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1476章 我心為誰動?
    系統公告:西夏國王李元昊的死訊傳回慶興府,朝堂之中展開奪嫡之爭,長公主李銀川憑借太后李秋水意旨正式登基,成為西夏國第一人女皇帝!

    系統公告:西夏……

    在一連九遍的系統公告聲中,夜未明、小橋、龐斑這正在激烈交戰中的三大高手齊齊抽身后退,各自目光警惕的盯著對手,臉上的表情卻是各不相同。

    龐斑的臉色在變幻了數次之后,終于冷聲開口說道:“夜未明,沒想到這才是你安排的后手。但我們一路行來,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人,這賀蘭山更是返京的必經之路。”

    “我想知道,報信之人是如何避過我的耳目,將李元昊的死訊傳回上京的?”

    計劃終于得逞,夜未明的臉上卻是洋溢出燦爛的笑容。而且,他現在非但絲毫也不介意休息片刻,甚至巴不得與龐斑多扯幾句廢話來拖延時間,于是眨了眨眼睛:“你猜!”

    龐斑眉頭一皺,跟著猛地意識到了什么,隨之豁然開朗:“李元昊現在并沒有死,而那個傳回李元昊死訊的人,一直都藏身在興慶府附近。”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龐斑一瞬間便想通了許多的事情。

    其實,夜未明想要給西夏換一個皇帝,有時候并不一定要硬碰硬的去正面硬剛有著真龍之氣護體的李元昊,只需要讓李元昊的死訊在一個恰當的時候傳回興慶府,讓西夏的滿朝文武相信李元昊真的已經死了,便可以令這位野心勃勃的西夏王社會性死亡!

    在這種情況下,李元昊的肉體有沒有死,其實已經不是特別的重要了,至少不會影響到夜未明利用提前布置好的暗棋,將李銀川送上西夏國王的寶座。

    如果他此刻還在興慶府,或者夜未明還無法從容實現這些計劃。

    但是,他現在卻被夜未明與小橋兩個人成功拖延在了賀蘭山!

    更可笑的是,戰斗打了這么久,他居然一直都在配合著夜未明,主動的拖延時間!

    見到龐斑陰晴不定的臉色,一旁的小橋卻是禁不住看向另一邊的夜未明,目光之中充滿了崇拜。果然,只要夜大哥出手,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龐斑又怎么樣?

    還不是和皇甫登云一樣,被夜大哥耍得團團轉?

    但夜未明卻并沒有如小橋所想的那樣盲目自信。如果換做現實之中,亦或者讓他穿越到《覆雨翻云》的世界里,夜未明肯定沒有任何的把握可以算計得了龐斑。

    但游戲畢竟是游戲,即便龐斑的AI被系統設定得再如何智能,他也畢竟只是一組系統的數據而已,一舉一動都必須要嚴格遵守系統制定下來的規則。

    這對于將系統規則徹底吃透的夜未明來說,本就占據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優勢。

    再加上自己先對方一步抵達西夏,又在李秋水死亡之前,一致達成了一次龐斑不知道的PY交易,以及彼此之間信息不對等的情況,等等綜合因素積累下來,天時、地利、人和無一不站在夜未明這一邊,龐斑能算計得過他,才是怪事!

    因此,雖然成功的算計了對方,夜未明也并沒有表現出任何自以為是的倨傲。輕輕一笑之后,又繼續說道:“既然龐先生已經知道了這些,那不妨再繼續猜一猜,以后的事情,將會朝著哪個方向發展?”

    龐斑冷冷一笑,隨之說道:“西夏與吐蕃之間的仇恨已經再難以挽回,但在這一次的沖突之中,西夏卻是吃了大虧。”

    “即便李銀川即位,也休想輕易扭轉敗局。再加上西夏現在有著兩個皇帝,正所謂天無二日,李元昊與李銀川之間勢必還有一場龍爭虎斗。”

    “不論他們父女誰勝誰負,都將敗在吐蕃人的手中。而在這一次的變局之中,最大的受益者,必定是中原!”

