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1826章 大結局
    一飛沖天,藍色的神云再無限制。

    以前,寧濤嘗試過駕云飛出大氣層看看,可是怎么也飛不出去。天機器靈一死,他成了天機的主人,他等于是擁有了最高的權限,過去的那些限制都消失了。

    跟重要的是,自從他拿到世界之盒那一刻開始,世界之盒里所蘊藏的能量就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他雖然無法吸收那能量,可他自身的天造能量卻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媒介,正以一種他能清晰感受到的速度蛻變。

    天造能量已經是這天地間最至高的能量,再蛻變提高,那又是什么性質的能量,他無從知道。

    此時此刻他也不想去研究,反正往后他有的是時間,開啟了新世界,他在新世界之中去研究,去探索。

    天機世界的界壁轉眼就到了,那不是什么大氣層與太空的邊沿,而是一個能量界壁,每一寸能量界壁上都刻滿了天之符文。能量界壁之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

    寧濤在界壁下停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駕云飛向了界壁。

    穿壁而出,迎面而來的是無盡的黑暗,即便是他的神眼也無法看見什么。還有冰冷,他從未體會到這種冰冷,什么都沒有冰冷,就連冰冷本身都不存在。

    孤獨、空虛、寂寞、死亡的感覺潮水一般襲來,好痛苦!

    寧濤很快就發現,他的身體正在快速分解,即便是他的與天造能量完美結合的血肉也抵擋不住。可是虛空之中明明什么都沒有,就連一絲空氣,一絲能量都沒有。

    這又是什么力量?

    無從知道。

    突然,世界之盒中的神秘能量涌了出來,盒子的六個面迸射出一道道藍色的光。

    寧濤忽然意識到了什么,慌忙松開了盒子。

    盒子飛向了黑暗深處。

    沒有距離的感覺,它仿佛瞬間飛行了一億光年的距離,又好像只是飛出了一米的距離,一眼就可以看見,就連盒面上的符號和圖案也清晰可見。

    藍色的光越來越強烈,轉眼就到了耀眼的強度。

    “我去!原來是這樣!”寧濤轉身往天機世界的能量護罩飛去。

    藍色的神云剛剛鉆進護罩之中,世界之盒突然爆炸。

    無盡的黑暗之中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點,繼而萬千光點,黑暗驅散,無窮的能量從護罩外面呼嘯而過。

    整個天機世界都被推動了,猶如狂風中的一粒沙,飛去了很遠很遠……

    光明的終點是黑暗,黑暗中涌現光明。

    一個新的輪回開啟。

    一千年后。

    葬神山三角形空間里。

    “寧愛卿,老家來電,你要不要接啊。”一只蟲子用一雙小短腿撐著肥胖的身子,滿是肥肉的后背上還披著一件黑色鑲金邊的披風。

    寧濤說到做到,千年前滅殺天機器靈的時候,他說要蟲二成為天機世界的器靈,千年后的盡頭,蟲二已經成了天機世界的器靈,掌管著三億多虛擬世界。

    寧濤正在看著一塊青銅碎片,仿佛沒有聽見蟲二的聲音。

    那是世界之盒的碎片,開啟新世界的時候世界之盒爆炸了,他花了整整一千年時間才找到一塊碎片。剩下的碎片飛去哪了,他也不知道。這個新世界一直都在膨脹,才只是一個千年零的新世界,那些碎片會隨著新世界一起飛行,什么時候會墜落下來,開啟一段什么故事,那就無從得知了。

    “寧愛卿,是青主母打來的電話,你要不要接啊?”蟲二嘆了一口氣,“你要是不接,我就幫你回啦,由此產生的一切后果由你承擔。”

    寧濤猛然驚醒,移目看著蟲二:“是青追打來的電話?”

    蟲二點了一下頭:“是啊,你要不要接呢?”

    寧濤慌忙走了過去,從蟲二的小短手中拿起了一件手機形狀的法器,然后點了一個按鈕。

    青追的聲音傳出來:“寧哥哥,是你嗎?”

    寧濤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是我,青追你說,我聽著呢。”

    蟲二在旁邊搖了搖頭:“耙耳朵啊。”

    寧濤瞪了它一眼。

    蟲二揚起了頭,看別的地方。

    “你這一走又是幾天,姐姐們擔心你一周又是一千年,讓我打電話叫你回家,她們要收作業。”青追的聲音。

    寧濤:“……”

    這作業收得,標準的跨宇宙收作業。

    “你在聽嗎?”

    寧濤觸摸著手中的盒子碎片,笑著說道:“在聽呢,我在找盒子的碎片,馬上就回來。”

    “你又找到行的盒子碎片了嗎?”

