈倫斯和他的小伙伴們》不存在嗎?

    “王導,我覺得韓老師當初提議的《火之意志》都比這個要好……”林雨現在很有水平,一次性能罵三個人。

    “你還是太年輕,不知道我們最大的對手是誰。”王導搖搖頭。

    “最大的對手?”林雨沉吟著回答:“是湘南電視臺?華夏電視臺?是金導?羅導?”

    王導對得意弟子林雨耳提命面:“是賈倫斯。”

    林雨大驚。

    “他是合作方,也是贊助商,更是【天災級】的存在。生平最擅長改戲,并且戲癮極大,跟癌細胞一樣會慢慢侵蝕劇組。”王導似乎想到了什么,悔恨地閉上了眼:“我們當初就是在跟夏總談項目的時候,不小心被賈倫斯聽到了。他一來就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一開始想當以導演的身份參與進來,拍警匪片。夏總沒肯。他后來又想以演員的身份參與進來,演臥底。夏總還是沒有同意。賈倫斯就生氣了。”

    “生氣了。”林雨面色凝重:“他威脅撤資嗎?”

    “沒有,”王導平靜道:“他躺在地上哭了。”

    “……”

    “而且還是假哭。”

    “……!”

    “最后夏總也沒有辦法,為了不讓他毀了節目,同時又能發泄旺盛的精力,只能讓他當個引導者,綽號【引路人】。”

    “那這個節目應該叫《我與賈倫斯的抗爭》。”

    “來不及了。”王導拍拍臉,使自己從悲觀的情緒里走出來。他讓林雨快點準備好器械,跟他去個地方。

    “去哪里?”林雨才想起來今天一大清早急急忙忙被王導喊過來,都還不知道要去哪里。

    王導神秘地笑了一下:“去吃喜酒。”

    “誰的喜酒?”林雨以為王導接了個私活。但以王導如今炙手可熱的程度,能請他拍婚禮記視頻的,來頭恐怕不簡單。

    “韓覺和章依曼的。”王導回答。

    “哈哈哈哈,”林雨很給面子地笑了笑,然后再問:“說吧,是誰的。”

    “就是韓覺和章依曼的。”王導再回答。

    林雨看到王導從容地拿出請柬,看到上面手寫的【韓覺】和【章依曼】,她結結實實地大吃了一驚:“他,他們,要,要結婚了?!”

    王導點了點頭,拎上設備就往車的后備箱放。

    一旁的林雨都快把請柬看破了:“太突然了,我這幾天一點消息都沒聽到過。”

    “他們不想太高調吧,能收到請柬的也不會主動去講。”

    “那你……”

    “喏,你也有請柬。”王導從口袋里拿出了另一張請柬,遞給了林雨。

    林雨打開來一看,的確是給她的,“我的請柬怎么在你這里?”

    王導說,請柬是韓覺的兩個徒弟代發的,送到他這里的時候,他看到張子商手里有林雨的,就順手拿過來了,讓張子商少跑一趟——那時候沒有《我戀》的拍攝行程。而他之所以現在才拿出來給林雨,只是因為他忘了。他跟林雨都屬于媒人,是有紅包拿的。

    林雨笑呵呵地打定主意,他等會兒見到賈倫斯,一定要給賈倫斯出點主意,爭取在王導的新節目里多綻放點光芒。

    王導載著林雨來到了韓覺家。

    這個家是韓覺的舊居,【十一街】的公寓。韓覺雖然不住這里了,但賈倫斯為他還保留著房間。

    賈倫斯今天為了韓覺,終于肯入鄉隨俗,脫下西裝換了一身華式的正裝。

    “華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美利堅心!”賈倫斯這樣說著,同手同腳地走了過來。

    夏原嫌他丟人,推開他,讓賈倫斯往邊上稍稍。

    韓覺出現了。他穿著一身長袍馬褂走了出來,合身至極。據說是韓覺代言的服裝品牌【紅色】,提前半年就給他設計好手工制作,就等著他結婚時穿。

    王導正想上前問問韓覺此時的心情,突然,以周一博為首的一群人沖了出來,護著韓覺,以極快的速度沿著樓梯下樓,然后跑進了路邊的車里。他們邊跑邊把帽子戴上,邊跑邊叫嚷。看他們的動作,王導還以為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馬上就要出發了。然而當他們坐上車之后,什么事情都沒有出發。

