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六百七十一章 毀滅與創造
    無數的強者,為之寂靜。

    宛若黑暗吞噬了所有生靈的心神。

    恐懼,絕望,無可奈何。

    太古星空深處,一位位盤坐在陣法之上的混沌階強者,還有混沌階之后的準圣強者,皆是連呼吸都變得無比的困難。

    “剛才……發生了什么?!”

    直到有人徐徐開口,方是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寂靜。

    黑白女皇從破碎的空間亂流中徐徐走出,她的模樣非常的凄慘,但是,她沒有死,這便是最好的結果。

    比起千古圣人和萬寶圣人,這兩尊圣人直接被打爆,飛灰湮滅。

    兩尊人族頂級圣人,瞬間就身隕了,這是所有人都萬萬不曾想到的。

    之前,大家都從黑白女皇那兒聽說了門戶的恐怖,門后的存在,只手可覆滅天地。

    大家雖然緊張,但是畢竟沒有親身體驗到,所以沒有太大的感官,都沒有當做一回事。

    然而,當這災厄真的出現,兩尊圣人瞬間身隕的時候,便明白……原來,這便是紀元末期最大的恐怖。

    黑白女皇的身軀變得有幾分單薄,于星空中眺望著那巨大的重新封閉的門戶。

    她喘著氣,那是壓抑后所形成的壓力。

    她其實是有些錯愕的。

    盡管她的實力恢復到了巔峰,這一次亦是全力出手,但是在門戶之后存在的恐怖氣息面前,自己實在是太孱弱了。

    孱弱到宛若一粒塵沙,輕易就會被對方抹除一般。

    “是因為……陸番的人情么?”

    黑白女皇有些恍惚。

    她可沒有自信到,覺得自己能夠在那門戶后的存在手中存活下來。

    唯一的解釋,那便是自己曾經做了什么,讓門戶后的存在改變了想法。

    因為,門戶開啟的時候,黑白女皇是感受到了殺機,那是無盡的絕望,根本無力抵擋的絕望。

    想到千古圣人和萬寶圣人,黑白女皇面上沒有太大的變化。

    這都是正常情況。

    當初五尊獸祖,被一掌湮滅的時候,比這一幕更加的震撼人心。

    兩尊圣人的隕滅,不過是紀元覆滅的開始。

    “不過……”

    黑白女皇嬌軀突然一震,盯著那門戶。

    她想到了陸番,陸番被門戶給拉扯入了其中,結果會變成如何?

    黑白女皇思索著,腦海中有無數的猜測在翻涌。

    門之后到底是什么?

    她根本不知道,或者說,從未有人知道過。

    從第一個紀元開始,到如今這個時代,除了陸番以外,從未有存在以正常的方式進入門戶之后。

    黑白女皇并不知道陸番是被吸入其中的。

    因為鑰匙插入門戶,是陸番所做。

    叩動門扉亦是陸番,扭動鑰匙,也是陸番……

    所以……

    在黑白女皇看來,陸番完全是自己親自踏入其中的。

    因此,黑白女皇心中還是帶著幾分期待的。

    ……

    聶長卿,司馬青衫,霸王,白青鳥等獲得了獸祖傳承的強者,額頭上皆是流露出了冷汗。

    “公子……”

    聶長卿呢喃了一番,眼眸陡然變得鋒銳了起來。

    “我們要準備戰斗……這是一場生死存亡的競爭!”

    聶長卿盤坐在陣法的方位之上,整個人的身軀爆發出極度璀璨的金芒,光芒耀眼,這是金源奧義。

    白青鳥,司馬青衫,孔南飛,霸王等也皆是爆發出了奧義力量。

    轟!

    陣法開始運轉,隱隱約約有五尊獸祖的虛影在他們的背后浮現而出。

    竹瓏,陸九蓮,澹臺玄,通古圣人等人族圣人來不及悲傷,也紛紛爆發出了自身的氣息,像是沖入云霄的柱子,貫穿了長虹。

    “阿爸……被拉入了門后。”

    竹瓏黑白眼眸波動劇烈,心神在顫抖。

    她看向了黑白女皇,深吸一口氣,道:“阿爸,會死么?”

    黑白女皇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他此刻是否身隕,我也不知道,門戶后的存在太強了,陸番怕是兇多吉少。”

    黑白女皇嘆了一口氣。

    天地間,變得一片死寂。

    準圣強者們,人族中的諸多強者,眼眸中皆是流露出了凝重和悲愴。

    凝昭,伊月和倪玉三位婢女面容上一陣恍惚,感覺渾身發冷,公子……就這樣沒了?