    “沒有,還是那一塊,等我回來再說吧。”寧濤說。

    “嗯吶,我姐姐已經鋪天賜天生床了。”青追的聲音。

    寧濤:“……”

    蟲二抬起一只小短手想要捂嘴,可是手太短沒捂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寧濤又瞪了它一眼。

    蟲二趕緊地下了頭。

    法器里又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你個沒良心的,早點回來呀,我給你煲好了鮑魚粥。”

    這是污妖王白婧的聲音。寧濤笑著說道:“好的好的,我馬上就回來。”

    “花郎,帶點好吃的回來。”這又是濕木潤花的聲音。

    “必須的,我給你們帶一大堆好吃的回來,香蕉要不要?”寧濤笑著說。

    “臭不要臉的。”喜兒的聲音。

    感情,青追的身邊圍著一大群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跟他說話,那畫面一定很喜感。

    結束通話,寧濤將法器遞還給了蟲二。

    蟲二說道:“寧愛卿,你是現在回去還是回大夏吃過午飯再走,我剛剛收到飛天主母發來的短消息,她給你煲好了鮑魚粥,讓你回去吃。”

    又是鮑魚粥。

    是吃了飯回去,還是現在就回去?

    寧濤有些糾結。

    蟲二又說了一句:“寧愛卿,明珠主母剛剛又發來一條短信,她說你兒子尿床了,她在跟烈火主母、靈兒主母和潮汐主母打麻將,讓你回去處理一下。”

    寧濤:“……”

    這就是英雄的煩惱。

    青追她們的確在虛擬世界之中,可虛擬與真實都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人在陽光下,不也有影子嗎?

    他其實有想過動用他的法術神通,將她們接到天機上來,或者安頓在新世界的某一顆美麗的星球上,可是考慮再三,他還是放棄了。她們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樣的世界里,來到這里,她們的法力,她們的神通都會消失,她們都習慣了做女神的日子,再來過普通人的日子,那落差之大他深有體會,他不想讓她們再體會一遍。

    這樣挺好的,他時不時的回去待一段時間,開個車,回到這里與飛天、潮汐、靈兒、烈火、碧明珠待一段時間,然后就去新世界中尋找世界之盒的碎片,播種文明,執行送子神的專業使命,這日子也過得充實。

    他一直期望著能在某個星球上見到他想見到的那個人,唯一。

    他不相信一個能創造出天機的主導者就這樣消失了。

    “寧愛卿,你是去哪邊,告訴朕,朕好回話。”蟲二說。

    寧濤說道:“我去你青主母她們那里吧。”

    “那朕怎么回飛天主母和明珠主母的話?”

    寧濤說道:“你還真是笨啊,你就說我在新世界邊沿找盒子的碎片,遇到一只大怪獸,正在打大怪獸,一時回不來。”

    “好叻,朕已經回了,門也開了。”蟲二說。

    蟲子的腦袋上空出現了一個漩渦形狀的門戶,天之符文閃爍。這門就是進入虛擬世界的門,蟲二執掌天機,這門也得由它來開。

    寧濤縱身一躍,飛了進去。

    神山。

    數以千計的神廟林立,最大最雄偉的神廟自然是矗立在神山之巔的送子神神廟。

    一道金光從天而將,送子神腳踏金色神云飛臨神山。

    “哎喲,老爺子回來啦!”

    “什么老爺子,那是你姥爺!”

    “爺爺!”

    “祖父!”

    “爸爸!”

    “老祖宗啊,可盼到你啦,我是你十二代曾孫啊!”

    神山上眾神跪拜。

    一些外姓神靈一張張苦瓜臉。

    尼瑪,要這么腐敗嗎,這神山都成你們寧家的了!

    寧濤在云頭上揮了揮手:“都散了吧,該干嘛干嘛去。”

    金色神云飛進了送子神神廟。

    一大群女神迎面走來,青追、白婧、江好、林清妤、唐子嫻、不死火凰、喜兒、濕木潤花、希米亞……

    寧濤笑著走了過去,老早就張開了雙臂。

    一大群女神突然左右分開,露出了一條通道,那通道的盡頭是送子神的神像,那神像的腳下擺著一張大床,起碼兩三萬米長,一萬多米寬。那床上鋪滿了鮮花,還有旋轉木馬和秋千,還有塞車跑道和球場,玩意兒多得很。

    那是天賜天生床,它能耐了。

    寧濤苦笑道:“你們不用這樣吧。”

    白婧笑著說道:“我們一致覺得,要想你不在外面鬼混,就得給你布置更多的作業,今天我們就小小的意思一下,一人給你布置兩份作業。”

    寧濤:“……”