    王導氣喘吁吁地擠進韓覺的車子,問剛才發生了什么,要這樣跑下來。

    韓覺說,這是演練。因為等會兒去女方家接親,門口會有人堵著。他需要一直訓練有素的隊伍,確保自己能迅速且安全地闖過去,“你這個體魄適合當將軍,等下你就負責保護我。”韓覺囑托完王導,轉過頭去繼續跟夏原談事情。

    此時的韓覺顯得有些緊張和凝重。然而生性最怕麻煩的他,此時正一遍遍不厭其煩地確認各種事宜。作為管家統籌婚禮各個細節的夏原,則耐心地回答著他。

    “敬酒的時候,能不能把酒換成水?”韓覺沉著臉,向軍師問計似的問夏原。

    夏原回答:“完全換成水是不現實的,一聞就能聞出來。我準備了幾個魔術酒瓶,揮發的氣味是酒,但可以從其他部位倒出水。”

    “好好,留著,以備不時之需。”韓覺喜笑顏開,十分滿意。

    “等等等等!”已經結過一次婚的王導,覺得韓覺把婚禮想得太過恐怖了。無論是進門,還是敬酒,都不會過分為難新郎的。

    “那可說不準,”坐在駕駛座的周一博轉過身子,“老板平時就不招人喜歡。萬一今天有人拿準了今天老板無論如何都不會生氣,故意搞點事情,那我們就很被動了。”

    王導嘆氣。原來是你這個狗頭軍師出的餿主意。

    過了一會兒,他們該出發去接親了。

    貼了紅花和囍字的車子,一路開到了章耀輝的別墅。老遠就看到門口熙熙攘攘湊著一堆人。看到車子靠近,那些人立馬排兵布陣,小孩放前面,凳子放中間,女人在最后。

    王導一看就知道,上車前演練的【保護主公】沖鋒陣型頓時沒了用處。

    “我們被針對了!”周一博大驚失色,轉過頭來,眼神直直地看向王導,大喊:“有內奸!”

    王導差點一拳打過去,“我才不是內奸!他們那個陣型是魔都婚禮堵門很基礎的布置啊!”

    “冷靜點。”夏原很有大將之風,“我們可以智斗。”

    韓覺一行人下了車,大家紛紛聚在韓覺的身后,跟黑勢力社團團建似的。

    隨著韓覺的靠近,兩邊人馬氣勢在空中交鋒,氣氛劍拔弩張。

    “慢!”一群女人開口讓韓覺他們停下。

    眼前這些人韓覺看著比較面生,猜她們是章依曼這些年在圈子里認識的,關系比較好的幾個。像林芩和姜綺這種級別的,應該和章依曼都在臥室。

    攔在人群前面的小孩,應該是參加婚禮的人的孩子。不僅被卑鄙地利用了起來,還被洗腦似的大喊:“給紅包才讓進!給紅包才讓進!”

    “小孩子要什么紅包,喏,給你點糖,一邊去。”周一博抓了一把糖塞過去。

    然后被一群小孩砸了回來。“給紅包才讓進!給紅包才讓進!”

    真是的,有錢人家的小孩真是不好糊弄。

    韓覺拿出早早準備好的一疊紅包,分發給這群小孩。

    拿到紅包后,小孩們興高采烈地走開,而后面的女人們則半步都沒后退。仿佛區區紅包,只有小孩子才想要。她們可沒那么好對付。

    “答對我們出的題目就讓你進。”女人的頭頭開口說話了。“小曼的老公要聰明才行。不聰明,我們不放心把小曼托付給你。”

    好家伙,一道門竟然有兩關。就知道沒這么容易過。

    韓覺問:“臥室的門口不會還有人堵在那里吧?”

    “對。”對方點頭。

    韓覺心想,難怪沒看到

    “樓梯口不會也有吧?”

    “想有也行。”她們笑起來。

    韓覺向她們招招手,讓她們快點出題吧。

    對方問:“二郎神的哮天犬是什么品種的狗?”