    “因為不論誰贏,西夏能做的,就只有拼死抵抗,讓吐蕃在消滅西夏之后,國力耗損嚴重。不但無法繼續東侵,就連如何處理西夏的國土對于他們來說也將變成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到那時,不論西夏還是吐蕃,都再無法對中原構成任何的威脅。”

    “至此,中原便可以集中力量,對抗我元蒙的鐵騎了。”

    “待到大戰過后,中原甚至有余力以為李銀川復仇的名義出兵西夏,順勢一鼓作氣的將西夏、吐蕃的國土,盡數納入版圖!”

    聽到龐斑的話,夜未明輕輕的拍了拍手:“魔師龐班果然不愧為一代宗師,分析得有理有據,令人信服。可惜……你猜的不對,至少不全對!”

    龐斑聞言眉頭一皺:“什么意思?”

    在龐斑的認知里,這已經是夜未明可以做到的最優解了,一旦計劃達成,足以讓他名垂千古!

    然而,夜未明給出的答案卻是:“我本以為魔師龐班作為一代人杰,對于天下大事必有高論。卻沒想到你還是逃不出你們固有的思維定式。”

    微微一頓,夜未明在龐斑充滿驚疑的目光中,傲然說道:“我們中原從來都不以拓展版圖,稱王稱霸作為自己的目的,我們的目的是要讓中原百姓過上美好富足的生活!”

    “因此,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基礎上,我們并沒有你們那么大的野心。與其玩什么遠交近攻吞并其他國家,倒不如制造一個和平穩定的發展局面。”

    “所以,西夏國只能有一個國王,那便是更加愛好和平的銀川女王!”

    “而西夏國也必將打贏接下來這場與吐蕃之間的舉國之戰,繼續成為為中原抵擋西域力量的一道屏障。”

    聽到夜未明的話,龐斑終于恍然:“所以說,我之前的猜測并沒有錯,李元昊的一舉一動,的確都在你們的密切監控之中。”

    “只是隨著銀川的登基,李元昊身上的真龍之氣必將有大半流失到銀川的身上,而他本人的實力也勢必呈現出斷崖式的下降。”

    “屆時,李元昊雖然依舊是一個高手,但比起方夜雨來也未必會強出許多,但對于你們來說,這樣的力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甚至不需要你親自出手,其他人也可以輕易取走李元昊的性命。”

    夜未明輕輕一笑,算是默認。

    下一刻,又是一則系統公告,在天空之中轟然響起:

    系統公告:日月神教玩家如是我殺、神捕司玩家非魚、唐門玩家莜莜、唐門玩家唐三彩、星宿派玩家將進酒、武當派玩家藏星羽擊殺了180級BOSS西夏前任國王李元昊。

    由于李元昊屬于常態BOSS,此次被殺之后將不再刷新。

    至此以后,《俠義永恒》之中將再無李元昊此人!

    參與擊殺的六名玩家,將獲得徹底斬殺獎勵……

    系統公告:日月神教玩家如是我殺……

    ……

    一代梟雄隕落,又是一連九遍覆蓋全服的系統公告。

    龐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隨后說道:“不論怎么說,這一戰算你們贏了。”

    叮!你所在的隊伍,成功擊敗了270級BOSS龐斑,獲得獎勵:經驗200億點,修為10億點!

    叮!你的等級提升,當前等級為第113級!

    隨著兩道白光自夜未明與小橋的身上同時閃過,后者卻是禁不住一臉的吃驚,略帶詫異的說道:“我們……這就贏了?”