    陸長空也茫然無比,捏著三朵菊花仙藥,嘴唇發白,面如死灰。

    步南行站在他的身邊,想要安慰,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窸窸窣窣的聲音,帶著恐慌而絕望的話語,席卷太古星空。

    諸多星空中的種族,則是倒吸冷氣,倒是沒有太大的幸災樂禍,更多的還是悲哀。

    因為,人族若是隕滅,那他們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如今,太古星空中的萬族,都是一根藤上的螞蚱。

    忽然。

    有淡淡的聲音在天地之間回響著。

    “陸番沒死。”

    陸九蓮腰間挎著青蓮劍,目光平和,屹立著,淡淡道。

    如今的陸九蓮,亦是達到了圣人層次,實力頗為強大。

    身為人族圣人,他一開口,便引起了注目。

    “你又未曾入門后,你能知道什么?”

    有強者開口質疑道。

    他們覺得陸九蓮是在其強行穩定軍心。

    陸九蓮笑了笑。

    背負著手,漂浮在了門前。

    他的身軀無比的渺小,與那撐起天地的混沌中的門戶相比,渺小如螻蟻。

    “我不知道門后發生了什么。”

    “但是,陸番死沒死,我肯定知道。”

    陸九蓮道。

    爾后,帶著輕笑,陸九蓮徐徐開口:“因為,我是他的分身啊。”

    這句話,壓抑在陸九蓮的心頭,無數歲月了。

    如今,他終究還是選擇說出口。

    就像是憋在心底的秘密,在如今,終于公布于眾。

    其實陸九蓮早就有所猜測了,直到最近才確定了下來。

    所有人都驚呆了。

    黑白女皇雖然驚愕,但是卻感覺意料之中。

    聶長卿,司馬青衫,白青鳥,霸王,唐一墨等人都驚呆了……

    什么?!

    陸九蓮居然是陸少主的分身?

    難怪陸九蓮的修行速度能那么快,難怪這家伙,一直蓋壓五凰的修行人,一直走在修行之道的最前沿!

    原來……陸九蓮,是個掛逼!

    面面相覷之后,眾人心中震撼之后,大家面對面相視,則是徐徐吐出一口氣。

    他們的心態都好了不少,原來,陸九蓮是陸少主的分身,這是大家萬萬沒有想到的。

    “我是陸番的分身,而我沒死,沒有任何的異常,說明,陸番依舊活的好好的,沒死。”

    陸九蓮道。

    他的話語,讓所有人眼眸皆是亮了起來。

    黑白女皇更是一個瞬身出現在他的身邊,沒錯,只要盯著陸九蓮,陸九蓮身隕,或者出現任何異常,就能推斷出陸番在門后的下場了。

    不過,陸九蓮的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大家都不能有任何的放松,依舊保持著戰斗的姿態,隨時準備對抗那會從滅世之門中走出的存在。

    ……

    陸番感覺渾渾噩噩,像是被塞入了洗衣機中,不斷的旋轉,不斷的翻滾。

    頭暈眼花,仿佛眼前有無數的小星辰在盤旋著似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是一年,或者是漫長的億年?

    陸番終于感覺平穩了襲來。

    徐徐睜開眼,想要看清楚周圍的一切,然而,周圍,卻是濃郁無比的黑色的濃霧。

    這濃霧可不一般,呈現黑色,但是,每一縷濃霧都蘊含著極其可怕的毀滅氣息。

    每一縷濃霧的威力,都不弱于陸番利用五凰弓所釋放出的混沌箭。

    “這便是門戶的世界?一片渾噩……”

    陸番稟住呼吸,害怕這黑色濃霧,將他的肉身給撐爆。

    端坐著千刃椅,控制千刃椅在其中徐徐前行,元神擴散出來,想要探知黑色濃霧中的一切,卻是發現,根本無法探知出來。

    這濃霧,并不是隔絕元神的物質,但是,因為力量太強了使得元神根本無法在其中擴散和輻射出太遠。

    “之前叩動門扉的是誰?”

    “那人……在哪里?”

    陸番瞇起眼,眼眸中閃爍過無數的光芒。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

    在黑霧中,卻是有光芒亮了起來,陸番望去,不由一怔。

    那正是插入門戶中的鑰匙。

    此刻的鑰匙,就像是一盞明燈,漂浮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中,指引著陸番前行。

    陸番趕忙跟隨上,如今,跟著這鑰匙走,或許是他唯一的選擇。

    否則,他將面臨的便是迷失在這一片黑暗。

    跟隨著鑰匙行進了也不知道多么漫長的距離,至少,陸番感覺他已經爆發出了全力在飛行,以他如今的實力,爆發全速,橫跨太古星空都不需要花費多長時間。

    終于。

    前端散發著微光的鑰匙,開始止住了,沒有再繼續前行。

    陸番的目光一亮,終于到頭了。

    然而,讓陸番身軀陡然僵住的是。

    那鑰匙……卻是被一只白皙的手給捏住了。

    猶如驚雷在耳畔炸響。

    陸番身軀陡然緊繃,不滅魔軀爆發,靈壓棋盤喚醒。

    一道模糊的人影,在那充斥著毀滅氣息的黑暗濃霧中,勾勒浮現。

    陸番盯著那模糊的人影。

    他清楚,若這門戶之后,沒有第二個生靈存在,那這抓住鑰匙的存在,便有可能是毀滅了太古星空無數個紀元的存在,給黑白女皇帶來心理陰影,給太古星空帶來災厄的無上生靈!