    人群一片嘩然。

    還以為是常識問題或邏輯問題,沒想到出來的問題,考察的竟是腦筋急轉彎和想象能力。

    韓覺向夏原投以目光。

    夏原跟影子一樣縮在韓覺身后,掩著嘴巴,用僅限韓覺能聽到的音量快速說:“《西游記》第三回,【大鬧天宮】里有寫,‘悟空被二郎爺爺的細犬趕上,照腿肚子上咬了一口,又扯了一跤……’所以,答案是細犬。”

    “是細犬!”韓覺立馬回答。

    對面一片嘩然。

    這問題竟然還真的有答案!

    “誰出的題目啊!不是說問個沒辦法回答的問題嗎?”,“文文出的!”,“我……我也沒想到啊……”

    趁著對方失神、亂了陣腳的空檔,宋寅沖鋒陷陣,咣咣把凳子撞開。身后一堆人趁亂跟上,護著韓覺,突破了大門這關。

    韓覺進樓之后,按禮節,先去見了章耀輝。章耀輝也穿著正裝,端坐在書房。見到韓覺進來問候,看韓覺哪哪都覺得不順眼,冷哼一聲,讓對方趕緊上樓去接小曼。

    韓覺跟一幫狗腿浩浩蕩蕩前往二樓。

    章依曼的臥室門前貼了囍字,門嚴實地關著。

    韓覺上前敲了敲,里面嘰嘰喳喳喊著“他來了他來了”,一陣騷動。

    林芩作為章依曼的閨蜜,被派為代表,隔著門縫跟門外的人說話,竟然還問:“是誰啊?”

    韓覺翻了個白眼,說:“我新郎啊。”

    “哦,新郎啊。新郎有沒有什么表示啊?”林芩打著一副老官腔,一點都沒有外國人的樣子,真是不學好。

    “有!紅包孝敬您吶!”韓覺把紅包通過門縫塞了進去。紅包剛進去個邊,就迅速被里面的人劃走。

    “可以開門讓我進去了沒有?”韓覺大聲詢問。

    “沒有!”林芩也喊:“窩使歪果仁,華夏的混禮窩不是恨懂。所椅,有幾個問題想請教請教。”說這話的時候,林芩還故意帶了點櫻花國人說華夏語的口音。

    周一博小聲給韓覺翻譯:“她說【我不是外國人,華夏的婚禮我不是很懂……】”

    “去去去,誰聽不出來。”小范讓周一博趕緊回來,這種場合,就別見縫插針地搞笑了。

    韓覺對林芩說:“你問吧。”

    林芩問:“華夏人結婚之后,一般都由誰負責打掃家務?”

    韓覺說:“沒有規定必須由誰來打掃家務。兩個人都有義務讓家里保持整潔。”

    “家里的錢由誰來管?”門內突然響起了姜綺的聲音。

    居然還是輪流制的提問。

    韓覺繼續答:“各管各的。但如果某些開銷比較大了,就需要對方知道,要用大錢的時候可以共同協商。”

    “吵架了的時候,誰先認錯?”

    “誰錯了就誰先認錯。”

    “如果雙方都不覺得自己有錯?”

    “那就屬于觀念有分歧,理論上誰都沒有錯,就看哪一方選擇適當地主動妥協。”

    “紀念日會準備驚喜……啊!”“你們到底要問到什么時候呀!”

    問問題的人才問到一半,就被章依曼一聲大喝,打斷了。

    接著,門外的人便聽到門內傳來一陣陣驚呼,以及人摔倒的聲音。

    門突然開了。

    盤著頭發,穿著一襲華麗秀禾服的章依曼出現了。她對身后七倒八歪的眾人大喊:“會場見!”那語氣差不多是在警告大家誰也不要跟過來。

    說完,章依曼轉頭看著眼前的韓覺,目光閃閃,雀躍著撲進他的懷里:“快點娶我吧!我已經等得不耐煩啦!”