    也不怪小橋會感到驚訝。事實上,三人從深夜打到天明,期間雖然夜未明與小橋之間越打越有默契,但距離戰而勝之的標準,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呢。

    游戲頂尖BOSS雖然實力都在同一個水平線上,但彼此之間還是有著側重點的不同的。

    之前的皇甫登云,屬于被夜未明天克的類型。他擅長的正面硬剛,被夜未明的自殺、自爆式攻擊克得死死的,以至于在面對夜未明的時候,他打起來就會變得十分的憋屈。

    而龐斑雖然也是拳法高手,但與皇甫登云卻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雖然不至于反過來克制夜未明,但他也無法對龐斑形成任何的克制關系。

    特別是在沒有了方夜雨這個拖油瓶之后,龐斑徹底爆發出來的戰斗力,即便合夜未明與小橋二人之力,也依舊無法奈何對方分毫。

    固然,隨著戰斗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的默契程度也會水漲船高,但最多也就只能讓他們更多占據一點優勢而已。想要將這種優勢轉化為勝勢,依舊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而龐斑卻在這種勝負未分,甚至于很難分出勝負的情況下主動認輸,那不免會讓人感到疑惑。

    這時,卻聽龐斑悠然說道:“小姑娘,你還是太過單純了。夜未明就不會問出和你一樣的問題。”

    小橋聞言白了龐斑一眼:“我又沒問你!”

    對于小橋的反駁,龐斑并不生氣,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今次我與夜未明的一戰,從頭到尾都不是武道之爭。因為真正的武道之爭,是應該不摻雜任何其他因素的單純武功比拼,但在今天這一戰中,不論是我還是你們,都帶著十分強烈的目的性。”

    “既然是這種目的之爭,那勝負的關鍵便不是武功的強弱,而是要通過誰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便是誰贏了。”說話間,龐斑再次將目光落在夜未明的身上:“所以,你贏了。”

    “只不過,我對你的武道同樣很感興趣,以后有時間,我倒是期待能與你來一場沒有任何雜質的武道比拼。”

    夜未明聞言輕輕搖頭:“不,你不期待。”

    龐斑先是一愣,跟著哈哈一笑,身形就這樣飄然而去,轉眼間便已經消失在二人面前。

    小橋疑惑的看了看龐斑消失的方向,又轉回頭看了看夜未明,滿腦子問號道:“夜大哥,你和龐斑到底在打什么啞謎?什么又期待,又不期待的?”

    夜未明輕輕一笑,隨之解釋道:“龐斑最期待的對手并不是我,而是浪翻云。在他與浪翻云決戰之前,絕對不適合與我這樣一個有能力給他留下難以痊愈重傷的對手交手。”

    “而他與浪翻云的一戰,卻是天道之爭。”

    “贏了白日飛升,輸了身死道消。所以,不論輸贏,他都無法再與我進行武道方面的切磋較量。”

    “因此我才說他不期待,也不應該期待與我放手一戰。”

    小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并沒有追究更多的東西。反正對她來說,只要知道夜大哥是最厲害的,就已經足夠了!

    這時,卻見夜未明大手一揮,一只白鴿已經從他的手中飛出,徑直朝著中原方向而去……

    ……

    現在,夜未明已經將自己能做的,全部做到了最好。但后續的計劃,卻并不是他擅長的領域。因此,他早就準備好了一份密信,準備向黃首尊請求一些技術上的支援。

    于是乎,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銀川女王迅速整頓西夏朝堂,并親率大軍抵擋來自吐蕃的攻擊。

    夜未明在這個過程中,則是退居幕后,暫時在銀川身邊扮演著狗頭軍師的角色。嗯……具體的戰術神馬的,都是黃首尊通過飛鴿傳書轉達,來自劉伯溫的指揮與計策。

    游戲中的中原國力、兵力遠達不到碾壓周遭各國的地步,但在人才方面,卻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

    諸葛亮親自坐鎮襄陽,指揮抵抗元蒙的戰斗。劉伯溫通過黃首尊、夜未明兩道手續遙控指揮西夏軍隊,抵抗吐蕃大軍,都能做到游刃有余,進退有度。

    在一代軍神的出謀劃策之下,銀川指揮的西夏部隊終于在經過數場艱難的戰斗之后,擊退了吐蕃大軍,活捉了吐蕃王,在這場被夜未明一手挑起來的戰斗中,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只不過,在這場戰斗中,西夏的兵力足足折損了四成以上,吐蕃的損失則要更加嚴重。

    短時間內,雙方都需要休養生息。于是銀川在象征性的要了一些賠償之后,便將吐蕃國王釋放了回去,而沒有與對方死磕到底。

    傲立山巔,夜未明俯視著戰場上堆積如山的尸體,眼神之中卻并沒有多少憐憫。

    有的只是無比的堅毅與堅決。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操作,這些人,都將是中原的敵人,是屠戮中原士兵或百姓的劊子手!