    “人族?”

    陸番瞇眼,對方勾勒出的模樣,的確是人的模樣。

    對方捏著鑰匙,把玩著鑰匙,一步一步的從黑色濃霧中走出。

    終于,陸番可以模糊的看清對方的模樣了。

    然而,這一看,陸番猛地一愣。

    瞳孔緊縮,呼吸一滯。

    意識猶如遭受到了重大的沖擊似的。

    “臥槽!”

    “怎么可能?!”

    陸番不可思議,感覺有一盆涼水,從頭頂澆灌到腳掌似的。

    造化弄人?

    還是這門戶中的生靈在戲弄他?!

    那模糊的人影逐漸清晰,不是別人,正是陸番。

    對方帶著溫和的笑容,與陸番如出一轍。

    唯一的區別是,對方沒有坐著千刃椅,倒是有些像是魔主狀態下的陸番。

    “你是誰?!”

    陸番冷靜了下來。

    這家伙……到底是誰?

    怎么跟他長的一模一樣?!

    “你可以叫我毀滅之主。”

    淡淡的聲音從與陸番長的一模一樣的身影的口中傳出。

    毀滅之主?

    陸番一怔。

    倒是送了一口氣,或許,對方只是模擬出了與他一樣的皮囊罷了。

    毀滅之主看到陸番松了一口氣的樣子,笑了笑,抬起手一招,千刃椅便不受控制的載著陸番出現在了毀滅之主的面前。

    近了,陸番才是看的更加清晰。

    對方真的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

    當然,氣息還是有些不同的,陸番的氣息,宛若光明,充滿了希望和生機。

    而毀滅之主的氣息,則充斥著毀滅,破壞。

    “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

    毀滅之主道。

    無盡的黑暗凝聚,化作了一張模樣猙獰無比的椅子。

    他坐在其上,坐在了陸番的正對面。

    對方不緊不慢,心平氣和。

    一點都和名號“毀滅之主”都不符。

    毀滅之主抬起手,陸番便發現,靈壓棋盤不受控制的飄了過去,懸在了陸番與毀滅之主的面前。

    陸番眉毛一挑,這是要下棋的節奏?

    陸番心中滿腹疑惑,或許,唯有毀滅之主才能給出回答了吧。

    對于陸番的態度,毀滅之主一笑,抬起手,黑暗濃霧直接凝聚成了黑子,落在了棋盤之上。

    “你一定有很多疑惑吧?”

    毀滅之主,道。

    “你不用這么緊張,你不過煉氣十四層,有什么好緊張的……”

    陸番:“……”

    煉氣十四層,和緊張有什么關系?

    “因為我煉氣九十九層啊……”

    毀滅之主歪了歪腦袋,似笑非笑,道。

    “系統就是我創造的,至于目的,就是為了讓你打造出一個超玄幻的世界。”

    陸番聞言,瞳孔驟然一縮。

    “系統……果然是這家伙創造的!”

    毀滅之主道:“嚴格來說,其實你就是我……但是,你是屬于我的另一面。”

    “創造與毀滅,我是毀滅,而你……便是創造。”

    “事實上,毀滅遠比創造來的輕松,你創造一個巔峰仙武,要數萬載歲月,而我毀滅……只需要一個響指。”

    毀滅之主似笑非笑。

    陸番靠著千刃椅,此刻,感覺心中無比的荒誕。

    “為什么?好玩?”

    “無聊歲月中的一點調劑?”

    陸番問道,語氣已經漸漸的有些不好了。

    他陸平安……心胸寬廣,打造了浩瀚多彩的五凰大世界……

    怎么可能是一個心理陰暗無比,一言不合就毀滅萬物的幕后大boss?!

    他陸平安心向光明!

    “哈哈哈……”

    “當然不是為了玩。”

    毀滅之主大笑起來。

    他再度凝聚一顆黑子,落在棋盤上,伸出一根手指,指著周圍的無盡黑暗濃霧。

    “這些濃霧,都是我的氣,我煉的氣,你我皆是煉氣士……”

    “但是,這些氣充斥毀滅,與你那充滿創造的靈氣大不相同。”

    “還有,你知道這個地方叫什么嗎?”