    秦姐氣得看起來很想給章依曼的后背來上幾掌,但看在今天是章依曼大喜的日子,終究是沒再下手。

    韓覺看著屋內的人,笑容就揚了起來。他覺得傻妞就算是結婚,也很有自己的風格。一時間,韓覺心里也一下子消散對于儀式的緊張感。

    韓覺把手捧花給了章依曼,再替她戴上胸花,就算接到了新娘子。“接到新娘咯!”他牽著章依曼的手,歡快地走下樓。

    邊上一群狗腿子嗷嗷叫喚著,跟山大王搶了個山寨夫人般興奮。

    到了書房,章耀輝依然端坐在椅子上,跟個雕像似的不知道坐了多久。

    章耀輝喝著韓覺和章依曼敬給他的茶,他盯著韓覺的眼睛,說:

    “不要放松。結了婚不代表萬事大吉,更不代表這段關系從此就萬無一失了。”

    韓覺點點頭,表示他明白的。

    章耀輝用眼神示意完【你最好真的明白,我會一直盯著你的】,轉頭,看向閨女。

    “唉~”章耀輝嘆了一口氣,滿臉老父親的欣慰,眼神中卻又滿是不舍。

    “之前還傻乎乎的小孩,轉眼就長大了。”章耀輝親爹:“長大了就要有點責任了。”

    “知道啦。”章依曼輕輕應了一聲。

    章耀輝看看韓覺,然后看了看章依曼,最后笑著點了點頭:“你們兩個能結婚,我很滿意。”

    說完,章耀輝揮揮手,表示他話已經講完。拍完照之后,他便讓眼前這對新人繼續婚禮后面的流程。

    韓覺給章依曼換上了新鞋,然后抱著她上了車,回到了他的公寓家里。

    公寓的房間里坐著【藍鯨】的老董事長,他作為韓覺方的家屬出席。

    喝著韓覺和章依曼敬的茶,老爺子也是笑呵呵的,只有高興。

    聽完一番“都是很好的人,能遇到就是天大的緣分了,你們今后要好好的”,“兩個人只要一條心,就沒什么問題邁不過去”傳統的華夏老人言,再拍完照,韓覺和章依曼他們就可以去婚禮現場了。

    婚禮訂在了一家規模不小、頗有名氣的華夏酒店。整個會場,從門口小到花盆的擺設開始,就處處體現著用心。韓覺寫給章依曼的歌里的歌詞,以被花瓣拼出、被彩紙剪出的形式,時不時出現在各處。

    迎接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一個個抵達。

    有圈內的,也有圈外的,甚至還有幾個政界的,握著章耀輝的手滿口恭喜恭喜。

    婚禮的主持人請了《極限男人》的老朋友,黃進。

    黃進說著有關章依曼和韓覺的初印象:“我剛認識章依曼的時候,是在節目里。她過來玩游戲,輸了,轉過身去嘩啦啦地流眼淚,還很不服氣,說我們這些主持人就知道賴皮,耍賴,不敢堂堂正正跟她比賽。那時我心想,真是個小女孩啊。后來我又一次在節目里碰見她,玩游戲,她還是輸了,還是不甘心地想哭,但這些稍微有些變化,她跟我們放了狠話,說要找‘大叔’教訓我們。我心里噢喲一聲,小姑娘有靠山了嘛,但是很可惜,無論哪個大叔來,都不可能教訓得到我們。后來韓覺真的來了……”

    婚禮正式開始后,韓覺和章依曼換了衣服出來。

    在華夏,各朝代、各地區、各民族的婚禮,有著些許差別,但模板都沿用了《禮記·昏義》中的“六禮”來進行。到了現代,選項很多。新人可以選步驟繁瑣的,增強儀式感;也可以選精簡的,只有“六禮”加上賀客和婚宴。

    雖然有種說法是講,婚禮越復雜越好,為的就是讓人生起不肯有第二次的想法,然后善待辛辛苦苦結成一家的愛人。

    韓覺和章耀輝對這個說法不置可否。他們一致認為,真正婚姻中出了問題的時候,這個理由什么作用都起不了。所以,婚禮想辦成什么樣,隨兩個人自己決定了。

    韓覺和章依曼選擇了最簡單的“六禮”加賀客和婚宴。

    不用跨火盆,不射箭,也不準鬧洞房。

    但有些流程還是省不掉的。比如拜天地,再比如和交杯酒。

    當韓覺和章依曼在眾人的拾掇下,舉起酒杯,準備喝交杯酒的時候,場內突然出現了意外。

    大廳的燈突然暗了下去。

    一開始以為是安排好的,但隨著黑暗中遲遲不見動靜,大家拿出手機,試探性地問:

    “怎么回事?”