    雖然此刻這些人都在他的算計下,莫名其妙的死在亂戰之中,顯得無比凄涼,但別人的凄涼,總好過中原的凄涼。

    做大事,總是要懂得做出取舍的!

    看著成群結隊的烏鴉,依舊在啄食還沒來得及被雙方部隊帶走的尸體。鼻腔之中,嗅著充斥在空氣中的血腥氣息,夜未明下意識的握緊了雙拳,低聲自語道:“我一定會把這種事情擋在中原之外的,一定!”

    “把這種事情全部擋在外面是嗎?”

    就在夜未明看著宛如人間地獄一般的戰場殘骸,情不自禁的呢喃出那句給自己打氣的話語時,耳邊卻是突兀的傳來一個略顯熟悉聲音、這個聲音夜未明僅僅只聽過一次,但卻對其印象深刻。

    更主要的是,對方居然可以在無聲無息之間出現在夜未明的身邊,甚至在開口之前讓夜未明毫無察覺。

    這可是連黃首尊、張三豐、龐斑那種層次的絕頂強者,也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轉頭看去,說話之人正是葉離!

    不待夜未明開口打招呼,葉離已經繼續說道:“光從這句話里,便可以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十分務實的人,而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想要做到天下大同、宇宙大同,未必是全無可能的事情,但起碼在你我有生之年,恐怕是很難見到了。而在那之前,將那些可怕的事情擋在國土之外,正是我們長城組織設立的初衷。”

    夜未明見對方并沒有擺出任何架子,只是一副要和他敞開來聊家常的架勢,也便放棄了刻意擺姿態的想法。而是用一種十分平靜的語氣,開口說道:“剛剛得到消息,襄陽那邊的戰事已經平定。”

    “過兒在那一戰中徹底融會貫通了三焦玄關,將鳳血的力量與自身融合為一,重創里赤媚,斬殺元蒙大汗蒙哥于亂軍之中,元蒙短時間內必須要優先解決皇儲繼承的問題。”

    “這一次的大亂,也算是徹底結束了。”

    葉離聞言輕輕點頭,隨之說道:“你在這次的動亂之中,扶持蕭峰成為遼國皇帝,又在西夏翻云覆雨將野心勃勃的李元昊算計致死,換上了一個恨不得對你倒貼的李銀川。”

    “以后元蒙就算想要再度擾亂天下,也已經有心無力了。”

    夜未明點了點頭,隨之又禁不住嘆息道:“但元蒙,依舊是域外第一強國,對中原的威脅也并沒有消散。”

    葉離對此倒是深感贊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在農耕時代,游牧民族的戰斗力就是普遍強悍,這是生存方式來決定的,很難做出根本性的改變。”

    “畢竟,你讓一個從小掄鋤頭長大的人,去和一個從小玩弓箭長大的人對打,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夜未明點了點頭,隨之一語雙關的說了一句:“所以,中原需要長城。”

    聞言,葉離的眼眸之中精光一閃,隨之嘴角之上掛起一絲笑意。

    這時,卻聽夜未明繼續說道:“不得不說,你入戲很深。”

    夜未明聞言不由一愣,隨之又理所當然的說道:“玩游戲嘛。如果不入戲,不去進入角色,那玩起來未免會失去許多的樂趣。”

    “可是我卻建議你盡快從夜未明這個角色之中走出來。”微微一頓,又繼續說道:“因為你們所乘坐的飛船,將在現實時間的半個月之后抵達朝陽星。”

    夜未明先是一愣,跟著卻有些悵然若失的說道:“是啊!飛船已經快到站了,說起來,我還有些舍不得這個世界呢。”

    “哈哈……”