    毀滅之主道。

    “滅世之門?”

    陸番道。

    “那是外面那些生靈的叫法,這扇門,叫做鴻門,而這片黑暗無垠的區域,叫做鴻蒙之界。”

    毀滅之主,道。

    陸番眉毛一挑。

    “事實上,這兒對我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牢籠,我都不知道我在這兒存在了多少歲月了。”

    毀滅之主有幾分悠閑的靠著椅子,像是聊家常一般。

    他的話很多,碎言碎語也特別多。

    相處下來,陸番覺得這毀滅之主,絕對不可能是他。

    他陸平安何等高冷,怎么可能是個話癆?

    “鴻蒙之界,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蛋殼,將我給封在其中,這么多歲月以來,若非我學著自己與自己說話,我可能早就悶壞了。”

    “蛋殼?那蛋殼之外……是什么?”

    陸番好奇問道。

    “蛋殼之外,應該也是一個無比浩瀚的世界,至少……超玄幻世界起步。”

    想了想,毀滅之主開口。

    “因為,我曾遇到過蛋殼之外的生靈。”

    “也不算是遇到的吧,就是有生靈路過,在蛋殼之外敲了敲,我閑著無事,就與他們嘮起來了。”

    “如果對方能幫助我把蛋殼打破那最好,可惜,打不破。”

    毀滅之主有幾分失落,嘆了口氣。

    “蛋殼之外的生靈?”

    陸番驚疑不定道。

    “對,蛋殼之外有生靈!”

    “我與他聊了好久,對方實力很強,居然能夠滲透過‘蛋殼’,讓我做夢,做夢啊!我活了多少歲月了,都不知道睡眠為何物,他居然讓我做夢!”

    毀滅之主萬分激動,仿佛在回味著夢境。

    “那個夢境……我到如今還記憶清晰無比,在那夢中,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生活在一個普普通通的星辰之上,那兒有藍天白云,歲月靜好,空氣清新,我從哇哇落地開始成長,過著平凡人所過的日子,唯一可惜的是,一不小心猝死了。”

    毀滅之主撇了撇嘴,對于那創造這美夢之人,怨念頗深。

    給陸番描述著。

    爾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陸番一眼,笑了起來:“你記得自己是穿越的吧?其實你并不是穿越的,你穿越前的那段記憶,其實是我的夢境……”

    “可惜,那家伙很快就離開了,他說是要去找一個廚子,幫我打開這個蛋……”

    “一開始我期待啊,然而……過了無盡歲月了,啥都沒有。”

    毀滅之主嘆息道。

    陸番聽的云里霧里,只能說大佬的世界歡樂多。

    陸番此刻心神遭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沒有想到……他的穿越,居然是假的,他曾經以為的一切,居然都只是毀滅之主的夢!

    “系統是你創造的?”

    陸番問道。

    “創造?不是創造,你別亂說……我毀滅之主,創造不了東西!”

    毀滅之主矢口否認。

    “其實,系統就是太古星空這么多紀元以來的精華,比如可愛的五尊獸祖的奧義力量,比如小黑白的精血,都是這些生靈的精華雜糅在一起的。”

    毀滅之主,道。

    “目的呢?!”

    陸番深吸一口氣。

    “目的你不知道?系統說的那么明白了,打造一個超玄幻世界啊。”

    毀滅之主有些激動的說道。

    系統用這么久了,你問我目的是什么?

    “你感受到這些毀滅靈氣了吧,這些靈氣若是涌入太古星空,將會讓太古星空瞬間崩滅。”

    “我本就是毀滅之主啊,毀滅一切的存在。”

    毀滅之主道。

    “或許是因為那個夢的存在,讓我越發的想要去外面看一看,可是,蛋殼打不破,唯一能出去的辦法,便是從鴻門出去。”

    “可是,鴻門外的太古星空,承載不起我的力量。”

    “所以,我需要一個超玄幻的世界!那樣……我就能出去快樂的玩耍。”

    毀滅之主興奮的說道。

    陸番嘴角抽了抽,在棋盤上落下一顆棋子。

    他很想吐槽,但是卻不知道從何吐槽開始。

    “那你為什么要滅世?一個又一個紀元的毀滅……”

    陸番凝眸,問道。

    “因為他們失敗了,沖擊超玄幻失敗……那不會滅還留著做什么?”