    “停電了?”

    “搞錯沒有,這時候停電?”

    現場你一言我一句的亂了起來。

    經理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開著手機燈,跑到章耀輝前面,拼命鞠躬不斷解釋,“真的很對不起!”,“馬上就可以修好!”

    章耀輝冷眼盯著經理,沉默著不說話,他怕自己開口會說出很難聽的話。

    經理說:“這是我們酒店的重大失誤,今天所有費用一分不收!”

    老董事長一整天都是笑呵呵的,但現在卻用低沉著聲音,拍著桌子表達心頭的憤怒,“這是錢的事?這是錢的事?!”

    經理滿頭大汗,除了鞠躬道歉什么也做不了。

    “其實這樣也不錯,很有意義。”黑暗中,原本在臺上的韓覺,帶著章依曼走了過來。

    “今天的日子這么重要,老爺子和爸爸就不要生氣啦。”章依曼說:“黑暗中的婚禮也蠻難得的。”

    不等章耀輝和老董事長說些什么,韓覺就高聲向來賓說:“大家不要慌,還請聽我說幾句。”

    大家紛紛看向韓覺。把手機光照向韓覺。

    韓覺被一片光點閃到眼睛,不得不說說:“大家把手機關一關。謝謝配合。對了,手機關了燈之后不要放在桌子上,以免被人偷走。”

    在大家的輕笑聲中,手機光一處又一處熄滅,最后整個大廳重新陷入了黑暗。

    然后韓覺開始說話了。

    “這可能是命運。老天都在祝福我們。”韓覺是個專業的歌手,即便不用話筒,聲音也能傳得很遠讓每個人都聽見。他說:“我跟章老師第一次見面,就是在一家全黑的餐廳里。當時什么也看不到,我只能一邊吃飯,一邊想象對方長什么樣子。”

    “你那時候還說自己是個廢柴!”章依曼的聲音,從韓覺的身邊響起。

    她想起了當時韓覺的話,甚至都能背出來:“你敏感,偏執,抑郁,自私,隨意,散漫,記憶驚人,富有激情,懷揣夢想,聽起來幾乎就是一個擁有自己傳記的藝術家了。但是唯獨沒有才華,所以你僅僅是以上詞匯的集合體,也就是一個廢柴。”

    臺下響起些許笑聲,但又馬上隱沒在黑暗里。大家都在專心聽他們的對話。

    全場只聽得到韓覺和章依曼兩個人的聲音。

    “我現在不是廢柴了。”韓覺說。

    “為什么?因為多了點才華嗎?”

    “不是。才華依然還是沒有的。但我已經不敏感,不偏執,不抑郁,不自私,不散漫了。”

    “那你現在是什么?”

    “我現在是一個幸福的人。”

    章依曼咯咯笑了一會兒,才繼續問:“那你幾歲了呀?”

    “32多一個月。”

    “只有小孩子才會特別強調自己幾歲多幾個月!”

    黑暗中傳來一陣竊笑。

    “那你幾歲了?”

    “24了!”

    “還很年輕啊。”

    “我馬上就要結婚啦~~”

    “這么年輕就結婚,將來不會后悔嗎?”

    “為什么要后悔呢?我找到了我這輩子最喜歡的人,早點結婚,就能多幾年跟我老公在一起~”章依曼說完,不由嘿嘿笑出了聲,干咳兩聲,緊急整理話題,“你對我這樣的年輕人,在婚姻里有什么建議嗎?”

    “建議的話,那就是多發表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你的看法和感受很重要。因為你很重要。”

    “你最喜歡的女藝人是誰呀?”

    “章依曼。”

    “是誰?”

    “章依曼”

    “嘿嘿~快,你快問問我,我最喜歡的男藝人是誰。”

    “你最喜歡的……”

    韓覺的問題才問了一半,

    章依曼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大聲答道:

    “我最最最最最喜歡韓覺啦!”

    ————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