    葉離輕輕一笑:“這個你大可以放心,《俠義永恒》在朝陽星上還會繼續運營,你們這些星際移民,在工作之余也可以時常的進來看看。悄悄的告訴你,到時候在現實中擁有婚姻關系的男女,是可以在游戲中……你懂的。這個操作的最大優點就是,在保證最佳體驗的同時,實現真正100%的避孕效果。”

    夜未明聞言不由暗自咋舌,這算是真正的顱內高潮嗎?無來由的,夜未明竟然想到了當初陪韋小寶做任務時,無意間看到的那個《雙修大法》……

    搖了搖頭,將不健康的畫面從腦海之中拋開,夜未明忽然問道:“我記得你之前說過,這次天下亂局,也是對我的考驗。現在考核結束了,我能不能問一下自己的分數?”

    聽夜未明詢問分數,葉離輕輕一笑,口中吐出兩個字來:“優秀。”隨之用略帶玩味的目光看向夜未明:“你現在是不是很好奇,你都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了,為什么不是完美?”

    夜未明輕輕點頭:“我的確很想知道,自己還有哪里做得不夠。”

    葉離深吸了一口氣,隨之說道:“如果單從這次的考驗來看,你的表現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完美。但你不覺得自己的計劃進行得太過順利了嗎?”

    這不合理嗎?

    夜未明這次倒是感覺到有些意外。因為他感覺自己已經把能夠計算到的所有環節,都計算到了,可謂是謀定而后動,期間還出現了龐斑在中途劫下鳩摩智這樣的意外,弄得自己很是被動。

    怎么就太過順利了?

    見夜未明表現出一副疑惑的樣子,葉離輕輕一笑,隨之說道:“你之所以體會不到,完全因為你這兩年一直生活在游戲里。”

    “這里的NPC哪怕再如何多智近妖,但他們的一舉一動,終究逃不出系統規則的框架,而你偏偏又是一個對系統規則研究得很透徹的家伙,算計起他們來,自然宛如開了上帝視角,可以做到無往而不利。”

    “但現實中,可沒有這種好事。”

    夜未明聞言不由精神一震。

    此言在理!

    游戲中,有著游戲的固有運行邏輯,其中一條便是不可能給玩家安排出絕對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且每個NPC也有其自己的人設,一舉一動都可以預料。

    但現實中,卻不是這個樣子的。

    游戲運行需要邏輯,但現實不用!

    現實里的謀劃,需要面對的局面,絕對要比游戲里復雜很多倍。

    還真是想想都讓人感到期待呢!

    這時,卻聽葉離話鋒一轉,悠然說道:“不過即便不是超出想象的完美,你的表現也已經讓我感到很滿意了。在見過你的表現之后,我感覺自己至少可以少等三年!”

    微微一頓,葉離再次問道:“話說,你知道我對你最滿意一點,是在哪方面嗎?”

    夜未明想了一下,試探著問道:“三觀?”

    葉離輕輕搖頭:“這是最基礎的東西,如果在這一點上有缺陷,一開始就見不到我。”

    夜未明再次問道:“手段?”

    葉離再次搖頭:“你的手段的確很厲害,但還不是最讓我感到震驚的地方。”

    夜未明攤了攤手:“那我就真想不出是什么了。”

    葉離的臉色罕見的嚴肅了起來:“是你的修為、境界、感悟……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進行概括的話,就是你的武道提升速度。原本,任何武者在這種需要與人勾心斗角的麻煩事情之中,都會對自身的修行速度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差一些的,會造成負面影響,至少也會耽誤許多寶貴的時間。”

    “但是你……”

    說著,葉離看向夜未明的目光,甚至有些羨慕:“你在這樣勾心斗角的算計之中,武道的修為非但沒有任何減緩,甚至可以做到勇猛精進。”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只能想到一種解釋,你的武道本身就十分適合與人勾心斗角,斗得越是厲害,你的進步就會變得愈發的夸張。這種天賦異稟,別人是羨慕不來的。”

    夜未明的嘴角掛起一絲笑意,隨之輕聲說道:“武者,詭道也。”

    “詭道?”葉離聞言先是一愣,跟著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好一個武者,詭道也!我現在越發佩服自己的眼光了呢。”

    微微一頓,葉離又拋出了最后一個問題:“夜未明,現在我還有最后一個考驗。明明你的表現已經達到了無懈可擊的地步,我為什么卻只說自己可以少等三年,而不打算在你抵達朝陽星之后,直接將擔子甩給你嗎?”