    “簡而言之,就是我不能任由他們占著茅坑不拉屎。”

    毀滅之主理所當然道。

    爾后,他看著陸番。

    “若是你亦是無法打造出超玄幻世界,我也會毀滅如今的太古星空,將一切回到出廠設置,在慢慢來……總有一日,會打造出一個足以承載我的世界,那樣,我就可以離開這鴻蒙之界,出去走一走,可以體驗一下夢中的日子。”

    毀滅之主眼眸中滿是希冀。

    “因為他們之前都失敗了,我對他們很失望,我傳他們煉氣士的修行法,讓他們懂得修行,他們一個個不想著創造更高級的世界,卻一個個都想著搞我……”

    “五尊獸祖,發現了鴻門之后,就想要推開鴻門來搞我,我脾氣雖好,但是恨鐵不成鋼啊,所以,我只好打死他們了。”

    “剝奪了他們的力量。”

    “一次個紀元又一個紀元,我對他們越來越失望,所以……便弄出了你,打算親自打造出一個超玄幻的世界,這樣,我就能出去走走。”

    “我其實就是想透透氣。”

    “至于你,其實算是我靈魂分割的一部分,為了分割出你,我可是痛苦了好久……”

    毀滅之主懷緬的說道。

    “如今,算是頗具成效,畢竟,這么多紀元的精華聚集在這個紀元,你能出現在這兒,說明……已經快要打造出超玄幻世界了,我很欣慰。”

    “不過,還差了一些……所以,我得給你一個刺激。”

    毀滅之主看著陸番,平靜了下來。

    “唔,一百年。”

    “給你一百年的時間,若是你還無法打造出超玄幻世界,那我便推門而出,毀滅太古星空中的一切,讓一切歸于混沌,歸于初始。”

    “我雖然創造了你,但是我不是你,我沒有你的七情六欲,感受不到你的一切……但我知道,你應該不希望辛辛苦苦創造的一切被毀滅吧。”

    “既然不想被毀滅,那你就努力沖擊超玄幻!”

    毀滅之主平靜的看著陸番。

    爾后,抬起手,黑暗霧氣凝聚成一顆棋子,輕輕落在了棋盤之上。

    轟!

    陸番只感覺一股龐大的推力,陡然爆發。

    他的身形在飛速的倒退,倒退……

    無盡的黑暗淹沒了他。

    毀滅之主平靜的看著陸番消失的身影。

    目光橫掃無盡的黑暗,徐徐吐出一口氣,枯燥,無聊,乏味,寂寞……各種各樣的情緒涌上心頭。

    他也不知道陸番能不能成功,他能做的唯有如此了。

    陸番雖然是他分割靈魂弄出來的,但是和他其實是兩個人。

    枯寂的黑暗中。

    毀滅之主的身形逐漸被濃霧所籠罩。

    ……

    當陸番睜開眼,便發現自己身處于傳道臺中。

    系統的傳道臺。

    他想要退出傳道臺,卻發現根本做不到,這讓陸番意識到了什么。

    “滅世之門,不,鴻門之后的一切……都是真的?”

    “毀滅之主便是我?給太古星空帶來毀滅災厄的……便是我?”

    陸番面色有幾分古怪。

    但是,他想到了毀滅之主最后說的那個承諾。

    “一百年么?”

    “一百年很短暫啊……但是,如今的五凰,距離超玄幻世界,只差一步之遙。”

    “需要一個質變的誘因,但是,這誘因才是最難的。”

    陸番端坐在八卦陣臺之上,目光微微閃爍。

    他心神一動,傳道臺周圍,開始浮現出了畫面,那是無比真實的畫面。

    畫面中呈現的是,五凰從低武開始,成就中武,再到高武,仙武的一幕幕……

    從無到有,從深淵到穹頂……

    陸番目光熠熠,白衣飄然,盯著畫面,回顧著創造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

    外界。

    太古星空。

    時間不知不覺,百年已經過去了。

    百年對于太古星空中的強者而言,猶如彈指。

    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這百年,每一位強者卻都過的無比的煎熬和漫長。

    像是臨刑前的折磨煎熬。

    黑白女皇盤膝于陣法中央,她的傷勢恢復了過來,狀態好了許多。

    但是,她的面容之上,依舊帶著幾分悲愴之色。

    周圍,聶長卿,霸王,司馬青衫,白青鳥等五凰走出的強者,維持著陣法。

    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陸九蓮盤坐青蓮,仰頭望著那龐大的滅世之門,目光平靜。

    這百年,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常,也沒有死亡。

    說明,陸番在門戶之后,還沒有出事。

    但是,門戶后的具體事情,他并不清楚,門戶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忽然。

    安靜無比的星空中,突然響徹起了叩動門扉的聲音。

    篤篤篤……

    清晰的聲音,猶如驚雷在每個人的耳畔炸響,使得每個人都從閉目中睜開眼。

    每位存在的汗毛都陡然炸開!

    黑白女皇,澹臺玄,聶長卿等混沌階強者,皆是盯著滅世之門。

    嘎吱……

    爾后,在萬眾矚目的目光中。

    門被徐徐推開了。

    “迎戰!!!”

