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崛起
    四月初春的夜晚,夜風寒冷滲人。

    鐵塔眾人坐在燃燒著熊熊篝火的大廳中,篝火的火花在吹拂而過的夜風中帶出長長的火花,發出清脆的劈啪聲。

    坐在主座上的趙虎右手撐著自己的胖臉,很沒修養的斜靠著椅背,一臉郁悶的詢問著下面跟自己一樣滿面無奈的三個屬下:“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了?”

    聽見趙虎的詢問,幾個下屬們一個個耷拉著腦袋,就連一向鬼主意最多的鐵龍也是愛莫能助的表情,趙虎惋惜的嘆了口氣,心中不由氣惱。

    “自己這次怕是被漢斯大公爵那個老無賴給耍了,這個大公爵爵位根本就是水中月,霧中花,讓人看得見摸不著。”

    白天老光棍的話歷歷在耳,不但把趙虎那顆躁動的心激動的碰碰亂跳,而且還觸發了趙虎多日來一直以來亟待解決的問題。

    那就是趙虎發現自己的財務進入了一個死角,一個可能動搖自己根基的大問題,剛急匆匆回到鐵塔要塞,趙虎立即讓衛士通知下面的三個團長趕到城堡大廳召開緊急軍事會議。

    第六重步兵團長是財務官斯塔恩,第八重步兵團長是蒙達,第一輕騎兵團長鐵龍,增加的第一輕騎兵團是趙虎用與哈薩克人交換得到的二千匹哈薩克戰馬,組建的一支新式輕騎兵團,指揮官就是原衛隊長鐵龍。

    這支剛剛組建不久的輕騎兵團是趙虎的寶貝疙瘩,不但士兵全是從北方難民中會擅長騎馬的人中招募,而且裝備的武器也是所有軍隊中最精良的。

    新建的輕騎兵不但是統一清一色的精致鎖扣鱗片甲,而且在身體的重要部位還加了厚鋼片,在防御上遠遠高于身穿厚皮甲的普通帝國輕騎兵,在重量上卻比重騎兵輕得多。

    手中是長達三米的騎兵長槍,腰部挎著利于劈砍的新式單刃厚背戰刀,戰馬跨部兩側武器架上還配置有十個短標槍插槽,完全就是一個移動的輕型武器庫。

    這讓強化了防御力的輕騎兵團,擁有非常不錯的機動力和沖擊力,就是原來擅長指揮騎兵作戰的鐵龍,也對樣的配置贊嘆不已。

    最令趙虎得意的是這支傾入自己心血的輕騎兵人手一把輕型手*弩,這才是劃時代的裝備,讓這支新式輕騎兵就是面對哈薩克人的重騎兵也有一拼之力。

    這種新型單手*弩箭操作簡單,射擊精度高,合理的弩身設計讓騎兵可以在馬上依靠單腳就能撐開弩弦,箭囊就背負在每個騎兵背后,既可以當作加厚的背甲又可以箭鏃伸手即取。

    單手*弩的射程上雖然不如重步兵配備的腳踏重弩那樣可以洞穿二百步外的鱗片甲,但是也可以輕易射穿一百五十步外的騎兵扣環甲,五十米內甚至可以洞穿重騎兵的鋼制全身甲。

    最令趙虎揪心的是人要吃飯,馬要吃草,每天兩萬多人光吃飯不干事讓趙虎心痛,特別剛剛成立的輕騎兵團的消耗甚至超過一個整編三千人的重步兵團,坐吃山空,有錢有糧也不能這樣過日子啊。

    趙虎暗自尋思要發財不光要減少支出,更重要的是要開闊財源,錢不是攢出來的,錢是賺出來的,趙虎急于尋找一條通達北方的道路,不僅僅是關心那頂亮如圓月般的大公爵桂冠,也不無尋找一條聯通南北商道的想法。