    “這個問題太幼稚了。”夜未明無奈的說道:“我從加入神捕司到現在,經過了兩年的時間來熟悉環境,才可以對任何任務做到游刃有余。而朝陽星上的攤子,不知要比神捕司更大多少,又豈是不經任何實際歷練之人,可以挑起大梁來的?”

    “才不配位,終究會害人害己。而且位置越好,害的人也就越多,現在的我,根本就不具備那個資格。你若是不管不顧的將我捧上那個位置,我反而要懷疑長城組織的可靠性了。”

    聽了夜未明的解釋,葉離臉上的笑容變得愈發滿意。

    忽然,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有人來找你了。剩下的游戲時間,嘗試著好好的放松一下吧,我很期待與你在朝陽星上的見面。”

    說話間,葉離的身形無比突兀的消失在夜未明面前,感覺就好像是他的圖像,憑空被人“扣”掉了一樣。

    夜未明無法確定這就是葉離自身的手段,還是屬于GM權限的范疇。不過他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很久,因為這時,他也終于聽到一陣衣衫破風之聲由遠及近。

    轉頭看去,來者正是殷不虧。

    “夜兄,銀川女王托我來找你,請你去晨曦塔一趟,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夜未明點了點頭,邁步朝著正東方一座高塔走去。走了幾步,卻是忽然停下了腳步:“血賺兄不一起去看看有沒有任務可接嗎?”

    “我就不去了。”殷不虧輕輕一笑,隨之伸了一個懶腰:“大戰結束,大家現在都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小橋去了鮮花谷,說那里的蜂群品種特殊,可以考慮將其納入玉蜂培養計劃;”

    “刀妹在另一邊的戰場上,要在血腥氣息下感受肅殺刀意;”

    “三月已經返回興慶府,要去逛街;”

    “莜莜在甩帳之中,整理西夏、吐蕃兩國的軍事資料。”

    說到這里,殷不虧嘿嘿一笑,跟著說道:“我則是約了非魚、將進酒、藏星羽、唐三彩、一起去草原上騎馬打獵。所以,恐怕就算有任務,現在也沒人會陪你一起去了。”

    ……

    晨曦塔是位于賀蘭山上的一座孤塔,因為無人打理,已經破敗許久。

    夜未明拾階而上,在這座孤塔的最頂層,見到了一道清麗的背影。今天的銀川并沒有穿著黃袍,而是穿著一身淡青色的白紗裙,將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得淋漓盡致。雙臂的短袖之外,小半個潔白明亮的手臂白皙嬌嫩,彼此隨意的在身后相握,目光則是朝著窗外,看向賀蘭山下一望無際的平原、河流。

    夜未明上樓時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還是在他現身的第一時間,便驚動了眼前這位氣質脫俗的一代女皇。

    在李元昊死后,西夏的龍氣已經盡數凝聚在銀川一個人的身上,讓原本只能算是一個小BOSS的她,一躍成為270級的頂級大佬。感官的敏銳程度,自然也同樣得到了一個質的提升。

    轉回身來,銀川嫣然一笑。秀美的臉蛋在這一刻宛如盛開的鮮花,美麗得不可方物。正應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見到如此畫面,夜未明以不由得微微一愣。禁不住感慨李秋水一脈的基因優秀,從李秋水開始,到后來的李青蘿、銀川、王語嫣,每一個繼承這種基因的,都是美女中的美女,神仙姐姐級別的存在。