    星空中。

    江漓一身銀鎧,陡然爆喝。

    諸多人族強者氣息如長虹一般匯聚,在星空中化作一尊巨人虛影。

    黑白女皇身上再度釋放出恐怖的氣機,她知道,搏命的時候到了,上一次她沒死,而這一次,她可就沒有人情可活命了。

    聶長卿,司馬青衫,白青鳥,孔南飛和霸王四者,也皆是爆發出獸祖虛影。

    戰!

    最后的一場死戰!

    門,徐徐推開。

    恐怖的黑暗濃霧從門之后洶涌而出,像是浪潮一般翻滾。

    呲呲呲!

    虛空竟是不堪重負的開始崩滅,在這濃霧之下,紛紛崩塌毀滅。

    世人色變,僅僅只是氣息,就讓虛空都無法承載,這到底是何等至高存在!

    黑白女皇明白這一次的戰斗,無法逃避了。

    她再度利嘯,沖天而起。

    門戶之后,有清晰的腳步聲響徹。

    一步一步,一道模糊的身影,佇立在門口。

    他沒有跨入太古星空一步,但是,僅僅只是佇立在門口,就讓太古星空仿佛要分崩離析一般,給人以無比恐怖的壓力。

    黑白女皇目光熠熠,她盯著那門戶前的人,這熟悉的氣息,猶如夢魘一般的氣息,她無比的熟悉,她很想見一見門戶之人的面容!

    轟!

    她一頭扎入了濃霧之中。

    恐怖的氣息,肆意爆發,黑白奧義化作兩條長龍橫亙而出。

    噗嗤!

    然而。

    佇立在門戶前的身影,徐徐抬起手。

    捏爆了兩條長龍,輕輕拍下。

    黑白女皇渾身一震,便如夏花般凋零……

    她的黑白眼眸死死的盯著門戶,然而,肉身依舊不受控制的開始湮滅,一點一點的毀滅……

    最后,猶如煙塵,消散在了星空中。

    ……

    傳道臺中。

    陸番心頭一震,神色復雜。

    “百年已至,毀滅開始了么?”

    陸番咬了咬牙,而如今,打造超玄幻世界,他還是沒有任何的頭緒。

    他的目光閃爍,傳道臺中呈現出了黑白女皇如夏花般凋零,灰飛煙滅般的畫面,一如當初的千古萬寶二位人族圣人。

    陸番攥起了拳頭。

    ……

    滅世之門前。

    毀滅開始了。

    毀滅之主徐徐抬起頭,望著浩瀚星空,吐出一口氣。

    “終究還是沒有成功么?”

    毀滅之主有幾分悵然。

    他只是想要一個能夠承載他的世界罷了。

    這么一個小小的愿望,怎么這么難實現?

    倚靠著鴻門。

    望著門外,太古星空中,無數生靈朝著他沖殺而來的畫面。

    他搖了搖頭。

    每一個紀元都是如此,這些人……都要搞他。

    嗡……

    星空深處的陣法爆發出精芒。

    恐怖的氣息陡然沖霄,化作了一只龐大的獸爪,朝著門戶前的身影拍去。

    然而,毀滅之主只是伸出一根手指,便將其給戳破。

    陣法爆碎了!

    聶長卿,司馬青衫等獲得獸祖傳承的強者,紛紛色變。

    “太強了!你們退!退回五凰!”

    聶長卿爆吼!

    下一刻,五者身上爆發出璀璨光華。

    “來!打我!”

    霸王嘶吼!

    身軀陡然頂天立地!

    竟是撐住了毀滅之主點出的一指。

    掩護著無數生靈開始紛紛退逃。

    嗯?

    毀滅之主笑了笑,爾后,一根手指縮起,一拳輕飄飄的砸出。

    噗嗤!

    霸王被這么一砸,頓時咳血,肉身直接爆碎!

    灰飛煙滅。

    聶長卿金源奧義爆發,斬龍一刀竟是撕裂了濃濃霧氣,然而,在霧氣中很快便失去了力量。

    充滿毀滅氣息的濃霧,將聶長卿給吞沒,使得聶長卿也徹底的飛灰湮滅。

    孔南飛浩然正氣沖霄,口若懸河之下,抵擋了霧氣一二,最后也被吞沒。

    白青鳥盤膝而坐,鳳凰翱翔當空。

    支撐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白青鳥亦是閉上了眼眸。

    這便是門后的可怕存在么?

    無法抵擋啊……

    毀滅之主,一步踏出。

    轟!!!