    一人兩份作業,送子神也扛不住啊。

    一大群女神一涌而上。

    十幾個時辰后,一朵金色神云飛向了天空。

    來的是時候,那神云飽滿,是云中法拉利。

    去的時候,那云瘦不拉幾,變成了云中五菱宏光。

    來時的神王,傲立云頭,意氣風發,何等的瀟灑。

    回去的神王,癱在云頭,萎靡不振,兩眼無神。

    一道能量門戶打開,弱弱的金色神云飛了進去。

    那是盒子世界。

    一座金色的神廟懸浮在天空上,無比的巍峨。

    寧濤來到了神廟門前,一個法印拍出,今時變往時。

    他來履行一個承諾。

    當年,他殺無的時候,無向他提出了一個請求,若他離開盒子世界去了外面,回來告訴他外面有什么。

    現在,他來了。

    神廟的大門打開。

    一個白發白須的老頭子出現在了神廟之中。

    “你果然還是來了。”無說。

    “我來了。”寧濤說,他向無走去。

    無冷哼了一聲:“這是我的神廟,我的絕對領域,你有把握殺我?”

    寧濤笑了笑:“我不是來跟你打架的,我是來告訴你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

    無頓時愣在了當場,臉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卻又無法確定。

    寧濤在無的身前停下了腳步:“過天眼,外面是一個種子,我們這個世界只是三億多個虛擬世界之中的一個,每個世界都與孕育出一個三界之主,每一個三界之主都是一個種子,最終能走出種子世界的只有一個。”

    “你在胡說些什么?”

    寧濤笑了笑:“你就當我是在胡說吧,但我還是要說完,然后你再動手。”

    無冷冷的看著寧濤。

    寧濤接著說道:“出了種子空間,那是天機世界,上一代的天神創造了它,他留下了一只盒子,用來開啟新的世界。是的,我們的世界早就毀滅了,得用那盒子開啟新的世界。”

    “哈哈哈……”無大笑了起來。

    寧濤只是看著他笑,心中一片唏噓。

    這個過去時空之中的無并不知道他已經死了,也不知道盒子空間外面是什么。

    “你瘋了。”無說。

    寧濤點了一下頭:“有時候我也覺得我瘋了,我這次來就跟你說這些,好了,我說完了,我走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

    無突然動了,身形一晃,一拳轟在了寧濤的后背上。

    他的拳頭從寧濤的后背轟進,然后從寧濤的前胸穿出。

    寧濤回頭看著無,臉上滿是幽怨的表情:“你……竟然偷襲我!”

    無驚愣當場,他自己也沒想到就這樣成功了,一拳干掉了讓他頭疼的對手。

    “你、你好卑鄙……”寧濤閉上了眼睛,呼吸全無。

    無從寧濤的后背上抽出了拳頭,寧濤的身上多了一個拳頭大的洞,他大笑了起來:“哈哈哈,你死了,你終于死啦,哈哈哈……從此再無人能挑戰我!我就是這天,我主宰一切,哈哈哈!”

    突然,一切都靜止了下來。

    無保持著瘋狂大笑的姿勢,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

    寧濤睜開了眼睛,身上的洞快速還原,轉眼就恢復了正常,連一個疤痕都沒有留下。

    “你應該很開心吧,這就好了,我走了。”寧濤伸手拍了拍無的肩頭。

    無的虛影寸寸崩塌,這神廟也崩塌了。

    一萬年后……

    宇宙邊沿。

    新世界還在向黑暗深處擴展,隔著那能量屏障一眼就可以看見外面的無盡的黑暗,也能感覺到那什么都沒有的冰冷。

    寧濤懸浮在虛空之中,看著能量屏障外面的黑暗發呆。

    滴滴滴……

    腰間傳出了法器通訊器的聲音。

    “又是誰啊?”寧濤嘮叨了一句,取出那法器通訊器并激活了它。

    蟲二的聲音傳來:“寧愛卿,白主母來電,讓你回家交作業了。”

    寧濤:“……”

    尼瑪,收作業都收到宇宙邊沿來了,污妖王你能耐啊!

    老子不交,你們敢怎么樣?

    突然,一塊青銅色的碎片從虛空之中飛來,以僅次于光的速度往新世界的能量界壁撞擊過去。

    寧濤哪里還顧得上什么作業不作業,身形一晃就追了上去。

    一萬多年了,他終于發現了第二塊盒子的碎片,這對他來說那意義遠比免交一萬次作業還重大!

    眼見就要追上了,盒子的碎片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能量漩渦,那碎片一頭扎了進去。

    寧濤緊隨其后追了進去。

    天旋地轉,流光飛逝如電。

    有景物浮現,從模糊到清晰漸變。

    這是一個建筑工地,一個青年正蹲在地上燒電焊。

    寧濤瞧見了那青年的臉龐,頓時驚愣當場。

    那個燒電焊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他苦苦尋找的唯一。

    寧濤環首四周。

    高樓大廈,電線飛機,汽車和賣鮮花的小姑娘。

    這又是一個什么世界?

    全書完,謝謝閱讀。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