    連忙平定了一下心神,夜未明隨之搶先開口說道:“現在西夏與吐蕃之間的戰事已經平定,西夏國大獲全勝,已無后顧之憂。我剛剛接到了朝廷發來的飛鴿傳書,委托我與女皇陛下簽訂睦鄰友好盟約,促進中原與西夏之間的經貿往來,與政治、文化交流,中原方面將會派遣專門的使團,與女王陛下探討具體合作細節。”

    夜未明提出的合作盟約,對于現在的西夏國來說,無疑是在雪中送炭。

    但聽了夜未明帶來好消息,銀川的臉上卻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喜形于色,而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今天并不想談論國事,專門讓人找你過來,是想和你談點兒私事。”

    夜未明聞言不由一愣:“私事?什么私事?”

    銀川輕輕一笑,隨之淺笑道:“其實也沒什么,只是有三個問題想要請教夜少俠。”

    夜未明輕輕點頭,隨之禮貌的回道:“女皇陛下有話請講,能回答的,我盡量回答。”

    銀川美眸流轉,片刻之后,方才問道:“第一個問題,夜少俠一生之中,在什么地方最是快樂逍遙?”

    夜未明:???

    不等夜未明回答,銀川又將剩下的兩個問題,一口氣的拋了出來:“第二個問題,夜少俠生平最愛之人,叫什么名字?第三個問題,夜少俠最愛的這個人相貌如何?”

    夜未明:???

    這不是原著里,西夏挑選駙馬時的問題嗎?

    話說,你現在都變成銀川女皇了!

    還問這種公主級別的問題,有意思嗎?

    帶著滿臉的無奈,夜未明不答反問道:“女皇陛下為什么忽然要問我這個?”

    “因為我想要一個答案。”銀川有些悵然的說道:“奶奶曾經和我說過,你絕對不是一個合適托付終身的男人,因為你和她的師兄很像,都是那種看似無所不能,但偏偏不敢直視感情的男人。愛上你這樣的男人,一定會很苦。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所以,無論如何,我希望夜少俠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

    聽到銀川的話,夜未明如遭雷擊。

    很多事情,他一直都在回避,不去想就當做是沒有發生,當成是不存在。

    可事實,真的可以如此嗎?

    夜未明一直吐槽無崖子老不要臉,非說自己和他像。現在想來,逍遙三老所說的“像”恐怕指的都是銀川口中的這種“像”。而無崖子舍棄與逍遙派關聯更深的弟子不用,非要讓自己接取關于天山童姥、李秋水的任務,恐怕除了夜未明的個人能力之外,還有另一層的原因,一個完全出于善意的緣由。

    他希望自己可以從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身上,認識到在感情上搖擺不定,最終害人害己的可怕后果!

    可是自己的眼里卻一直都只有任務,只有任務獎勵!

    無崖子作為一個NPC,還想要借著游戲任務來指點一些自己人生的道理,而自己卻從始至終,都只是將這個游戲,當成一個普通的游戲。

    想到這里,夜未明神色一正,立刻沖著銀川一抱拳,無比誠懇的說道:“多謝銀川女皇的當頭棒喝。夜未明告退!”

    銀川一愣,隨之立刻追問道:“你要去哪?”

    “去直面我的內心。”言罷,夜未明的身形,已經消失在樓梯處。

    望著空蕩蕩的樓梯,銀川的神色先是郁悶凄苦,跟著又閃過一絲解脫,而后又是一陣的悵然若失。最終,卻是精神一震,轉頭望向窗外的大好河山,身上真龍之氣鼓蕩,將周遭林間奇襲的鳥兒盡數驚飛。

    離開晨曦塔的夜未明感受到銀川身上的氣息變化,知道她直到此刻才終于從一個深閨少女進化成一代女皇,卻并沒有絲毫停下腳步的意思。

    之前在逃避之中,他已經在感情的事情上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兩年,現在終于認清了本心,絕不想再多浪費一秒鐘!

    心里這樣想著,夜未明已經將身法發揮到了極致,身形在廣袤的草原之上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以超越普通人肉眼捕捉能力極限的速度,徑直朝著鮮花谷的方向掠去。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