    猶如毀滅降臨一般。

    太古星空從此處開始,寸寸崩塌,分崩離析。

    他望著周圍死寂的星空,悵然若失。

    他邁步,所過之處,一切都湮滅,化作初始的混沌。

    他落在了一顆太古星辰上,本就枯寂的星辰,直接湮滅。

    他來到了一太古星空大族的祖地,祖地中的生靈,在黑暗霧氣的吞噬下,皆是湮滅。

    元素之界。

    毀滅之主落下,伸出手欲要觸碰,巔峰仙武的元素之界,卻未能等到他手指觸碰,便徹底的崩塌。

    “舉目眺望星空,四顧皆茫然,無我立足之地。”

    “何處才能是我立足地。”

    毀滅之主莫名的有些悲傷。

    無敵,太寂寞。

    他繼續前行,所過之處,皆是分崩離析。

    太古星空崩塌大半,他終于來到了九重天通道之前。

    ……

    傳道臺中。

    陸番有些茫然,望著在毀滅之主手中,紛紛灰飛煙滅的眾人,心像是被攥起了似的。

    聶長卿,霸王,司馬青衫……一個個熟悉的面孔,灰飛煙滅,讓他有些心中發堵。

    看著毀滅之主朝著五凰而去。

    陸番有些著急了。

    “超玄幻……到底如何成就?!”

    陸番咬著牙,元神瘋狂的涌動,找尋突破口。

    ……

    毀滅之主行走而來,所過之處,皆歸于混沌。

    九重天通道口。

    澹臺玄背負著手,陸九蓮腰間懸著劍,通古圣人,竹瓏等諸多強者皆是佇立著。

    該來的……終究要來。

    “公……公子呢?”

    凝昭,倪玉和伊月三位婢女抿著嘴,眼眸波動。

    門開了,公子為何還不出來?

    看來是兇多吉少了。

    江漓帶著諸多人族強者,目光中滿是憤怒,滿是殺機。

    青鳥死了。

    他怒啊!

    他無力啊!

    江漓裹挾著軍陣之力,襲殺毀滅之主,然而,在拂手之間,所有組成戰陣的強者,皆是崩散湮滅。

    澹臺玄嘆了一口氣。

    “擋不住了,當他邁步入五凰之時,便是天下寂滅之時。”

    澹臺玄嘆息道。

    不過,他亦是一步一步邁步而出,他不能逃避,他是冥帝,他有他的責任在。

    轟!

    冥土在他的背后顯現,六道輪回,無盡苦海。

    澹臺玄盯著毀滅之主,戰意如虹。

    “我來助你。”

    忽然,有淡淡的聲音響徹。

    渾身鐫刻滿五大奧義陣法紋路的唐一墨邁步星空。

    一脈,二脈,三脈……

    開到第七脈的時候,加上奧義陣法,唐一墨的氣息,已經萬分恐怖,不弱于千古,萬寶這些人族圣人。

    “第八脈!開!”

    轟!

    唐一墨開了第八脈,加上五大奧義陣法的鐫刻,在這一刻,他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

    可是,唐一墨也是有些扛不住,靈魂都要湮滅似的。

    這力量太強了。

    “冥帝!你緊隨我之后!”

    唐一墨爆吼。

    下一刻,一步邁出,爆射星空。

    屈膝,彈腿!

    一腳狠狠的踢向了毀滅之主。

    “這力量……有點意思。”

    毀滅之主盯著唐一墨這一腳,目光微微亮起。

    冥帝身化苦海,緊隨唐一墨之后。

    濃霧被破開了!

    不斷逼近毀滅之主。

    轟!

    所有人都盯著這一幕,通道口,玄月和李三歲激動萬分,這便是他們的研究成果,即使只有一剎那的絢爛,但是若能改變結局,那便足夠了!

    然而,唐一墨爆發出的威能,的確破開了濃霧,但是,在逼近毀滅之主的時候,肉身殘破的唐一墨,卻是萬分不可置信,信念都在動搖和崩塌似的。

    緊隨而至的冥帝澹臺玄也流露出萬分不可置信之色。

    “陸……”

    “呵,差點讓你一腳踢出了個結局。”毀滅之主淡淡一笑,打斷了他們的話語。

    兩人的聲音未能傳出濃霧,毀滅之主的毀滅波動席卷過他們,他們在震驚中,寸寸崩碎。

    唐一墨有些不敢置信,嘶吼不斷。

    “明明是創造一切的人,為什么要毀滅一切?”

    澹臺玄則滿是悲傷。

    ……

    沒有人能阻止毀滅之主。

    傳道臺中。

    看著毀滅之主,抹殺了一位又一位的老熟人。

    陸番的心,漸漸的變得有些麻木。

    但是,隱隱約約中,他似乎有所悟。

    “明明是創造一切的人,為什么要毀滅一切?”

    澹臺玄的話,讓在陸番的耳畔縈繞。

    陸番眼眸逐漸亮了起來。

    而他的心,卻是越發的冷靜。

    “創造于毀滅中誕生!”