    現在南方的物資大量囤積在鐵塔,光武器就堆了整整兩大倉庫,其他各項物資堆積如山,新的東西不斷造出來,舊東西卻賣不出去,趙虎發現自己無意中已經陷入經濟危機了。

    啥叫危機?光生產卻賣不出去就是最大的危機,這些值錢的東西擺在這里,生銹發霉也變不成錢,只會慢慢變成一堆廢銅爛鐵。

    特別是剛剛過去的雨季,潮濕的天氣和綿綿的大雨讓倉庫里的弓弦都變軟了,在各樣下去,倉庫里堆積的各式武器裝備,就只能再次仍進煉鐵爐,變為一灘鐵水。

    怎么辦?這些問題困擾的趙虎頭疼,南方大多是一幫窮困潦倒的小領主,各過各的安穩日子,誰要那么多武器干啥。

    賣給哈薩克人更加不行,要是把這些武器裝備賣給哈薩克人,只怕不用多久,釘在帝都城門的箭鏃上就會出現鐵塔制造的字樣。

    “難道真的尋找不到一條可以通往北方邊界的道路,難道我們羅馬帝國西面的雪山上也有哈薩克人蹲著?哈薩克人不會這么變態吧!“

    看見下屬們一個個沉默不語,趙虎臉色越來越難看。

    看見自己主君那張越來越紅的臉,特別是看向自己的眼睛閃爍著憤怒的火花,可憐的鐵龍不得不硬著頭皮道:“大人,如果想要尋找一條通往北方的道路,不是不可能,但是我們需要一個人的幫助!只有在他的幫助下,才有可能在哈薩克人的眼皮底下尋找到一條前往北方的路!”

    趙虎聽見有人可以打通北方的通道,心情立即轉好,可看見鐵龍欲言又止的模樣,急道:“這都什么時候了,還藏著掖著干什么,難道真要等到我們徹底陷入絕境才肯說出來?”

    看見趙虎發火,鐵龍臉色難堪的答道:“大人不要著急,不是屬下不肯說,而是這樣做可能會影響到大人寶貴的名譽,聽說這次從哈薩克人手里換回來的俘虜里有一個叫劉飛的小男爵,他可是北方最大走私組織流雨商會的重要人物,雖然在哈薩克人那里只是一條無足輕重的小魚,在北方貴族間和帝都可是大大的有名。

    在逃避追繳,走私貨物,暗中打通商道方面,劉飛男爵可是第一流的專家,以前屬下就曾經多次聽人提起過此人,據說他經常周旋于帝都和北方的大貴族之間,有很多不便由大人們辦理的事情都是交由此人出面,專門包攬黑活。

    大人既然想在哈薩克人眼皮底下打通南北通道,首先就要找到此人,如果能夠得到他的北方流雨商會的幫助,要暗中打通一條走私去北方的暗道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鐵龍看了看趙虎臉上的表情,發現趙虎臉上沒啥大反應,心里暗送了一口氣,繼續道:“只是此人最為喜歡走私奴隸,在北方是臭名遠揚,素有北方黑心狼之稱,大人如果跟他合作,傳揚出去可能會對大人現在的名譽產生不好的影響!”

    “清譽?這不能吃不能穿的東西,誰再乎這個!”趙虎聽完鐵龍的話笑了,自己怎么把這個大熟人給忘記了,以前在獵鷹領地時就有和他合作的意向,結果遇上了哈薩克人入侵,這事就耽擱下來。

    趙虎站起來,對著下面的屬下們一揮手:“今天就散了吧,明天一早,鐵龍你帶領二千名輕騎兵隨我一起去朝陽城,這個北方黑心了狼還欠著我二十萬金盧克呢,正好這次找他仔細算算這筆賴賬!”

    看見趙虎滿臉喜悅的離開大廳,隨后踏出大廳的鐵龍疑惑的搖了搖頭道:“自己怎么想到幫趙虎考慮起名譽來了,難道是自己對這個趙虎的所作所為產生了認同,從趙虎現在的所作所為來看,不敢說會成為一個好皇帝,至少是一個少有的體恤人民的領主!可能是自己不想破壞趙虎在人民心中仁慈領主的形象吧!”

    轟隆的馬蹄聲震撼大地,二千名同時策馬跟隨的輕騎兵卷起的漫天灰塵,如同一條奔騰不息的黃色巨龍。

    廣袤無垠的平原在趙虎眼前急速向前鋪開,十名臉色嚴肅的近衛騎兵右手緊握三足獵鷹長槍旗緊緊護衛在趙虎的兩邊,整支隊伍帶著一往無前,席卷一切的的氣勢往朝陽城的西北方奔去。

    手握雄兵,馬踏大地,天地任我馳騁,在隊伍最前面的趙虎心情暢快的就像在天上飛,屁股后面跟著二千個武裝到牙齒的小弟。

    “朝陽城還有多遠?怎么趕了一個上午路,不要說看見城頭,就是平坦點的地面都沒看見,難道朝陽城不是修建在平坦大地之上。”趙虎扭頭看了看天上的日頭,轉身詢問身邊的掌旗官。

    看見領主親自詢問自己,掌旗官臉色恭敬的指著前面商道的斜坡道:“大人,只要再越過這道山脊應該就可以看見朝陽城了。”

    “哦,是嗎?”

    滿面疑惑的趙虎駕著戰馬第一個沖上前面商道斜坡的頂端,眼前突然一亮,四周陡峭的丘陵子這里出現了斷層,一片巨大的平坦低凹地出現在趙虎眼前。

    [全文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