    陸番抬起手,在傳道臺中不斷的撥弄著。

    突破超玄幻的方法……

    他或許,找到了!

    ……

    轟!

    五凰星空,在毀滅之主邁入之時。

    開始分崩離析,一切都在湮滅,一切都在崩毀。

    毀滅之主遺憾萬分。

    終于,濃霧徹底湮滅了五凰,所有生靈消失,星空變得一片寂靜。

    “你終究還是沒有成功。”

    淡淡的聲音從毀滅之主口中傳出。

    他望著那濃霧中的一抹白光。

    那是盤坐在八卦陣臺上的陸番。

    而陸番,此刻平靜的望著他。

    “不……成功了。”

    陸番笑了笑。

    抬起手,徐徐一劃,五凰本源宇宙浮現。

    龐大的吸力,從本源宇宙中涌動而出,五只仙源鳳凰在盤旋著。

    下一刻,從無盡的濃霧中,有一個又一個的光點滋生。

    每一個光點都代表了一個生靈。

    光點中,蘊含著他們的一生。

    有的光點代表唐一墨,有的光點代表澹臺玄,還有早已隕落的千古圣人,萬寶圣人,黑白女皇等等……

    無數的光點,齊聚而來,太古星空,五凰星空中所有的生靈意志,皆是齊聚。

    最后,飄入了五凰本源宇宙中。

    “于毀滅中創造新生,創造與毀滅本是同源。”

    陸番身下的八卦陣臺開始不斷的盤旋著。

    毀滅之主驚奇而又期待的看著陸番。

    陸番站起身,身后竟是有白色濃霧開始涌動而出。

    一點點,到最后,化作了巨浪,與黑色濃霧撞擊,白色濃霧中,有一位又一位熟悉的身影閃過。

    聶長卿,司馬青衫,白青鳥,澹臺玄,唐一墨……

    五凰生靈,太古星空中的生靈等等。

    白霧充滿了生機與創造的氣息。

    黑霧充斥著毀滅。

    白霧與黑霧碰撞,白霧不曾湮滅,竟是一點一滴的撐開了。

    在五凰中,形成巨大的陰陽圖案似的。

    陸番白衣飄然,一步一步,走到了毀滅之主的面前。

    靈壓棋盤再現。

    兩人一笑,繼續之前未完成的棋局。

    當陸番最后一顆棋子落下。

    宛若一滴水,滴入了鏡面般的湖面上似的,泛起了漣漪,掀起了風暴。

    黑霧開始飛速的后撤,不斷的退回了鴻門之后。

    而白霧,迅速占領了太古星空,五凰星空……

    毀滅之主身處白霧中,竟是發出了暢快的大笑之聲。

    陸番一笑。

    再度落下一顆棋子。

    白霧紛紛散去。

    崩毀的五凰恢復如一,死去的生靈也紛紛出現在五凰大陸的各地,他們一陣恍惚,宛若隔世。

    唐一墨,澹臺玄,聶長卿,司馬青衫等等……

    都出現在了大地之上,他們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完好無損的身體。

    復活了么?!

    黑白女皇長長睫毛輕顫,睜開眼,黑白眼眸,望著白霧之上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

    目光熠熠。

    星空中的一切,都恢復到了原來。

    于毀滅中創造了新生。

    ……

    毀滅之主與陸番并肩懸浮于星空之巔。

    看著恢復生機,欣欣向榮的五凰。

    毀滅之主眼眸中帶著幾分期待和忐忑。

    “那我下去了。”

    毀滅之主扭頭看向陸番,道。

    “去吧……”

    陸番笑了笑。

    毀滅之主咧了咧嘴,爾后,化作一道流光,悄無聲息的落在了五凰中。

    他小心翼翼的直起身,眼睛咕嚕轉動。

    而五凰大陸一如既往的安穩,勉強可以承受他的力量。

    毀滅之主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下一刻,仰頭大笑。

    他……終于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

    鴻門之前。

    陸番佇立許久,終于還是邁步入了其中,白霧涌動,與黑霧碰撞,漸漸的照亮了這個黑暗無邊的鴻蒙之界。

    陸番抬起頭,鴻蒙之界頂端,竟真的是一片潔白,宛若蛋殼一般。

    而當白霧與黑霧化作旋渦盤旋的時候。

    那“蛋殼”之上,隱隱竟是浮現出了裂紋。

    當超玄幻世界的五凰繼續變強,或許……蛋殼終有破碎之時。

    打造之路,從未停止。

    陸番一笑。

    咔擦。

    “蛋殼”微微破碎掉落。

    有光,從裂紋之后照耀而下,鋪灑在陸番的面容之上。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